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百年紅禍】人類史上最慘烈的人為災難 10萬人瞬間葬身水底

紐約時間: 2017-12-30 05:55 PM 
 ( 自動連播 )
點擊下載觀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2017年12月30日訊】中共的鬥爭哲學,不僅是鼓動人與人鬥,還要人與天鬥,人與地鬥。在鬥爭哲學下,中共治理洪水,不重疏導,而是大興水壩,認為這樣能改造自然,還能讓水利工程為己所用。1950年代,中共開展水利工程大躍進,但由於缺乏常識,又缺乏對大自然最基本的敬畏,再加上忙於政治運動等一系列因素,最終在1975年,釀成了世界水利史上最慘烈的潰壩事件,河南板橋潰壩。
廣告

1975年8月8日凌晨0:40分左右,河南省板橋水庫一聲巨響,水庫員工最可怕的惡夢——垮壩發生了。

約6億立方米的洪水,如同海嘯,以每秒6米的速度,衝向下游城市。1個多小時後,洪水衝到了45公里外的遂平縣城,這時洪水峰頭仍高達3米。

咆哮的洪水,引發多米諾骨牌般的連環效應,在短短幾個小時內,駐馬店地區2座大型水庫、2座中型水庫、58座小型水庫,先後垮壩決堤。大約10萬人在睡夢中葬身水底。

旅德水利環保生態學專家王維洛博士:「它的潰壩的時候所產生的瞬間的洪流,達到了每秒6萬多立方米。它下來以後很可怕,把油罐車、火車全部都衝出去幾公里,把京廣鐵路擰成了麻花一樣。」

這僅僅是惡夢的開端。洪水居高不退,垮壩13天後,仍有37萬災民浸泡在水中。這時,水中的遇難者遺體,已經在烈日暴曬下腐爛。

瘟疫、感染、加上缺糧缺藥,最終板橋垮壩事故的總死亡人數,高達23萬。

這是世界水利史上,至今最慘烈的潰壩事件。但當時,中共媒體一言不發。據前新華社記者張廣友回憶,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紀登奎告訴他:中央決定不作公開報道,不發消息,特別是災情還要保密。

旅德水利環保生態學專家王維洛博士:「當時中國媒體沒有報導死亡人數,但報導了怎麼救災,就把一個災荒事件,變成一個『英雄史篇』了。」

但這無法使人們忘記,這場災難背後的人禍。

1950年代,毛澤東提出打一場「治淮大戰」。時任國務院副總理提出,把「以蓄為主」的山區水利經驗,推廣到平原地區。

河南水利專家陳惺立刻反對,認為在平原地區「重蓄輕排」,會造成涝、渍、碱三灾,但無人理會。

外行領導內行,加上戰天鬥地的鬥爭思想、漠視大自然的力量,板橋水庫1951年開工,1952年建成,擴建後宣稱能防「千年一遇」洪水。

垮壩前,駐馬店地區遭遇了中國有紀錄以來最大的暴雨,但在「以蓄為主」的思想下,潰壩前,板橋水庫超標蓄水3200萬立方米。

旅德水利環保生態學專家王維洛博士:「在這個之前這一年,淮河流域是乾旱,當時第一場暴雨下來的時候,板橋這些水庫就開始蓄水,水庫調度出現錯誤,這是一場歷史上最大的暴雨,應該就把水當時就放掉。」

這時正值文革浩劫的第九年,瘋狂的運動早已打破國家的運轉秩序。在垮壩前的2天,水庫員工終於發現災難逼近,接連向上級發出2封特特急電報,請求用飛機炸掉副溢洪道,確保大壩安全。但沒有任何回應。

人們想自救,卻發現防汛倉庫裡甚至沒有鐵鍬和草袋。更致命的是,在持續的政治運動中,水庫一直缺乏應有的維護,當水漫壩頂,千鈞一髮之際,水庫員工想自行開閘洩洪,但17道洩洪閘中,卻有12道生鏽無法開啟。

旅德水利環保生態學專家王維洛博士:「到關鍵的時候,要打開的時候打不開了。他們就準備讓軍隊把閘門炸掉,但因中間有什麼缺乏聯繫啊、什麼缺乏批准啊,軍隊也沒來得及把它炸掉,這時候就發生了潰壩,整個壩就被沖潰了。整個管理系統失效了。」

1958年後,中共還在平原地區,展開水利工程大躍進。

旅德水利環保生態學專家王維洛博士:「大躍進年代,毛澤東當時有一個號召,人民公社都建水庫,中國當時建了大概將近五萬座水庫。那時候叫什麼黨旗一揮,幾十萬農民就開始建水庫,你問他誰設計的?沒有,有沒有設計圖?也許都沒有,說要找誰負責?找不到人了。」

而這種大躍進式發展思維,將潛在的災難留給一代代的中國人。

如今,中國的水庫數目已經高達84000多座,其中大型水壩超過25000座,占全球總數的一半。

旅德水利環保生態學專家王維洛博士:「板橋水庫潰壩以後,就組織了一次中國大壩普查,他說當時中國有四分之一的大壩是不安全的。修了10年以後,就是1985年的時候,它說病庫危壩的比例從四分之一長到三分之一。又經過了三十五年大量的投資投下去,然後中國水利部(現在)說,現在我們的病庫的比例將近在40%到50%左右。中國的大壩使用年限是50年到100年,將來越來越多的水庫進入不安全時期。」

《探索》頻道,將板橋潰壩列為「全球人為技術災難」之首,其禍之烈,甚至超過同樣是共產國家前蘇聯的,切爾諾貝利核災。

近兩年,中共官員不通知下游居民,突然洩洪導致死傷的新聞,依然時有發生。不安全的水庫,加上充滿弊端的制度,沒人希望悲劇重演,但現實,令人擔憂。

新唐人記者林瀾紐約報導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新唐人網友 2017-12-31
不是这一事件的亲历者,但当时留下的印象至今仍象昨日。
当时笔者还在部队。上面说是洪水造成了驻马店地区洪涝。同一单位的驻马店籍的一个干部立即就请假回去了。回来后,只对大家说了句什么都没有了,奶奶的,人和性畜在水里都泡臭了。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