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热点互动直播】前中共官员曝光宣传部手法

纽约时间: 2010-01-06 03:04 AM 
 ( 自动连播 )
点击下载观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2010年1月6日讯】主持人:各位观众大家好,新年快乐!很高兴又在《热点互点》直播节目和您见面了。
广告

中国共产党的一个最大的特色就是它非常能够迷惑人,大家或多或少都被它欺骗过,也都知道它的话是不能够尽信,但是总是很难在下一次不再上当。就连在国际上曾经受到它打压、矮化以及被飞弹瞄准的中华民国政府,都宁愿再听一次它的〝甜蜜谎言〞。那么中共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是靠〝统战〞!宣传则是统战工作中非常重要的一环,它是一个庞大的工程。

我们想利用今天一个小时的时间,来挖出宣传当中的一小部分来和大家谈一谈这个问题。首先我们先看一下影片,这段影片介绍一位在中国共产党里面从事统战宣传工作长达十几年前官员的心声,我们看他怎么说的?

(播放影片)

张凯臣:因为我今天重获新生了。我远涉重洋,来到大洋彼岸,在此向全世界郑重宣告:从今天起,我要同中共邪党彻底决裂,义无反顾的真名退出邪教组织—中国共产党。我加入中共已有二十余年,而只有在今天,我才开始感到我真的自由了、真实了。不讲道义,没有公正的政党,是永远没有前途的。共党这架表面铮亮的铁甲战车已经失控了,正加速朝着深渊挺进,在这辆车上的人若不及早下车,下场可以想像。人不该立于危墙之下,所以我要退党。!

(影片结束)

主持人:刚刚在影片里看到这位先生,他就是沈阳市委新闻中心的联络部前部长,他在新年期间退党了。我们今天在现场请到了这位张凯臣先生,张先生欢迎您!

张凯臣:谢谢!

主持人:另外一位就是大家非常熟悉的深评论员横河先生,横河您好!

横河:元庆好,大家好!

主持人:我们一开始,因为我们今天很高兴可以请到您来,在这么冷的天气里面来跟我们谈一下中共宣传部的工作手法。首先是不是请张先生一开始先简单的介绍一下您自己。

张凯臣:好的。我是198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至今党龄也有24年了。我1995年正式调入中共沈阳市委宣传部沈阳市新闻中心,任联络部部长工作。这个新闻中心在全国的城市成立不是很多,它主要突出的职能就是对外宣传沈阳,协调联络省机关单位和中央省新闻单位驻沈阳记者站,搞好对外宣传沈阳的工作。

我从1995年到2003年任了9年的联络部部长,2004年到2006年2月调到中共沈阳市委宣传部新闻出版处继任两年,主要负责中央省市三级党报党刊的行政发行工作;同时也是主控市属的媒体,包括一些系列台、系列报、子报、子刊。从我两段经历来看,我既体验了和中央省新闻打交道的经历,同时也有直接主控管理接触市属媒体这么一个工作经历。我想我来谈今天的话题好像有点得天独厚。

另外我从2006年2月组织安排我到中共沈阳市委机关报《沈阳日报》报业集团报刊图书发行总公司任总经理助理工作。沈阳市是省会城市,我在市一级的党的系统里体制内工作,也有15年的时间。要从我74年走入社会做团级干部、团(总支)副书记和团支部副书记算起,到市级的体制内工作,也有35年体制内工作的经历。我总体就这么个情况。

主持人:我想各位观众朋友也希望说张先生您一定有很丰富很精彩的故事,您自己的一些事情能够拿出来跟观众朋友们分享。

我想我每次都喜欢这么讲,十几年前刚来到美国的时候,在美国的华人社区里,我们都喜欢看看中文电视,它都有放台湾来的新闻跟中国来的新闻。这个新闻你看久了之后觉得奇怪,怎么新闻里面好像看到台湾都是一些社会乱象,立法院里面怎么怎么乱,然后看大陆的新闻都讲得很好,说什么〝祖国〞发展如何如何的越来越好,都是这么样的一个情况。

请张凯臣先生讲一下,这些东西是不是中共所谓的一个统战手法?然后我们顺着这个话题讲下去,请您介绍一下宣传部或者从中宣部以下,它的主要的职能是什么?像我刚刚举的这些例子,我们在海外的华人看到的是不是它精心策划出来的结果?

张凯臣:是的,你说的非常有道理。我觉得就自由社会和专制社会表现是完全截然不同。就拿我们中国大陆来说,它所说的正面东西很多,所谓没有什么乱象,应该严格来说是我们党中央的功劳,也是我们宣传部门的功劳。因为我们按照党中央的指示,牢牢的控制新闻舆论的指导权,控制媒体。不是我们没有负面的东西,也不是负面的东西少。

比如台湾或是美国,一有点事情因为有新闻自由就报出来了,可能是一个月发生两件事都报了,就显得负面的东西很多。大陆一年可能发生一万件事,它一件也不报或者报这么一、两件,其它写的全是正面的东西很多。

根据我的工作经验我体会,中共的宣传主要是通过一个大手段,产生一个大功效,达到一个大目的。它的大手段就是〝控制〞,就是控制媒体、控制舆论,是有令则行有禁则止,该上的上该下的下,这个该不该不是事实根据该不该,而是由党的意思来决定它该不该;一大功效就是〝洗脑〞,包括给媒体洗脑,也给民众洗脑,达到一党专制的目的。

这个一党专政根据中共建政60年的历史来看,有时候表现一党专制是表现党里面的党魁极度极权,表示他个人的专制,他的影响大一些,手段的成份更大一些。有的时候表现在少数人组成的寡头集团,我给他取名叫寡头帮份子。总之就是通过这个媒体,这么个大手段产生了功效来达到了这个目的。

因为我体会,一党专制是中共的命脉、命根子,它之所以大逆不道,受到全世界爱好自由民主、独立人士的反对,就是它倒行逆施,坚持一党专制。

而且我在纽约公开退党发言的时候我讲到了,我们根据国际及国内的历史发展进程和所有事实,我们应该提出这样的结论,一党专政是危害中华的过去现在和将来的万恶之源。

主持人:这个结论倒满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我想照您刚才这么讲的话,应该是说老百姓到最后都看不到国家或社会上不好的东西,所看到都是好的,可能老百姓就生活的更和谐,或是怎么样更爱国等等,结果居然是为了要达到一党专制。这方面横河先生您可不可以有些回应。

横河:因为绝大部分老百姓其实除了看媒体以外,他能够看到他自己身边的东西。所以媒体在这里起到的作用是让大家认为你身边所看到的不好的东西是偶然事件,或者只是你自己倒楣碰上的,而全局是好的,这种迷惑是中共的媒体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

中共的媒体跟别人不一样,它们自称是党的喉舌,江泽民在与美国《60分钟》节目主持人会面的时候,他就直接说明了媒体应该是党的喉舌。中国有一种马屁文化,广电总局的局长徐光春曾经总结了一套江泽民新闻思想,其中有一条就是对媒体的喉舌论,喉舌论是作为江泽民思想对马列理论的一个贡献,所以他把这个喉舌看的非常重要。

就在1月4日,中央开了一个宣传工作会议,全国宣传工作部长会议,其中中共主管宣传的政治局常委李长春提出来了就是要〝善待媒体〞、〝善用媒体〞和〝善管媒体,〞这三个〝善〞就其实表明了党和媒体之间的关系。

〝善待〞表面上好像这话不错嘛!这善待就表明了这两者之间的关系是一个管另外一个,所以他想要善待你,他可以告诉你:我现在在善待你,你应该感恩戴德。但是如果说他不善待你了,因为善待显然是有一方比较主动的、带有权力的,另外一方没有这个权力,这是善待。

〝善用〞那就是工具了,是不是?还有一个〝善管〞,那不仅当工具,还得随时管你,所以即使是党的喉舌媒体的话,在党的系统里面实际上只是一个工具而已。

主持人:张先生您刚刚讲了那么多,宣传部主要有哪些功能?是不是要一些比如说把所谓正面的,是它们想要去发扬的要怎么做?对于负面的要怎么做,能否举一些实际的例子,它们怎么样规定?你们实际怎么样推行?

张凯臣:是,宣传部主要是两大工作面,第一个就是正面宣传,第二是负面消弭,总是要经常的、主要的宣传正面的东西,很少的或者根本就不宣传负面的东西,这是宣传部主要掌握的准则,在中宣部的指导方针也讲叫坚持正面宣传为主。我感觉现在是全都是这样做,而不是为主的,像沈阳市也时常发生强拆事件,强拆老百姓的房子。

你比如说像沈阳市市府广场附近有个工程,以现在可以说是大的工程、核心工程,省里领导原本是市领导他也非常重视,工程跟他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他要拆的时候就有老百姓跳楼自杀死掉了。但是呢,没有媒体去,是媒体不感兴趣吗?不是。是因为媒体知道目前这种形势下,他去也没有用,而去的本身就惹了组织不高兴,同时也发不出去,所以这种除了我们亲身感受以外,你想通过媒体是反应不出来的。

主持人:对,像您刚刚举到这个例子,媒体不敢去,是他在那个环境待久了,他知道我去也没有用,还是说实际上在宣传部他已经有一些指示说不能去?

张凯臣:这个是这样,中共建政六十年,可以说对一个人生来说,对国家发展历史来说,不是很短的一瞬间,经过这么漫长的时间,我觉得中国共产党已经把它的媒体训练的服服贴贴,有序、有节、有制。所以说媒体自己也讲,我就是党的一条狗,站在党的大门口,党让我咬谁就咬谁,让我咬几口就咬几口。

现在形势比较严峻,群发事件比较多,社会矛盾有些呈现表面化,激烈化,在这个时候不像刚开放之初,有一个经济上升趋势,可能共产党为了点缀,或者当时还为了迎合国际需要,怕影响自己的形象,还搞一些曝光啊!《焦点访谈》还下去出去采访。我们新闻中心还得接待他们,消弭这个负面报导,现在就不用了,因为现在你注意观察《焦点访谈》,基本都是报正面的,也不到地方去报地方的什么问题,对方本身也是根据地方党委的要求,不是说每一件事都告诉他。

因为人是这样,总不让你办一件事,后来你就觉得是类似的一件事,既然是类似的事情就没有必要耗费精力了,就是告诉我不让办,我为什么非要硬着头皮去办呢,这不是自找没趣吗?所以说不是说媒体不想去,是我们中宣部,我们省委宣传部、市委宣传部给媒体训练的,他们知道该去不该去,什么时候去,该报不该报,什么报什么不报。

主持人:我们现在有两位观众朋友在线上已经等候多时了,我们先接听一下纽约的陈女士电话,陈女士您好。

陈女士:你好,我就是想问一下,我看大陆一些很受欢迎的几个网站,负面消息也是很多的,尤其我很多国内朋友,他们也都觉得也许你在国外比我们知道的负面消息稍微多一些,可是也不是说国内媒体都不敢说话了,他们觉得现在国内媒体跟以前不一样了,因为很敢说话了,请问是不是这样?谢谢。

主持人:张先生您听到陈女士的问题了吗?

张凯臣:您先简单重复一下。

主持人:对,陈女士因为你的电话声音中间断断续续的很厉害,她的意思好像是在国内有人认为媒体开放的程度已经相当不错了。陈女士想请问一下张先生,依您在国内实际了解的情况,媒体开放程度到了什么地方?是不是就像他朋友所讲的,其实已经满开放了。

张凯臣:我现在回答一下这位女士的问题,我想她听的这个问题完全不属实,不是因为她听不明白,而是说这话的人好像对中国大陆的情况不了解。

因为我是身临其境,前个阶段沈阳市有个〝蚁力神事件〞,除了我们主流媒体,也就是大陆媒体,我们沈阳市的媒体,把它处理了公告报导以外,这个事情的前因后果,发展过程,幕后的一些问题,哪个媒体报了呢?

老百姓所要知道的不是说你把它怎么破产了,逃脱责任,不是说你定下来了,说通过一个法院要公告。老百姓要讨说法,讨说法要向政府讨说法,向党委讨说法,向法院讨说法,向一切国家有关部门讨说法,但都没有说法。按照西方三权分立的概念,说媒体是第四权力。

主持人:对,监督权。

张凯臣:我们想第四权力介入,你可以查一查,我们辽宁省也好,包括中央媒体也好,包括王凤友这个事情除了处理的这个结论问,他以前那些私下肮脏手段和给老百姓造成的灾难,而老百姓起来抗争、进京和警察对峙,那照片你也看不着啊!媒体也没有报导。

另外现在依然在很残酷的打击法轮功,这个哪个媒体能看到,除了中央或者是610办公室有特殊的想法,恐怕得经过中央主要领导批示,有指示能报以外,现在就趋于表面没有这件事,实际在暗自狠狠的打压,简直到了灭绝的程度。

而最近所发生的邓玉娇事件也好,四川大地震也好,包括石首事件也好,基本上都不是平面媒体、多媒体、主流媒体报的,而是网上,是Twitter(免费的社交网路),是翻墙软件(突破网路封锁软件),是一种新的媒体形式。

从这些事例反证出来说大陆很开放了吗?很开放了那咱就说老百姓和媒体不关注这些事情吗?非常的关注,但是他们是怎么知道的呢?是通过大陆的媒体?通过大陆电视台、通过大陆电台知道的吗?我想不是的!这就说明我们现在对媒体的管控比以前更严酷了,而不是更宽松了。

主持人:好的,那么我相信张先生回答了陈女士的问题,我们先接听三位观众朋友的电话,第一位是纽约的黎女士,黎女士您好。

黎女士:主持人好,两位嘉宾好,今天能看到这位先生是刚刚退党的,有这么高的觉悟,看了真的让人心里非常高兴,他在中国又是有很高的地位,像他这样的人也有这样的觉悟,真的非常高兴。

我在想他现在到了自由民主的美国,但是中国还有那么多人看不清中共的面目,或者是说还没有退党。那么希望这位刚退党的先生在美国还能继续帮助他身边的亲戚朋友能够看清中共,多上新唐人的《热点互动》,因为这个节目我们都很关心啊,每一期都看,就希望他能经常上这个节目,能给别的中国人看到这个节目,我想可能会有更多的人有勇气退党,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黎女士,也非常谢谢您对我们节目的支持,下一位是江苏的赵先生,赵先生您好。

赵先生:主持人好,张先生好,横河好,观众好。我在想中共经过反复的政治运动,魔鬼的训练,成功的练就了扣帽子、吹喇叭、打棍子这三个法宝。特别是像文革、六四都是中共领导人的主观意识,错误定性造成的,比如错怪法轮功也没有例外,也是江泽民出于对法轮功的妒忌仇恨造成的。

所以他搧动仇恨情绪搞大批判,在全国的99年7.20,我所在的城市里有很多这样冤假错案、假新闻。现在我讲一个典型的,有个陈老太太曾经炼过法轮功,他的女儿在大学二年级因为个人感情问题得了精神病,陈老太太就想让他的女儿病好就教他炼功。

这个事叫法轮功辅导站的站长知道了,站长就找到陈老太太,告诉他不能教精神病的女儿炼功,想不到99年7.20以后,市报上就报导了陈老太太的女儿这个事,还胡说什么人们练了某某功所以得了精神病,但这报导本身它有承认陈老太太的这个女儿在大二时得了精神病,所以这是个很典型新闻造假的案子。

法轮功有规定不许精神病人及家属有精神病史的人炼功,站长已经明确的阻止了陈老太太的女儿炼功,那么你这个女儿发病了你怪谁啊!为什么栽陷法轮功的身上呢?而且我本人在精神病院的时候,我看见这个陈老太太带他的女儿去那边,当时我就问她,她就不太理我,我想要问这个事,像这种事情太多了。

那么我还想讲一个由这个江氏设计,由陈虻导演的天安门自焚伪案,是典型造假栽赃陷害法轮功的案子。陈虻虽然是个造假编导的高手,但是却闹出了一系列的笑话,诸如喉管切开了,受伤不久还会说话唱歌等等这样一个闹剧。

江氏虽然老奸巨猾,但是却忘了给陈虻派一个科技顾问,我们知道很多特技片都有科技顾问。我还要强调的是天安门自焚这种伪案,是嫁祸诡计,阴险的连环计,编造之初或者说江氏最初目的就是要抹黑,搞臭法轮功,把非法轮功的学员伪装成法轮功学员,就这样以夷制夷,整天播放让很多人观看,就是要搧动人民的仇恨情绪,就是用这种诡计,明明是造假,为什么还要反复的这样搞轰动呢?

它就要达到谎言共鸣的作用。也就是所谓的〝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成了真理〞,揭露中共天安门自焚案谎言真相的影片出来后,中共就哑巴了。中共天安门自焚伪案的片子中共就不敢再播放了。最后当局找不到抹黑法轮功的蛛丝马迹,就利用媒体造假,很多记者就利用在押人员来诬陷法轮功,这种例子特别多。张先生也许知道一些情况的话,也可以揭露一下。

主持人:非常谢谢赵先生。我们再接听加州的陈女士的电话。

陈女士:我刚刚听了来自沈阳的张凯臣先生的谈话,我本来在沈阳也是做记者的,他说的没有一点错,他说的就是我的感受,也是我想说的就是这样,谢谢!

主持人:谢谢加州陈女士。我们先听一下纽约陈女士的电话之后,就请我们两位嘉宾来做个回应。

陈女士:我刚刚听到有位先生提到自焚的事件,请问您们有没有听说过自焚伪案被联合国科教文组组织调查证实是假的呢?这是关于天安门自焚案造假的问题,另外就是《九评》出来以后,您们内部有什么讨论没有?

主持人:非常谢谢陈女士。我们先请张先来对刚刚几位观众的问题来做回应。

张凯臣:首先我感谢纽约的黎女士对我的信任和希望,希望我多来节目把情况跟大家交流,为了揭示真相,坚持正义。我想我一定不会让黎女士失望的。我到美国来,退党只是我的第一步,我主要的目的是要参加革命民主运动,和中共邪党斗争,而且要取得胜利,所以要做许多的工作,尽我的全力。

第二个江苏的赵先生讲到的那个问题是很典型的,如果这个老太太的女儿要没有精神病,要知道她炼法轮功早就把她抓起来了,但它一听到有精神病反而要拿来做文章,诬衊说人们炼了法轮功得了精神病了。这就反映出中共诬衊法轮功、迫害法轮功,灭绝法轮功已经黔驴技穷。它要想尽一切办法就像要在鸡蛋找缝一样,找不到缝,鸡蛋有壳没有缝,它非要想办法要找,所以中共想要做文章继续欺骗世人,它的心理非常阴暗,手段非常卑劣。

实际上这个问题,中共镇压法轮功十年,法轮功抗争十年,现在胜利者已经有了,历史的结论已经回答了,法轮功是不可战胜的。我是中共的体制内的人,通过我的学识来说,中共建政前和建政后60年的历史我都得掌握,中共这个邪党有强大的暴力,强大的欺骗性,它绑架了全国十几亿的人民,它霸占这个国家,各种资源都掌控了,在发展历史上,基本上它想做的坏事没有做不到的。

但是在历史面前,灭绝法轮功这件事,中共做不到。江泽民说三个月要灭绝,现在已经过去多少个三个月了。所以中共诬陷法轮功只能说它们是苍白无力,只有彻底的失败,没有别的结果。

赵先生说中共像希特勒一样,我想和赵先生交流一下,我也想跟他更正一下说法。我说中共迫害法轮功,它的手法和它的做法,以致它所达到的恶劣的后果超过希特勒,希特勒不及于它。

主持人:对不起!我打断一下,刚刚那个陈女士他也提到这个问题,我想我们在节目里面也做过很多评论,比如说像天安门自焚伪案,刚刚陈女士提到了这个事情。

那么这些事情就是说在大陆上,你们是用什么样的方法,或您所晓得它所使用的是什么样的方法,因为我知道很多大陆上的人,他们都认为天安门自焚案,他可能还认为这个事情,就是还满相信宣传部做出来的这种电视上所放演的画面,相信这个事情。

那您是不是可以就这方面来讲一下,是用什么样的方式让老百姓都相信,那么从您自己的角度来分析一下这个事情,它应该是怎么样个情况。

张凯臣:可以,法轮功这个问题我也想做一个重点问题来谈,但是我现在顺着把刚才和赵先生关于希特勒这个问题补充完。这是我个人的见解,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看到别人讲这些话,我认为中共比希特勒更邪恶,希特勒迫害犹太人是公开的,希特勒的盖世太保,全体都知道的,他为了雅利安人的血统纯洁,所以给直接迫害灭绝犹太人。

但是中共迫害法轮功不是,如果他告诉全党,告诉全体记者,告诉全体警察,告诉全中国人民解放军,说因为法轮功学员要炼功,我就要挖他的心肝,我就要给他关进监狱。我就要给他〝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

你要这么讲,我想我们党、军、全国人民,绝大部分都不能同意的。为什么呢?法轮功学员是中华民族的组成部分,他只是为了炼功,强身健体,有真善忍的信仰,他有何罪之有呢?不至于挖人心肝,不至于关监狱。所以说现在中共这种表面上风平浪静,不声不响的残害法轮功,你像它抄法轮功学员的家,没有任何手续。从这一点来说,我作为一个有良心的中国人,我就不能容忍。

温家宝总理在全国人大会议上,新闻发布会说了,我们是法治社会,有的记者问他了,说你们抓了这个胡佳,他矢口否认。但实际上我们刚抓完,还说是法治的社会,难道这是法治的社会吗?我就突然想到这个例子,法治社会能允许你想上谁家就上谁家,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这是法治社会吗?

主持人:对。

张凯臣:算哪国的法治社会呢?所以说今天我也向全世界阐明我的观点,中共迫害法轮功,要认识到中共比希特勒邪恶,比希特勒造成的恶果更坏,这是我们应该认识到的,同时,我愿意向全世界有良心的中国人,有良心的国际友人,国际人士说,我认为如何对待法轮功,是道德至高点的问题,是人有没有道德的一个检验尺的问题,就是说〝豺狼当道,安问狐狸?〞。

你如果能容忍中共迫害法轮功,灭绝法轮功,那你其他事你都能容忍。所以首先你不能容忍它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我那天在新闻发布会上,我用了一个词,叫〝人神共怒〞,我用在中共迫害法轮功这个问题上,我认为特别恰当,不光是人类,是人神共怒,这是我的一个自己的观点。

主持人:是。

张凯臣:第二个加州有个陈女士,说他是我们沈阳的一个记者。

主持人:对,你们是同行。

张凯臣:他说佐证了我这个话,我感到很欣慰,刚才我跟横河老师交流,也是心里觉得安慰,不是说我离开中国大陆到这来,我就信口开河,说为了说话而说话,为了干什么干什么。

我认为堂堂正正的中国人,走到任何地方都要讲真话,只是在大陆的环境,如果说我在大陆讲,我有一万句话,我讲两句,我可能再也不能讲了,这是环境的问题。

最后回答主持人刚才提到了,有一位陈女士也提到了,说是关于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已经在过问,或者调查天安门伪案这个问题。这个我还没有听说。我现在感觉到比较失望的是,现在对中共迫害法轮功,主要是我们法轮功学员在抗争。

而且做为我们中国境内的,就包括一些民运人士,包括一些体制内、体制外的一些,就是说正义人士,反抗,表达自己的意见都不是很强烈,这是我的感觉。要不然的话,就不能体现出高智晟先生这种高风亮节,这种中原汉子,这是中国人民真正的儿子的这种正义感,所以他更能显得难能可贵。

联合国科教文组织调查天安门伪案,我今天我可以作一个证人,我先讲一讲看看能不能作为证人,我95年调入中共沈阳市委宣传部新闻中心,我每年都要到北京去陪着市领导,沈阳市的人大政协代表团去开两会。

我们做会外宣传组,我基本年年都去,也是主要成员,而我当时有个习惯,我一到北京,不管是平时出差还是开两会,我都要到天安门广场去逛,好像按照中国人说法叫观云风。天安门用共产党的话说叫〝祖国的心脏〞,按照我们来讲那是一个大的观察口,反正感触就是与众不同。

但是我连续去了几年,我从来没有看过武警也好,警察也好,背着灭火器巡逻。但是,天安门伪案有没有灭火器,哪来的?为什么有灭火器?这就是预案,准备好了,事先那种假案,所以说叫天安门自焚伪案,我就是证人,按照我的思路,大家听明白吗?

那我就问制造这种伪案的人,包括中央电视台作这个节目的人,当然他现在已经癌症早去世了,可能是跟这个罪有应得有关没有关系,我们就不好给他分析,但是天安门从来没有过灭火器,而恰恰在天安门伪案那天什么污衊法轮功自焚去了,不但灭火器准备好了,灭火毯也来了。

我认为这有常识的人,有逻辑分析的人就知道这是假的,不用联合国证明,因为现在国际社会,包括美国总统,包括欧洲,除了我观察加拿大的大卫‧乔高,美国的史密斯、沃夫等几个议员特别关注,出书、演讲、抗争以外,非常严明的表达他们的立场,对中国人民是很大的鼓舞。

我希望我们法轮功的学员,希望我们中国有正义感的人,一定要永远记住这些外国友人,这可以说是恩德,也是一种民主的、开放的、公正的立场,但现在有些政府和有些组织机构,包括国际社会,好像觉得这是中共的核心利益,也不知道觊觎什么,说是因为经济,难道中国的经济真这么强大吗?难道资本主义发展这么多年,反倒因为一个小小的经济风波变成穷光蛋了?对法轮功的问题始终回避,这一点我觉得非常遗憾,我要继续探讨这个问题。

主持人:我们现在先接听两位观众朋友的电话,第一位是加拿大的李先生,李先生您好。

李先生:你好,我姓李,我住在加拿大,我主要是打电话向张先生致敬,因为你是很了不起,感谢你抛弃马列主义,欢迎你做回真正的中华儿女,我只是讲这句话,谢谢。

主持人:非常谢谢李先生,李先生在电话上等候非常非常久的时间,就为了跟你讲这句话。

张凯臣:谢谢。

主持人:那么第二位是纽约的陈先生,陈先生您好。

陈先生:你好各位、主持人。红朝秋雨一甲子,崩溃烂朝又一波,今天我在电视里面可以看到张先生,张先生公开退党这个壮举,唾弃中共,我们海外华人非常的欢迎。我们海外华人非常帮您高兴,公民权是要众人来推动的,对不对?

20 年前天安门〝六四〞发生,我判了共产党死刑,今天又证明我是对的。各位看看,共产党这个癌症进来还有救吗?张先生是宣传联络部部长对吗?对中共黑社会流氓谎言暴政的本质,还有宣传机器、新闻管制,愚弄、洗脑,反天地、反人类的特性,应该坚决彻底的揭露,让大陆13亿人民觉醒,明白真相,提升正义元气。

主持人:好,非常谢谢纽约的陈先生。我们再接听一位温哥华的胡先生,胡先生您好!

胡先生:你好,大家好,我个人有两个看法,中共这个政权像河豚,而中宣部其实就是它的喉舌,起一口气、吹一口气把这干瘪瘪的河豚给撑起来。还有一个,刚刚有人提到,江泽民说什么三个月要灭法轮功,〝三个月〞,好耳熟啊!是不是有一个法西斯国家也说三个月要把我们杀光光呢?就是这两点,请你们指教一下,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胡先生。我们请横河先生回应一下刚刚几位观众朋友的问题。

横河:我想先跟江苏的赵先生回应一下,关于自焚案的问题,因为今天我们在讲媒体怎么运作,所以我们就讲自焚案里面媒体的运作。如果大家看过的话,当时有一个〝红朝谎言〞征文,有一篇文章介绍自焚案发生以后,中共的几大喉舌媒体的报道都互相矛盾。

也就是说中共只是定方针,但是在具体操作上就看它们自己发挥了,结果就发挥错了。所以光明日报、人民日报、新华社的报道都不一样,还有CCTV央视也全都不一样。有人就把这些不一样的地方都拿出来比较,比较以后才发现在很多重大问题上都互相冲突,这是一个。

第二个就是CCTV做的录像片放出来以后,海外有人把它拿来分析,分析完以后就到处播放,那CCTV就把《伪火》那部片子揭露出来的部分全部删掉,然后继续放删掉后的那个短的版本,那些喉舌就是为了完成任务!既然已经被大家揭穿了,那么它就应该不作声了,但它不会,因为这是它的任务,它必须完成,于是它就把那些部分给删掉,继续放。

主持人:反正能骗多少人就骗多少人。

横河:能骗多久就骗多久,这是它的基本做法。另外,第一个纽约陈女士提的问题我想谈一下,其实陈女士已经谈得很清楚了,他们认为能够看到消息的地方是在网上,并不是在平面媒体、传统媒体上,也就是说网上什么都能看到,其实网上也不是什么都能看到。

网上能看到的原因是因为:第一、现在大家都可以把他看到的消息报上网,每个人都是业余记者,在这个问题上,中央宣传部门是防不胜防的,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它要在网络媒体上下很大的功夫。第二、它不是都不报,它是只报一部分。只报事件,不报根源;只报事件的结果,不报事件的过程,只报它们想让你看的东西,为什么?因为卷入的人太多,一卷入就是几十万人,像〝蚁力神〞你怎么可能不报道,不报道人家也知道。

所以现在中共对于媒体的控制,它有个新的说法,叫做〝掌握话语权〞。就是这件事情不是我不报,而是要按我的方式报,大家只能听我的方式。所以当时谷歌(Google)进入中国的时候就说:提供部分信息比不提供信息好。这是不对的!提供部分信息比不提供信息还糟糕,因为不提供信息,大家知道你瞒了我,你提供部分信息,别人就以为这是真的信息了,结果这只是事物的一面,所以中共宣传的精致化就是在这里。

现在中共已经认识到网络上的消息太多了,它控制不住了,所以它在上个月制定了两个政策,一个是黑名单制度;一个是白名单制度。

所谓〝黑名单制度〞,就是国内的网站必须自我约束,一旦出问题,网站负责人要连坐,要承担同样责任,这就让一些以前可以放行的消息,现在越来越不容易放行,因为这已经把网站负责人的政治生命跟在网站发文章的人连在一起了,这种连坐法叫〝黑名单制度〞。

〝白名单制度〞更厉害,以前海外的网站是规定哪些要封,现在不是,是全部封,凡是经过它批准的才能放行,它就倒过来用这种方式使得绝大部分网站天然被封了。在这种情况下,你怎么能看到消息呢?你实际上是看不到消息的,因为措施已经制定出来了,这个措施一旦全面实行,你所能看到的不管是国内网站或国外网站都会越来越少,你能看到的只是它提供给你的,你以为这个事件已经报道了,但是你却得不出一个正确的结论,因为你只听到了部分消息。

另外温哥华胡先生的问题我不是很明白,他说中共是不是完全照中宣布吹出来的河豚?不是的。它有一整套方式,比如现在各个城市搞基本建设,叫〝橱窗工程〞,所以它不仅仅是靠吹出来的,它要建出窗口来,要把阴暗面遮挡掉,让宣传部门能宣传出一个伟大的形象来,而这个伟大的形象是有〝橱窗工程〞来配套的,它不仅仅是吹的,它有整个一套配套工程。

第二个说〝三个月〞,我没听明白是什么意思,但是确实江泽民当时说〝三个月要消灭法轮功〞,我到现在没听说过世界上有哪个人说要消灭哪一个民族,或哪一个人要花三个月时间去消灭谁,这种威胁我没听说过,至少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没有听说过,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前也没听说过希特勒要花三个月去灭哪个民族,没有听说过这样的说法。

主持人:我们接着横河先生刚刚提到的〝话语权〞,对任何一件重大事情,它要先有一个话语权出来。我常常看电视就很不解,比如像甕安事件,说有一个年轻男子强暴一个年轻女子,完了以后说是在河边看到了〝俯卧撑〞,像这种把人的脑袋当成白痴的处理方式它也做得出来。

对于这种在社会上发生的,比如〝杨佳案〞、〝邓玉娇杀官案〞,您们是如何处理、如何防止这些消息外漏?像刚才横河先生提出来的,怎么样去掩盖这些不好的事情?

张凯臣:我非常同意横河先生对一些事情的判断,非常准确,和我体会的一样。顺着刚才几位观众说的,我想起关于诬陷法轮功有怎么样的宣传,我确实有体会,我想利用很短的时间来说清楚。我们刚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前,有一个机构叫〝610办公室〞,市委机关也成立一个,当时我是在新闻中心,并没有调到这个办公室,所以对它内部运作具体情况我也讲不清楚。

但是对当时有些情况我也有感受,就是会对法轮功有所谓非常不好的感受,为什么呢?我回顾起这个事就回想起中共的一个魔头、极其残暴的毛泽东,他讲过这样的话:要夺取政权或要做某件事,一定要制造舆论,舆论先行。按中共当前宣传的叫〝掌控舆论〞。当时毛泽东还说:无产阶级是这样,资产阶级也是这样。当今中共迫害法轮功,也用了这个手法。

我为何有这种体会呢?因为它要全国人民反对法轮功,它要消灭法轮功,首先要舆论先行,它就造舆论。在没有真正大张旗鼓下手以前,它就大量的充斥舆论,造谣说什么法轮功自残、有病不吃药、有病不看。

主持人:不能看。

张凯臣:还造谣说什么抱着孩子跳楼,有的给媳妇砍了,什么给老母亲放火烧了,自己又上吊了,好好的人没什么前兆就上吊,说要见师父。当时我是亲身体会,因为当时我没有进〝610〞,也没关心过这事,但它这一宣传,我就会很反感法轮功,就会跟着中共的宣传走。

中共比较卑劣的就是,它为了让人们理解什么叫〝邪教〞,因为对〝邪教〞的概念,人们从建政以来好像也不怎么接触,它就把什么奥姆真理教、什么人民圣殿教集体自杀啊,在那个年代都同时见诸媒体了,在媒体上你可以去查。它实际就是引导人,让你理解什么叫〝邪教〞,说这也是邪教,对生命不珍惜、反常,和正常人不一样,污衊说法轮功学员就是这样。所以它那么一宣传,我也上当了,首先我就反法轮功。

因为我有许多的工作,我也不炼法轮功,我身边也没有亲近的人炼,所以我也没什么感受。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自然而然的听到一些反应,和朋友在一起吃饭、闲聊谈话的时候,我就好奇的问,究竟法轮功是怎么一回事?

很多人就讲炼法轮功的其实都是好人,特别愿意帮助人,心地特别善良,从来不占便宜,从来没有坏的诡计,他们实际就是信仰〝真、善、忍〞,所以不存在什么自残、跳楼自杀,没听说过。这样就引起我思考,从蒙蔽当中我有点觉醒,但是因为我没有直接管,所以也没有引起强烈的震撼。

直到有一天,我在家里看电视,看到长春的法轮功学员插播〝天安门伪案〞的事实真相,使我非常震惊,我为什么震惊?中共媒体控制极其严,建政以来,也可能是破天荒第一次插入了对中共来说是所谓〝敌对势力〞的东西。

主持人:但是放出来的都是真相,你们被蒙蔽,从来不能够知道的事情。

张凯臣:对,它震撼了我。因为从他所放的真相,我相信他说的是符合逻辑的,符合事实的,符合真理的,符合事情本来面目的。所以我就觉醒了,我认为这是共产党的安排,从那以后我就觉醒了。

主持人:对于法轮功的迫害我们今天谈了很多,关于共产党、江泽民他们怎么样迫害法轮功这些事情,有一本书《九评》,这本书里面对共产党有很详细的分析。我想问一下,中宣部宣传部门为什么从来对《九评》没有过任何反应?

张凯臣:从我个人的理解,我认为中共无言以对,因为我看到加拿大的盛雪女士给《九评》这样一个评价,说:〝终结中共生命的终结者〞,我觉得这句话非常有道理,非常能够评价《九评》的价值和地位。对于终结者和被终结者来说,被终结者对终结者是无言以对,因为《九评》从历史上、理论上、各个细节上,宏观、微观、里里外外,给中共判了彻底的死刑。

因为他的某一句话、某一个观点,某一系列的价值判断、逻辑判断、理性判断都是不可动摇的。你说中共或许只能回应一个问题,它可以说〝以偏盖全〞、〝只重某一点,不顾其它〞。但这个不是,《九评》处处点点、方方面面、里里外外说的都是事实,所以中共无法回答。

主持人:都是事实。我们只剩下不到1分钟时间了,最后想请问您一个问题,您今天退出中国共产党了,您觉得在〝爱国〞跟〝爱党〞之间,您如何划分这个问题?您有30秒的时间。

张凯臣:〝国〞是生存在这里的人民、土地、江山、河流所组成,是我们生存永远依恋、信仰的这么一块地域和文化;〝党〞只是在这个地域、人群当中的一个政治团体。〝国〞是永远伟大的,永远是我们的家,是我们要爱护、呵护的对象,当〝党〞这个政治组织做〝爱国〞的事的时候,我们爱这个党也爱这个国,但是永远不能够爱党超过爱国。但是中共恰恰是祸害这个国。

主持人:好,非常谢谢。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还有很多观众朋友在线上,非常抱歉,也非常感谢您今天的收看,我们下次时间再见。
广告
我来说两句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M 2010-01-15
主持人有台腔耶
張先生真是個有骨氣的人
了不起
中华儿女 2010-01-07
向张先生敬礼!
LY 2010-01-07
怎么播放一会就断了呢?而且还下载不了呢?非常期待看完
刘文 2010-01-07
向张先生致敬!
广告
广告

订阅电子报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友好连接: 神韵艺术团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赛 | 大纪元时报 | 希望之声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明慧网 | 动态网 | 无界网 | 加拿大真相片摄制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