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热点互动】外交部被告 谁卖国?谁爱国?

纽约时间: 2018-04-03 03:01 PM 
 ( 自动连播 )
点击下载观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4月04日讯】 【热点互动】(1743)外交部被告卖国?谁爱国
广告

近日,退役军人、独立研究人士殷敏鸿,把中共外交部告上了法庭,原因是外交部拒绝答复他关于唐努乌梁海是否被中共划归苏俄所有。大陆媒体对此事视而不见,但是在海外社交媒体,人们却在纷纷转发并热议。边界划定究竟是不是国家秘密、本国公民是否有知情权?为什么中共外交部对这件事讳莫如深、里面究竟隐藏着什么?殷敏鸿最终能不能胜诉?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近日,大陆退伍军人、独立学者殷敏鸿把中共外交部告上了法庭,原因是中共外交部拒绝向他公开关于唐努乌梁海地区是否被中共划归苏俄所有。大陆媒体对此事视而不见,但是在海外社交媒体却被人们纷纷转发并广泛热议。

究竟边界划定是不是国家秘密、公民是不是应该有知情权?外交部对这件事讳莫如深、究竟在掩盖什么,殷敏鸿最终能不能胜诉?就这些相关话题,我们今天邀请两位嘉宾分析和解读。一位是现场的杰森博士,杰森您好。

杰森:您好,观众好。

主持人:另外一位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的时事评论员赵培先生。赵培您好。

赵培:您好,大家好。

主持人:观众朋友,我们今天的话题是关于殷敏鸿把中共外交部告上法庭,究竟是谁卖国、谁爱国?欢迎您就此话题在节目当中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646)519-2879参与讨论,或者给我们发送短信,或者在YouTube上给我们留言。节目的开始,我们先请杰森向我们介绍殷敏鸿把中共外交部告上法庭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杰森:根据殷敏鸿后来在网上公布的诉讼书,大概了解事情是这样的,殷敏鸿可能是一位爱国人士,在过去这一段时间里对于中俄边界、俄国侵占中国领土作了一些研究,去年8月14日,他特意向外交部提出信息公开申请表。按中国的法律,如果希望得到中国政府的法规、规定是属于可以公开的讯息,可以填申请表,政府就把有关的消息给你。

殷敏鸿提了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中国和俄国之间,到底中国有没有认可唐努乌梁海17万平方公里归俄国,有没有这样的协议?第二,中国和俄国在勘分边界的过程中,是不是已经把这方面边界勘分清楚了?第三,中国和蒙古勘分边界的时候,对于蒙古北边跟唐努乌梁海衔接的部分到底有没有相应的协议?问了这三个问题:如果有这方面的协议,告诉我;如果没有的话也告诉我〝没有〞。他主要是出于研究的目的要求信息公开。

殷敏鸿提出信息公开申请表以后大概一个月,9月13日外交部的回函非常有趣,说,有关你提到唐努乌梁海的问题属于国家机密,我们不能告诉你。你如果不服气的话,要么你去行政覆议,要么你去告我。

后面这个话就非常有趣了。去年9月份提的,大概到今年3月初的时候殷敏鸿真的到北京中级法院提告。最近在网上登出来的是他提告的诉讼请求书,请求书里同样要求,第一点要求是:你把你的覆议信拿回去,我不要你的覆议信,我要求你准确回答我这三个问题。

主持人:要求直接回答。

杰森:他摆了一系列他的研究结果,他说,我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呢?根据我的研究,从1949年中共建政之后,中共划分了一系列,特别是1990年代江泽民执政期间,作了一系列东、西边境的勘分协议,甚至在2001年签署了中俄友好协定,中间只字未提唐努乌梁海的问题。如果按这样的说法,按法理上规定,唐努乌梁海应该还是属于中国的领土,但是因为我的研究资料有限,我需要外交部给我提供,是不是中共在私下对于唐努乌梁海地区与俄国有一些特殊的协议、中盟之间的协议,如果有的话告诉我,你必须告诉我,我有权利知道这个事;如果是国家机密,你也应该把相应的有关部分告诉我。就是这么一件事情。

这个事情公布出来以后,海外又一次大家开始热议了,因为这是热点话题。中国毕竟在过去一百多年里,针对俄国损失了1/3的国土,就从各个角度来说,俄国直接占有了大概15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如果包括外蒙就是将近300万平方公里,几乎中国1/3的领土都被俄国直接或间接拿走了。

俄国对于中国土地的侵占是敏感话题,又是中共的一个敏感话题,因为在江执政的过程中直接认可所有这些侵占问题。所以这事最近又成为一个热点,再次让人们关注到底是谁出卖中国祖先的领土?这个问题又摆在中国人面前。

主持人:说起殷敏鸿申请行政覆议或者告中共外交部,赵培先生,我想了解关于边界划定的问题,公民有没有知情权,是不是国家秘密?

赵培:其实公民是有知情权的。〝公民知情权〞也是人权走在前面的美国的一位编辑1945年就提出这个问题。你看,现在美国不管有什么政策,国会有听证会,这就是公民知情权,比如说,把美联储叫到国会去问一些问题,是公开的,你可以在那听、可以在那记、可以发表,这就是公民知情权。

涉及到领土的问题当然属于公民知情权。按照〝国〞的概念分三个层级,第一是国家政权,就是权力机构;第二,就是百姓、中国人的概念;第三,就是领土概念,中国有多大就指的是领土概念。中国人自然要知道领土去哪了,而你中共、天定的命运就必须告诉中国百姓。

我补充一点,殷敏鸿说的话其实有很多潜台词。为什么呢?大家看看唐努乌梁海的历史,这个地方在蒙古开始建立大蒙古汗国的时候,叫〝林木中百姓〞,被成吉思汗打服的,这个地方是类似盆地的结构,北边有山林,南边有山林,狭长的一块天然富饶之地,大元的时候还在中国的版图之内;到了清朝的时候又回到了中国的版图之内,分五旗。

最早这个地方的议定书是什么时候签订的呢?是大清于1727年签订的中俄《布连斯奇界约》。唐努乌梁海被山林包围,北边的萨彦岭是中俄边境,当时是订好了的,以后,俄罗斯帝国不断侵占,把西边一块划走了,现在唐努乌梁海中间的那块17万平方公里,就咱们历史上大清没有卖过这块领土给外国人,北洋军阀也好、中华民国也好,都没签定任何条约卖给任何国家。

那么这块领土是怎么丢的呢? 1918年,这块领土被北洋政府给收归过,到了1921年,一帮布尔什维克(俗称的共产党)在这个地方建立了一个苏维埃政权。大家看看苏维埃政权是什么性质?瑞金苏维埃政府,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一样嘛,都是分裂中国的;到了1944年,苏联就把这个苏维埃共和国吞并了。这17万平方公里土地(我没说那24万平方公里的事),咱们从来没有划出去的领土,就成了现在俄罗斯的图瓦共和国。虽然俄罗斯人不断移民,但是当地的百姓大部分人还是图瓦族,就是突厥族和蒙古族的后裔。外蒙古都不承认这地方是它的,因为确实不是它的;它是属于大清版图、大元版图,那就是属于中国的嘛!

这个问题殷敏鸿问得很技巧,他从来没说是中共卖国,但是他问,大清没有割让过、中华民国没有割让过,而北洋军阀(中共整天说人家不断混战、中国暗无天日的北洋军阀)收回来过的领土,你中共人模狗样的号称你是中国人,你怎么样?有没有割让呢?所以他一直提1949年之后,你中共有没有跟苏联、有没有跟俄罗斯签订任何条约?他的重点就在这。你中共如果没割让,那个地方就是中国的地、飞地也是中国的地,我们就应该收回来。

所以从这一系列原由看来,中共外交部的回复,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就是说,有,但是不告诉你,你去告我吧!

杰森:其实按中国自己的法律规定,任何有关国土的决定是要通过人大常委会批准的;人大按中共官方的说法,也是代表老百姓的机构,因此不可能人大审议的事情对老百姓是机密,这是不合适的。从任何角度,我都不知道为什么外交部要说这是机密。我以前以为没有任何事,它说〝机密〞反倒让我觉得,难道中共对于唐努乌梁海真的跟俄国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协议?这反倒让人有一个巨大的问号。

主持人:对,外交部的回函让人感觉很蹊跷:你还可以去告我!

杰森:这个过程我也有多方解读。我的感觉是,江泽民从1991年开始执政,1991年、1994年、1999年甚至2000零几年,跟俄国有一系列东、西边境勘分协定,实际上可以说是极端丧权辱国的一系列协定。

历史上因为清政府在俄国的铁蹄之下,弱小的国家被迫签定了一系列不平等条约,按国际法的规定,在非互相公平认可的程度下签的合约,国际法是不认可的,当时清政府跟俄国的签署,中国损失大概140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按国际法的标准、规定,是支持我们要回来的。

江泽民从1990年代做的事情,认可了历史上中国历届政府都不认可的,有可能按国际法要回来的这1400万平方公里土地的所有权;他基本上是认可了历史上一切的国民权利,而且更多,包括图们江出海口等土地。这个过程我想外交部是知情的,虽然签署的一切协定,中国的报纸上没有登,老百姓没有拿到细则,但是所有过程外交部的人是知道的,而且外交部的人应该是非常反感这个事。

我猜想,如果外交部真有一些爱国人士的话,当他们看到殷敏鸿的诉讼,可能也想藉这样的语言重新激起对此事的讨论。

2001年,江泽民和俄国签署《中俄睦邻友好条约》,中间有非常让人生气的第六条,条约明确规定:两国非常满意现在边界的情况,不作任何的要求。而这项协议,就把以前江泽民从1991年到过去的十几年,把一切丧权辱国的边境勘分条例都给固化了,都承认了;在边境勘分协议之外了又加了紧箍咒──中俄友好协议,有效期20年。换句话说,到2021年,3年以后就过期了。

但是这项协议有规定,必须在协议到期的前一年,任何一个国家如果提出取消协议,这项协议就可以取消;如果没有任何国家提出取消协议,自动延续5年,续延5年,于此可以永远延续下去。换句话说,2020年,就是后年,如果没有人提出来,这项协议就会再延续5年。

外交部很可能也有一些有识之士希望能有人提出这事,在2020年的时候至少把这项协议拿掉,把这个紧箍咒拿掉,拿掉以后我们才有可能、有理由重新勘分,再跟俄国讨论有关边境勘分协议等相关的事情。

所以在我看来,外交部这么说,有可能是中共外交部内部的人希望让大家再次讨论这个历史问题,把江泽民当时丧权辱国的这些协议能有机会翻一点是一点。

主持人:赵培先生,刚才你们二位都提到,近代历史上的历届政府像蒋介石等,都没有承认这些不平等的条约,为什么江泽民就敢承认,他的行为是什么性质呢?

赵培:我们刚才讲,首先,这块领土我们从来没割让过,没有哪个条约说我们把这块领土割让了,我觉得这位大陆的退伍军人非常机智地利用了这一点。我们从来没割让,你说历史上割让了;我没割让的地凭什么没了呢?那是谁割让的?是中共割让的。

这块地没了的问题涉及到中共卖国的传统,当然,作为中共来讲,它的政权性质不叫卖国,当时在北京建立政权之后,周恩来签了一项《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里面有一些附属条款(当然现在还是国家机密)、补充协定,他卖国的铁证都在里面,因为他签的嘛!比如出卖新疆和中国东北的铁路给俄罗斯,这两个地区划成苏俄的势力范围。这都是周恩来亲自签的字。那么这里面的问题在于当时周恩来是不是卖过这块地,这是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周恩来做这个事他的心理状态大家都很明白,就跟图瓦共和国一样,他没有把自己当成中国人;他把自己当成要解放全世界的共产主义者的一分子。注意,他没说他是中国人,他是把自己当成共产主义者的一分子。共产党是没有国家的,这是人家一直这么认为,你非得把人家硬跩成中国人,我就怀疑你是不是中国人。咱们先说到这,就是他的心理状态,当时中共为什么签。

到了江泽民时代,1994年签订《中俄国家西段协定》书,一直怀疑的就是这份议定书。〝西段〞就涉及到新疆这一段,一直怀疑江泽民在这里把唐努乌梁海的地给彻底卖掉,就等于不光承认前面周恩来做的事情,而且是议定了:我们俩已经划好了,就这么样。就卖了!

2001年签订《中俄睦邻友好条约》,刚才杰森博士提得非常具体,20年的协约。熊瞎子岛的一半就是在这项条约当中卖掉的。一直到后面2004年,还有李肇星签的一项协约,那都是后话。这一系列的卖国,中共把中国卖了这么多年,给固定了!

这是共产党的心理状态,共产党到江泽民时代就是追求:我不能亡,你看四外的共产党都亡了;我不能亡,我得抱俄罗斯大腿。这是当时中国共产党惧怕灭亡的心态,这是党的心态。具体到江泽民个人,其实他没什么胸襟,就一戏子,北边一施压、普京一施压、冲他一瞪眼他就吓软了!这是他个人不具备王者气质,他卖了国,戏子卖国,主政卖国。为什么不说他是人民艺术家而说他戏子?因为他卖国所以我说他是戏子,我没有一棒子打死所有艺术家。就是戏子卖国的一个过程。

另外,他当时也是想保住中共,这是第二个原因。我刚才已经讲了。

第三个原因,一直有传言,一直有人考证过,他在苏联留学期间加入过克格勃(KGB),小辫子掐在人家手里,人家说是把它翻出来,他立马就从总书记的位子上滚蛋了,所以这时候他是卖国求自己的官位、求自己的权势。

这可能是他卖国的三个原因;他个人签的这些是卖国条约,就是出于他个人的问题。

杰森:刚才赵培谈了几点我觉得非常好,我想确定一点。刚才我谈到出卖了东北的100万平方公里、西北44万平方公里,这是通过清政府签订的三个不同的不平等协议,而唐努乌梁海这块地方一直是笔糊涂帐,按历史记载,中国从来没有任何协议把那块土地出让出去,包括外蒙独立的过程中那块土地都没有跟着外蒙一块独立。

主持人:就是说,一直都是中国的领土。

杰森:对。因为那块土地跟外蒙的性质不一样,外蒙在清政府的时候都有相对的独立权、自治权,而唐努乌梁海那块土地从来都是中央政府直接管辖的地方。所以那块土地换句话说是莫名其妙就没了,莫名其妙就归了俄国,还不是历史上清政府签了协议的没了!这就是为什么这一次殷敏鸿问这件事:那块土地一直是我们的,按协定从来都是我们的。是中共签了什么协议?这是一个。

另外一个我想谈的是,江泽民到底跟俄国是什么关系?我倒觉得赵培说的第三点是最关键的。我们发现,江泽民1989年踩着学生的鲜血上台以后,从1991年开始跟俄国签边境协议,而1991年发生了什么事呢?

1991年,江泽民以中共总书记身分去俄国访问,俄国在他身边突然派了一个女的叫克拉娃,跟他〝不期而遇〞。而克拉娃是谁呢?据说是当时他在俄国时候的旧好。事实上有人说克拉娃是克格勃情报机构安排好的,在他访问的时候,当俄国把克拉娃安排在他面前,他非常明白俄国要做什么。在这个情况下,作为中共总书记的他也就心知肚明俄国要让他做什么。几个月之后,他就跟俄国签了第一份边境勘分协议,之后,几乎是俄国要什么就给什么,在所有的协议里头,中国没有任何一点点据理力争的因素,几乎是所有俄国要的都给。

包括清政府在签署的一系列不平等协议还至少有一项珲春市的协议,就是图们江的出海口,当时清政府特意签了一项协议,保证图们江出海口是中国和俄国共有,但是江泽民签的协定里头硬是把那个出海口完全归了俄国。本来当时已经跟俄国谈好了,计画共同建设珲春市为出海港,准备投资上百亿建一座国际港口,直接可以让吉林通日本、韩国,把吉林变成沿海城市。事情在讨论过程中俄方得知了,中共已经签了整个出海口归俄国。所以这项协议不了了之,最后珲春市的发展完全被制约。

这一点非常清楚,江泽民做的是当时清政府据理力争来的利益被他转手让给了俄国。这一系列的过程没有任何解释。没有任何解释,为什么中国的一个老人,这么样的把一切权利给了俄国,让利给俄国,而俄国零让利给中国。这是为什么?唯一的解释很可能俄国人手上有他的把柄。刚才赵培谈的第三点,如果要我谈,这是第一点。

主持人:现在线上有一位加州的何先生,何先生您好。

加州何先生:大家好。最近19大,习近平在会上说的口气非常硬,他说,祖国的领土绝对不能也绝对不可能从祖国分割出去。他讲的口气这么硬,我想请教一下赵培和杰森,面对江泽民以前所做的那些事情,把那多领土分割给俄国;习近平讲的口气这么硬,他能不能去解决这个问题、去平反这件事情,把那些江泽民割出去的土地重新拿回来?谢谢。

主持人:我想,何先生的这个问题应该代表很多观众,我不知道二位怎么样来回应何先生的问题?

杰森:我感觉,习近平说的话倒是表达了所有中国人的心声,他特意提到:任何人、任何集体、任何政党没有权力损害国家利益、领土的完整。可以感觉到这是每位中国人都应该说的话。他特意提到〝任何政党〞,我感觉包括共产党。中国共产党、任何个人包括江泽民所做的一切事情,如果有损中国利益、有损中国领土完整,我们有权力追讨回来。

如果习近平真的按他说的话去做,我们不要把百分之百的注意力集中在钓鱼岛那几块石头上;把中国1/3的领土拿回来一点点行不行?我觉得这是所有中国人的呼声。但是在我看来他必须得走几步路,第一步路,得要厘清江泽民为什么当时要卖国。

江泽民把一个非常重要的人抓起来,关了10年,叫做吕加平。吕加平是历史学家,他写过一份著名的研究报告,说江泽民的〝二奸二假〞,其中第一奸就是克格勃的间谍。

吕加平是历史学家,他不是空口胡说,江泽民直接就派他的爪牙周永康判了他10年。

主持人:判他10年的理由是什么呢?

杰森:颠覆国家罪。我不知道为什么一个为了国家命运而呼唤的人会颠覆国家;一个卖国的江泽民好像又变成了国家的代表,这是令中国人非常屈辱的事情。吕加平被关了10年,但是2015年的时候突然被放出来,甚至有人说这是〝信号〞。这我不知道,我希望是个信号!

另一个,我们再看看按国际法的规定,如果两国的协议是一方威胁,用威逼的方式让另一方签的,这项协议不具国际认可的法律效益。如果我们能证明江泽民确实有克格勃的背景,在俄国某种意义上的暗示或威胁下,江泽民指导签的这一系列不平等协约,按国际法规定可以撤回。

再有一点,江泽民签署的所有这些协议,没有人大的批准,而这些协议某种意义上讲都是跟国土有关。按中国的法律规定,没有人大的批准,有关领土问题的协议是不具法律效果的。从这一点来说,我们也有可能有理由推翻江泽民签的那些所谓〝边境勘分协议〞、〝睦邻友好协议〞,重新跟俄国讨论边境问题,这都是有可能。

但是,习有没有魄力先把江泽民老底揭出来,这是关键问题、核心的问题。江泽民除了沾染法轮功的血以外,他卖国的丑闻也是他努力想盖住的另一件事情。

主持人:赵培先生,我不知道您怎么理解刚才杰森提到吕加平揭发江泽民的〝二奸二假〞?中共媒体有一种说法,也有不同的网友这样评论:这样的行为好像是不爱国。我不知道您怎么理解这样的问题?

赵培:我再回应一下刚才那位观众的问题。反正我是认同习近平说的话,但是他现在做不到。为什么说他现在做不到?中共这一次的修宪,重点其实根本不是任期问题;根本想做的事是把党、政、领袖三位一体给绑到一块,这里面混进一个很奇怪的东西就是党。这个党怎么规定国家的利益呢?2009年,中共的国务委员戴秉国访美,中共中新社报导,他说,确保中美关系的发展,要维护自己的核心利益;中国的核心利益(这是戴秉国说的),第一是维护基本制度和国家安全,其次是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第三是经济社会的持续发展。

其实说白了嘛,中共的江山,中共是国家的基本制度,它的统治是国家安全;其次才是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大家想明白没有?中共作为一个政党,它是完全可以为了它自己去出卖中国的主权和领土。所以我说习近平现在做不到,但是未来能不能做到?你只要把共产党拿下去你绝对能做到。

因为只要共产党下去之后,中国核心利益的顺序立马调转,国家、领土、主权和中国人是第一位的,其次才是后面的经济问题等等。所以要调转这个顺序必须共产党下台,这是我对这个事情的解读。

我们再回到刚才的问题,怎么看〝爱国〞的问题。其实我刚才讲了,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光〝国〞这个词在中国就有三层概念;在中华文化当中〝中国〞是四层概念,首先是文化概念,我们为什么能称为中国人?你不管拿的哪国籍你都是中国人,因为你说汉语,你说中文、你用中文、你认同〝仁、义、礼、智、信〞你就是中国人,这是历代定义中国人的标准。

第二个〝国〞就是领土完整,这个大家都知道,我们今天主要谈的领土完整。岳武穆岳飞说〝还我河山〞,就定了〝国〞的概念里面有领土的概念在。第三个才是国家政权。其实社稷是最次的,前两个才是关键。

〝爱国〞你要爱中国人,爱中国人的什么呢?爱中国人的文化、中国人的人权和领土,今天有人已经提出了要揭露江泽民的卖国历史,那么我请问,一直号召爱国的中共媒体和海外中共媒体,你们不是一直说爱国吗?跟我一块儿喊啊!今天要中共公布江泽民的卖国密约。这就是我们爱国、真真实实爱这片国家领土的表现。

爱中国人,我就真真实实为中国人的人权去呼吁,我为法轮功学员在国内被迫害的人权呼吁。法轮功学员也告了江泽民呀,直接告江泽民迫害中国人的犯罪事实,他们才是爱国。因为他们维护自己人权的同时,也维护全中国人的人权;如果中共不迫害法轮功的信仰自由和法轮功学员的人身安全,那它敢迫害其他人的信仰自由和人身安全吗?中共全都不敢。这才是最切切实实、扎扎实实你对国家的这份爱,这也是我对国家的这份爱。

我想请问那些爱国的媒体,你能不能跟我一块儿去爱呢?这就是我对你的一点小小要求,从现在爱这个国家的人和领土还不晚;不要去爱那个政权。因为那个政权现在不是中国人的政权;是被共产党附体的政权,就是共产政权,我们不承认它的合法性,我们才能讨回我们的领土和人权。

杰森:网上有一些〝五毛〞也特意说:〝我们现在要跟俄国搞好关系,俄国已经占了那么多年,我们要不回来,现在再挑起这事其实没有意义。〞完全是胡说。

钓鱼岛是不是日本也占了很多年了?为什么现在钓鱼岛的事大家一直可以说呢?钓鱼岛芝麻大的地方,估计一张桌子都放不平的地方;而那边大约是14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肥沃的土地呀,完全可以说是不了了之就过去了?我完全不懂这种逻辑。包括南海的很多群岛,要是也被越南占了我们就不提了?这个逻辑是不存在的。

唯一的说法是什么呢?就是中共的那些〝五毛〞没有本身的思想,中共让他说什么他就说什么,他〝爱国〞的概念只是用来打人的棒子。当别人说中共在毁灭中华民族的时候,那些五毛说你不爱国,他在混淆党和国家的概念;当中共在卖国的时候他又说,别纠缠这个事情,我们现在睦邻友好。你知道这些人,其实是没有思想的,这些人是没有良心的,他是彻头彻尾不知道什么叫爱国;他只知道为了那5毛钱去昧着良心发帖子。

主持人:现在有手机短信发进来,我们读一下。习近平几天前才宣示,中国领土1吋1毫不容他人分割出去。言犹在耳,请问要如何落实执行他的话呢?

另外一位朋友发送短信:所有这块土地的文件,由大清国转移到中华民国,目前有关文件全部在台湾,也就是中华民国的手中。中共手中没有拥有这块土地的法律文件。

还有一位朋友发出短信这么说:为什么中俄的领土协议只要领袖签字,不经人大通过、批准就可以生效?这是违法的,人民不承认。

杰森,我不知道您怎么回应观众朋友的这些问题?

杰森:我们从最后这一位观众回应。我刚才已经说了,是,江泽民所有那些行为,我们可以以他没有通过人大批准把它作废,这是途径之一。但是核心的途径我还是说,揭露江泽民真正是俄国的内奸,以此来证明那些协议不是公平的交易、公平的情况下签署的。

另外一位谈到一个很有趣的概念,当时清政府跟俄国签署的那些协议现在都在台湾,在台湾的手里头。当然,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时候,按我们中华民族的立场,当时清政府签署了很多,如瑷珲协议、北京协议包括出卖新疆的协议,那些协议都不是公正的情况下签的;都是俄国大兵已经占领地方以后,逼着、拿枪指着脑袋让中国人签的。那些协议,按此时的国际法规定是可以作废的。

所以那些文件在台湾、在哪儿我们都不认可的,那些东西都是不认可的。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有理由向俄国寻求这14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所有权;我们可以跟它讨论,这就是原因。

第一位观众谈到习的说法,某种程度上我们刚才已经回应了。习说的话,我说他这话没错,但是他怎么做是关键。他不能说空话;说空话是对自己不负责任,也是对中华民族不负责任。

主持人:赵培先生,我还有这样一个问题,像这样不明不白的情况之下,这块土地就不在中国的领土范围之内,有没有可能要回来?怎么才能要回来?

赵培:提到这个问题,中共的逻辑:我们打不过人家我们就不要了。要是说这话,等达到那一天我们有权力去要吗?没有权力去要,因为偷偷被你卖了。咱们中国人是礼仪之邦,我们讲礼、讲法,应该是先把基本的法律问题解决了,我们可以要。因为我们从来没有签,为什么没有签?我们不承认中共政府。

我刚才特别提到这一点,中共跟图瓦共和国的性质是一样的,都是当年共产国际搞出来的,布尔什维克人搞出来的;不是中国人搞出来的。我一直认为中共是分裂中国的政府,因为它当年在瑞金也搞过苏维埃政府保卫苏维埃,它都是要保卫苏维埃的。当时民国政府向苏联政府要回远东铁路(东北铁路)所有权的时候,中共搞了个瑞金苏维埃政府,就是保卫苏维埃。当时它提的口号就是这个。

中华人民共和国现在的政府、党执政的政府,就是当年共产国际分裂中国的政府。从这一点上,这个政府签订的任何条约都是殖民条约,都是共产党、苏联殖民中国的条约,我们都可以不承认,不管是周恩来签的也好。周恩来还把江心坡卖给缅甸、还把白龙尾岛卖给越南,我都不承认;还把长白山的天池卖给朝鲜,我全都不承认;江泽民卖掉的我也不承认。

海参崴那个地方,就是中共跟人进行军事演习的地方,那个地方我们只是租借,到1999年应该跟香港一块儿回归中国,这个我们是记得清清楚楚;1999年跟澳门一块儿回归中国,我们记得清清楚楚。

第一,租借的和没割让的先还给我们;第二步,当时签定的不公平条约是别人拿枪逼着签的,得要回来。因为那时候我们已经强大了,所以我们要给子孙后代积德呀,应该留点资源给子孙后代。中共现在已经把大陆能控制的范围之内的资源给搜刮、开采、糟蹋的连地都糟蹋了,咱们能留给后代子孙点什么呢?现在中国人得想一想!

我们子孙都需要饭嘛,我们北边还有大片肥沃的土地、煤矿、矿藏,我们今天谈到的唐努乌梁海里面有很丰富的矿藏,我们要讨回这些权利留给后代子孙,一旦我们强盛了,我们继续是大汉、大唐、大清;我们绝对不是共产国际里的分支。这一点请全部中国人想一想,今天你还在表面上喊一声〝支持中共啊〞,别人一说〝中共不好〞,你就说〝你卖国〞,你想想你是不是中华子孙?这才是一屁股坐到哪里的关键问题。

杰森:问题关键是什么?其实不是俄国强了,中共不敢要。塔吉克斯坦是个很小的国家,它跟中国边界有2万8,000平方公里的争议土地,2008年有一则报导气得我要死,报导说,中国和塔吉克斯坦重新勘分边界以后,中国增加了1,000平方公里土地。我们有2万8,000平方公里的土地,塔吉克斯坦给了我们1,000平方公里,拿走了96%,然后我们高兴地拿到了百分之三点几的土地就已经很满意了。这就是中共在很多问题上一而再、再而三出卖中国领土的具体展现。

任何有争议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中共就一定要完全白给别人或者只拿百分之三点几的量,剩下的全部白给别人,我就不知道中共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唯一解释就是中共根本不把国土、人民、文化当回事,只把它的政权、政党当回事。

主持人:话归前言,殷敏鸿告外交部的案子,就您分析有没有可能成功?

杰森:这将会是非常有政治指向性的案例,如果法院(现在是北京中级法院)批外交部必须给出回复,这就是非常大的政治指向;如果拚命压、拚命盖,像历史上的事情一样,那就是中共准备再次接着承认它卖国条例的举措。习近平在这个过程中能不能实现他的诺言?大家也要看这个事情。

主持人:非常谢谢二位的精采分析。我们线上还有观众朋友,因为时间的关系不能再接听您的电话,感谢您的收看和参与,观众朋友们再会。
广告
我来说两句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新唐人网友 2018-04-05
中共近百年來除了其共產共妻共器官外,從未停止過賣國。
广告
广告

订阅电子报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友好连接: 神韵艺术团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赛 | 大纪元时报 | 希望之声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明慧网 | 动态网 | 无界网 | 加拿大真相片摄制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