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熱點互動】佛州四所孔院關門 背後有何玄機?

紐約時間: 2018-02-10 12:01 AM 
 ( 自動連播 )
點擊下載觀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2月10日訊】【熱點互動】(1722)佛州四所孔院關門 背後有何玄機?
廣告

日前,美國聯邦參議員盧比奧致信佛羅里達州的4所大學和1所高中,敦促關閉孔子學院。盧比奧在信中指出孔子學院是利用中文教學為藉口,扼殺言論自由,對外輸出紅色文化。孔子學院究竟做了些什麼?如何看待孔子學院的關門現象?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日前,美國聯邦參議員魯比奧致信佛羅里達州4所大學和1所高中,敦促關閉孔子學院。魯比奧在信中指出,孔子學院是打著教學中文的晃子,扼殺言論自由、對外輸出紅色文化。

孔子學院究竟做了些什麼,如何看待孔子學院的關門現象?就這些相關話題,我們今天邀請兩位嘉賓分析、解讀。兩位都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一位是南卡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謝田教授,謝教授您好。

謝田:您好,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另外一位是時事評論員藍述先生,藍述先生您好。

藍述:沐陽您好,各位觀眾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感謝二位。觀眾朋友,我們今天的話題是佛州的4所孔子學院將要關閉,背後的玄機究竟是什麼?歡迎您在節目當中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646)519-2879參與討論,同時您也可以發送手機短訊到我們的短訊平台,或者在YouTube上觀看我們的視頻給我們發送文字留言。

我們今天邀請的兩位嘉賓一位是謝田先生,一位是藍述先生。節目的開始,我們先請藍述先生給我們介紹一下,參議員魯比奧敦促孔子學院關門這件事的來龍去脈,究竟是怎麼回事?藍述先生請您向我們介紹一下。

藍述:孔子學院關門不只一起,到目前為止,法國、瑞典、美國、加拿大有很多孔子學院已經關門了。這一次佛羅里達州的參議員馬克‧魯比奧寫信給3所佛羅里達州的大學、一所初級大學和一所高中,主要是給這5所學校寫信,他關心主要是他認為,孔子學院在國外只能教授由中共批准的文化、歷史和時事版本,而且孔子學院的很多活動都違反自由世界言論自由的最基本原則,同時也嚴重傷害美國學術機構的學術自由風氣。他認為這種做法給自由世界帶來不好的影響,所以他希望這5所學校能夠終止孔子學院與中共的合作,就是要叫4所孔子學院和一間孔子學堂關門。基本上整個事件的大概經過就是這樣。

主持人:謝教授,請您也向我們介紹一下,中共是什麼時候開始在海外建立孔子學院,現在建了有多少?

謝田:從2004年開始,已經有十幾年的歷史了,通過中共教育部下面的「國際漢語推廣辦公室」(「漢辦」)跟國外的大學共同投資、合作設立孔子學院;在高中學校裡面設立一些所謂的「孔子教室」,據說現在全世界各地大概有五百多所孔子學院、一千多間孔子教室已經被設立了。

美國比較有意思,好像只有20%的孔子學院、100所在美國,但是有50%的孔子教室、將近一半、五百多所也在美國。

主持人:比較側重。

謝田:在美國好像比較積極在高中推廣孔子教室;在歐洲和加拿大可能設的孔子學院更多一點,但受到的激烈反彈也更多一點。

主持人:謝教授,您剛才提到「漢辦」,「漢辦」是什麼機構?

謝田:是中共教育部所謂在國際社會推廣漢語教學,堂而皇之的理由是想把中文教育推到全世界去。我以前也寫過關於這方面的文章,中共的「孔子學院」可能是有點在模仿當年德國的歌德學院,仿歌德學院的模式做的。歌德學院確實是歷史悠久、財力雄厚,非常成功地向世界輸出學習德語和德國文化的機構,它在世界各地也設立了各種各樣的歌德學院,非常受歡迎也非常成功,沒有任何其它國家、政府或人民覺得歌德學院是在輸出一種不好的意識形態,所以沒有人抵制。歌德學院純粹出於宏揚德國、德語和德國文化的角度,受到世界各地人民的歡迎。

我們知道,孔子學院並不是真正在教授漢語,剛才藍述先生也提到;它實際上是在輸出中共的意識形態,是邪惡中共思想宣傳機器的一部分,所以才會受到世界人民的抵制。我想,以後對它的抵制、抗議和呼籲關閉的浪潮會越來越大、越來越強。

藍述:謝教授剛才講的「孔子學院」,2004年成立的時候是叫做「國家漢語國際推廣領導小組辦公室」,除了教育部以外,另外還有國務院11個部、委,我這裡去查了一下,當時成立的時候由國務院的12個部、委包括國務院辦公室、教育部、財政部、僑務辦公室、外交部、發改委、商務部、文化部、國家廣電總局、國家新聞處出版總局、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和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這12個部門共同組成的「漢辦」,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是排在最末尾的一個,所以看得出來,教漢字並不是重點。

這麼多年,中共的這些高層對它有不少指示,李長春曾經說過,孔子學院是中共在國外宣傳機構的重要組成部分;還說,孔子學院是把中共的文化推到海外去的一個亮麗的品牌。他講的是一個品牌、是包裝,不是孔子學院核心的東西。核心的東西是什麼呢?2010年,劉雲山對孔子學院曾經有過批示,他要求孔子學院堅持社會主義的核心價值觀。所以可以看得出來,它所教授的真正內涵不是孔學。當然,今天中共的核心價值觀是什麼,我覺得就是中共高層自己也講不清楚,實際上就是中共要把它維持統治地位的這一套東西輸送到西方世界來。

主持人:謝教授,剛才您提到中共在海外辦了這麼多所孔子學院,費用是誰出的呢?

謝田:按中共官方的報導,每一所孔子學院開辦費用是50萬美元,政府分5年支出,每年10萬美元,5年以後自負盈虧。我觀察了一下,比如我們在亞特蘭大地區,大概有3所美國大學裡面都有孔子學院,每一所孔子學院裡面有一個中方的院長,還有幾名教師,1年10萬美元根本不夠,至少幾個人頭再加上日常費用,根本做不到,並且5年以後自負盈虧也是做不到的。

在過去大概二三十年,尤其是前面的十年二十年,當時學漢語在美國確實是有一股熱潮,現在我覺得熱潮好像有點消減,減退了。因為中共在國際上的壞名聲、壞的影響,對外施展武力、恐嚇、人權犯罪等各種各樣的打壓問題,造成中國的國際形象開始變壞了;原來學漢語另外一個原因是跟中國做生意、投資,經濟上的原因、就業上的原因,現在這個原因也在慢慢失去。給我的感覺是現在好像學漢語的熱潮已經過去了。當然,還是會有人學漢語,但是很多人選擇去台灣學漢語,學國語。

讓孔子學院自負營虧,從教的學生裡面拿到足夠的錢來自己養活自己是根本做不到的,尤其是在中學設置的教師,根本就不可能達到自負盈虧。現在中共還在繼續擴張,這筆支出實際上就是無底洞,我估計中共每年投入的資金幾千萬、上億到幾億,但是我們也知道,中國連自己的學校,自己那麼多小學、中學還沒有辦好,現在去做這種事情、勞民傷財的事情,一定是有另外邪惡的動機它才會這樣做。

主持人:藍述先生,剛才謝田教授提到在中國大陸農村有很多小學都沒有辦好,為什麼要跑到國外來辦這樣的孔子學院,它的真實目的是什麼呢?

藍述:2007年,中共開黨代會議上第一次把辦「孔子學院」軟實力寫進了黨或者政府的任務裡面,主要是因為中共在過去的這麼多年裡面,它需要跟自由世界做生意,需要來自於自由世界的投資、技術、經驗等,但是它整個的價值觀和自由世界可以說是格格不入,所有自由世界包括美國在內的信仰自由、平等、法治,中共完全沒有,所以怎麼辦呢?它總不能夠到全世界去跟人家說它打著馬列和毛澤東思想的大旗。「馬列」本來就是一個德國的思想、俄國的主義,一聲砲響到了中國,現在再回去?本來就是一個西方不要的垃圾,所以怎麼辦?它也沒有別的辦法,就把孔子給搬出來。

看看中共的高級領導人每一次出訪美國或者歐洲,都必然要安排到孔子學院停一站,而且都要講孔子很著名的一段話「君子和而不同」;每一年在山東曲阜還要舉辦全世界的孔子年會,講話的不是統戰部長就是宣傳部長,都是這種人,去到那個地方他也要強調和而不同。

為什麼要強調和而不同呢?就是因為中共的價值體系和整個西方世界的價值體系格格不入,他總不能夠去那個地方講馬列和毛澤東思想吧,只有講孔子說的和而不同,怎麼和而不同呢?就是大家觀點不要一樣,但是互相尊重。

可是中共它自己在中國國內對法輪功鎮壓的時候、對民運進行鎮壓的時候、對維權人士進行鎮壓的時候,它有沒有講和而不同呢?它沒有。所以它把孔子學院打出去,實際上就是希望國際社會能夠為中共不得人心的整個共產主義體制創造一點比較寬鬆的環境,從而為它獲得來自於西方的投資或者技術等鋪路。

主持人:謝教授,我們看到魯比奧在信中說,孔子學院扼殺言論自由。我不知道孔子學院是怎麼扼殺言論自由的?您向我們介紹一下。

謝田:比方歌德學院,確實是德國政府提供了一些資金,但大量的資金是德國的企業提供的,提出來的資金放在歌德學院的基金會裡邊,是獨立的非營利的法人機構運作,不受德國政府的制約、限制,比如在美國有歌德學院,僱人、招人的唯一標準是只要能夠教德語又懂德國文化,就可以受雇在項目裡教德語就好了,傳播德國文化。

按理說,中國的孔子學院如果也是這樣運作的話,就應該把錢到位、到學校裡面,給大學設置孔子學院;應該公開招聘能夠講、教中文、傳播中國文化的人,但中共顯然不是這樣。我們知道孔子學院的教師都是從中國特別派出來的,直接在中共的政治思想、文化薰陶、體制下培訓出來的中共的人,教的東西也是完全受中共意識形態的指導和限制,並且他們也有很多言論方面的限制,比如不可以談民運、「六‧四」、西藏問題、法輪功問題、台獨問題等諸多限制,連達賴喇嘛都不可以講。

第一,在用人的時候實際上已經對學術自由有限制。對美國大學來說,大學在聘請教授、教師的時候,如果加上這些政治條件、政治觀點、宗教信仰等各種各樣自由的侵犯,那就不成其為大學,不成其為美國的大學了;從用人方面,已經在限制言論自由。現在中共還通過孔子學院頻頻對其它國家的政府、大學、所在的大學施加威脅,比方說,它抗議、不讓達賴喇嘛來演講,或者不允許法輪功學員、煉法輪功的老師來孔子學院教書,這些做法已經實實在在地傷害美國的言論自由或學術自由。美國的大學如果允許這樣的事情存在,那實際上是美國的恥辱。所以魯比奧(Marco Rubio)參議員做得非常之好。

主持人:藍述先生,剛才您在前面提到,孔子學院教授的東西是經過中共過濾、挑選的,既然不是教授孔子的儒學,我想知道的是,它教授的這些東西跟西方的教育能不能融合在一起呢?

藍述:孔子學院大部分教的是最基礎的中文,它的名聲打得很大,把孔子打得很大,就像李長春講的話,一支亮麗的品牌。但實際上它並不教中國的文史,只有很少的幾所孔子學院有文史課程。

我補充一下剛才謝教授講老師的情況。2010年,美國的一所孔子學院調查,當時參加答卷的有111名孔子學院的老師,其中只有4名是漢語專業,剩下的全部都是學英文的,所以它教的實際上就是一些最基本的漢語,學語言,學文字,可能加一點相聲、戲劇等,並沒有太多真正像西方人覺得「孔子學院來了」。那孔子是誰啊?孔子,五千年中國文化的設計者,那真是高山仰止,可是孔子學院教的是最基本的一些中文,和西方當然不可能接軌;真正中國最傳統的文化和西方是可以接軌的,恰恰是因為中共來了之後,中國共產黨的文化和西方沒有辦法接軌。

我舉一個例子,中國人很多人認為,為什麼爭取權利爭取來、爭取去爭取不到?他覺得是因為中國沒有民主的制度。其實這個想法是錯的!民主只能保護你的權利,民主不能創造你的權利。在西方的文化裡面,權利是怎麼來的?是神給的。最基本的權利,享受自由的權利、追求幸福的權利和生命的權利是神給的,神給的權利是不能夠被民主所決定的。

舉個例子說,比如張三和李四倆人好上了,他們要結婚,可是所有的人看張三和李四,一個蘿蔔、一個白菜,擺在一塊怎麼樣都不配,那怎麼辦?能不能全世界的人來投個票,少數服從多數,讓他們不能結婚?不行!為什麼,因為他們戀愛的自由是神給的自由的權利;他們在一塊覺得幸福,幸福的權利也是神給的;他們結了婚生孩子,生命的權利也是神給的,所以別人沒有權利去投這個票。

民主只能保護權利,不能夠創造權利。到了中國以後情況就不一樣了,因為它有黨的文化,黨的恩情比天大、天大地大沒有黨的恩情大,「黨」擺在了天地之上,這時候,張三跟李四好上了,組織如果不同意他們能結婚嗎?如果組織不開介紹信他們就不能結婚;結了婚以後要生孩子,組織不給名額他們能生孩子嗎?一胎化、二胎化的政策,想多生一個,組織不讓生能生嗎?

所以,孔子學院這一套黨的文化和西方文化恰恰是不能夠融合在一起,為什麼?因為它是在無神論基礎上的文化。回過頭來看中國的傳統文化,恰恰和西方這一套,神給予權利的這一套文化是相通的。再舉個例子,中國人講的皇帝,皇帝在紫禁城要面南而坐,為什麼他要面南而坐?因為中國人講天南地北,天在南邊,你看北京城天壇公園在南邊,地壇在北邊。所以當群臣百官、黎民百姓向著北面去朝拜的時候,誰在後面真正保護這些黎民百姓和他們最基本的權利呢?是他們身後的、在南邊的天壇公園、上天,皇帝面南而坐是因為他要面對上天,然後處理天下的事情,他要順承天意。

在儒學裡面,皇帝以父是天、以母是地,他要孝順天、地;你看,上天給予的這個權利,和西方人文化裡的權利是一樣的。恰恰因為中共的文化、黨文化沒有天、沒有地,黨比天地大了之後,中國人的權利失去了,這恰恰是現在中共所有的國學家不敢講的東西,所以既不可能和傳統的中國文化接軌,也不可能和現代的西方文化相接軌。

主持人:這是漢辦孔子學院和中華民族傳統文化之間的區別是吧?!

藍述:對,它和中華文化的傳統區別、正統西方文化的區別都在這個地方,就是因為它建立在無神論的基礎之上,徹底去掉了敬天、信神的文化核心和精髓。

主持人:謝教授,我知道您在您所教的大學裡面開設了一門課程,你力主推動的是教授中國傳統文化這一方面的知識。請向我們介紹一下,西方人對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是什麼態度呢?

謝田:是。實際上我教了兩門課,兩門課程都是介紹中國的傳統修煉文化,是指修煉的傳統,主要是法輪大法佛法修煉。這兩門課,一門是在我們學校的終身教育學院,面向社會,包括很多退休的教授、校長、社會人士來學習的;另外一門課是法輪大法修煉的簡介、導論,這一門課是面向我們最優秀的學生、榮譽學生,主要是針對大學生裡面最優秀的一部分人開的課。

這兩門課都非常受歡迎,都有幾十人註冊、參加,學了以後,首先他們很吃驚,中國傳統文化裡有修煉的內涵、對神的信仰、對正信的信仰,並且還提供一種修煉的法門;我們跟佛、道、神不光是有聯繫,還有回歸神的世界、佛的世界的途徑,那就是通過正法門的修煉。他們很高興、很驚異地發現,原來以為只是打坐、祛病健身的一課,實際上有更深刻的內涵;並且藉此了解到中國傳統文化的精髓、修煉文化的精髓。

所以他們都非常高興,很多人都會在課程結束以後繼續煉功,繼續學法、修煉,很多學生、大學生都跟我說:「原來我的道德都不太好。」很誠實。他說:「我道德不好,經常騙人、經常撒謊,通過修煉以後我決定不再這樣做了。」有好多學生都覺得以前因為課業繁重,壓力非常大,學法、修煉以後,也感到沒有壓力了,能量非常充足。

我記得上星期在喬治亞大學(UGA)演講,也是介紹傳統修煉文化,有一個學生當時就跟我講:「在我參加講座之前,上大學期間我的腦子一直處於一種漿糊狀態、迷迷糊糊的狀態。」(那一天我們打坐,打坐了大概只有20分鐘)他說:「我突然發現,第一次覺得我腦子非常清醒。」這位美國人對於中國傳統文化非常著迷、非常有興趣,也非常願意真正去了解。這些內涵恰恰不是孔子學院所宣傳的。

剛才藍述先生也提到這一點,中共提供的除了教最基礎的漢語,甚至都不是真正的中文老師,很多只是能講英文、可以把中共的東西輸出的人。還有一點,他們有時候會用一些比如民俗、雜技等比較瑣細、小的、邊緣的、非主流的當作中國文化的東西糊弄外國人,實際上中國文化的精髓、傳統文化的精髓是對神、佛、道的正信和修煉的信仰,是天人合一,這些精髓恰恰是他們不敢讓孔子學院去教授的。

我們知道,中共當年批孔、打倒孔家店、砸孔廟,正是破壞孔子學說、破壞傳統文化的最大的元凶;現在反而借用孔子的名義來給它做宣傳,真是非常無恥。我記得好像有一部紀錄片講,借孔子之名,中共在賣它的狗皮膏藥。這也非常點到了實處。

主持人:您在大學裡教學,根據您的經驗,您看有沒有可能搞一個中西合璧的教育方式呢?

謝田:這就是中西合璧了;我們用的是西方大學裡的課程方式,教授的是中國傳統文化的精髓、修煉文化的內容,我覺得從內容和形式的結合已經是中西合璧了。並且我發現,對神的信仰、對正信的信仰確實是跨越國界,中國人、美國人都是這樣。當然我們知道,中國人過去大概六七十年間被中共把我們信仰的部分給剝奪、踐踏了,它灌輸給我們無神論的思想,那是共產主義思想的一部分。

但是我發現,即使在留美的中國學生裡面,參與我們的課堂和講座的人,有很多是中國大陸來的學生,他的內心深處、心靈最底處、最根基的部分還是有傳統文化的痕跡和對於神、佛的信仰,可以被呼喚出來。

剛剛藍述也提到,跟西方盎格魯-撒克遜的基督教文化也都是一脈相通的;正信的信仰在世界各地廣泛存在,全世界的人都有普世的價值,對真誠、善良、忍耐這些最基本普世價值都有共同的認同。當把中國文化的精髓傳播出來之後,我們看到不光是美國人,是世界各地的人都很容易接受。

現在「神韻」的演出,也是真正中國傳統文化的另外一種展現形式,揭示中國傳統非常正統、正的文化內涵,比如中國古典舞。我記得有介紹,說,大概有幾十種語言在介紹「神韻」的演出節目。可以看到,真正的傳統文化是跨越國界的,是全人類共有、共享。

主持人:藍述先生,剛才我記得您在前邊提到,世界上有很多孔子學院都關門、關閉了。我們該如何看待孔院關門的現象?

藍述:因為這幾年西方政府、政界首腦、要人越來越認識到,孔子學院並沒有去教授孔子;孔學的核心是人道。而且更重要的一條是什麼呢?現在中共並沒有在國內真正實踐孔學。西方人會看得很奇怪:中共說孔學好,要在國際上真正推廣孔學,那中共為什麼不去實踐,自己不去實踐孔學,自己不用儒學去治國呢?

我舉一個例子,儒學《論語》有一段子貢問政;大家知道,子貢是孔夫子非常得意的門生,有一次子貢就問孔老夫子:「老師啊,怎麼樣才能有廉潔的政治、有一個好的政府?」孔子回答:「你要做三件事情,足食、足兵、民信。」所謂足食,給老百姓吃飽肚子,經濟好;足兵,有強大的軍隊;民信,政府一定要有信用。做到這三點就是好政府。子貢非常聰明,他是孔老夫子十大弟子之一,「孔門十哲」之一,他當時就問孔子:「我沒那麼多錢,我做不到這三條,哪一條可以先不做?」孔子說:「足兵可以先不做。」強大軍隊的那一條可以不做。子貢又問:「我還是沒有錢,剩下的兩條民信和足食,吃飽肚子和政府信用這兩條我還是做不到,哪一條可以先不做?」孔老夫子說:「足食。」吃飽肚子這一條也可以暫時不做,但有一條必須做到的就是政府的信用。

所以可以看得出來,在孔學、在儒學裡面擺得最重要的是政府的信用,第二條是經濟,第三條才是軍隊。可是想一想中共,它歷來是反過來的,槍桿子裡面出政權,槍桿子裡面保政權,軍隊首先擺在第一位,第二條才是經濟,政府的信用是全面破產。當然,現在第五代領導人上台以後一直在反腐,但是反腐改變不了體制帶來的問題,因為這個體制沒有提供能夠和平、有序進行權力交接的過程,所以任何領導人上來第一件事情就是抓軍隊,軍隊還是最重要,和儒學的三條正好是反過來的;軍隊最重要,第二條經濟,政府的信用破產它就破產了!

在中國,中共是一個獨裁的政權,它想幹什麼沒人擋得住,它在中國不搞儒學,和儒學百分之百背道而馳,可是它到國外來要教授儒學,不是很奇怪嗎?2014年,在葡萄牙舉辦第二十屆「歐洲漢學學會」年會,當時孔子學院的總幹事徐琳,在年會上要求所有參加人員,把年會手冊上有蔣經國基金會的那一頁撕下來,強迫人家撕下來,要求人家撕下來。孔子學院非常霸道,它有人道嗎?對人家有最基本的尊重嗎?完全沒有。它的這些做法以及在中國國內的實踐,都越來越讓全世界認識到,它這個孔子學院實際上是假的東西。

主持人:我們現在很快來接聽一位觀眾朋友的電話,加拿大的張先生,張先生您好。

加拿大張先生:大家好!我那一天就講中共對整個世界以及西方民主社會的滲透、入侵,我就暗示它是公開披著合法的外衣,全方位、無孔不入,而且手段之下流,不管是用金錢、美女,真的是大踏步、大規模引誘,我就舉到了孔子學院,孔子學院就是中共在整個西方設置的一個個毒瘤和據點,它現在利用這些據點和毒瘤進一步擴展滲透、勢力入侵,要解決問題,一定要解決什麼是绥靖主義?我把它比作瘟病,要知道它的危害,就是意識上模糊不清、混亂不堪,就是頭腦麻痺、頭昏眼花。

主持人:好的,了解您的意思了。謝教授,我們來請您回應一下觀眾朋友的電話。同時還有一個問題要請教您,我們知道在前不久,德州一所大學拒絕中美交流基金會很大的一筆資金。像這種情況,我們應該怎麼樣理解呢?以前人們都覺得從中共那拿點錢是很幸運的事,但是現在好像沾上中共的邊人們都避之不及,怎麼看這件事?

謝田:剛才這位先生講得很對。你剛剛提到德州的一所大學拒絕資金,其實就是這樣,以前中共提供資金,它沒有很明目張膽提出附加條件,讓你先嚐一點甜頭,慢慢再進一步提出附加條件、慢慢它以孔子學院面目出現,但實際上在進行它的大外宣政策、大外宣宣傳;狐狸尾巴露出來了,現在也慢慢變得開始提出強硬的條件。這樣的話,美國學術機構肯定不會答應,現在美國還不會、不可能被中共所收買。

參議員魯比奧,現在是美國參議院一位角色非常重要的參議員,當年他也參加過美國總統競選,他主動強烈提出,明確反對孔子學院,我想美國社會各界、政界都在密切觀察,美國大學也都在緊密觀察,觀察在加拿大孔子學院發生的事情。

川普,我們知道他是強硬反對共產主義擴張、反對共產黨理念、回歸傳統的總統,他已經好幾次表現出對共產主義的強烈反對,現在美國白宮方面也正在逐漸了解孔子學院在宣傳共產主義社會主義理念,是中共的一個特務、間諜機構,我想美國當局肯定會蒐集越來越多的證據,再抓住機會準備對孔子學院開刀。

還有一點,我認為中共實際上是「竹籃子打水」──一場空,它設立了這麼多孔子學院,試圖輸出邪惡的共產主義理念,現在被抓住了,它又下不來台,騎虎難下,現在只能這麼拖著、維持著,最後的下場我覺得肯定是非常可悲的。

主持人:非常感謝兩位的精采分析。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和參與,觀眾朋友再會。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Takeda 2018-02-10
日本也有孔子学院,孔子学院有教师和自己的教材。某大学理事会认为该学院的教授是中共间谍,闹了很久,因为没有十足证据证明这个学院是间谍机构。即便如此,理事会提出那位建立孔子学院的教授是中国的退伍军人、共产党员,而且平时和中国大使馆联系密切,所以值得怀疑。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