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热点互动】从〝不让生〞到〝鼓励生〞 惊人逆转为哪般?

纽约时间: 2018-08-18 12:43 AM 
 ( 自动连播 )
点击下载观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8月18日讯】【热点互动】从〝不让生〞到〝鼓励生〞 惊人逆转为哪般?
广告

前不久,中共官媒发表文章〝生娃是家事也是国事〞,以国家的名义鼓励年轻人生育。同时还推出明年生肖〝猪〞的邮票,暗示中共可能将放开生育政策。中共的做法引起了民众的激烈反应,很多网民表示〝不想生〞、〝生不起〞,也有网民质问前些年的问题如何处理。中共从当初的〝不让生〞到现在〝鼓励生〞,惊人转变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问题?生孩子到底是国事还是家事?中国人为什么不想生?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前不久,中共官媒发表文章〝生娃是家事也是国事〞,以国家的名义鼓励年轻人生育。同时还推出明年生肖〝猪〞的邮票,暗示中共将放开生育政策。中共的做法引起了民众的激烈反应,很多网民表示〝不敢生〞、〝生不起〞。

中共从当初的〝不让生〞到现在〝鼓励生〞,惊人转变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问题?生孩子到底是国事还是家事?就这些相关话题,我们今天邀请两位嘉宾一起来做分析解读。一位是现场的时事评论员唐靖远先生,靖远您好。

唐靖远:您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另外一个是Skype上的时事评论员蓝述先生,蓝述您好。

蓝述:沭阳您好,各位观众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观众朋友,节目的开始,我们先来看一个新闻资料短片。

8月6日,中共官媒《人民日报海外版》刊登多篇文章,为中共的二胎政策造势宣传,甚至直接提出了〝生娃是家事也是国事〞的说法。这让大陆民众反应激烈,人们在网路上对此进行集体吐槽,〝恶心〞、〝无耻〞等措辞强烈的帖子随处可见。

有网友反问中共政府:为什么总围绕女性肚皮来制定所谓〝国策〞?

也有网民贴出中共当年强制计划生育时的一些标语口号,什么〝一人超生、全村结扎!〞〝宁可家破,不可国亡!〞〝宁可血流成河,不可超生一个!〞〝宁添十座坟,不添一个人!〞等等。这些口号粗暴惊人,真实展示了当年中共的野蛮计生政策造成无数婴儿被杀死、无数妇女死亡成疾的人间悲剧。

主持人:好的,观众朋友,您现在收看的是《热点互动》直播节目,欢迎您在节目当中拨打我们的热线646-519-2879来参与讨论。我们今天的话题是关于中共提升计划生育的做法,改变它的作法,从当初的〝不让生〞到现在的〝鼓励生〞,这种惊人转变的背后隐藏什么样的问题?今天的两位嘉宾一位是蓝述先生、一位是靖远先生。

节目的开始先向靖远请教一下。我们知道中共从2015年底的时候,已经放开了二孩政策,到现在已经将近3年的时间,现在又把生孩子的问题给提升到一个国家大事的高度,感觉有一些可笑。但我们想了解一下,这种转变的背后从当初的〝不让生〞到现在〝鼓励生〞,这种惊人转变的背后,中国人口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唐靖远:是这样,在我看来应该是比较清楚的。它为什么现在突然出现这样一种转变,又要鼓励生呢?最主要的原因是基于现在中国人口的政策,就是过去30年以来执行计划生育以后,带来的后遗症,一个非常严重的后遗症现在已经表现出来。这个后遗症它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第一个,男女性别比例的严重失调,这是一个。另一个,人口迅速的,整个现在中国社会进入人口老龄化的社会,这两个问题都会带来一些相应的社会后果、一些后效应。

我们现在说人口比例失调,我们按照国际通行惯例,认为新生婴儿男和女的比例,最合适的比例是107:102,大概是这个数字。因为男婴平均的死亡率,统计学上,要比女婴稍微高一点点。也就是说这么一平均下来,其实男女的比例基本上差不多刚好接近一个很平衡的状态。

但是中国现在男女比例失调达到什么程度呢?仅以中共官方自己统计的数字,2010年,8年以前,中国搞的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的数据,男女的比例是118:100。就这个比例已经远远的超出了我们刚才说的国际通行认为能够达到平衡的比例。

实质上在中共国家统计局在2014年他们还做过一次调查,发布了关于人口就业、人口性别比例和就业的这样一个调查报告,他们发现得出的数据更惊人,就是这个比例失调,他们发现这个报告说,在80后的群体里面,在中国没有结婚的、非婚的这些男女的比例达到了136:100;而在70后年龄段更为惊人,达到206:100,男的超出女性超出一倍。

你可想而知,男女的比例,因为我们都知道70年后和80年后差不多是在计划生育执行最为严酷、最为激烈的那个年代出生的孩子。这种比例严重失调带来一个最直接的后果就是买卖婚姻、拐卖妇女这些犯罪迅速增加,同时还有性暴力犯罪,也是急速的增加,给这个社会带来一些破坏性的后果。

还有一个就是对整个社会医疗卫生的资源也带来相应的影响。为什么呢?因为男女比例的严重失调会导致很多到了结婚年龄的男性没法成家、没有对象,其实客观上它就形成刺激嫖娼、卖淫这样一些非法的现象的出现,而且是迅速的滋生壮大出来。那么这些东西的背后、现象的背后,必然会带来像性病的流行等等,就是说这个意思。

男女性别比例的失调,甚至对中国大陆的劳动力市场需求都产生了冲击,带来的后果。现在不是有很多女性反映受到性别歧视吗?其实它不是性别歧视,就是因为男生太多。任何一个用工单位,它肯定会更多的倾向使用男性。

甚至对居民的储蓄、住房这些都带来了冲击。既然男多女少,你想要能够结婚,找到如意的妻子,那么你可能就得需要有更优越的条件,你需要有更多的存款,你可能需要有更多好的房子等等,它在这个因素的作用之下,导致整个社会的消费和储蓄都发生了改变。而这些问题已经变得越来越严重了,这是一个方面。

第二个方面,就是我们刚才提到人口老龄化,人口老龄化也是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按照〝彭博社〞去年曾经对中国大陆做了一个调查,按照国际通行惯例,7.3个在工作的人员负担一个退休的老人,这个比例是一个比较合适的、正常的比例。那么〝彭博社〞在去年对中国大陆做了调查,它们得出的结论,这个比例在中国已经达到了3.5:1。也就是说3.5个在职的人就要负担一个老年人。

主持人:差了一半。

唐靖远:对,这已经就有一半了。北京大学他们自己做了一个统计学的模型去做了一个调查,他们得出的数据更惊人,按照北京大学自己调查的数据、模式得出的结论是到2025年这个数字会达到2.5:1。如果说再往前发展、再往前推,我们如果维持现在这个新生儿出生率不变,到了2050年的时候,这个比例会达到1.6:1,这个就已经非常惊人了。

主持人:压力非常大了。

唐靖远:这个会让整个社会,按照中国现在的人口基数再过十年,中国超过60岁以上的老人的人口数量,就会超过美国所有人口的总和,它会出现这样一个现象、达到这样一个程度。那么人口老龄化这么严重,它当然会对这个社会带来很多的后果。一个最直接的,首先,国家的财政、养老的财政这部分的支出,负担会越来越沉重,非常庞大,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医疗卫生。因为我们知道生、老、病、死,对老年人来说毫无疑问,生病比较多,人到了那个年龄来了,他的健康医疗这方面的资源占用和支出也是非常惊人的。

第三个,劳动力的萎缩。因为人口迅速的老龄化会导致整个青壮年的劳动力市场迅速下降,这种下降会直接影响到经济,影响到经济增长,跟导致经济放缓、甚至导致整个经济模式的改变。因为老年人太多了,进入老龄化社会以后,整个社会的管理模式,为这个老年你得提供很多的服务、提供很多的福利等等,相应的这些配套的东西,全部都得发生相应的改变。

所以我觉得为什么现在它突然很强调这种东西了?是因为这些问题、社会问题的矛盾已经开始集中爆发出来了。

主持人:好的,已经非常严重。蓝述,像中国大陆这样的人口一个非常严重的现象,应该说是刻不容缓。像这种情况下,中共推出这种鼓励生育的政策,您觉得能提高人们的生育力吗?

蓝述:生育力它是不会改变,你是说生育率对不对?

主持人:对,生育率。

蓝述:生育率它能不能改变,我觉得这个还需要长期的观察。但是毫无疑问,现代社会,特别是中国现在进入工业化以后,人们普遍对生育的热情和农业社会比起来有大幅度的下降。

一方面是因为现代化的社会给女性提供了很多的工作机会,不像传统的社会里面,女性基本上不介入繁重体力的劳动,所以基本上就不参与社会性的经济生活,她主要是在家里,在家里很主要的一件事情就是生孩子。

现在随着科技的发展、生活方式的改变,女性更多的参与社会的经济生活,在这种情况之下,你忙不过来了,你很客观的,你不可能她出去工作,回家还要生孩子,她忙不过来了。所以她不可能像传统的农业社会那样子,你要让她生她就愿意跟你生的。

另外一个,现代化的生活里面随着物价大幅度上升,特别是房子,你要养孩子首先你得有个房子,你又不是传统的猿人生活,你可以山上挖个洞,你就可以过了。你要生了孩子以后,你还要养、还要供孩子上学,不像以前考个秀才,也就是个小学水平,现在你要上小学、中学、还要上大学,以后再工作,这些东西都是非常的贵,生活费用非常的昂贵。所以有没有生育的热情,不是说国家出一套邮票,印几张猪印到邮票上,人家就会给你生的。所以这个东西要看。

但是从整个大势来看,从国际上、从西方社会这些发达国家来看,一般经济比较发达了,工业化了以后,人们普遍生孩子的热情就会有所下降。所以这个不是说中共出台一个文件、新华社出一篇通稿、《人民日报》出几篇社论,上上下下宣传一下人家就会生的,因为它有很多的实际问题需要去解决。

唐靖远:我补充一点,刚才蓝述先生提到一个比较重要的原因,我也不太看好中国出台这种政策鼓励你生,但是我觉得效果可能不一定好。而实质上我们看2015年到现在客观上,中共自己官方出了一些调查的结果,它们也发现这个效果没有预期中这么好。

我觉得这里面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刚才蓝述先生提到的,现在人他要养孩子,他其实面临着实际的问题,就是你想不想养是一回事,你养不养得起是另一回事。那么现在养孩子的成本,因为它跟整个中国现在社会生存的环境是相关的。有一些经济发达地区,可能养一个孩子、养两个孩子的问题不大,但是更多的经济欠发达地区的人,他的生存状态、他的生存压力其实是非常高的。

我们都知道现在在中国有〝三座大山〞之说,养一个孩子你涉及到医疗、教育、住房,这三座大山,其实很多都是要靠贷款的,你的医疗保险、住房贷款等等,有些是工薪阶层的人,他压得是喘不过气来的。

他养一个孩子的成本,不是说是像过去这样,想像的这样,因为它整个社会的这种生存模式现在已经都改变了,你必须在这样一个社会里面去生存,那么你要养这样一个孩子,你花的那个成本其实是要远远超出一般人想像的。

我们举个例子说,就是在去年曾经有媒体针对北京,北京我们知道它是一线城市,首都,一对很普通的夫妇,丈夫是当医生的,妻子是做美容行业的,这样一个很普通的家庭做了一个跟踪的调查,就他们养一个孩子成本有多高。从怀孕开始起的这些营养品,各种支出、各种费用,一直到孩子出生,到最后孩子慢慢长大,到上幼儿园、上托儿所,到最后截止到他7岁上小学为止,就这么一个过程,他们整个为了养这样一个孩子,养到这种程度的支出的费用高达260万人民币。这是在北京的这种一线城市,〝北上广深〞可能一线城市我觉得可能都差不太多少。

那么你相应的,我们就完全可以去推想,那么在这种二线、三线这样的一些城市,他的收入是远远没有这么高,他根本负担不起这么高的养孩子的成本,所以他的成本更低,肯定相应的他们这些孩子在,就像我们刚才提到的教育啊、医疗啊、他的成长环境啊,这些方面的他的这种素质就必然要相应的下降,这也是很多人就是不愿意养孩子的这种原因。

就像前一段时间爆发的这个毒疫苗,很多人他觉得我生活在这样一个恶劣的环境,喝的是毒奶粉、打的假疫苗,那我养这孩子来干嘛?我养他对他没有好处,所以他就表现出来就是很多人他不愿意生孩子。就是刚才提到的这个话题,就是为什么虽然国家现在开始在,中共开始在鼓励了,但是其实已经没有什么效果。

还有一个我觉得比较主要的原因,是因为就是中共它这么多年来,因为通过这种党文化破坏中国的这种传统文化,就是传宗接代这个概念,在现代的年轻人的头脑中其实已经很淡薄,这个是跟中共破坏传统文化有直接的关系。中共把传统文化破坏掉之后,所以那么这些概念,传宗接代啊、家庭啊、宗族啊、血脉亲情啊,所有这些概念在现代年轻人的头脑中就越来越淡薄,让现在这些年轻人这些观念发生了一种变异。

所以就出现了我们看见现在这种社会上很普遍的现象,第一,这些年轻人很多家庭观念淡薄,他不想成家,即使成了家,他的这种家庭责任感也都缺失,普遍的都比较缺失,同时对孩子、血脉亲情这种联络这种感情这些,他都比较淡薄的,所以为什么会出来这么高的离婚率啊,然后出来很多这些大量的出现了一些单身贵族、丁克家庭,干脆我们就不要孩子,两个人这样快活,这样方便,其实都跟这些是有密切关系的。也就是说这个苦果本身是中共自己种下的,现在它不得不自己来弥补,来品尝这个苦果。

主持人:蓝述,像这样的一种情况,人们有的是不想生、有的是生不起,像这样的一种情况,我们看到中共它不只一个专家、教授他提出这样一种观点,说建立一个生育基金,然后向不生育的那些家庭,或是不生二孩的那些家庭征税,然后去征收这个社会抚养税。像这样一种情况是不是会改变人们的这种生育状况,提高这种出生率呢?

蓝述:这种惩罚性的措施它正好是跟以前的那个措施是反其道而行之,以前它也是惩罚,只不过惩罚你超生了,它惩罚你,不给你上户口,然后或者说将来你孩子上学怎么样啊,他要收很贵的学费等等;那现在是你如果说是不生孩子,它给你打税。其实它的这个表面上它的这个政策是南辕北辙,但实际上它的核心就是一样的,它的核心就是最基本的对生命的权利没有得到尊重。

在西方的社会里面,比如说美国文化里面有三大天赋人权,上天给予人的,与生俱来的不可剥夺的权利,生命的权利、自由的权利、追求幸福的权利。这三个权利其实在这个计划生育政策里面,它的推行过程之中,不论是你生多了要惩罚你,还是生得不够它有可能惩罚你,它其实都体现出了这三个最基本的权利通通没有得到尊重。

生不生孩子,这是生命的权利;我有没有生孩子的自由,我愿不愿意生,是不是我自己愿意生我才生,我想生的时候能不能生,这是自由的权利。还有追求幸福的权利,我怎么样生活才能幸福,我的生活方式由我自己来决定,我的孩子的生活方式也应该由我的孩子和我们的家庭自己决定,而不是由你这个政府来决定,这个东西没有得到最基本的尊重。

只是表面上的这个形式变了,好像它以前不让生,现在你不得不生。中共它很可能会采取一些这种方式去逼人家生孩子,当然啦,你逼人家生孩子,不是说这种方式它不会有结果,你只要政府出台任何的行政命令,强制性的措施,多多少少都会取得一定的成果的,一定的结果。

但是这个结果不见得是好事,因为你看现在之所以要采用行政的手段去强制你去生,税收等等手段强制你生,它主要解决的问题是由于它以前不让生带来的问题,对不对?你不让生,为什么不让生?是政府造成的,对吧?你现在就是为那个时候的错误买单。你现在重新回过头来,仍然是用这种方式,不尊重别人个人意愿的方式去解决问题的话,你同样,好像表面的问题会解决了,但是10年、20年、30年以后,新的问题又会出现,你到那个时候你又要回过头来为现在造成的问题去买单。

这个只不过是它买单的方式,或者是要解决的问题不一样,但是出现问题的原因没有改变,说到底就是中国人没有自由。

主持人:靖远先生,在您看来,这个生孩子究竟是家事还是国事?怎么来看待它把生孩子提高到国事这样的一个高度?

唐靖远:其实我觉得这个答案当然是非常简单的,刚才蓝述先生已经提到了,就是生孩子毫无疑问它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家事,它是天赋人权。我觉得它这里面有一个最关键的概念是什么呢?就是生孩子它本来,这个生育权它本来是人的最基本的权利,最基本的人权,它不是义务。

但是中共在这里面它们偷换了一个概念,它把生孩子,它告诉你说这个不是你的权利,而这是你对中共要必须具备的一种义务,什么义务呢?就是我需要你生的时候你就得生,我不需要你生的时候就不准你生,你生出来我也要把你杀掉,它是这样一个概念。

那么中共它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种说法,它说你生孩子这是属于国家的事,不是你个人的事,我觉得它其实背后有一个比较主要的原因,跟中共这个理论和体制有关系。我们都知道中共其实它从建政以来,它一直都在实行一个东西,它根据它那个共产主义的那个学说嘛,就是从它建政开始起,它实行的就是叫做〝计划经济〞,一切都是要进行计划的,不但是生产的工厂生产产品要计划,连你这个人,人的后代也都是这计划的一部分,都要进行计划。

那么我们都知道中共它搞这个计划经济它带来的最直接的结果,它不是要搞共产主义吗?刮共产风啊,吃大锅饭啦,要跑步进入共产主义,那么这种计划经济的体制我们其实现在回过头去看它,都觉得它很可笑的,都已经证明它是一种非常错误的、非常荒谬的一种经济体制,因为这种体制它是扼杀真正的经济活力的这么一种体制。

因为在这种体制之下,人们不能够自由的进行贸易,民众他也不能够进行自由的生产自己的社会产品,他不可能去创造属于自己的财富,因为私有财产是要被消灭掉的,按照那个时候的说法,他不能够创造自己的这种财富。同时又在这样一个吃大锅饭的背景之下,它自然而然就会诞生出来一种邪恶的理论,什么理论呢?就是人口太多了,因为既然是吃大锅饭,你人越多,那当然分的人就多,所以我们直接把人口减少。减少了,你分的人就少,你的日子就好过了,你的幸福生活就来了,人间天堂,你就进入共产主义的人间天堂了。它这个理论就是这么来的。

也就是说我们看到中共自己作为执政党,它有一个庞大的党员,一个庞大的党派,它自己不从事任何的生产,它自己不创造任何的价值和财富。那它怎么活呢?它要想生存,而且还要想活得很好,要享受各种特权,早期就靠抢劫,建政以后其实是寄生在中国老百姓的身上,就像寄生虫一样,它需要吸百姓的血来供养它自己。

那么在这样一种生存的环境之下,中共自然而就产生一种理论出来,它就会认为所有的资源、社会资源都是它的资源,包括人口。不但是你的财产是它的,工厂是它的,所有的一切,包括人的生命,你的生和死、你的后代、你该生多少个,也都是它随意可以进行支配的资源,它只有这样去做,所以它才会产生出这样一种概念,就会觉得你生孩子不是你自己的事,也是国家的国事,它这个概念就是这么来的。

主持人:那我们看到中共的专家或者学者等等,提出要征税的建议以后,我们看到引起民众很大的激烈的反应。而且让人很奇怪的是央视也有反应,它批评这种建议是从老百姓身上去〝薅羊毛〞。您怎么看这种不同的声音?中共内部自己不同的声音?

唐靖远:我是这样看的,它这个〝薅羊毛〞这个说法我觉得其实很可笑、很荒唐。言下之意好像现在这种说法,鼓励你多生,然后要去征税就叫做〝薅羊毛〞,好像以前就不是。其实以前搞计划生育的时候不是一样是〝薅羊毛〞吗?我们都知道搞计划生育,三十多年的计划生育事实上已经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敛财的系统。

明的,它通过搞计划生育,要对你进行结扎,然后要有罚款,甚至直接抢夺你的财产,我们看见农村写的那些口号,什么要〝扒房牵牛〞等等之类的,它通过这种方式可以增加它的财政收入。那么暗的,通过这种,计划生育嘛都有生育的指标,这种生育的指标它在暗地里通过各种潜规则、贿赂等等方式,就变成中共各级寄生官员的敛财的途径。它不就是〝薅羊毛〞吗?其实是一样的。

主持人:也有说是〝割韭菜〞。

唐靖远:对呀,你〝薅羊毛〞也好、〝割韭菜〞也好,现在我们看到它只不过把一枚硬币翻过来而已。以前是通过不准你生来敛财,现在它可能通过鼓励你生来敛财,它其实是一回事,这个思维其实是一样的。

至于说党媒央视发出这样一种声音,表面看上去好像是一种比较理性的声音,〝薅羊毛〞是不合情理的、不合法、也不合理怎么怎么的,我觉得它这个只是一个表面,这并不代表中共现在好像变好了,变得突然清醒了,它开始重视你的人权了,我觉得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因为在我看来,央视突然发出这么一个声音,就是和刚才你提到的民众激烈的反应,党媒和一些个别的专家跳出来说我们要鼓励生育,不生的我们要对他进行变相的罚款,所谓征税其实就是变相的罚款等等,其实我觉得它的目的是一样的。

它为什么通过党媒来放出这种声音?江苏《新华日报》公开说生育基金,讨论这个问题,这是党媒直接拿出来的文章,不是哪个个人。所以我觉得它们是有这个涵义的,通过这种方式来释放一些信号、来试水温,就是看看民众对这种措施的反应会怎么样?

因为这个弯转得太急。2015年以前还是超生的要被罚款,才仅仅3年以后,马上就180度转弯,变成你少生了,我要罚你款。那民众的反应它们必须要了解一下,然后再来掂量这个措施什么时候来实行,或怎么的,就是说这个意思。

它通过这种放风来试探民众的反应,党媒出来说一些相反的话,其实只不过起到一种舆论维稳的作用。也就是让矛盾,因为民众反应很激烈,让矛盾稍微降点温,缓和一下矛盾,只不过是如此而已,我觉得它真正的目的是这个,绝不代表示好像变得它们现在清醒了、理智了,然后开始尊重你的人权,我不这样看。

主持人:好的,蓝述先生我想了解,中共从最初的它不许人们生,然后到现在突然间又鼓励人生,不生还罚款,让你缴税,像这样一种巨大的惊人的转变,您怎么看待它从一个极端走到另外一个极端这种现象呢?

蓝述:它从一个极端走到另外一个极端,本质上就像我们刚才讲的,有一个东西是没有变的,就是党的利益高于一切,这个东西是没有变的。它一切都是服务于党的执政、党的需要,作为它一切的最终目的,这个东西没有变,只不过表面上的需要改变了。

中共刚刚取得统治的时候,刚刚打完仗,取得大陆的统治权之后,紧接打了中印战争、打了朝鲜战争,那时候基本上还是一种中共最高领导人毛泽东那一代人,当时的情况基本上是战争时期的概念,需要人当兵、需要人当兵扛枪、需要人去当炮灰,那当然需要人了,你不生孩子哪来的人?基本上是从这个角度去出发。最后出来一个人多好办事,而且是农业社会,农业社会你要人种田,这个是当时的考虑,人多很高兴。

但是到后来60年代没什么打仗,70年代也没打仗,你这些孩子长大了以后,你就出现问题了,党要去解决这些问题,党要去解决这些多出来的人口问题,孩子中学毕业了要去找工作。可是中共夺政权以后,搞各种各样的运动,工业、经济也没有什么大的发展,中国基本上还是一个农业社会,所以当时的就业是很难的。

老一辈的人还记得有一个词叫做〝顶职〞,什么叫〝顶职〞呢?因为那时候所有的产业都是国营企业,国营企业大家都不愿意退休或者没到年纪,它需要这么多人,那你怎么办?你孩子毕业了,你要去找工作找不到,那怎么办?〝顶职〞就是说,你的父母从国营企业退一个下来,那么这个企业空一个名额出来,你的孩子顶进去,〝顶职〞,所以在当时的那个情况找工作是很难的。

为了解决找工作的问题,毛泽东他最后来了一招〝上山下乡〞,到广阔天地里面与农工乡结合,〝滚一身泥巴,练一颗红心〞。实际上是解决党的需要,党没办法解决就业的问题,所以党需要你们到农村去。问题是城市的孩子去了农村,他也不愿意在农村待,他也没办法融入农村的生活,在农村里制造了不少事端,然后家里也不高兴,老百姓怨声载道怎么办?那没办法了,这么多孩子成问题了,所以到了80年代就开始搞一胎化。还是党的需要,不是你个人的需要。

好,党的需要,你不能生了,结果最后所有的口号就来了,〝宁可血流成河、不准多生一个〞等等,这些事情都来了。完了以后,好了都不生了,现在人口老年化了,男女比例失调了,经济缺乏活力了,还是党的需要,党的需要怎么办?党需要解决问题,党自己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几千万党员也解决不了这个问题,需要大家去生孩子,这时候就开始出台,出台各种各样的政策,很可能下一步更多的政策会出来,出来了以后让你生,鼓励你生、骗你生,或者强迫你生,不生要对你进行惩罚,这都是有可能的。

主持人:靖远先生,我想听听您的看法,怎么样来看待中共从一个极端转到另外一个极端这么大的惊人的转变?

唐靖远:我补充一点。其实刚才蓝述先生已经谈得很透了,我只补充一点。有一个重要的背景,计划生育为什么会出来这个东西?其实计划生育的开端是在1962年的12月,是由中共中央和国务院联合发出了一个通知,大概标题是〝关于认真提倡计划生育的指示〞,大概是这么一个通知,那是整个计划生育运动的开端,从那以后各种措施就陆陆续续开始出台了。

那么1962年有一个重要的背景是什么?刚好是三年大饥荒刚结束,也就是说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背景。因为我们都知道三年大饥荒死了非常多的人,好几千万,现在很多的历史学家统计出来。在这样一个刚刚大量死亡了这么多劳动力、这么多人口的情况下,它为什么突然还出来提倡所谓的节育,人口还要下降?其实在我看来它有一个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中共在当时需要找一个合理的藉口来为自己错误的经济政策来推卸责任,来找一个藉口,那么它找的藉口就是人口多了,就是这个计划生育。

也就是说三年大饥荒也好,包括之前的经济错误造成的贫穷和人口大量的死亡也好,它不是党的错误、不是政策的错误,是因为我们过去的人口太多。所以在那个时候,中共把这个东西作为一种藉口,作为政策来进行宣传和洗脑的时候,我们就发现那个年代过来的人几乎人人都知道这样一句话,只要一说到中国为什么贫穷、为什么落后?他就会说出这样一句话来:因为我们人口多、底子薄。

这个话直到1980年,邓小平已经开始要搞改革开放了,邓小平本人都还在这样说。说我们要想建成四个现代化,我们必须要注意两个特点,第一个特点就是我们的人口多,第二个特点就是我们的底子薄,怎么怎么的如何。

所以中共的党魁在一个这样背景之下出台的这样一个东西,我觉得计划生育的源起,从根源上说,它一开始其实就是一种政治问题,根本就不是社会人口问题,或者什么经济问题,它地地道道就是一个政治问题,中共是把它作为政治议题来操纵的。

所以它这种极端的方式,为什么从一个极端转到另一个极端?就像刚才蓝述先生提到的,中共极其邪恶的暴政,它是一个极权暴政,它就表现出来一个特点,它对社会要进行全方位无所不在的掌握和控制。那么这种控制体现在它要控制你的所有的生产活动,包括我们刚才提到的你的生育的活动。

毛泽东曾说过一句话,1957年的国务会议上面说过一句话,大概意思就是说,人类社会的生产,我们工厂生产棉花、布皮,生产桌椅、板凳、钢铁都是有计划的,唯独人类的生产没有计划,所以我们要把这个也要计划起来。所以你就从这个话中都能看出来,中共在它的概念中从来没有任何人权的概念。它把生孩子视作它的资源,它的政治资源,来进行随意的支配。它是这样一个概念。

主持人:蓝述,还有最后的15秒钟,还有需要补充的吗?

蓝述:我补充一点。中共60年代它搞计划生育,它还有另外一个主要的原因,就是当时中国人是领粮票的,领肉票的,家里多生一个孩子,你可以多分一点肉票;家里多生一个孩子,你可以多领一点布票,老人孩子都可以领得到,所以说很多人生孩子实际上是大人吃不饱。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二位的精采分析,也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我知道还有观众朋友给我们发送短信,因为时间的关系不能再给您读了,感谢您的收看,再会。
广告
我来说两句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新唐人网友 2018-08-19
坐等「強制懷胎」政策
广告
广告

订阅电子报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友好连接: 神韵艺术团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赛 | 大纪元时报 | 希望之声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明慧网 | 动态网 | 无界网 | 加拿大真相片摄制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