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热点互动】党组织进外企 公司老板怎应对?

纽约时间: 2017-10-23 11:41 PM 
 ( 自动连播 )
点击下载观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7年10月24日讯】【热点互动】(1678)党组织外企 公司老板怎应对?
广告

日前,在中共十九大记者会上有中共官员称,目前在华外企中有70%都设有中共的党组织。中共想要加强对企业的控制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不过近几年来在这方面的努力变得更加激进和活跃。早些时候就有媒体披露,中共想要入股高科技巨头,比例腾讯和阿里巴巴这样的公司,并且参与公司的决策权。那么如果中共直接介入公司管理对于公司的运营会有什么样的影响?这些民企、外企是否慢慢会向国企靠拢?长期下去对中国的经济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

日前在中共19大的记者会上,有中共官员称,目前在华外企70%都设有中共的党组织。中共想要加强对企业的控制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不过,近几年来这方面的努力却是变得更加激进、活跃,早些时候就有媒体披露,中共想要入股高科技巨头比如腾讯和阿里巴巴等,并且参与公司的决策权。

如果中共直接介入公司管理,对于公司的运营会有什么样的影响?这些民企、外企是否会慢慢向国企靠拢?长期下去对于中国的经济会有什么影响?今晚,我们请两位嘉宾就这些问题进行讨论。一位是在现场的时事评论员横河先生,横河你好。

横河: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还有一位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的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讲席教授谢田先生,谢教授你好。

谢田: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非常感谢二位。节目开始,请看背景短片。

据中共党媒《人民日报》旗下的〝人民网〞10月19日报导,中共中央组织部副部长齐玉在当天的十九大记者招待会上透露,截至2016年底,中国14.7万家国有企业中有93.2%建立了党组织,273万家私人企业中有67.9%建立党组织,10.6万家外商投资企业中已有70%的在华外企建立了党组织,达到7.5万家。

齐玉声称,在企业中设立中共的党组织,有利于促进企业生产经营的发展。对于在华外企而言,党组织能够帮助他们及时了解中国的政策,化解劳资纠纷等。

〝美联社〞在报导相关新闻时说,中共一方面承诺更自由的市场、支持企业家,另一方面加强对国营和外国公司的管控。外界认为,自由市场及政府严管这是中国发展的一对矛盾。

美国《华尔街日报》本月引述不具名消息来源称,中共互联网监管机构正讨论收购社交媒体巨头腾讯、新浪微博和优酷土豆等网互联网公司1%的股份,藉此直接参与公司的决策。

主持人:观众朋友,欢迎您在节目中间和我们互动,谈谈您的观点,您可以通过电话也可以给我们发手机短信,或者在YouTube上观看我们的直播、在YouTube和我们文字互动。

横河,我想先问问你这个问题,我们看到中共对于企业的控制其实一直以来都有,国企有党组织大家可能都觉得很正常,但是外企设党组织是不是一贯就有?另外,近些年外企设党组织现在已70%,这个数字是不是近两年一下子就翻了几番扩大了呢?

横河:对于外企当初设党组织是贯有的事情,有好几类,外国投资在中国的企业和外国独资的企业里面,党组织一贯就有。

主持人:就是合资和独资都有。

横河:对!都有。我想,合资企业比较容易,独资企业比较困难。其实从1990年代开始,外资进来以后没多久就开始设立党组织了,只是那时候是悄悄的,声音不是特别大,现在有纪录的是2004年,比较大的是零售企业,家乐福是2004年成立党组织的;2005年,沃尔玛深圳总部设立了共产党组织。

主持人:这个我们都不知道。

横河:同年,在沈阳两个超市里面,因为它有总部,总部还没有商店,总部都是办公人员,最先设立,然后在沈阳也有,这是报导出来的。这种情况很多,但是有两点,一是中共方面并没有把它当作重大事件吹嘘,也没有花很大力气要求。因为按照《公司法》是〝应该〞、并不是〝必须〞设立党组织;从道理上是按照《公司法》的规定。

《公司法》是国家制定的法律,在《公司法》里头加上〝建立党组织〞这种不伦不类的条文是很奇怪的,但这几年确实是加强了,特别是今年,我们看到是加强了。原来是可有可无,现在要求都要有。这是其一。

第二,党组织谁养着?这个问题现在比较明确了,是这家公司需要养着党组织。这就让人很受不了!因为共产党是一个寄生的组织,它自己不产生生产力,所以共产党本身它是依附在中国整个很大的机体上,各级组织也都是依附在中国整个的躯体上面,所以是中国人民埋单。现在到了外企以后就地吸血,它沾到哪里就在哪里吸血,到了外企就不由中国人民养着;由外企养着。在外企设置党组织是一项很重要的变化,原来人员是兼职的,现在逐渐增加专职的。

主持人:专门就是做党方面的这样一个代理人。

横河:就像我以前听到〝职业革命家〞,我说还有业余和职业之分?!职业的就是拿外国经费的,以前共产党干革命就拿外国经费嘛!这里就是要有专职,特别是大企业,这对于外企来说就是比较大的事件。

另外,党组织的负责人必须在企业高层里面有一个重要位置,比如在董事会或其它什么会要有一个重要位置;不是指党员,因为企业的雇员当中肯定有党员。党组织的负责人不形成组织,但是以组织的身分在外企里面要有发言的权力。这几点是这几年比较强调的,也是这几年对外企的渗透和控制已经到了相当程度,国企就更不用说了。

主持人:谢田教授,刚才横河先生谈到对外企的控制。8月,路透社报导,在国内的欧洲十几家公司的主管开会,很担忧这件事情。据说现在要求公司修改协议,哪怕是合资公司,要求让党组织的人进入董事会,甚至能够有决策权。您觉得这种状况对公司有什么影响,现在到底控制到什么严重程度?

谢田:有非常大的影响!如果进入董事会或进入高级管理层的话。因为我们知道,党组织的书记也好,或者是党组织的负责人,应该是从党的内部产生的,他听命于党;在公司里面,他并不是首先当了公司的副总裁、总裁以后再去入党,而是把党干部直接放到公司管理层位置。就是说,本来这个人可能并不适合或者并没有当高级管理人员的能力和资历,事实上就是削弱了公司的经营和管理能力。

我想,西方国家尤其是欧洲各国以及美国的商会肯定也一直在抵制,欧洲商会、美国商会现在也似乎联合起来消极抵制、拖延。刚才横河先生提到,事实上中共一直就有这个要求,现在看来有70%设立了党组织,还有30%拒绝设立,这些可能是让中共比较头疼,但我想他们还会继续拖延下去,继续消极抵抗下去;通过欧洲领导人。像这一次美国总统川普访问中国,他们肯定会利用这个机会,表示他们的极度不满,顽强抵制是肯定的。

主持人:谈到可能对公司产生的影响。横河先生,我们看到媒体报导中举的例子,美国有一家消费公司在中国的企业(我不知道是合资或是独资),设了党组织之后,党组织日益活跃,甚至开始建议企业在什么地方投资、办什么场,因为那地方有引进外资的计划。结果这家公司就只好同意了。这样一个例子。您觉得如果真的开始更改协议,这样的事情会不会越来越多?如果越来越多,对公司的运营和效益会产生什么影响?

横河:这是两方面问题。一方面就是以共产党的身分到外资企业去担任职务,他贯彻党的路线。还有一个问题,具体的官员都是当地党委派的,还有当地党组织和当地的经济利益在,因此,只要形式存在,形式是第一位的,没有形式,只能下文件,下文件可以不理。因为外企不是党组织,可以不受它指挥,但是一旦命令是从企业里的党组织发下去,然后在董事会里面提出来。

主持人:而且这个人在开会的时候提这个建议。

横河:这样的话,公司里面就没有秘密可言,就连决策过程都是一清二楚,都知道谁反对,就可以单独做他工作。这样的话,就跟当地政府和当地共产党组织的利益,甚至跟当地官员的个人利益联系上了,企业就不得不拿出一部分钱去投资当地官员的政绩工程,甚或是进了私人腰包的工程,不得不参与,这是指小的方面。大的方面也有,现在人们很担心的是全国性的雄安新城和一带一路。

我们原来讲过,一带一路是政府的方向。私企从纯运作来说一定要赚钱,因为私企就是资本动力,就是要赚钱、谋利润,到西方去买比较成熟的公司利润可以确保,但是一带一路是没有资金,政府投资肯定不够。国企可以接受命令,它也不在乎赚钱不赚钱,但是还是不够;最活跃、最能赚钱的是私企,所以怎么把私企拉过去就是一个问题了。

一旦私企的决策层里面有代表共产党的利益,这种政治性的投资可能就会增加;不得已增加。这样的话,实际上就把私企最活跃的因素,逐利、追求利润的因素变成更接近于计划经济了,至少是部分向计划经济转;当国家需要的时候,这家企业就有义务向那个地方投资。就可能引导一部分资金往那里去,这样就改变了私企的性质,也会降低私营企业的效率。还不仅是外企,包括国内的私企也会出现同样效应。

主持人:谢田先生您怎么看?如果企业因为党组织的存在,不得不作一些政治性的投资,而这些投资可能并没有多大的投资回报率,这样下去会不会影响企业的经济利益、经济效益甚至竞争力?

谢田:首先,一旦党组织的书记或党支部书记进入董事会,我觉得在董事会开会作决策、任免总裁CEO可能都很困难。比方说,这个人代表党的意见,他表示他的想法,他中意谁当总裁,如果其他人反对他的意见不就是反党了吗?在中国,有了〝反党〞的帽子或实质上出现,你还怎么办呢?!党不光是大于企业,它大于国家也大于法律。实际上等于把整个企业的控制权、经营权全部交给党的书记来做了,这个人我们知道他是政工干部,是党的干部,他不是企业家,没有企业经营、管理的经验。这样,企业就已经不是为了股东的最大利益而努力的机体,变成一个政策性的东西,我觉得这是非常滑稽的。

刚才你提到有一个作用,说它是要做好劳资方之间的钮带是吧?

主持人:对!中共官员说,党组织可以化解劳资纠纷,帮助企业即时了解中国政策。这是中共官员提的党组织的好处,您怎么看?

谢田:了解政策我们想肯定是啦!因为党的政策他们肯定会藉此了解,这倒不是问题。至于说化解劳资纠纷,党的代言人他究竟站在谁的立场上?他如果是董事会的一员,本来是应该站在股东的立场上、站在资方的立场上,是站在雇员阶层的对立面的,你说他怎么可以作为一个中间人来调解、化解劳资纠纷?他如果是代表劳工一方,他根本就不应该进董事会。他自己又想当管理层,又还想声称自己可以代表工人阶层、劳工的利益,这是不可能的。这也是共产党常用的欺骗伎俩之一。

主持人:是。这方面我也想问一下横河先生。〝化解劳资纠纷〞听上去好像感觉跟西方公司的工会有一些类似的职能,我不知道您怎么看党组织和工会有什么异同?

横河:本来就是多此一举,中共自己有御用工会──总工会。在共产党的统治、领导下有三个群众组织:工、青、妇,〝工〞就是总工会,〝青〞就是共青团,〝妇〞就是妇联。总工会本来就是起这个作用的,虽然我们知道这是一个御用的工会,不管怎么说,它还挂了工会的名,本来调解劳资纠纷就应该是工会的事情,当然最好是成立独立工会,但是中共不让成立。总工会放在那里也可以起这个作用,为什么共产党的组织直接来插手,取代总工会的作用呢?也就说明它的目的不是调解劳资纠纷。

如果调解劳资纠纷,工会在外资企业里面早就设立了,而且工会负责人都是共产党的干部,以前就是党组织的代表派一个到公司董事会或什么领导层里面去,党组织的代表就是工会主席,要派进董事会的就是这个工会主席。所以更直接了当,他既是工会的,要代表工人利益;又是共产党,要代表领导集团的利益。完全是对立的!说明他不需要调解纠纷,因为等于是工作重叠,重复工作那是不需要的。

另外,〝理解党的政策〞其实也是不应该的,为什么呢?号称是法治国家嘛!对于外企的管理应该有法律和各种经济的规章、制度,是政府发布的;不是党发布的。党为什么要让外资更好的理解呢?无非就是党的政策老变,一变让你早点知道。

讲起来好像是为企业好,但实际上暴露了中国一个大问题:共产党在这里取代了各种政府的规定和各种法律,哪怕是在外企的运作上,都是以共产党的政策作为指导因素,相对法律和各种政府规定变化比较小,出了规定以后得好几年才能根据形式去改;政策可以天天变。所以,让人家了解党的政策的变化,实际上是非常荒谬的理由,而且暴露中共一个很重大的问题:所说的和所做的不是一回事。

主持人:所以我觉得这对于外企恐怕有点无所适从啊!谢田先生,毕竟外企有很多西方人,接受的都是自由、民主、平等的教育,如果党组织更加激进参与决策甚或管理,会不会造成文化的冲撞?在这种情况下,你觉得外国公司的老板能接受党组织的领导吗?

谢田:肯定是不会接受!首先我想30%的那些公司肯定一直在可能是悄悄的、默默的但是很顽强的抵抗、抵制到今天,所以才没有出现。

我补充一下刚才说劳资纠纷的问题。劳资纠纷不是通过工会协调解决的,真正的纠纷是要通过法院法庭来解决,因为一方是劳方,一方是资方,工会代表的是劳工一方,它是不能参加进去协调自己的。

回到刚才的问题。在决策过程中,西方人已经习惯以股票的持股数、股份,根据股权你有投票权。董事会是民主机构、民主制度,按照投票决定,事实上也是民主的过程,中共加入董事会能不能按照民主过程行事呢?肯定不愿意。中共政府可能投入1%,它肯定不希望只有1%的投票权。

中共在国家层面、中国社会层面都没有给予中国老百姓民主,它会给予这些企业家在董事会里以真正民主选举的方式做决定吗?肯定是不可能。中国连真正民主选举的文化也没有!所以这些西方的高级管理人员肯定是面临着巨大的困惑,会产生巨大的抵制,并且这些事情一旦成立、一旦做起来,他们可能会返回到西方在欧洲、在美国的母公司,会涉及到很多的股东。

我可以想见,一旦中共强力推行的话,那很多很多股东在美国、在欧洲可以对这些公司进行起诉,既然是中共介入,中共投入了1%的股份就想要控制这家公司的话,他们完全可以要求扣押中国在欧洲和美国的国有资产,要求法庭判决,起诉中共。事情做到最后我想中共肯定是收不了摊、收不了场。

主持人:刚才谢田教授谈到1%的入股。横河,那就谈到另外一种方式,现在中共要入股科技巨头如腾讯、阿里巴巴等公司,以入股1%作为交换,安排一个人到公司的董事会。我的问题,一是为什么中共现在要对科技公司进一步管控?我们都知道,其实这些科技公司的人很多时候是根据中共的意志行事,比如阿里巴巴也好还是王健林也好,他们都花了很多钱扶贫等等。为什么中共觉得这些还不够,还要进一步通过入股的方式控制这些公司?

横河:这些公司其实已经控制得非常厉害了,比如华为,华为公司有党委,级别已经到党委了,下面有56个支部,就是党支部,人数最少、比例最少的是小米,小米有8,000职工,一百零几个党员,是最小的一个。华为大概是最大的一个,这可能跟它的性质有一定的关系,其它如阿里巴巴都是有党组织,很多早就设立了。

主持人:但中共现在好像说是在科技巨头,就是网路巨头。

横河:对,网路巨头,我觉得它是想试验一下。这些巨头因为发展得很快,中共现在最想控制的是网路公司,传统的制造业它可能不是这么担心,因为网路公司更容易对舆论产生影响,而对中共的统治,一家制造业工厂和一家网路公司的影响力是完全不能相比的。所以中共首先想在这个地方控制,在其它地方可能悄悄的也没有人知道,也不会引起震动,在这个地方就会引起震动。但是那些,党组织已经设在里面了,它也能指挥,但是总比控股要多一层手续,或者是更困难一点,它总得有一个途径。

别看中共有很多潜规则,这些规则也是订下来的,潜规则也是潜在那个地方,要拿到台面上来说,比如它1%的股份,但它实际上的决定权可能就很大了,这就是潜规则,但是它必须要有1%的股份控股,然后名正言顺地按股份来投票,可能它的投票权要比它的股份多很多。中共现在用这种方式来控制对统治最重要的舆论阵地。我觉得这是一个重要因素。

主持人:是不是还存在这些公司也可能整体的收益比较大,可以有更多的资源为中共服务,在金钱上或是政治投资上?

横河:这倒是可能,但是我觉得这可能还不是第一位的。刚才谢田教授讲到一个问题我觉得挺重要。这些公司都不是纯粹的中国公司,实际上是在美国上市的,美国也有很多股东,像新浪微博,微博就在美国单独被起诉了,这个事情也是很简单的,广电总局上次不是出了一份通知吗?哪几家公司包括微博在内,没有政府发的可以放电影的执照,美国的持股投资人马上就有联合诉讼:你在上市的时候没有提到你不具有政府的允许,去进行一些操作,增加了我们投资的风险。所以在美国就起诉了。如果突然增加了1%,又加上这么多,增加1%的股票之后,这个钱从哪里来?股民就要担心了,不是某一家公司拿一笔钱拨过去就可以的,股民就要去查这个钱哪里来的。因为是上市公司,就面临着很多海外诉讼的问题。

主持人:潜在的海外诉讼。

横河:这肯定会有诉讼。这就是为什么这些公司当外媒打电话去调查:你们有没有设立党支部,有没有放董事会成员?他们不愿意回答问题,因为一回答就是官方回答,就是这家公司的官方回答。这里的律师不会閒着,马上就会组织集体诉讼。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它不适应国际上的事务,不仅仅是在言论上、思想上或者文化上,还有法律上的问题。

主持人:其实面临很多问题。谢田教授,我们看到现在要加强控制外企也好、民企也好,如果党组织真的是进一步进行控制,是不是这些企业会向国企靠拢,长期这样下去对于中国的经济是不是会有影响?

谢田:这些企业如果不是专业经理人员做决策,而是不得不接受党组织或党委的决定,首先它就已经蜕变了,已不是以营利为目的、以市场为导向的组织;已经变成了一个政策机构。我们知道政策机构政府的投资效率、运作效率是最低的。我们也知道中国现在不光是国家控股的问题,它要把党组织派进去,等于企业变成了党的企业,就实现了当初共产党要共产、共妻和全世界经济的这样一个目标了。

主持人:因为我们时间到了,很抱歉!非常感谢二位今天的点评。感谢观众朋友们的收看,下次节目再见。
广告
我来说两句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广告
广告

订阅电子报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友好连接: 神韵艺术团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赛 | 大纪元时报 | 希望之声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明慧网 | 动态网 | 无界网 | 加拿大真相片摄制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