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热点互动】共青团被整顿:不再是〝接班人〞?

纽约时间: 2016-08-09 02:15 AM 
 ( 自动连播 )
点击下载观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2016年08月09日讯】【热点互动】(1498)共青团被整顿:不再是〝接班人〞?:日前,习近平当局出台对共青团的重大改革,将团中央的人员、机构、经费大幅裁减。去年7月,习近平曾严批共青团〝高位截瘫〞;早些时候中纪委巡视组亦称团中央涉及〝机关化、行政化、贵族化、娱乐化〞等问题。不断挨批的共青团现在被〝动刀〞,似乎并不令人意外。然而,为何习当局要对共青团做出重大整顿?一直号称要做〝共产主义接班人〞的共青团,不再能〝接班〞了吗?
广告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日前习近平当局出台对共青团中央的重大改革方案,从人员、机构、经费上大幅裁减。去年7月,习近平就曾严批共青团〝高位截瘫〞;而今年早些时候,中纪委巡视组也称共青团中央存在四大问题:〝机关化、行政化、贵族化、娱乐化〞。

不断挨批的共青团现在被〝动刀〞,似乎并不让人意外。不过现在为什么习近平当局要在现在对共青团做出重大的整顿?一直号称要做〝共产主义接班人〞的共青团,不再能接班了吗?今晚我们就请来了两位嘉宾就这个热点的事件做一些评论和解读,一位是政论家横河先生,还有一位是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李天笑先生,二位好!

横河、李天笑:主持人好!

主持人:非常感谢二位。节目一开始先来看一个新闻短片。

中共官媒新华社8月2日公布《共青团中央改革方案》,该《方案》从四大方面、十二个领域对团中央进行改革。包括改革团中央领导机构人员的构成、机构设置和运行机制。

方案中提到,〝实行工作力量‘减上补下’〞精简编制。

中共国家行政教授竹立家向媒体表示,〝减上补下〞就是精简团中央机构,让其机构和服务下沉。

共青团一直是中共培植后备力量的基地,许多在共青团占据高位的成员,在转任党政机关时,大多会获得要职。现今,共青团出身的官员型成了〝团派〞,也形成了中共势力中一个重要的派系。

不过,随着习近平的全面反腐,以及有〝团派〞色彩的令计划落马,团组织官员晋升中的黑暗腐败也不断被曝光。

去年7月,习近平在党的全团的工作会议上怒斥共青团〝高位截瘫〞。今年2月,中纪委通报共青团〝机关化、行政化、贵族化、娱乐化。〞

北京时政观察人士华坡表示,共青团出现了许多问题,因此习近平要出手掌控。

过去一年来,共青团频频在媒体上出现,从去年9月和地产大亨任志强激辩论战,到今年7月初,高调介入炒作台湾艺人〝戴立忍事件〞,再到〝南海仲裁〞煽动〝爱国主义〞、〝民族主义〞,搞出抵制麦当劳、肯德基事件,以致遭到《人民日报》海外版官方微信工作号〝侠客岛〞批评。

海外一些观察人士认为,这些事件的背后并不简单,刘云山掌控的中宣部魅影重重。

主持人:观众朋友,我们今天谈论的题目是共青团被整顿,欢迎您在节目中间给我们来电话发表您的观点。横河先生,先请问您共青团最新出台的整顿方案您怎么看?比如这个〝减上补下〞如何解读?对于共青团有什么样的影响?

横河:共青团其实从八十年代开始,它就是作为向共产党输送干部的一个基地,所以在一般的群团,我们所说的群团就是工青妇,工青妇当中它就很突出。实际上在五十年代、六十年代的时候,共青团跟妇联、总工会是在同一个等级上的,它没有特殊的使命。

现在〝减上补下〞实际上就是把团中央给减少了,最主要的向各省大员输送官员的,实际上是中央一级的,当然也有省一级的,所以〝补下〞就是加强底下的工作。我个人觉得就是回到五十年代的时候,共青团原来的那个身份,就是你们别指望再去当接班人了。

主持人:就是说这样一个整顿对共青团的影响很大。

横河:对,就是它总的方向就变调了,原来是输送人才的,共产主义接班人嘛,现在变成共产党联系青年,原来这句话一直在讲的,就是联系青年的桥梁,原来是一直讲的,但是显然现在是当真的,另外一个功能就没有了,或者是很明显的就要减弱,然后去加强那个所谓联系青年的,就跟妇联社联系妇女的是平级的,就是回到原来的地位上去。

主持人:它原来应该有的这样一个功能。

横河:原来设置的功能,五十年代、六十年代的功能

主持人:李博士,我们看到新闻中也提到了,它从去年7月开始,共青团就是一直被批,可以说是处于风口浪尖。您认为习近平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强力去整顿共青团?

李天笑:我觉得有几个比较重要的因素:第一个因素,就是习近平在他整个的政治生涯过程中,他观察得出的结论,就是共青团用快车道这种方式迅速升官,从学校到机关,然后再到一个市,或者实权单位的一个领导,然后升到省部级,这种快速的跳过县委一级,就是最基本的中国政治单位的一个基层磨练,缺乏政治磨练,习近平对这个是非常不满意的。

在这个过程中最使他不满意的,我觉得是令计划这个例子。令计划当时在本地做一个共青团的县委的一级官员,然后到中央党校里面训练,训练以后直接就进了团中央搞宣传部,搞了多少年之后又进了中办,这个过程完全跟基层是脱离的。

主持人:就是所谓的快车道。

李天笑:这种情况就造成一种比较容易出问题的可能性,他凭着自己能说会道、字写得漂亮,或者什么意识形态这种东西,或者词转得比较好一些,这样的话就上去,没有实际工作的能力。这样他在嫌乌纱帽小的时候会动歪脑筋,拉帮结派、搞团团伙伙,这个我觉得对习近平的印象是非常深的。

尤其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很明显的例子,就是2014年底的时候,中共高层出台第一个《关于加强和改进群团工作的意见》,2014年底。

主持人:不到两年前。

李天笑:大家回想一下,那个时候正好是令计划被停职、被抓的时候。

主持人:也就是说可能想整顿。

李天笑:还有一个就是,习近平下了决心了,在这个时候,令计划这个事情对他是一个最关键的触动。

主持人:那您认为他下了决心是要做什么?

李天笑:就是要把共青团进行整顿,这种现象不能再持续下去了。接着下来我觉得推动这个事情的话,是共青团多次搅水,就是刚才电视里讲到的,包括在文革五十周年的红歌会,共青团也有一个组织,作为一个主办方出现,在这个肯德基、戴立忍事件,还有任志强事件里边等等,共青团都扮演了一个搅水,跟习近平捣乱的实际作用。这样又触动了习近平要把这个共青团彻底整顿。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习近平讲过〝改革是一场革命〞。那么在共产党的语禁当中,革命就是一种制度代替另外一种制度,就包括习近平自己讲的是一种深刻全面的社会变革,这里面就包括对政治制度的动刀。

现在共青团的组织结构跟共产党非常相似,它有一个统战部,也有组织部和宣传部,那当然上面它没有常委,它也有书记处,所以这个结构非常相似。如果说对共青团动刀以后,这个相对比较容易,那么就造成了在抓捕江泽民以后的政治变革当中就有了一个典型,同时也树立他自己的威信,就是他能够动一个整个系统。我刚才提到一个〝侠客岛〞,〝侠客岛〞是亲习近平阵营的一个作者。

主持人:《人民日报》的。

李天笑:他曾经在解读习近平共青团改革方案的里面,他讲到习近平做过多次各个领域的座谈会,但是对一个整个的系统进行改革,这是首次。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主持人:好的,横河先生,您怎么看这个问题,他为什么要在现在对共青团做出这样的整顿?

横河:这里面我个人觉得最重要的一个因素是北戴河会议以后,实际上是要为〝十九大〞做准备。在这之前,我们可以看到邓小平为江泽民隔代指定了胡锦涛,是团派的。当时八十年代初的时候,胡耀邦是团派的,都是团中央书记的。

这变成一个什么呢?就是在〝十九大〞,习近平如果说,就是原来的设计,他如果要连任两任的话,所谓接班的人可能在〝十九大〞就要进入政治局常委,进去一个,这个人就是接班的了。现在显然对共青团动这个手术是明确的不要,他自己不指定接班人,也不让别人为他指定接班人。这个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所以就是潜在的可能共青团中央,有人曾经在共青团中央做过的,有过这样经历的人,潜在的有可能在〝十九大〞进去的话,如果能进去,对不起,你不是接班人;如果有可能的话,可能尽量不让他们进去。这就是我觉得在这个时机去动共青团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跟共产党的接班体制有关系。

李天笑:我觉得这里边有一点,比方说共青团它有这种经历,就是你在共青团中央待过,或在共青团省一级当过省委书记这样的经历,但是并不一定它就成为一个团派,你比方说栗战书他也是在共青团省的一级当过副省委书记的,那么像这样的人,还有其他的像汪洋啦,这些人你不能够说他因为经历当中有过共青团大员的经历,习近平就会阻止他或怎么样。

主持人:您是不是认为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团派呢?

李天笑:对,团派这个概念实际上是虚拟出来的,为什么?因为作为一个政治派别的话,首先它是要有横向的联系,我们没有看到在李克强、李源潮和汪洋,还有其他这些人当中有联系。

主持人:就共同的利益纽带这样。

李天笑:再有一个,你也不能说〝两刘〞—刘云山、刘奇葆,跟令计划这些人是同一类人,都是团派的,你也不能这么说。为什么?因为这很显然,刘云山他曾经也当过,刘奇葆也当过,但是他们俩都是跟着江泽民这一派里边的。所以团派这个概念本身它就是一个分裂的,或者从事实来说是不存在的。

还有一个就是,作为一个派别它要有一个头,这个头是统帅,好像是就要听他的,江泽民、江派是江泽民为头,底下还有一大批这种人。那现在问题团派,胡锦涛这个人实际上我觉得他不太恋权,最后他对令计划,他也是放手让习近平把他抓起来。

所以它不是有这种好像一个派别首领这种东西,它也没有政治纲领,也没有共同的政治利益,江派的话有政治利益,所以从各种角度来说,我觉得团派这个概念是没有的。

横河:其实我讲的不是团派的概念,我现在这个概念是什么呢?是接班人的问题。就是从这条途径,实际上他最看不上的就是什么呢?实际上习近平最看不上的就是一直在机关工作,突然之间从机关当到团中央书记这一级,然后突然之间派下去就是省部级大员,像这种途径是要禁止的。那么这种途径在这之前就是共青团出身的人才有这种途径。

所以他并不是针对这个团派打击,因为团中央跟团派的概念完全是不同的,尽管说团派不存在派,但是它有共同经历,这个共同经历跟现在的团中央这个组织是没有关系的。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二位,我们现在线上有一位观众,我们接一下观众的电话,是澳洲的邱先生,邱先生您好。

澳洲邱先生:您好。我觉得不想让共青团接班,刚才嘉宾说了,这共青团他们这些派系的这些人的能力比较差,我倒是觉得这个工作能力是在其次的,因为你看这共产党的干部有几个是凭真才实学,或真正能力上来的?都是没有能力的!他一定想淘汰嘛!之所以不想让共青团接班,我认为是第一领导人可能不想指定接班人,想继续执政。

另外我想和李天笑博士唱一下反调,我看您以前的节目,您认为可能就是第一领导人他集权,就想推断出他想要灭江,他想要政改,但是我保持谨慎的态度,我觉得是他可能想要学习普京,然后一直在台上。谢谢。

主持人:好,非常感谢邱先生。我们先接一下另外一位观众电话之后,请二位回应,休士顿的张女士,张女士您好,请讲。

休士顿张女士:我觉得他应该把这个共青团,我觉得应该跟他那个军队减政,裁减开支有关系,他这样把它砍下去就少很多事情了,没人跟他争权夺利了,少一个山头,这是我个人的想法。

主持人:好,非常感谢。我们有一位中国大陆的观众,我们先接一下中国大陆的观众,大陆的何先生,何先生您好。

大陆何先生:主持人好,两位嘉宾好。就是想说几句,共青团那个时候我都没有进,反正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东西,那个时候小学的时候,进少先队也拖了很长时间,现在想起来觉得很傻,希望共青团它快点完蛋吧!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大陆何先生。好,请二位回应一下,先请天笑回应一下。

李天笑:我讲第一个观众,他讲不单单是因为工作能力,我觉得这个有点道理,为什么?因为从工作能力来说并不是主要的,因为现在习近平讲的是什么,看齐意识,政治上要看齐,核心意识,这个是主要的。换句话说,习近平这三年以来做了一件最大的事情,他的主线就是什么?清理江泽民集团,就是要看你在清理江泽民集团的时候你站在哪一边?你能力再强,你是江派的人,下去,没话说;然后你如果说你站在打江这一边,站在习近平阵营这边,那你可能上去。

换句话说,就是有很多在共青团原来有过这些经历的人,那现在有很多人在省部级甚至中央,那么这些人,我觉得习近平实际上是发出一个警告,对他们来说,看你下一步怎么走,你是跟着我清理江泽民,还是说你继续抱着江泽民的这一边?所以给他们一个机会、一个选择,发出一个警告。

还有另外一个观众提出来,他说对于习近平集权的目的,表示谨慎。集权的目的,我觉得在整个历史的判断中,可能要从习近平最后做那件事情的结果来判断。你比方说蒋经国原来也很集权,很专制,他那个时候也派人到美国来暗杀江南、美丽岛事件等等这些事情,但是最后他开放了党禁、报禁。我们现在给他的评价是什么?他对民主化转型起了重要的作用。

那现在如果说习近平最后做了这件事情,他抓了江泽民,进而清算中共、解体中共,把中国变成了民主制。假设喔,他做了这件事情的话,那么他现在所做的这个集权,我们也许都可以把它作为是一种方式、一种手段,或者达到那个目的所采取的一种途径;但是如果他没有做那件事情,那么这件事情就两说了。

主持人:好的,横河先生,对于刚才三位观众的电话,他们谈到的一些观点,特别是观众说共青团他从小就知道不是一个什么好的,也没有加入;然后有观众说这是少一个山头。您怎么看?

横河:我觉得多一个少一个山头,倒不是一个特别大的事情,当然对习近平来说可能很重要。就刚才我们又把这个共青团、中央,和所谓团派,所谓团派,我同意天笑的观点,就是说它不存在一个派,有团无派,应该是这样的,但是它确实就是有共同经历的人,有共同经历但不一定有共同纲领,是这么一批人。

但这批人实际上他们在团中央,或者在地方团组织里面待的时间其实很短,一般也就是两三年、三四年就算长的了。其它绝大部分时间,十多年的时间、二十年的时间都是在共产党的这个官僚体系里面往上爬的,因此共产党对他们来说是更重要的升迁途径,只是说那是一块敲门砖,那是一个捷径,进去以后他仍然属于党的官员。所以它所有的弊病,其实共产党都有,它是共产主义接班人,它是为共产党输送官员的,毛病是来自这个地方的,因此,它的弊病就是共产党的弊病。

主持人:正好我想到一个问题,横河先生,就是现在指责共青团的一个原因是说,它脱离群众、脱离青年,那么这样的整顿之后,您认为它能够更靠近群众、更靠近青年吗?

横河:那就不可能的事情。因为你想想看,就是原来进共青团他还有一个想法,就是走捷径,所以一定是那种精心钻营官职的人才会往共青团的干部、官员里面去钻,他的目的就是做共产党的官员的这个输送捷径。那么官员的目的是什么呢?是自己的利益。好,现在让他回去做共青团工作了,就是最积极的一部分人、最会钻营的一部分人肯定就不想干了,那与其这样的话,他不如到别的地方去。那就直接从共产党这条路走也可以,为什么要走共青团这条路呢?等于是做基层工作嘛,又苦又没有结果嘛!

所以这一来的话,剩下来的就是认认真真想去替共产党做群众工作的人,其实是没有的,因为共产党都没有献身精神,都没有为一个事业献身的精神,更不要说共青团了,都是想从当中得利益,现在这条利益没有了,剩下来的,我看共青团也就差不多了。

李天笑:我补充一个,除了共产党这个因素,对取消共青团这个是有绝对性作用的,因为它按党的模式在走。还有一个,我们必须要把这个事情放在习近平三年以来做的这些特殊的事情当中去考察,因为离开了一个特殊的环境的话,你讲一个普遍的东西的话,它还是不能够太令人信服,为什么?习近平现在做三年多以来就是在反腐,通过反腐这种形式在清理江泽民,在打江泽民,因此,这个问题他放在这个里边考察,就比较清晰了。

就是说有共青团经历的大员他是分化的,你比方说汪洋、栗战书都是共青团出来的,都做过共青团的大员,但是他们两个现在是习近平的重要助手,尤其是栗战书;但是另外一方面讲,像韩正、令计划,还有最近下去的三个人,罗志军、王儒林还有强卫,他们都是跟着江派做这个事情,但他不是说完全下去,他们现在是到了一个人大里边暂时拘留一下,然后再处理。

这个过程我们可以看到,如果说把共青团这整个系统给端掉了,或者像外科手术一样的把它整顿了,这样的话,我觉得对习近平目前继续最后的抓捕江泽民、清理江泽民是有利的,因为对他们是一种震慑,这点我觉得是习近平考虑问题的一个主要出发点。

主持人:那同样的,横河先生,我们看到中纪委这次对它的这样一个反馈,所谓的四个化:〝机关化、行政化、贵族化、娱乐化〞,您怎么解读?另外一方面,您认为习近平对于共青团最大的不满是什么?

横河:还是这样的,我觉得他的最大的不满,因为习近平自己他是太子党的,他当初有这么几个人选择了从基层干起,太子党里面绝大部分都做生意去了,就是说去发财去了,那么只有这么几个很少数的人走了从基层干起的这个仕途。

主持人:就包括习近平本人。

横河:就包括习近平本人,所以他认为这是一条应该走的路,所以所谓〝贵族化、机关化〞正好跟他自己的途径相比较,显然是相冲突的嘛,所以这是对共青团,不是对团派官员,是对共青团本身这个组织存在,他的看法。

但这个问题又回过来了,你想想看,现在就是对于共产党的不信任,就是现在任何事情出来以后,除了民族主义以外,其它的国内任何矛盾出来以后,官方的宣传、官方的说法都没有人听了,那就更不要说共青团了。就是连共产党的话都没有人听了,这个中宣部的话,共产党最主要的这些宣传工具都没有人听了,那你共青团在这里头能做多少呢?有一部电影不是叫《Mission: Impossible》吗?

主持人:《不可能的任务》。

横河: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为你的纲领错了,你整个共产党和人民是敌对的,你替共产党干活,你当然和人民也是敌对的,那你怎么可能去把人拢到一起去为共产主义,为共产党去效劳呢?所以这个事情还是不能够脱离和共产党的关系来看,所以这个任务是不可能完成的。

李天笑:我觉得习近平讲的〝四化〞,中纪委讲的〝四化〞,最后一个〝娱乐化〞好像没有人提到,其实〝娱乐化〞是共青团非常腐败的一个现象,为什么?举个简单的例子,令计划和谷丽萍就是通过娱乐化。因为当时谷丽萍的父亲在圆明园当干部,最后团中央派干部到那边去进行旅游,然后团中央的这些人牵线,谷丽萍和令计划认识了,所以这说明他们这个娱乐化也是他们腐败的一部分。

主持人:我想很多人还记得去年的时候,地产大亨任志强和共青团隔空互掐,就是不是共产主义接班人这样一个问题。我想不管说习近平整顿共青团的初衷是什么,或者他的动机是什么,客观上,你们认为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我想横河先生请您先谈一下。

横河:我想很简单的,就是通过共青团向共产党输送官员的这条途径,肯定是截断了的,就是作为一个系统,当然不否认可能当中会有些例外,但是从整体来说的话,这条路肯定是断掉了。其实现在一个退党大潮,〝三退〞,退出中共共青团和少先队,现在已经有这么多人在往外退了,那么也就是说这是一个区分,就是正义的,有正义感的人知道善恶是非的人就开始退出去了,那么要钻营的人现在又堵住了这个仕途。

主持人:所以只会越来越势微。

横河:所以只会越来越弱了。

李天笑:我觉得这个事情,因为它是共产党断了香火,直接升直升飞机上去的这些人就没有可能了,那么现在〝三退〞,〝三退〞的话实际上是退出共产党,现在一方面是退了共产党,这个里面有很多人退出去了,另外一方面又不让人进去,共产党解体灭亡我觉得可能会因此加速。

主持人:好,我们现在还有一点点时间,我们很快接一下一位观众电话,这位观众一直等在电话上,是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共青团一开始的时候是跟中华民国蒋经国那个三民主义青年团作对的,对立是不对,而胡锦涛那个10年把中国的内政外交搞得一塌糊涂,浪费了10年,他也是共青团的人,所以共青团跟共产党一样早该去掉了,这共青团跟共产党不去掉的话,这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就完蛋了,台湾真的可以光复大陆了,就不用反攻大陆了。

主持人:非常感谢丁先生。好,还有一点时间,横河先生您能补充一下吗?

横河:我只是说一下,其实如果共产党和共青团倒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没有了,中国还存在,但是中国可能会以一个新的名字出现,不会用共产党起的这个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名字了。

主持人:好,天笑如果还要补充,还有一点时间。

李天笑:我觉得共青团如果说被取消,那么也意味着它是共产党的一部分,就是共产党的一部分被取消了,能够取消共青团意味着也能够取消共产党。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那我们今天节目时间又到了,非常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和参与,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广告
我来说两句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新唐人网友 2016-08-09
中共的“共青团”是中共用以捆绑青年,给青年洗脑,驱使青年为中共祸国殃民冲锋陷阵的傀儡组织。为了解放青年,必须取缔共青团!
广告
广告

订阅电子报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友好连接: 神韵艺术团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赛 | 大纪元时报 | 希望之声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明慧网 | 动态网 | 无界网 | 加拿大真相片摄制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