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熱點互動】UFO頻繁造訪地球 是敵是友?

紐約時間: 2017-12-28 11:25 PM 
 ( 自動連播 )
點擊下載觀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7年12月29日訊】【熱點互動】(1705)UFO頻繁造訪地球 是敵是友?
廣告

最近美國多家媒體披露,美國國防部在10年前啟動了一項秘密調查計劃,秘密調查不明飛行物UFO,試圖解釋數以千計的未知事件。尤其是最近一位美國退役的空軍少校說自己曾親自遇到過不明飛行物,並且表示不明飛行物不是來自這個世界。這些消息披露出來後,立即引起了民眾的廣泛興趣。那麼這些頻繁造訪地球的UFO對人類來說到底是敵是友?人類對它們的調查究竟有什麼現實的意義呢?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熱點互動》節目。最近美國多家媒體披露,美國國防部在10年前啟動一項秘密計劃,秘密調查不明飛行物(UFO),試圖解釋數以千計的未知事件,尤其是最近一位美國退役的空軍少校說,曾經親自遇到不明飛行物,並且他表示,這不明飛行物不是來自這個世界。

這些消息披露出來之後立刻引起民眾的廣泛興趣。這些頻繁造訪地球的UFO到底對人類來說是敵、是友,人類對它的調查究竟有什麼現實意義?就這些相關話題,我們今天邀請兩位嘉賓一齊分析和討論。一位是在現場的美國民航飛行員張國良先生。張先生您好。

張國良:您好,大家好。

主持人:另外一位是通過電話和我們連線的時事評論員趙培先生。趙培您好。

趙培:您好,大家好。

主持人:觀眾朋友,節目開始,我們先來了解一下相關的背景資料。

《紐約時報》稱,五角大樓從2007年開始研究不明飛行物,並將這個項目命名為「先進航空威脅識別計劃」。研究對象包括美軍飛行員目擊的不明物體、近距離接觸UFO事件等。

不過,這並不是美國政府第一次調查UFO。早在1947年,美國空軍啟動了「信號項目」,收集UFO和外星人的相關情報,評估是否會對國家安全造成威脅。

2007年,在當時參議院多數黨領袖哈里.瑞德的推動下,加上前參議員井上建和史蒂文森的支持,「先進航空威脅識別計劃」每年獲得2,200萬美元的撥款,用於秘密研究。雖然項目不屬於機密範疇,但知道內情的官員極為有限。五角大樓之前也從未承認這個項目的存在。不過,週五,國防部發言人克羅森證實,當局2012年已經停止給項目撥款。但有報導稱,國防部仍在調查UFO事件。

主持人:觀眾朋友,您現在收看的是《熱點互動》節目。我們今天的節目是錄製播出,請您不要在節目當中撥打我們的電話。您可以把您的意見反饋發送到我們的郵箱當中。我們今天的話題是關於UFO頻繁造訪地球,它對人類來說是敵、是友?

節目開始,首先請趙培向我們介紹一下,美國國防部開展對UFO的調查計劃究竟有什麼樣的現實意義?

趙培:其實類似調查一直存在;但是美國國防部的這項調查,原本意義是他們想監控在美國發現的這些不明飛行物到底是不是來自於敵對國家,比如俄羅斯或者在開發這一項新的飛行技術。2012年已經停止撥款,但是據項目負責人說,並非停止研究。所以,可能是這個項目一直在進行當中,撥款渠道可能有所變化,大概是這樣的所指。

這些事情最重要的意義是告訴大家,不明飛行物在地球上確實有,甚至在美國官方都有多起紀錄,無計其數,而且官方也不明白這些技術是不是來自於人類。這樣又可以得到一個進階的暗示,這些技術可能來自於非地球人類。所以在這一點上是有證明意義的。但是具體來自於什麼地方?也沒有給出答案。另外,這個項目研究資料是機密,也不允許很多人過問。所以我們通過這個項目更知道美國對於不明飛行物是有一定的紀錄,而且是非常多到讓他們能夠逆向進行研究。這可能是這個項目的一個重要意義。

主持人:張國良先生,我知道您是飛行員,在空中時間比一般人要多好多,在您工作期間有沒有目睹過不明飛行物?或者是您的同事、飛行員朋友當中有沒有看過UFO?

張國良:UFO從英文原意上說,就是不能識別的飛行物體。在飛行生涯中也有一、二次會看到一些不明的像一個非常大的光碟從天空中一下劃過;可以說它是流星,有的時候看起來又不太像。但是實際上那個飛碟還確實沒有看過,我也很期待或許有一天能夠看到。

主持人:在您的同事或者飛行員朋友當中有沒有人目睹過這樣的情況?

張國良:由於大家都是航天愛好者,在聊天過程中有同事說他們曾經看到過天空中有一些不明的物體。作為我們飛行員,當看到一個不明的物體尤其特別靠近你的航線的時候,會比較要確定它是什麼。

主持人:比較緊張一些?

張國良:對,會直接問地面管制台,因為有雷達追蹤嘛,就問他:「這是什麼,你們有沒有注意到?」有的時候管制台會告訴你,雷達屏幕上可以看到或者看不到,有的時候他會說:「看不到,我們會儘量去確認、去看究竟是什麼?!」有些同事就表示,有些確實是無法確定它是什麼。那我們就可以叫它作UFO了。

主持人:如果當你們遇到這樣的情況,民航系統會讓你們隨便向外面擴散、把消息傳播出去嗎?

張國良:這方面倒沒有特殊的規定,大家看到了也可以照照片啦,也可以告訴別人啦,沒有這方面的特殊規定。除非……我還沒有碰到過,真正看到飛碟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主持人:趙培先生,像這樣頻繁造訪地球的這些不明飛行物UFO,我想了解一下人類對它到底是什麼樣的一種態度?據您的了解,這些UFO它對人類又是一種什麼樣的態度?

趙培:這個問題問得非常好。不明飛行物和外星人,我們這麼多年來在不斷地變化著對它的認識,人類對它的認知最開始體現在文藝作品中,特別是電影當中比較多。我就用電影來說一下我們的認知的變化。最早期的電影像《ET》、《獨立日》,表現人類在猜測外星人、UFO是敵、是友的問題上;後來的《黑衣人》就類似於說美國政府有一個機構來管控跟外星人的連繫和利用外星科技,這個機構跟我們剛才提到的那個計劃明顯不一樣,這真的是一個絕密機構,而且它是游離於美國政府之外的一個機構。

一直到去年吧,《普羅米休斯》上映,就涉及到一個核心的問題,外星人真正在於人的意義是人想知道人本身是由來於哪裡?!外星人這個問題興起於什麼時代?就是科技大爆炸的時代,在這個時候,無神論也趁虛而入。對於外星人更多的調查,人類的探知方式是:在有水和氧氣的情況下可以存在生命。那麼我們地球的生命是不是由於無神論當中的進化論形成的?他們是想證明在外星同樣有水和氧氣的情況也會存在外星生物,這就是生命的起源。這個理論在科學界一直是這麼說。

《普羅米休斯》這部電影其實是說無神論,關於進化論的探索達到頂端,他們發現人類的通過DNA而且控制DNA的RNA發明之後,大家知道,RNA為什麼在中國的研究被稱為封建、迷信?被何祚庥這幫科學痞子打壓嗎?因為它是生物學當中一個很重要的東西,可以控制人體的基因,基因就是構成人的序列編碼。能夠控制這些就證明有更高級的生命存在。

這一系列的存在被發現之後,用現在的話講,證明人體是以複雜的工程學、複雜的一切學說構成的這麼一個完美的產品,這種情況不可能是由進化論形成的。這時候《普羅米休斯》代表的無神論的下一批人的想法,認為人的基因是來自於外星人的製造也好,是外星人基因的一部分也好,或者人是這麼的存在也好,因此他們去尋找,甚至他們把外星人稱為是工程師,認為是它做了人體工程。所以他們探求的方式變了,把神話當中的神可以用外星人代替,是外星人通過複雜的工程產生了人類,這就是人類探知外星人根本的出發點。

我們的出發點非常狹隘,最開始,我們就想知道外星人勢力是有後期我們產生了一系列的文化、跟外星人的一些互動式文化,包括像《黑衣人》式的互動文化。今天我們終於回到問題的起點,我們人是從哪裡來的,跟外星人的關係是什麼樣?這可能是已經接觸到最焦點的問題,也是人類文化發展到今天,我們所能知道的認知方式和我們對外星人的理解,現代最新的前言吧。

主持人:就是說,調查和研究已經基本上接觸到了人類三大根本問題:從哪裡來、向哪裡去……等。張國良先生,我想了解一下,在你們飛行員飛行的過程當中,有沒有被本國政府規定哪些地方是禁飛區?當然我指的肯定是排除各國領空之外的空域;比如像百慕達三角,我們知道這些都是比較神秘的地區,像這樣的地區有沒有被劃定範圍是禁飛的呢?

張國良:一般航空上是有禁飛區,但是百慕達倒沒有,一般的禁飛區是處於像總統出訪、元首到訪,或者是在一些特殊的像華盛頓特區、特殊總統居住或國會的地方,這是禁飛區,必須避開,哪怕出了意外事件也要避開這些地區,但是目前我還沒有接觸到或聽說哪個地方出於對外星人的特殊的懼怕讓開飛行,百慕達三角,沒有。

主持人:就是說在你們飛行的過程當中,民航系統並沒有對你們做什麼特殊的要求是嗎?

張國良:沒有特殊的要求,一般出現禁飛區,一般都會規定是軍事禁區。

主持人:軍事禁區。

張國良:一般情況下。

主持人:趙培先生,我們看到剛才影片當中有反覆出現拍下不明飛行物的畫面。我想了解一下,像這些不明飛行物頻繁造訪地球,是不是可以用人們通常都說的一句話,這些不明飛行物或是外星生命已經入侵到地球了?

趙培:關於這個問題的解釋,在於我們把「入侵」認為是什麼?比如說,它干擾到人類的生活,你可以說它是入侵。另外,這裡面有根本的邏輯問題,如果它的科技比我們高,它為什麼不敢動我們,整個把人類變成奴隸?這在很多的影視作品當中都有說,而且它頻繁把人抓去做實驗。

承接我們剛才說的話題,如果《普羅米修斯》這部電影認為人是外星工程的產品,那麼它其實是不了解人體才會抓人做實驗。當然我們都是基於已知的所有報告、已知的猜想和已知的各種情況,從文化當中去討論這個問題;也就是說,外星人不了解人人類,它想去研究人類。那麼在這種情況下,人類就是打破了《普羅米修斯》的猜想,人類不可能是外星人的一個產品,而只能是更高於外星人的製造。這就涉及到外星人的本質性問題,外星人到底來自哪裡?其實「外星人」這個名詞裡面就已經告訴你,外星人跟地球人其實都是一樣的,都是某個星球的生命,但是它並不是來自於地球,就是這麼簡單的一個東西。

如果按照這個定義,在古代就有很多類似定義存在,你比如說佛經裡面講的修羅道,指的是非人、非同類的這麼一個物種在宇宙當中的存在,你可以把它說成是外星人;也就是說,釋迦牟尼佛已經跟你講了有外星人的存在,叫修羅道,他看到了,他跟你講,它們也是有色欲、也是有人身或者妒忌心,什麼都有,這是佛教當中講。那麼這裡就涉及到一個問題,人是修羅道的後代嗎?不是。

在佛經也好,在基督教的經典當中也好,人還是神造物。神是高於像地球這樣的行星裡面成長起來的生命。從這一點上講,外星人如果到這裡,肯定我們人類受到某種保護使它不能夠占領地球。迄今為止,它的科技比我們高,這個大家都是知道的;當然這是我們假設。假設外星人存在,假設我們現在所聽到的一切訊息是真的,這裡面就涉及到邏輯問題,我們能不能夠想一想,人類是不是被什麼東西保護?而讓這麼高科技的外星人都不敢動你!

主持人:張國良先生,我想了解一下。剛才趙培先生也提到,外星人就是生活在外邊星球、其它星球的那些生命。我不知道您怎麼看待對外星人的界定?

張國良:我覺得外星的界定應該是現在人把外星生物和外星人混在一塊了,我覺得人應該是生活在地球上這樣稱比較合適,對於其它一些生物、生命來自外星球的,我們可以叫它外星生物,至於它是不是有像人類一樣各種情感,或者有其它高等智慧,這就很難說,但是我們可以稱它「外星生物」比較合理一點,我個人認為。

主持人:就是外星「生物」,並不是說是外星「人」,是吧?

張國良:我覺得不能這樣去稱,應該區分開。

主持人:趙培先生,我們知道,上一任的美國總統奧巴馬在卸任之前,說要選定一個合適的時候公開有關外星人、不明飛行物的調查情況,因為一些文件到一定時期就要公開、解密。現在很多人都在關心,因為奧巴馬並沒有公開,到最後取消了他的計劃。現在很多人都在關心現任的川普總統什麼時候會公布這個計劃,不知道你怎麼看?

趙培:其實人類對外星生命的認知,已經不構成特別驚世駭俗,因為大家在文藝作品中都知道,即使今天真的來了外星生命到人當中,人不覺得是什麼驚世駭俗的事情,那麼就涉及到我們人類的認知其實是被媒體框定在某一個區域,我們極力想突破,我們現在看到的娛樂也好,各種的認知,人類被框定在一個區域當中,而這個區域裡面給我們滲透了很多關於外星人的文化。也就是說,如果現在公開外星人,不構成驚世駭俗的秘密。在這種情況下選擇不公開,肯定是有更驚世駭俗的秘密涉及到了外星人,這只是眾多秘密當中的一部分,所以不能公開。

類似情況也出現在美國的解密文件當中,比如我們剛才說的某個區域或者是很特別,比如說美國的51區,2013年,美國中央情報局的解密文件承認51區的存在,但是稱51區只是一處隱蔽的研究所。很奇怪的是,這份報告、被解密的報告很多地方被塗黑,不知道原句是什麼,裡面沒有任何外星人的相關訊息。也就是說,美國還是在隱藏著一些很機密的東西,哪怕已經到了解密期,可能這種秘密對人類來說已經大到難以承受、難以想像的地步。

關於奧巴馬總統,我記得是2011年還是2012年的時候,他有一次對外宣稱,白宮要宣布一項重大秘密。全世界等著,全世界等著什麼呢?要麼就是他可能會宣布外星人,要麼可能宣布世界末日;結果他兩個都沒宣布,他只是說NASA發現一個彗星還是一個行星會越過地球上面。這只是一個很小的事情,不值得白宮去跟所有人說「有重大秘密宣布」。

所以這樣的話我們就知道,美國政府確實知道有個重大的秘密,外星人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且可能是很小的一部分;這個重大的秘密到底是什麼?不知道。可能這個秘密足以引發人類現有秩序的崩潰,所以美國政府一直把它壓制著,這樣的話延續了人類現有秩序會走得更遠或者是更長久一點。

主持人:趙培先生,我想追問一下。剛才你提到,美國掌握的這些外星人的情況如果公布出來會引起人類秩序的崩潰。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呢?

趙培:我是說外星人秘密的公布,可能不會引起人類現有秩序的崩潰,但是美國掌握著一個更大的秘密涉及到外星人,如果公布外星人就等於把那個大秘密的一部分給牽扯出來,會涉及到人類的崩潰。你比如說,現在外星人利用的科技都是一些穿越空間的科技,那麼更多空間、更多維的空間被發現,如果按照這樣推算下去,可以根據現有的科學理論推算出多維空間,那麼就可以推算出多維空間生命的存在。

我剛才說的是,假設「外星人」這個名詞是正確的,「外星生物」假設這個名詞是正確的,那麼擁有高智慧的外星人是在別的星球,它跟我們是同等維度,那麼更高維度的生命如果存在,是不是可以稱之為神的所在,或者是更高級生命的所在?如果美國跟外星人有交流,那麼人類的未來是什麼樣的,外星人是不是已經透露了一二?這些東西足以引發現有秩序的崩潰。

人類的現有秩序是基於實證科學走過來的秩序,人類並不知道高於自己的生命準則;人類當然也是知道一點,比如從神話傳說中、佛經中也知道一點,那麼在這種情況下,人類是不是會相信輪迴、善有善報或者已經認知到人類的未來?好人可能會做得更好,壞人可能無惡不作等各種未知情況發生,都會摧毀人類既有的秩序,而人類既有的秩序是通過法律約束人的行為、通過經濟交流、通過人各取所需,當然這指的是現在這個生活環境當中各取所需來達到目的。

如果人類知道了超越他知識的這一切,會不會引發我剛才所說的一切的崩潰的發生?這才是作為統治者或者作為美國首腦應該考慮得會更長遠。

根據報導(未必正確),美國從里根總統開始,很多總統都知道有UFO形象的存在,為什麼他們都選擇隱蔽?只是為了維持人類既有的秩序繼續走下去,從里根時代到現在我們走過了幾十年,未來可能也會繼續走下去。

那麼面臨人類的未來是什麼?這可能是一個啞謎;只有美國政府的高層或者是這個世界很多國家政府的高層知道,他們也是儘量不想把這些信息過早公布出來。

主持人:張先生,我也想聽聽您對這個問題的看法,像美國政府既然調查了很多這樣的訊息,為什麼現在還掩蓋?但是我們發現它又逐漸在往外透露一些消息,不知道您怎麼看這樣的問題?

張國良:我個人認為美國政府對這方面的研究可能一直在進行,但是究竟到什麼程度?還是秘密;研究的這些事情它可能會透露一點,但是不會全部告訴大家。

主持人:為什麼呢?

張國良:因為好幾個總統,在川普之前還有總統說要解密,但是上任總統之後就不再解密了,這個事就黃了,那他是不是知道更多,覺得不應該?就像剛才那位嘉賓說的,恐怕會摧毀人類的生活秩序,他懼怕太多,不願意公布,那就是美國政府掌握了很多;另一個可能就是美國政府確實根據過去各種部隊的飛行員還有一些方面的資料,顯示外星的科技確實遠遠超出地球的科技,美國政府可能也不願意特別去觸碰這個禁區。

因為你真的招引到這個東西了,你是不是雞蛋碰石頭啊,你地球的科技現在沒達到那種程度,不可能跟人家並肩的,那不就等於是人類自取滅亡?可能也出於這方面的懼怕。我個人認為兩種原因,一個是知道太多;一個覺得自己知道太少。

主持人:趙培先生,剛才張先生提到就這兩種情況,要麼知道太多,要麼知道太少。我知道在很久以前,美國政府就提出了一個星球大戰的計劃,主要可能就是針對不明飛行物,我不知道您怎麼看待這樣一個問題,這種情況會不會發生呢?

趙培:星球大戰計劃本來是針對蘇聯,通過對宇宙開發的競爭,擊垮前蘇聯的經濟命脈,這是它的主要目的。人類的導彈發展下來其實是運載火箭,洲際導彈是在大氣層以外的,所以牽扯到一個星球大戰的計劃。其實那個年代人類是蓬勃發展、積極探索,向外太空積極的發展,但是這些計劃隨著蘇聯解體之後,突然美國轉向了,把所有的計劃給封存起來。

大家看到自從上次登月之後,美國沒有更進一步到月球去探索、研究,或者發火箭到火星,或者是大家非常感興趣的土星去研究一番;又比如木星,木衛二到底存不存在生命?當然這些話題都是科學非常在意的,但是美國從來沒有做,就好像人類的科技上的蓬勃發展突然戛然而止在這個時代,這就證明當時確實有重大的事情發生,才讓美國或者整個人類科技界的進取心受到極大的創傷,所以人類不會再去尋求發展。

人類就只限於在地球上物質生活的改善,我們看到電子設備的迅速發展,或者是更多的發展,但是人類的核心的科技到現在為止,沒有人能夠突破愛因斯坦提出的狹義相對論跟廣義相對論的知識,等於是人類整個科技被冷凍了一樣。這些都是很值得人去思考的問題,我們到底當時經歷了什麼,讓我們放棄了在科學上繼續這麼樣的走下去?

當然,我們現在還可以看到《星球大戰》企業號這些電影的存在,都是當時那個蓬勃時代的一個遺夢吧!

主持人:感謝二位嘉賓的精采分析和討論。今天節目的時間到這裡就結束了,我們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同時也感謝您一年來對《熱點互動》的支持和關注,感謝您在未來的一年當中繼續關注我們的節目,祝您在新的一年當中心想事成,祝您新年快樂,再會。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新唐人網友 2018-01-04
核武器不但威胁人类自身的安全,对环境和生态也有毁灭性的伤害,其产生的辐射震荡难道不会对地球之外的太阳系造成影响?银河系浩瀚无边,一石激起千层浪,试想一下地球以外的其它星系,难道这种危害对他们来说不会影响到他们?
新唐人網友 2018-01-02
玩核引外!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