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首页 > 新闻资讯 > 评论 > 正文

横河:朝鲜变脸会影响中美贸易谈判吗?

纽约时间: 2018-05-25 01:05 PM 
(按语:本文是美国时事评论员横河在希望之声广播电台访谈。以下为节目实录。)
广告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上个星期几件热点事件纷纷发生逆转,先是中兴事件的一波三折,在5月13日,川普总统发推文说:正在和中共主席习近平一起努力给中兴一个出路,已经指示商业部找替代方案。到了16日又说,左派媒体发表消息,中兴事件没有发生任何变化,除非和更大的贸易相关,中国必须做出让步,因为美国以前让得太多了。

同时朝鲜弃核也不是一帆风顺,〝火箭人〞金正恩在前一些日子不断发出重磅消息,宣布不再进行核子试验和试射飞弹,更说要炸毁丰溪里的核子试验场。到了5月16日态度突变,他以美韩军事演习为理由取消了朝韩对话,并且说如果美国单方面坚持要求朝鲜弃核,那朝鲜将会重新考虑是否出席6月份的川金会

与国际形势风云变化相对应的,中国国内也是新闻不断,但是它发生的事情是一成不变的对人权律师的打压和对媒体的紧缩政策。最近发生的是两起对香港记者的袭击,一次是香港记者试图报导谢燕益律师的听证会,另外一个被打的记者是因为报导汶川地震的十周年纪念。这些事件的发生让人错觉好像仿佛周永康仍在职掌政法委。这些纷纷扰扰的事件曾经在几年前被一位网路红人预言,看似不相干其实内在有着不可忽视的因果关系。那么我们今天就来解读一下。

横河先生,我们今天先来看一下中兴事件的逆转。很多中国人认为川普的态度是忽晴忽雨飘忽不定,那么您怎么解读川普前后不同的态度呢?

横河:首先,我想讲一下川普总统的性格,大家可能都已经知道了。他上任以来我们可以看到,对竞选的承诺当中事关重大政策的,他都毫不含糊的坚持去做,比如说边境安全、减税、中美不平等条约、驻以色列大使馆迁到耶路撒冷、退出伊朗核协议、解决朝核问题,这一些都是他竞选的时候承诺的,现在有的已经兑现了。即使还没有兑现,它的进展速度也比前几任总统可能加起来都要大,也就是说在大的方向和政策上面,他没有什么不稳定的。就是说很多中国人,当然很多外国人也都误读了川普总统。

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上来说的话,他是一个非常时期的非常总统。如果他是跟别的人一样的做事的方式和这种稳定方式的话,别人都可以预测的话,那就不是川普总统了。你像谁也没想到他上任一年多以后还在继续发推,那我认为推特是个人观点,甚至可能是一时兴起,哪怕是总统,毕竟它不是已经决定了的国家政策。所以你要看像中兴这种问题的话,要看整个国家的政策,他大方向我觉得还是很清楚的。它牵涉到智慧财产权、国家安全、违禁向伊朗、朝鲜输出产品,这一点从现在看来没有看到美国政府对这个问题的态度有改变的迹象。

另外一个我是觉得,中兴问题它不应该在中美贸易谈判当中占一席之地。卢比奥参议员也认为这不是一个贸易问题,是一个国家安全问题。实际上这个跟贸易问题是反的,因为制裁中兴的话,就等于是美国已经可以卖给中国的产品,是不受国家安全限制的这种产品,现在一制裁中兴,反而美国的这些晶片厂家不能卖了,它跟贸易制裁要求中国多买美国产品是相反的,因此我认为这个跟贸易战应该是没有关系,这牵涉到的是美国的原则问题。

主持人:我们现在看到最新的消息,在中美贸易谈判里面的确昨天和前天并没有提到中兴问题,与此同时,跟川普的推特相对应的是美国的众议院出台了一项修正案,组止商业部重新考虑对中兴的制裁。有人说这是美国的谈判手段,演戏给大家看。那您怎么看呢?这个众议院的修正案它有法律效力吗?还是说仅仅是一个民意的表达?

横河:所谓美国的谈判手段、演戏,这大概只有大陆中国人才会有这样想法。美国国会是一个立法机构,它每个议员都是自主决定投票的,当然跟党派有关系,但是和政府是没有关系的。而进行贸易谈判的,或者是进行对中兴制裁的是政府,这个政府不可能去指挥国会投票,国会也不会去配合政府。在美国我们看得多了,国会和行政当局唱反调的多去了。只有在中国,中共一元化的领导,政府、立法、执法都是一台戏,都是一个人在导演,都是中共在导演,所以它会去这样想别的国家。

这个修正案它实际上是针对什么呢?所谓修正案就是原来有个法案,就是针对2019年商业司法和科学拨款法案的修正,就加了一条进去,作为附加。这个法案我觉得还没有表决,因为是2019年,明年的事情还早呢。就是说当它一旦表决成为法律以后,政府必须执行,这是一个bill,这是一个法案,不是一个建议或者是表态,所以它是有法律效应的。

主持人:那么17日,川普总统在美国会见了到访的中国副总理刘鹤,美方的谈判团队中强硬的鹰派人物被排除在外,中共的媒体解读是说,美方姿态降低、释放出积极的信号,中美贸易战将雨过天晴。但是我们从公布的照片来看,川普是喜笑颜开的,那刘鹤的表情则是凄风苦雨,那您觉得这个贸易谈判的前景如何?

横河:我觉得中共的官方媒体最好不要去乱解读,这样一解读以后是会把自己逼得下不了台,因为美方并没有把姿态降低。中美到现在严格的说,贸易战还没有发生,所以就更谈不上雨过天晴了。当然了,从性质上来说,这也不是贸易战,是中共违反了规则在先,美国要求中国遵守规则。

另外一个,开始大家认为可能纳瓦罗被排除在外,但是现在谈判出来以后美国方面表示,纳瓦罗是在圆桌会议里面的,是参加了的,所以并没有这个说法,很多是被中方,就是中共方面去强调的。从双方的谈判来看的话,其实刘鹤所处的位置要难得多,这就是为什么他特别满脸表情痛苦。

从几个方面来看,第一,这个谈判要解决的是一个不公平的贸易,这个不公平贸易已经很多年了,就中共方面一直占便宜的,美方一直是吃亏的,所以不存在贸易谈判双方让步来达成解决方案,不存在这个问题。就是任何解决方案,它一定是要中方让步,因为本来它已经占太多,所以你要解决的话一定要它让步,只是说它让步多少而已,能不能被美国接受而已。美国它实际上已经没有退路了,这么多年它已经逼到死角上了,这是一个绝地反击,怎么反击也会往前进一步吧!这是一个问题。

第二,刘鹤现在面临的困境,他不是他自己的,前面也是积累下来的中共的一个整体战略,它的宣传教育等等。从战略上来说,中共过早的放弃了韬光养晦,过分的吹嘘实力,而偏偏这个时机很不好,实际上是中共在国力下降的时候,或者是增加速度减缓的时候,也就是说还没有达到那么强,而且中共现在面临的是一个发展的关键时期。你可以悲观的说这是强弩之末,你也可以乐观的说这是一个转型的关键时期,但是这个时期是最经不起折腾的,这几个造成了中共现在在这个位子上,贸易谈判的位子上很微妙。

第三个,中共一直在鼓吹极端民族主义来作为它统治合法性的替代品,这个它有一个很大的缺点,对外它不能退让,哪怕是合理的退让也不行。实际上现在中美贸易谈判当中,中共要做出任何退让,要任何让步,都是合理的,因为原来不合理;但是现在因为它自己的宣传和教育就造成了它不能让。你比如说它现在说美方降低姿态什么的,如果说美方都降低姿态了,那你如何谈判还怎么让呢?没法让了。因为本来你来了就是来让步的,但是你说不能真让步,因为你一真让步,国内的极端民族主义,中共媒体的说法,就是等于卖国。你想想看,因为大家都觉得现在形势大好,你还怎么让步?

另外一点,专业人员和群众业余外交的区别,就是在于群众的业余外交,因为中共一直搞这个,它可以不顾后果,所谓无知无畏嘛,但专业人员他知道自己的短处,如果事情不当真、不兑现是可以逞强的,包括外交部也可以逞强,但是如果立刻要兑现的,那麻烦就大了。哪些东西会兑现呢?比如说军队不打仗,老在那里准备打仗,那叫不兑现,他一打仗就兑现了,海军航母出海不打仗不兑现,一打仗也要兑现。

现在大家知道高科技的中国晶片到贸易战,这些都是本来应该避免真的冲突的,因为一冲突就会露馅,以前也是这样子,西方国家绥靖政策嘛,所以它永远露不了馅,这就是以前所说的〝纸老虎〞就这么回事。现在不对了,碰上钉子了,因为制裁中兴现在说有可能转,我是觉得不会转了,晶片国产化这个说法,大家就发现了,喔!原来是假的!

所以贸易战要真的开打的话,又会把中共的软肋暴露一大块出来,它没有强大的技术和经济实力做后盾的话,而非要和美国叫板的话,这就是刘鹤现在退也不能退,进也不能进,就是有这种心情。我觉得按说起来的话,讲这个满清后期,讲李鸿章洋务派跟西方谈判的时候那种心情,我觉得刘鹤可能就有。

对中美贸易谈判,我是不看好的,因为在现有的体制下,两个国家的因素都造成了它不会有很好的前景,为什么呢?因为中共不会去改变根本,就是国家干预经济,以及中共要反对国际现有的秩序和普世价值,而美国现在不会继续绥靖政策了。所以中共到现在为止,包括这次来谈判,很可能采用的方式还是送几个大礼包,这个我觉得不会有作用了。

主持人:现在网上已经有网友在提问了,网友的问题是,中方让步2千亿的消息是真的吗?中国真的会让步吗?请您回应一下。

横河:这个从美国方面来看的话,官方的正式消息倒没有说2千亿,但是据美国方面提出来,这个2千亿是中方提出来的,不是美方提出来的,美方是要求减少贸易逆差,中方就把它定了个2千亿。但是我个人觉得2千亿当中绝大部分很可能不是政策性的,而是答应购买的东西。

中美方面的贸易的关键问题是在结构上面,或者是在政策方面,而不是在贸易顺差和逆差上面,就是说中方的顺差是由不公平的贸易政策引起的。所以如果你仅仅计较2千亿,中国不会承认这2千亿的,美国也不见得就会正式的去宣布,但是我估计这个数字差不多,它减少一半左右嘛。

但是如果我们在计较具体数字顺差的当中,实际上我们注意的只是治标而不是治本,因为这个数字不一定能够达到,即使暂时达到了,很快又会反弹回原点,甚至超过,以前就是这样子,它后来买了个大订单,来个几千亿,过几天又照旧。

有人就计算过,说是中方答应减少2千亿顺差可能做不到,这是美国的经济学方面的专家,他说他算了一下,即使把原来从巴西买的大豆和欧洲买的飞机都改向美国买的话,一年也达不到500亿。这个演算法看起来是有道理,但是他的演算法有问题,因为美国能够卖给中国的难道只有大豆和飞机吗?就是说是原来对美国商品开放的这些地方如果再增加,但我觉得美国能够卖给中国的东西非常多。你想想看,现在代购生意这么兴隆,如果美国能够提供给中国的只有大豆、飞机的话,那做代购生意的人早就没饭吃了,中国游客也不会到全世界抢购去了。

所以我觉得所谓结构改变,在贸易逆差问题上,就是双方对等的原则,比如说双方海关税要相同,中共方面除了海关税还要加一个增值税,数字跟海关税几乎一样多,那像这种就应该去掉的,至少说要相对合理,不能相差这么大。如果这样的话美国再有逆差,那就没有什么可抱怨的,所以不是个逆差的问题。自由贸易是什么?是参与的各方都要用自由贸易的原则,你不能说中共自己去设置贸易壁垒,别人反对它的贸易壁垒,它就说别人的制裁是反对自由贸易,是不能这样的。

另外一个就是准入原则,就是外资在中国投资必须合股,股权有限制,这次说让到55%了,原来是50%、51%,现在让到55%,这个限制是不应该有的,因为你已经超过了这个限制的期限了,现在要开立刻就开了,你某些行业不允许外资进入,像金融这些,这些都是入世的时候承诺,现在早就应该开放的,都过去这么久了,所以现在不应该有过渡期的问题,要开放就立即开放,这个也是属于结构性。我觉得2千亿这个可能是真的,但是我觉得这不是在谈判方面的重点。

主持人:好,我们现在谈下一个问题,就是朝鲜突然变脸,川普认为是中共在背后影响了金正恩,也有一种观点认为,朝鲜只是想在谈判桌上争取到更多的资本。您怎么看这个问题呢?

横河:我认为朝鲜的问题跟中美贸易谈判,至少在现在是有关的,原来没有关系,朝鲜核武器的问题跟中美贸易谈判是没有关系的,但是现在似乎好几个方面都要把它拉进来了。第二次习金会是一个关键,为什么他们要见面?这种需要其实是双方的,不仅是一方的。

对于金正恩来说的话,他当然想得到中共的背书,这样他在川金会上的筹码就增加了。对于中方来说的话,当然第一个直接的原因是它不愿意在朝鲜半岛局势当中被边缘化,当金正恩一提出来要跟川普直接见面的时候,中共就边缘化了,它当然希望北朝鲜还要考虑它。

还有一个考虑,其实对中方来说的话,就是中美贸易纠纷的问题,这就是中美贸易谈判当中存在的另外一个贸易谈判之外的,但是影响到贸易谈判的问题,就是贸易不是一个单独存在的因素,就贸易谈贸易比较困难,至少说还会包括朝鲜半岛局势,至少中方希望用这个把自己对北朝鲜的影响力作为中美贸易谈判的一个筹码,虽然双方都不会说。

不过朝鲜半岛局势在中美贸易纠纷当中,我认为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中美价值体系的对立。美国和盟友之间有贸易纠纷,和交易伙伴当中有贸易纠纷,甚至跟贸易对手当中有贸易战、冲突,比如说在70年代、80年代对日本,美国对这些贸易纠纷和冲突采用的措施是纯商业性的,他有很多成熟的手段,但是这些手段对中共往往是无效的,有效的也是表面的变化,而不是从根本上改变,有些连表面的变化都不会有,因为有很多表面的变化就牵扯到了中共的统治根基,不要说深层的变化了。

你比如说要开放金融、要限制国家对经济领域的干预,海关的高关税,高关税就对于维稳经费在内的政府的财政有很大的贡献,所以要它完全降下来的话,这么庞大的维稳机构谁来养?这些都是结构性的,其实背后有更深层的因素,就是说价值体系和道德体系的因素在里面,更不要说资讯封锁,本来说你要是开放市场的话,那么资讯也是要开放的。所以贸易谈判不是单纯的,因此我觉得朝鲜变脸和中美贸易谈判多少是有一点关系的。

主持人:我们看到美国对川金会的态度是一如既往的强硬,甚至说了,金正恩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出席川金会,第二个是出席川金会,那换句话说就是你没什么选择的余地,不去也得去。那美国凭什么它可以这么强硬?它说这句话的底气在哪里?

横河:美国的底气是在于现在必须解决朝核问题了。川普总统上任时谈到要解决朝核问题,而且他对前几任总统、美国政府的对朝政策,这个绥靖政策是很不满意的。因此他一上台以后就立刻进行了,正好是金正恩连续试验核导弹和核武器,所以他就施加军事压力还有经济压力,经济压力是联合国的制裁,而且在制裁当中实际上中共后来也参加了,所以这一次的制裁应该是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强硬和完整。当然还有一些小动作,但那个相比起这个要养一个政权,那个小动作就比较差了,就没什么大用处。

另外一个就是军事实力。实际上金正恩是被压得没有办法了,提出要和南韩改善关系,然后提到和川普直接谈判,提出要求的是金正恩,现在想变卦的也是金正恩,那我觉得他无非就是想讨价还价,又加上了一个有中共的因素在背后了,所以他就是想讨价还价。

美国现在采用的态度是正确的,就是以静制动,就是不管你怎么变,我反正就认准了以制裁为后盾、以军事实力为后盾,就是叫你去核化,就是要把核武器全部要销毁。所以美国提出来的要求很简单,去核化没有什么一步一步的,你的核武器就得运到美国来,在美国销毁,不是说联合国派视察的人到那里去视察你怎么弄,就是到美国来。有媒体披露说,当时美国制定对北朝鲜的方案有二十多个,你有什么动机就用什么方案来对付,所以美国他有非常强的底气能够这么做。

主持人:您刚才前一个问题谈到高税收包括对维稳经费在内的贡献,那我们看到中共现在的维稳的确还是像几年前周永康当政时期这样,比如最近香港记者在大陆接连被打。那我们这个问题就是说,中共这几年一直在说反腐倡廉、也要求依法治国,那我们看到这个政法委系统的人员高层几乎都换了一遍了,那么为什么这些野蛮违法之事会一再发生?

横河:因为野蛮违法是中共的性质和它的体制所决定的,换人不换体制,那是没有用的。另外一个,妳讲到依法治国,其实依法治国和西方国家所讲的法治是完全不同的概念。依法治国存在的问题是什么呢?第一个问题就是它没有主语,就是谁来依法治国?这个潜台词就是中共是统治者来依法治国,也就是说它是治别人的,不是治自己的。中共作为统治者,它有立法权、有司法权、有执法权,也就是说在这种情况下它没有制衡的力量。〝依法治国〞这个名词你仔细分析的话,实际上就是说法律作为中共的工具来用,就这个意思,没有别的意思。因为如果是三权分立,立法、行政和执法全都分开来的话,那完全就不需要叫什么依法治国了。

就拿谢燕益律师的听证会来说,谢燕益是为法轮功学员辩护,说他这个辩护违规了,违什么规呢?又是哪些规定呢?现在我们知道的规定就是,如果你接法轮功案子的话,叫敏感案例报告制,你就要向律所报告。但是这个律师事务所你向它报告有什么用呢?因为如果律师事务所不同意的话,这就不是法律了,因为你没有理由阻止它;如果律师事务所同意的话,它就连律师事务所一锅端。像〝709〞案件打击最多的就是锋锐律师事务所,连事务所的所长都给抓起来判刑。

还有一个,不能就案件性质进行辩护,法轮功案。本来就是信仰案,如果你不辩护这个案子的违宪性质,你还有什么可辩的?法官起诉的人辩不过律师,就吊销人家执照,就抓人家上电视认罪、判刑,这种事情绝对不是基层官员素质的问题,是中共邪恶的必然结果。

主持人:那么我们注意到在社交媒体上最近流行一个预言,是一位网路大V几年前说过的,他说:红朝末年,高层改革若不力,美国也会出手,一个世纪的谎言,必定结束。那么现实发生的情况可以说是被这位预言家不幸而言中了。您觉得这是偶然的巧合吗?比如美国对华贸易之争、还有对金家王朝的强硬制裁,和中国改革它有内在的联系吗?

横河:这都有联系的。中共在中国种种的倒行逆施,它不会仅仅限于国内,因为它是一个整体,国内外的政策是整体,是不可分的,就像中兴违规那种事情,它就是党文化衍生出来的企业文化在海外的表现,它在国内都那么表现了,它怎么会有两套操作的方式,那不精神分裂了吗?在国内这样操作,在国外那样操作,这不是一个教育的问题。中共把所谓的〝中国模式〞推向世界就更是这种形式了。这种形式它一定会触动美国的利益、触动美国的价值观、普世价值。

反过来一样,美国是为了国际正义和美国的国家利益出手的,但是它一定也会涉及到中共在国内的利益和统治。因为很多要求直接就是,实际上就是要做出这样根本的改变的话,那就是要动到最根本的问题了,中国的问题就是中共的问题。尽管这个不一定是美国的初衷,但是这些都是有联系的。

其实就是从还没有开始的贸易战的手段来看的话,也是两种价值观的反应。中共它就搞一些偷鸡摸狗的小动作,把人家的水果阻在海关,让人家的水果烂掉,这个就是绅士和小人的区别。从表面上看好像是一个执法的问题,好像执了一些不该执的法,但实际上是价值观的体现。所以我觉得所有的事情其实都连在一起的话,都是和中共这个政权有直接的关系。

──转自《希望之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心)
广告
我来说两句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广告
广告

订阅电子报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友好连接: 神韵艺术团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赛 | 大纪元时报 | 希望之声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明慧网 | 动态网 | 无界网 | 加拿大真相片摄制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