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热点互动】应对内外压力 中共再提〝反资产阶级自由化〞?

纽约时间: 2018-09-27 12:21 AM 
 ( 自动连播 )
点击下载观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9月27日讯】【热点互动】(1817)应对内外压力 中共再提〝反资产阶级自由化〞?
广告

中共将于10月1日实行的新版〝党纪处分条例〞,为党员划下多条红线,包括不得在网络发表妄议中央,传播政治谣言,诋毁英烈,资产阶级自由化等言论。中共新规被指基本不准党员说话。而在其他方面的言论管控也越发严厉。

近日,湖南一名大一新生因在网上发文〝都大学生了还爱国〞,竟惨遭退学。从六四至今时隔29年后,中共再提〝反资产阶级自由化〞,是何用意?今天的中国社会对思想和言论的管控有多严厉?面对贸易战带来的内外压力,中共选择走什么路?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您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今天是9月26日,星期三。中共将于10月1日实施新版〝党纪处分条例〞,为党员划下多条红线,包括不得在网路发表所谓〝妄议中央,传播政治谣言,抹黑英雄模范,资产阶级自由化〞等言论,严重者将被开除党籍。在其它方面的言论管控也是越趋严厉。日前,湖南一名大一新生就因为在网上发文称〝都大学了还爱国〞,结果惨遭退学。

从〝六四〞到现在29年过去了,中共再提〝反资产阶级自由化〞是何用意,今天的中国社会对言论和思想的管控有多严厉,面对贸易战带来的内外压力,中共选择走什么路?今晚,我们请两位嘉宾就这些问题进行讨论。两位都在现场,一位是政论家陈破空先生,还有一位是夏小强先生。二位好。

夏小强、陈破空: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谢谢二位。欢迎观众朋友在节目中间就这个话题和我们谈谈您的看法,您可以通过手机短讯或者在YouTube观看我们的直播,或者打电话和我们谈谈您的看法。

破空,我想先问一问,〝党纪处分条例〞这件事情,我们看到就在十月一日马上要实施,新华社甚至在微信发文强调〝党员要注意了,微信上这些信息不能发,严重者开除党籍〞,红线包括违背思想基本原则、妄议中央等。想请您解读一下,您怎么看这些限制?

陈破空:〝党纪处分条例〞说是10月1日开始实施。我们首先听到上世纪1980、1990年代的两个术语,〝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和〝坚持思想基本原则〞,这是1980年代,邓小平后期所提。在1986年、1987年有一次学潮之后,中共大规模讲反自由化、资产阶级自由化,在1989年学潮、〝六四〞屠杀之后,也讲反自由化、反资产阶级自由化,讲了之后不久就不了了之,不了了之之后,它觉得自己非常尴尬。

因为中国共产党的高层自己变成了资产阶级,它却在反资产阶级自由化,而人民、学生根本就是无产阶级,手上根本就没钱、没土地;反了半天是自相矛盾的事情,所以不了了之。它今天又在提〝反资产阶级自由化〞,就说明又是道路往后走。

比如再提〝坚持思想基本原则〞,这也是邓小平时代在政治上的唯一强调,其它都不强调,也不问事情性质了,就强调〝坚持思想基本原则〞;胡温时代基本不提这些,觉得是过时代的东西,没想到现在这个时代又提出来了。这两条非常老旧,说明今天的领导人没有新思维,都是这些旧的路线,穿旧鞋走新路。

另外,说要党员注意了,在微信上你不要发表这个、发表那个,严重的话就要被开除党籍。我觉得这是广大党员退党的机会到来了,不是讲三退吗?退党机会到来了。我记得以前那个时候军队管得很严,有的人不想在军队待,就故意违反军规,结果就被开除。现在党员如果觉得管得这么死、这么紧,官不聊生的地步,你不如就退党。退党的方法之一就是你违反一条,把你开除,你就获得了自由,就不受羁绊了。

主持人:对,还不受批评。夏小强先生,对于现在的新版《条例》,有人说,基本上党员就不能说话了,包括不得传播政治谣言、妄议中央等。对于这些,除了刚刚破空的解读,您有什么解读呢?

夏小强:据中共官方的统计数字,中共的党员超过8000万,这8000万党员中,我想没有几个人是真正相信共产主义的,从这个角度来讲,中共现在是很难从心理上、思想上控制党员的,所以现在中共就要用所谓的纪律、条例来控制党员。从另外一个角度讲,现在是互联网高速发展、通讯科技高度发达的时代,手里有一只手机就可以获得很多被中共封锁的资讯,中共现在要封杀这些真相和资讯十分困难。

中共的统治是建立在谎言之上,一旦这些真相资讯广传,中共的统治就无法维持下去。所以中共在这个时候开始严格控制党员的言论和讯息。我们看一看中共所谓的〝纪律条例〞中的红线内容恰恰是中共最恐惧的软肋。

举例来讲,所谓〝严禁违反思想基本原则〞,中共的思想基本原则就是坚守主义道路、坚持人民民主专政;没有人民、没有民主,只有专政,坚持党的领导。〝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其实这〝思想基本原则〞是中共的统治基础,不管中共在表面上如何的〝改革开放〞、如何的〝三个代表〞、如何的〝科学发展观〞,永远不会放弃的思想基本原则就是党的领导、社会主义道路、马列毛泽东思想、对人民专政,这一点是不会放弃的。

我们举例来讲,〝严禁污衊英雄模范人物〞,其实我们知道,中共的历史就是一部谎言和造假的历史,中共在历史上所树立的所有这些所谓〝英雄模范人物〞,张思德、黄继光、邱少云、雷锋等等,基本上现在大家都已经认识到是中共造假的谎言,它把真相当成所谓〝污衊英雄模范人物〞。

我再举一个例子,〝严禁传播政治谣言〞。从文革前到文革中,一直到现在,基本上所有民间流传的这些谣言,事实证明都是遥遥领先的预言。比方说,当时林彪的失事,包括四人帮的所谓〝倒台〞到薄熙来的落马、周永康的落马,这些民间都在谣传的〝谣言〞后来都被证实了。

主持人:领先一步。

夏小强:还有,〝严禁丑化和污衊党和国家的领导人〞。我们举个例子,前中共党魁江泽民还需要我们网民去丑化他吗?江泽民在公共场合、在西班牙国王的面前拿起梳子梳头,出丑在国际社会上;江泽民在国宴上放喉高歌〝我的太阳〞。

主持人:不请自来,自己站起来就唱。

夏小强:在访问的仪式当时,立刻抱起前法国总理希拉克夫人跳舞;在香港面对镜头、面对记者狂怒、大骂,留下〝图样图森破(too young, too simple)〞的名言;江泽民出卖那么多的国土,他这些丑行其实根本不需要我们去丑化他。

主持人:破空,照小强先生的说法,所谓要禁止的〝谣言〞全部是真实、真相。

陈破空:除了小强这方面的解读之外,还可以有另一种解读。其实这十条里面,中共高层全都违反,他们自己都违反了。比如〝污衊英烈〞,历史人物、英烈,它污衊抗日英雄,污衊中国国军的抗日英雄,比如张灵甫等二百多位战死的国民党战将,说他们是反动分子、资产阶级。这是它干的事。

另外,〝污衊党和国家领导人〞,中共就干过这事,把国家主席刘少奇说成叛徒、内奸、工贼,还踏上一只脚叫他永世不得翻身;后来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全部受污衊,贺龙、陶铸包括邓小平本人、包括后来的林彪,都是被打倒,都是被污衊。它都干过这个事,它不准人民干;它可以自由,人民不能自由;它可以自由化,人民不能自由化。就它可以干。

举出《条例》里面的任何一件事它都干过,包括传播政治谣言。〝政治谣言〞实际上是高层放风,高层出于权力斗争互相放风,刚刚提到薄熙来也好、周永康倒台是高层放风出来的;反过来又针对反习势力、针对习近平也是放风,像七月政争,都是它高层自己各派放风。它的高层自己干尽了这十条全部的事情,但是却禁止其他的普通党员;不要干这件事情,所以这就是贼喊捉贼,非常可笑!

另外,这里还提到〝反资产阶级自由化〞,我刚才提出一个解读,他们本身是资产阶级,这说不过去;他们直接违背了《共产党宣言》。他们今年集体政治学习《共产党宣言》,而且跑到一大会址去重新宣誓。《共产党宣言》其中第二段的最后一句话:每个人的自由是通往人类自由的必然条件。这是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说的话,而且马克思、恩格斯另外解释这句话是这么解释的:未来社会主义和现在的资本主义的区别是什么?区别就是,社会主义人是充分自由的,人是完全平等的,人要得到彻底的解放,能够把他们的个性、才能和智慧得到充分发挥。

〝自由〞是社会主义的追求,这是马克思、恩格斯的论述,《共产党宣言》写得非常清楚,就是自由。而且马克思等人在另外的言论中说,任何反对自由都是假社会主义,都不是我们的社会主义。所以今天中共在讲自由化是反马克思、反恩格斯、反《共产党宣言》的,这就说明,对于习近平所提出的什么〝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是最大的讽刺。

主持人:我想问一下破空,在中共的话语系统中,资产阶级自由化指的是什么?对于很多人来讲,自由化难道还分社会主义和资产阶级吗?

陈破空:他们是按照邓小平时代的说法,西方属于资本主义国家,中共属于社会主义国家;把主张民主、自由、人权、宪政定义为西方的自由(实际上是全人类的自由),由于定义了西方的自由,就把它说成是资产阶级自由化。是不是有无产阶级自由化呢?在马克思的论述中并没有说;马克思的论述最后要消灭阶级,所有的阶级、无产阶级、资产阶级都不存在,没有阶级,所有人都得到自由,都是平等的、自由的。而且马克思反覆强调平等;今天这是在封杀所有的自由,这里面反覆强调不平等,比如〝不得妄议中央〞这也不平等,违反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说,怎么不能妄议呢?人是平等的,互相都可以说话,平起平坐,不存在谁高、谁下的问题。所以它这整一套反马克思。

但这里面我必须指出一点,可能跟王沪宁个人有关,现在主管意识形态和宣传工作的政治局常委王沪宁。有可能,听起来有点美言他,有可能他是唯一一个没有贪污、没有腐败、没有受贿的政治局常委,是个酸秀才,有可能他谨小慎微,在他家族中他做到了这个地步。因此他怀恨在心,对周围的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全部怀恨在心,现在你们这些家伙家属子女全都是腰缠万贯,家族都是日进斗金,在海外都有巴拿马文件,天堂文件作证,你们都有证据在手上,你们这些家伙都是资产阶级。所以他就故意提出重新来一套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而且重新提出消灭私有制,重新提出文革那一套,而且要大唱样板戏、江青的样板戏。

他可能要宣洩个人报复,但由于他是里面唯一算得上知识分子的一个人,可能他的阴险和狡诈其他人无法察觉,有可能其他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员全部中了他的套,有一天可能这些人全部死在王沪宁手上,就像东汉、西汉之间的王莽,也姓王,王莽装得非常像,见人就鞠躬、敬礼,见人就口称后辈、请教,非常谦虚,而且穿粗布、吃粗食、侍奉老母至孝、对别人很好,皇帝给他的俸禄他都去散发给穷苦人家,哪个大臣家里有事他还去救济,最后获得信任,步步高升,高升到宰相的位置,皇帝年幼,他就开始变了,篡位,直接篡位自己当了皇帝,建立新朝。

王莽这个人在历史上大家可以研究一下,相当的阴险、狡诈,而且是彻头彻尾的高级黑,一直到最后一瞬间才露出庐山真面目,我觉得今天的王沪宁有可能是王莽的传人,都姓王。王沪宁今天搞的这一套,实际上包括习近平、李克强以及其他政治局常委去琢磨一下它是非常可怕的,消灭私有制、公私合营、资产阶级自由化全部这一套,这些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员全部中枪、全部躺枪,如果算下去,最后人民会算在他们头上,这是王沪宁的全部打算,可能有一天王沪宁突然站在天安门城楼挥手,真正的太阳红通通是他,正宗的无产阶级。

主持人:破空讲的是他对于现代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一种观察。想问夏小强先生,这个词对中国人来说比较敏感,在〝六四〞之前官方一度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运动;现在〝六四〞已经过去29年了,在您看来为什么今天官方又重提反资产阶级自由化呢?

夏小强:上世纪文革结束之后,中共在政权危机的情况下,开始被迫改革开放,在经济层面改革开放。随着经济层面的改革开放,必然带来人们思想的一种解放和开放,这时候人们获得了很多外部讯息、西方讯息,人们就提出政治制度改革的诉求,中共感到十分恐惧、威胁中共的政权,中共先是开始进行所谓的〝清除精神污染〞运动,进而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我觉得这是在中共政权受到威胁时候的本能反应。

发展到现在,中国的经济经过这几十年改革开放的发展,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的红利已经消耗殆尽,中国的发展模式是在迫害人权、破坏世界经济秩序、破坏环境的经济模式下发展,这种发展模式也走到了尽头,并且中共统治中国社会六十多年所犯下的罪恶、所造成恶果现在正在全社会发酵;在中美贸易战的背景下,中共的统治危机也到了一个空前的地步。

这时候中共在这种危机下,它本能地左转,所以现在中共严控党员的言论就是在这个背景下,因为它的政权受到了冲击,在政权的危机它才做出这种动作,本能地维护政权,维稳反应。

主持人:破空,你怎么看提出这样一个大的背景,在中国社会?

陈破空:这个大的背境可以这样理解,先从党外然后到党内;从对付民间到对付党员。为什么这么讲呢?我们看,在党外中共加强舆论控制,先是取缔微博大V、网禁、严控VPN、封锁网路,进一步封锁网路,然后是扫荡微信、切断微信群组还有迫害维权律师。社会上首先是封杀,大规模封杀、大规模左转,现在又深入从党外到党内,党内又开始加强党规,所谓的〝条例〞10条纪律处分,不断出笼,加强对党员的控制。

这件事情就可以理解成现政权在对付党外的敌人之后,又再对付党内的敌人。倒过来也可以理解成现政权的敌人不仅是在境外、国外,而且在国内、境内;不仅在境内,而且在党内。也就是说,敌人越来越多了,得罪的人越来越多,敌人面积越来越大。本来以前在胡、温时代,我们看到基本上对党内没有这么严,认为党员、官员还是可信、可靠的,但是现在的习近平、王沪宁政权,可能认为党员、官员也是不可靠、不可信的,特别是前一段时间的七月政争就是党内爆发出来,传到社会上、传到国际上的,当时习近平重新出来的第一件事,出国访问回来第一件事就是重新讨论共产党员的处分条例。

这就说明是整党开始,就说明党内出了问题,敌人的面积不是由内而外;是由外而内。先是说国外的敌人,跟美国、跟西方整个对立;再是民间的敌人,国内外的民主力量、宗教信仰力量、法轮功等这些是敌人,最后敌人是在党内不断孳生。现在党内反对声音如潮,我们看到前一段时间的中国经济50人论坛几乎每一位专家全部是批评,批评现政权的极左路线。敌人已经像水漫金山一样弥漫了中南海,中南海要突围,水都淹脖子了,这时候要突围,就对党内党员和官员亮剑、亮枪了。

这一次还不是针对人民,是针对党员、官员直接亮剑,是近距离短兵相接的屠杀,你可以想像宫廷的一幅图景,那就是王沪宁等人拿着短枪、短剑跟党员、官员去干了。连《环球时报》的总编胡锡进都不时表露出对上层的不满和高级黑的一些观点,从字里行间都可以看得出来。有一天王沪宁跟胡锡进之间也会发生一场火拼,就看是谁扳倒谁而已!

主持人:说到对网路的严控,现在方方面面我们都看到它对言论的控制。小强先生,我不知道您有没有听说,最近有一名湖南大学的大一新生,他在网上说〝都大学生了还爱国〞结果居然被学校退学了。您怎么看这件事情?另外,在您看来当今中国社会对舆论的控制到底严厉到什么程度呢?

夏小强:首先这名被退学的大学生叫王栋,这是中共一个典型因言获罪的例子,从这个例子中我看到了两点。第一点,王栋是一名2000后的大学生,他在网路上发表言论,我觉得他对中共的洗脑宣传认识是十分清醒的,并且我觉得他对于中共和中国的区别也认识的很清楚,他所说的他不爱这个国,主要是针对中共体制下的洗脑、中共体制下的所谓〝国家〞他不爱。我觉得从这一点来看,他作为一名2000后的大学生,这样的学生,这几年我在网路上看到越来越多的人发出这样的声音,这说明中共的宣传、洗脑越来越没有市场。这是一点。

另外一点,我看到,因为王栋被他同宿舍的学生举报。

主持人:又是举报的?

夏小强:对!有举报、有老师的反应,是有举报的。这说明中共对大学的控制十分严厉,中共特别恐惧在高校、大学生发起所谓〝运动〞,它十分恐惧。说明中共在高校中安插了大量的间谍,这一点是十分恐怖的现象。

另外一点,现在中共对言论的控制我觉得已经到了草木皆兵、风声鹤唳的状态,我们可以举一些例子,这几年来,因言获罪的例子很多,很多高校的教授、学生被开除、退学,今年,在贵州大学、厦门大学的几个教授也是因为发表中共所谓的政治敏感言论被开除。

今年8月份,山东寿光的普通民众、两名女子在亲友群的微信平台上,因为当时有猪瘟,她发表〝少吃猪肉,注意消毒〞,就被当局以散播谣言的罪名给逮补了。这也是一个因言获罪的例子。中共现在风声鹤唳地封杀所有言论,已经到了十分可怕的地步。

主持人:破空,你怎么看王栋这个例子?

陈破空:〝都上大学了还爱国〞,像这种事情在上个世纪1980、1990年代根本就没事,不可能被开除学籍。

主持人:对,人家说,难道爱国要强迫吗?为什么要……

陈破空:在本世纪初也没出现这个事情,现在到了本世纪二零一几年的时候出现了这样的事情,说明整个中国社会倒退到什么程度!因为这个学生说了一句话、就发了一句牢骚,意思是说:我们人都长大了,都成年人了,自己懂得鉴别事物,还搞什么爱国主义宣传?!

主持人:其实他的意思是:不要灌输我这些东西。是吗?

陈破空:对!而且他暗示:你所谓的〝爱国主义〞不就是爱党的教育吗?你说爱国,谁不爱国?!爱国是天然的情绪,是天然的。只有共产党曾经说过〝无产阶级不要祖国〞、〝没有国界〞;毛泽东说的是〝吾深恶爱国主义,而主张国际主义〞。这是共产党的一个套。

事实上对其他人来说〝爱国〞是天然的,一个人生于斯、长于斯,天然就爱故乡,天然爱国家;爱国是天然的,用不着去宣传、进行教育。就说明缺少了才要进行教育,要进行教育的是高层,中共高层与共产党员他们把家属、子女、大量的财产转移到海外,就像李尚福,现在受美国制裁的中共军委装备部部长,惊慌失措。这些人才是不爱国,这些人才是有必要进行爱国主义教育。

一般老百姓是先天性的,就是爱国的;不存在不爱国,就是很多移民外国的他都急着回去看一眼、到故乡的山水去怀念一下。这名大学生说这样一句话,说老实话,我就说,在上个世纪都没事,居然这个世纪有事,这就说明中共真是脆弱到不要说〝四个自信〞、八个自信或着一百个自信;最后结论就是一个自信都没有,就连一个十八岁的大学生都放心不下!它这样做又增加了一个敌人。

实际上它现在的做法是树敌的做法。这名大学生可能就是发一句牢骚就没什么事了,但是如果取消他的学籍,对他来说肯定引起极大的反抗和抵触,把他逼得走上反对派的道路、反抗的道路,同时影响到他的家里肯定是不满,家里好不容易培养出一个大学生,讲句话就被开除。同样,家属又扩大到亲戚朋友。所以得罪一个人,得罪一大圈的人。

现政权非常愚蠢;当然,愚蠢是它自以为很聪明。王沪宁出这些招自以为都很聪明,事实上是在树敌。为什么说他高级黑呢?他树的敌人越多,越对现政权不利,越对习近平不利;这些敌人都把习近平淹没了,王沪宁就浮出水面,以为自己能独掌大权了。但是他要记住,王莽死得很惨,王莽执政16年,被全国起的烽火点燃之后推翻,怎么推翻呢?骑军冲进王宫,到了昆德殿,绿林军的人追上他,不仅把他杀死,还把他剁烂,还把他的舌头割下来生吞活吃,死得非常惨。

所以王沪宁别落到这么一个命运,古人说,恨不得饮其血、寝其皮,到这么一个程度。王沪宁今天搞的这一套有可能埋下民间深重的仇恨,他可能夺权有一套,但是结局可能会很惨。

主持人:现在线上有一位观众,我们很快接一下观众电话,是加州的何先生,何先生您好!

加州何先生:大家好!两个问题请教一下夏小强先生。第一个问题,中共现在重提反资产阶级自由化,它讲的自由化是不是包括个体经济,中共会不会从现在开始抹杀个体经济。第二个问题,现在中国的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是否相支应?谢谢!

主持人:小强,我很快重复一下何先生的问题,一是中共重提反自由化,这个自由化是不是指的个体经济的自由,那是不是表明要抹煞个体经济?何先生另外一个问题是,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在今天的中国是否相配?如果时间不允许,您可以先回答第一个问题。

夏小强:我觉得这个自由化并不仅仅体现在所谓的经济层面;是要控制人们的思想,它主要体现在政治层面,控制人们的言论、控制人们的思想。我觉得这是主要因素。

主持人:何先生提到这个,我也想问一下破空。我们看到今天的中国社会有一个现象,确实党管企业,特别是党管私营企业现在似乎在抬头,前一阵子有〝私营企业退场〞论,现在人社部副部长又新提出民企也要职工去管,而且职工要加强党的建设,您怎么看?

陈破空:人社部的副部长叫邱小平,人社部全称叫〝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我还以为是射手座这一类的什么天象。人社部部长(或者叫射人部部长)出来说了一番话,他说,民营企业要坚持职工主体地位,要发挥职工的主导精神,要实行民主管理,职工要利益共享。民营企业他就是这么说的,用到了民主、共享、集体管理等等,那就暗示包括工会等。

但是马上网友就看出来了,说,我们真正应该行使民主权利、实行共享的是国营企业,那才是我们大家的;民营企业是人家私人的,我们干么要去瓜分私人的东西?我们真正要做是国营企业。

国营企业中国过去叫作〝全民企业〞或者〝集体企业〞,国营企业是属于全民所有。现在这个人社部长不提在国营企业有这种情况,国营企业职工就应该有民主权利,应该是成果共享,应该是职工管理,主体地位、主人翁地位,的确他们是主人翁地位,他不提;专门针对民营企业,就暴露了现在中共当局的包藏祸心。

这已经是三部曲,第一部曲散布的是〝消灭私有制〞,王沪宁等人散布;第二部曲就是搞〝公私合营〞,富豪缴械,马云、马化腾等很多富豪都缴械,包括王健之死都很神秘;现在是第三部曲,由人社部放风,要职工加强对民营企业的监管。

实际上这就让我们想到文革和土改,土改怎么干呢?就是打土豪,分田地。比方说,把土地分了,分给农民,农民高兴啊,一起参与、一起来分,分完了突然宣布公社化,把所有的土地包括农具、耕牛都收回,农民一无所有。这只是一种招数,先发动民众,再夺取地主、富农,把地主、富农消灭了再夺取来收归国有。文化大革命也是这样,毛泽东号召〝踢开党委闹革命〞。因为从上到下,所有的省部级、所有的部委、省市都是刘少奇的人马,毛泽东说是〝两个司令部〞,那是黑暗的17年,所以夺权。

资产阶级的17年掌握在〝资产阶级司令部〞手上。结果夺权怎么办呢?踢开党委闹革命,造反派起来推翻当地的省委、省政府,省委、省政府的领导拉上街去批斗。毛泽东下令成立革命委员会,委员会的主任一般是毛泽东的亲信,副主任一般是造反派头头。建立了革委会之后,就听见革命群众组织了革命委员会,其实根本不是;是毛泽东的亲信人马、文革派掌握了大权。夺权成功怎么办?造反派头目送进监狱,红卫兵这些人上山、下乡依法打发。

现在是另一套、第三波学毛,学毛泽东这一套;人社部副部长发出这番话语就是要学土改、学文革,打土豪、分田地、踢开党委闹革命。现在是第三部曲,就是要发动民营企业的职工来造反,接管私营企业资本家的权利,接管了之后号称民主管理:集体所有制了吧?然后宣布集体所有制就是过渡的全民所有制。大家高兴了,国家所有,所谓的〝工会〞、所谓的〝民主权利〞解散。

所以这些职工如果真这么干的话,再一次被当枪手;如果他们不熟读历史、不了解共产党的把戏,会再一次被当枪手。就这个把戏,如此而已,第三遍上演。

主持人:我想问一下小强先生。外界的观察基本有共识,现在中国的社会可能真的是在全面左转,不管是政治还是经济层面。在您看来,在中美贸易战背景下,因为贸易战要求中共更加开放,但是现在中共似乎在走一条更加封闭的道路或者是向左转道路,您认为这是为什么呢?

夏小强:我觉得政治和经济是密切相关的,西方现在实行的资本主义经济制度有一套相匹配的政治制度,就是现在大家知道的自由、人权、民主等普世价值,包括法治、公正的司法环境、公正的司法约束还有自由媒体的监督;在中共的体制下这些都没有。中共实际上走的一直是一条非常畸形发展的经济道路,它的经济发展没有相对应的政治来配套,现在中共的发展已经走到了尽头。特别是在中美贸易战的背景下,中共政权现在已经处于十分危急的状态。在这个状态下,当政权受到威胁它会采取一切方式保政权,这是第一位的,所有其它目标都会放在别的位置。保住政权它会不惜一切手段,不惜一切代价。

主持人:您认为它觉得左转可以保住政权吗?

夏小强:对,首先是保住政权。当它的意识形态和政治制度左转,随后,自动地整个经济模式也会相应发生左转。所以中共的对待唯一的这种处理方式是十分矛盾的,也是疯狂的,我们不能用常规和常理来推断。在这种状态下它只有左转保住政权,以后的事情其实它也不知道怎么做、也不知道怎么应对。这就是中共现在非常矛盾而又疯狂的状态。为了保住政权它不惜一切手段和代价。

主持人:破空先生,我想问一下。刚才小强先生谈到它为保住政权政治上左转,大家可能理解为加强控制力。但是在经济上,比如私营企业,大家知道经济的活力是来自于民企、私企,如果在党的控制下它失去了活力,那么经济怎么再进一步发展?难到这是它想要的吗?

陈破空:中国的经济专家基本上都对中国的经济作了总结,改革开放40年,基本上民营企业、私营企业是营利的,国营企业是亏损多的,而且现在还是这样,多亏损,靠政府补贴。国营企业和私营企业,国营企业受政府扶持、银行贷款等政策倾斜;民营企业受到的扶持比较少,现在更加少,放任不管,没有贷款。但是民营企业占GDP产值的一半以上,其中有数据,对外的外汇是70%以上,而吸引就业是80%以上。就说明中国的民营企业、私营企业是多么的重要。

我们知道中共不管这个,因为经济不是它的核心利益;它的核心利益分三个层次。2007年,中共国务院委员戴秉国首次跟美国举行战略经济对话,公开向美方直言不讳地提出中共的核心利益几大条。第一条是保持现行政治制度的不变。就是保持现在权力格局和现在的政治一党专政制度不变,这是重中之重,是第一条。

第二条才是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

第三条才是经济的可持续性发展。

我们倒过来看,也就是说,如果中共认为自己的政权出了问题,它可以牺牲第三条、经济发展;如果再出了问题,它可以牺牲第二条、领土和主权完整,也就是说它可以卖国;最后它保的是重中之重,就是政权。常人觉得不可思议、不可理解,扼制民营企业、收归国有,有可能是扼杀经济活力,让中国再次回到计划经济时代,让中国的经济可能再次走下坡路。但它不怕,它认为既然毛泽东时代饿死四千多万人民都能够守得住,靠毛泽东的威信都能够维持;以前邓小平说过,文革十年那么大的动乱,毛主席的威信很高,所以维持了全国的局面,统一的局面。

现在它迷信大一统,一方面极力塑造现在领导人的所谓〝集权〞和〝威信〞;另一方面就是收敛计划经济。据说党内有说法,但这个说法出于谁之口很难说,但更多的推断是出自于王沪宁之口:中美贸易战大不了我们退回到计划经济。就以计划经济的方式来固守,固守中共的一党专制、中共政权。因为它是要固守,它要看哪些可以放弃、哪些可以守住;哪些要舍弃,舍芝麻保西瓜。它认为经济发展、人民生活是芝麻,国家领土、主权完整也是芝麻,而中共的一党专政、权力、它的既得利益、腐败集团的既得利益是重中之重,是真正的西瓜;它的理解是相反的。

其实对美贸易战在现在格局当中,中共有三条路可以走,可惜它选择了最坏的一条路。它可以选择开放,倒逼改革,可以经济上更改革、政治上更改革,然后赢得历史的正面地位,实现中国社会的和平转型,同时跟美国缓和关系,也赢得文明世界的融合,而且中国根本不会四分五裂,它们的谣言根本不会出现。这一条往进的路它不走。

等二条,中等的路、中间道路它也不走。中间道路比如胡温时代那一套,不走过激路线,既不往右过激,也不往左过激,基本上在平稳的前提下看一看,按照温家宝后期提出的逐渐开展,从经济改革开始逐渐到政治体制改革,走一条渐进的变革道路,它也不走。它现在走的是一条倒退的道路,全面左转,激进左转,不仅是左倾而且是极左,不仅是极左而且是激进的极左路线。

这一次在王沪宁等人的推动下,急遽地把中国往左转。我在其它场合讲过,中共想完成一个使命,它觉得纳粹德国没有完成的、日本军国主义没有完成的、苏联没完成的,中共自以为自己能够完成红色帝国,它自己能够完成。怎么完成?就是击败美国、对抗文明世界、战胜民主政治,然后使一党专政的极权政治取得上风。

具体王沪宁本人的梦想是什么?他觉得陈伯达没有干成的、张春桥没有干成的、姚文元没干成的,他干得成。他们这些人很多都是来自于上海,都是御用文人,都是中央高层的笔杆子,都做到了政治局委员、政治局常委的地步,结果陈伯达失败了投进监狱、张春桥失败了落入监狱、姚文元失败了也坐了大牢。王沪宁不服气就要赌这口气,他觉得:我这个极左就是要成功;他觉得这三个人很笨;他觉得他找到了机会。

他要做得非常巧妙就要夹着尾巴做人,然后两袖清风、一生清贫来跟现在的资产阶级这些掌权派、当权派斗争;曲线的斗争,曲线救党,他所救的党当然就是原始的、原教旨主义的所谓〝共产党〞,还不是马克思、恩格斯的;是列宁和斯大林式的那种极权的党。我估计这是王沪宁的一个迷梦。

主持人:不管中共是不是有这样的企图,但是现实它好像不得不面对中美的对抗。我看到媒体说〝中美战略对抗,中共有没有准备好〞?我不知道小强先生您怎么看?这一次在联大会议上,川普在讲话中特别提到价值观和抵制社会主义。是不是意谓着美国对中国已经不是贸易战的范围,而真的是上升到意识形态和价值观的反击?

夏小强:对,从最近川普在联大上的讲话来看,如果说句白话就是〝公开翻脸〞了!从表面来看,中美之间的冲突是经济和贸易的冲突,这是表面上的;从深层来讲,我觉得中美之间的冲突,就是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普世价值和以中共为代表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一种终极对决。

上个世纪,共产主义的最大代表,前苏联解体之后,中共从苏联手中接过了它的衣钵,它对世界的危害和人类的危害远远超过了前苏联。中共现在是共产主义在人世间最大的代表和组织,川普上任之后,基本上已经担负起对抗和清除共产主义的责任,也可以说是使命。我们看到川普上任之后的一系列行动,都是走在这条道路上;川普在联大上的发言其实也是行动的宣言。

上个世纪苏联解体的时候,在1991年12月25日解体的那一天,解体之后,当时世界各地许多虔诚的基督徒们泪流满面向上天祈祷,在他们的角度看来,不认为仅仅是人类社会的一个政权的解体;是人类的一个邪恶的解体。但是他们当时可能没有意识到,最大的邪恶、超过前苏联的邪恶是中共。

我想,在未来、不久的未来如果中共解体的时候,可能许多人都会意识到,在超出政治层面上,可能就是人类的正义战胜邪恶的最大成果。

主持人:破空,您怎么看,现在中美是不是在全面战略对抗的状态?

陈破空:这一次川普在联大的发言非常精釆,直接了当地提到〝社会主义〞,他以委内瑞拉举例。委内瑞拉本来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之一,富产石油资源,但是自从实行、推行所谓的〝社会主义〞之后就陷入了灾难、贫穷、腐败。而且他还马上引申:引进社会主义的国家都发生了灾难、贫穷、腐败。大家都知道,中国历史上的文革、中国的〝六四〞大屠杀、镇压法轮功、中国大规模的腐败和高层大规模的腐败,都是这样。尽管今天中国的经济有发展,因为人民在手脚上稍微被松绑,焕发人民的积极性,创造了经济,它又想收回经济果实。

所以这是直接了当地指明,中共现在走的路是一条斜路,中共也好、北韩也好、古巴也好。越南都在改。川普的发言非常精釆,现场我们看到中共没有派领导人出席;其它国家都派领导人,中共的国家主席、总理都缺位,据说外交部长王毅脸色刹白、非常的不安,坐立不安。

说到这,其实前两天川普政府还酝酿要大规模反制中共对美国的恶意活动。

主持人:渗透。

陈破空:会中就讲了三条,一是网路攻击,中共这一次讲了〝不准境外时事性节目播出〞,最近我们的时事性节目就受到了攻击包括我本人的,这个地域被强制取消。中共在谷歌里面有内鬼,这是美国要清除的。

主持人:非常感谢二位。节目时间很快又到了,感谢观众朋友们的收看和参与,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广告
我来说两句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新唐人网友 2018-10-03
看看《九评中国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就会明白,中共并不是一个一般意义上的政党,它是魔鬼,专门为了毁灭人类而来。通过各种手段迫害中国人,而且用党文化的那套东西变异中国人的思想、行为。
从这些年来出国旅游的中国人身上就能看出,中国人已经不是历史上的天朝上国,礼仪之邦的文明人了,而是处处表现出:自私,冷血,贪图便宜,粗俗,行为低下。
而在国内,毒奶粉、假疫苗、毒食品、毒空气,各种造假,没有诚信的事情层出不穷。而这这正是中共这个魔鬼所要达到的目的。
人是神创造的,神给人规定了人应该具备的行为准则!而当人不符合这个“人”的标准时,人类就会有大麻烦了。各种灾难就会降临,其实就是淘汰那些不符合“人”的标准的人了。历史上的“史前大洪水”,古希腊文化的覆灭、庞贝古城的覆灭等等,就是因为那时候,那些人已经堕落到无可救药的地步了,所以就被毁灭了!
人类走到了今天,世界上有很多人的思想,行为都已经不知不觉地被变异了,尤其是收到无神论、进化论的影响,今天的很多人都已经相信神了,不相信神地话了,更不会遵照神的话去做了。特别是在中国,这个被称为“神州”的地方,那是神传文化的中心之国。现在却被西来的马列魔教徒所掌控,中华大地上乌烟瘴气。中共邪灵的目的就是要变异人的思想和行为,让中国人变得不像“人”样,不像神的子民,而像魔鬼的徒子徒孙,从而让神抛弃人,放弃人,最后把这些不像“人”样的人全部毁掉。
神走了,但神还会回来!释迦牟尼在2500年前说过,优昙婆罗花盛开的时候,转轮圣王会下世度人,以“弥勒”的乘号下世救度世人。圣经中也说过,在人类最危难的时候,弥赛亚会再度降临。现在,已经倒了预言中所说的最后的时刻了,如何选择对每一个人都很重要。在善与恶之间,只能有一个选择,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相信神,保持着正信、正念、正行,最终会得到神的救度!
“三退”是每一个中国人摆脱共产邪灵,最终得救的机会!切莫机缘再误!
新唐人网友 2018-09-28
兩位男嘉賓也不錯
新唐人网友 2018-09-28
喜歡方非
新唐人网友 2018-09-28
中国底层民众其实早就想开战,倒不是要打台湾同胞,而是要趁势推翻共产邪政,重建自由、民主、统一的大中华。。和全国人民一道盼望川普总统早日加整2670 亿关税。彻底打垮共匪!
广告
广告

订阅电子报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友好连接: 神韵艺术团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赛 | 大纪元时报 | 希望之声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明慧网 | 动态网 | 无界网 | 加拿大真相片摄制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