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世事關心】「紅黃藍」激盪出的疑問與創傷

紐約時間: 2017-12-05 11:01 AM 
 ( 自動連播 )
點擊下載觀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7年12月06日訊】【世事關心】(453)「紅黃藍」激盪出的疑問與創傷:北京紅黃藍幼兒園虐童事件不斷發酵,當地警方發布通告顯示,對涉事教師已刑事拘留。而涉事園長也已經被開除。該事件引起輿論熱議的原因在於官方的態度有遮掩的成分,首先是輿論的封殺,中國的網路開始大量刪貼,以至於只能用Google快照來查看當時的一些信息,其它的報導都不見了。其次,根據幼兒家長披露的信息,紅黃藍幼兒園不僅給孩子打針、餵藥,還將孩子脫光衣服罰站,還有看「叔叔醫生脫光溜溜」猥褻小朋友的事情。
廣告

「紅黃藍」、「三顏色」這兩個關鍵詞引爆了中國網際網路。在幼兒園虐童醜聞的背後是否還埋藏著更加陰暗的秘密?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不是說孟建柱和這家公司有關係,性侵兒童的事必然就是他知情的,或者是再他的默許下發生的,不是這個邏輯關係。但是和事件的後續處理有關係……」

當嚴密維穩面對群情激憤,群眾的忍耐是否是無限的?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你把所有的人永遠的欺騙,這件事沒有人能辦得到,魔鬼撒旦都不一定辦得到……」

紅黃藍幼兒園事件,再一次刷新了中國社會道德的殘酷下線,也給全體中國人提出一個需要嚴肅面對的問題。

蕭茗(Host/Simone Gao):觀眾朋友們大家好,這裏是《世事關心》,我是蕭茗。2017年11月份,幼兒園是中國網際網路上的焦點話題。在一個月之內,北京和上海這兩個中國最為先進發達的城市,接連爆出了兩起與幼兒園虐待兒童有關的案件,震驚全社會。先是11月上旬上海攜程親子幼兒園的虐童醜聞,有監控錄像為證,幼兒園教師有毆打、給兒童餵食薺末的行為,激起了大眾強烈的怒火。結果是出事的幼兒園被關停,三名涉案的工作人員被刑事拘留。這件事還沒有淡出人們的視野,11月下旬北京朝陽區管莊的「紅黃藍」幼兒園又爆出更嚴重的醜聞,「紅黃藍」事件不僅涉及虐待兒童,還涉及更嚴重的性侵兒童的指控。所謂的傳聞和「謠言」是否應該被認真對待,以及當局對這類公眾高度關注話題的處置方式又會造成怎樣的後果,這一集的《世事關心》,讓我們來探討。

「紅黃藍幼兒園」事件在11月22日星期三突然被引爆,幾乎在一夜之間就成了在中國的社交媒體上被刷屏最多的話題。22日紅黃藍幼兒園新天地分園國際小二班的多名家長在微信朋友圈反應,孩子被老師用針紮,被餵食不明藥片。當天下午八名該班的家長到管莊派出所報案,警方介入。23日,該幼兒園照常舉辦感恩節的活動,一部分國際小二班的家長在園外,等候與園方開會。有家長對趕來採訪的記者表示,除了發現孩子身上有針眼,還有孩子被裸體罰站。

家長:「全身全裸,一個人,兩個男孩,一個女孩。」

記者:「這是聽孩子說的,還是看到有視頻?」

家長:「是不同的家長在問自己的孩子,是不是有這麽回事,說是。這三個孩子是誰,說出的三個孩子的名字都一樣。」

記者問:「幾個老師都會參與嗎?包括餵他們藥片、打針。」

家長:「對。」

受採訪的家長透露出,有孩子被檢查出肛門受損傷,引起了網際網路輿論對於孩子是否受到性侵和猥褻的普遍關注。

記者:「昨天是有個孩子暈倒之後送到醫院,然後檢查出有安定(一種安眠藥)是嗎?」

家長:「我只知道昨天有家長說是,上醫院給孩子做檢查,然後確定是肛裂。但是是由於什麽原因造成的,是不是昨天剛剛肛裂,這個我不確定。」

還有家長向媒體表示,孩子被虐待後還受到了幼兒園工作人員的恐嚇,不讓他們把遭遇告訴家長。

家長:「老師跟孩子說,我有一個長長的望遠鏡能伸到你的家裡面,你做什麽說什麽我都能知道。」

也從11月23日開始,中國社交媒體上開始有傳言,指幼兒園的管理人員夥同軍隊的人員蝟褻、性侵被托管的孩子。這裏的「軍隊」指的是駐地離幼兒園不遠的北京衛戍區警衛第3師第13團,俗稱「老虎團」。11月24日該團的政委出面闢謠,稱出事的幼兒園園長是該團退役人員的家屬,並不是現役軍人的家屬。該團沒有官兵或家屬參與幼兒園的經營,部隊官兵的子女也沒有在該幼兒園上學的、也沒有發現官兵涉及傳聞中的猥褻行為。

25日下午,北京警方朝陽公安分局官方微博宣布,一名劉姓的女子編造了「老虎團」成員集體猥褻兒童的虛假信息,被處以行政拘留。同一天涉事幼兒園的一名教師因涉嫌虐待被看護人被刑事拘留。該園的園長被免職。28日警方再次通報進展,稱未發現有人對兒童性侵猥褻,監控錄像也被毀壞,孩子也沒有在園內被餵食藥片,所謂爺爺、叔叔醫生脫光孩子衣服檢查身體的說法也是家長的編造。

蕭茗(Host/Simone Gao):關於圍繞著紅黃藍案件的諸多傳聞,先聽一下時政評論家陳破空先生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警方對紅黃藍幼兒園案件的處理只圍繞在虐童的指控上,對性侵和猥褻兒童的指控加以否認了。你認為這種否認是否有說服力?」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中共官方得處理方法是不能令人信服的,很簡單他們是在銷毀證據。紅黃藍做為一個豪華型的幼兒園、所謂高端的幼兒園,他是有完備的監控系統、監控設備,而且這個監控是有備份的,在北京市教委也有一份,但是居然說監控硬碟損壞了,雖壞後說只能恢復113小時,所以根據恢復的113小時所顯示,沒有家長所指控的那樣,所以這個問題就是在毀壞證據,因為中共在全國範圍內維穩、維安,安設的監控設備從來沒有說無效果的,而且非常有效,他們花重金在這方面。為什麼說幼兒園的監控設備無效,而且硬碟損壞,所以我們定義為有意的損壞證據,而且處理的都是底層官員,處理的是朝陽區教委的一個主任、一個副主任、一個科長,說事監管民辦教育不利。北京市教委絲毫不以觸動,而且是兩個備份的監控硬碟去那裡了,這是個謎,如果這個硬碟不能公布的話,當局的處理就毫無可信度可言。」

蕭茗(Host/Simone Gao):關於性侵兒童的傳聞,再來聽一下本台資深評論員文昭先生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從網際網路輿論來看,很多人對當局故意迴避、和後來否認性侵指控是不滿的。那你認為當局確實是在避重就輕呢,還是這些人在借這個機會發表不滿情緒呢?」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目前整件事情有一些重大疑點確實沒有澄清,警方解釋也沒有足夠的說服力,所以網際網路上不能說僅僅是在發瀉不滿。硬碟壞掉的理由過於牽強,它和案件時間上的巧合程度,讓任何有理智的人都會懷疑,硬碟早不壞、晚不壞,一到查案就壞。還有專門技術分析的文章,就是反覆通電、斷電,它讓硬碟損壞的概率其實很低,有損壞現有的技術能力也可以修復,通過通電、斷電造成的損壞,又是不可修復的損壞概率是非常低的,統計中的微小概率,在現實中基本就等同於不可能發生。當然這個理由就沒法說服人,它就有掩蓋的嫌疑,警方和宣傳部門的做法主要還是維穩的模式,並非以說服公眾為目的。其實只要在網際網路上稍稍多一點時間、多一點寬鬆,很多網民會自發地去調查事件細節,雖然過程中也會產生一些謠傳,但也能瀋澱出一些有價值的線索。公權力的介入封網刪貼,客觀上肯定是有利於不希望消息擴散的一方的。」

蕭茗(Host/Simone Gao):「對於性侵和猥褻的指控,你認為當局會完全不加處理,還是會以某種方式暗中處理呢?」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從過往的經驗看當局會暗中處理,一方面是維穩當事人家屬和知情人,要麽許以好處、或加以恐嚇讓他們不敢出聲。這是維穩的標準流程,但還有另一種暗中處理的手段,就是某些特殊部門會暗中調查,現在畢竟有一些重大疑點被刻意迴避了。特殊部門的暗中調查不是說要還老百姓一個公道,而是從這些疑點出發查實案件是不是與某些領導人有關,從而留下案底作為日後權力鬥爭當中的牌來打。說簡單點就是高層人物之間也會利用這些要會互相抓小辮子。但是即使今後這些素材被用到,醜聞被公諸於眾的、真相讓社會廣泛周知的可能性也很小。所以這種形式的暗中調查對社會的進步其實並沒有什麽積極意義。」

紅黃藍居然牽扯出了退休的政法委大佬?下節繼續探討。

蕭茗(Host/Simone Gao):這次出事的「紅黃藍幼兒園」隸屬於「紅黃藍教育公司」,是該公司旗下的三項主營業務之一,這家公司在開曼群島註冊,並且於今年9月在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有網民在挖掘這家公司背景的過程中,提出它與剛剛退休的中共前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有關聯,那這僅僅是一條網路謠言呢,還是有一定的根據呢?

關於剛退休的前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與「紅黃藍」教育公司有關聯的說法,起因於該公司的大股東孟亮也姓孟,去年11月28日孟建柱在海南省官員的陪同下,參觀了位於海南生態軟體園裏的紅黃藍國際幼兒園。由於幼兒園與孟建柱分管的政法系統沒有任何工作上的交集,因此這次視察被廣泛懷疑是一種上門背書的宣傳行為,引發了孟建柱與紅黃藍大股東孟亮是否有親屬關係的猜想。最早的傳聞是,孟亮是孟建柱之子,不過新加坡《聯合報》在11月25日引述知情人士的話說,孟建柱並無兒女,因此傳聞不實。

也是在11月25日,北京警方通報查處了兩位網民,一個是上海某影視公司總經理金某、另一個是深圳人戴某,官方稱關於孟亮與某領導人關係的傳聞出自於這兩人,兩人已經悔過認錯。

但是關於紅黃藍教育公司有特殊後臺的消息並沒平息。公司的大股東孟亮有亮眼的背景,他擁有美國耶魯大學MBA的學位,先後在瑞士信貸、摩根大通等國際知名企業任過職,有大陸媒體報導孟亮的父親是一個叫孟慶勝的商人,與孟建柱雖然並無直接親屬關係,孟亮並不是傳聞中孟建柱的兒子或侄子。但是上海知名媒體人楊海鵬在推特中批露,孟建柱與孟慶勝在上個世紀70年代都曾在上海的農業部門工作過,彼此至少很熟悉。兩家是有交情的。

除此之外還有爆料批露,紅黃藍教育公司的創始人曹赤民曾經在中共的導彈部隊「二炮」服過役。該公司的副總裁藺玉華曾經是瀋陽軍區司令部幼兒園的園長。而且公開的信息也顯示,紅黃藍除了有民間幼兒園,還有專門的軍隊幼兒園。該公司確實與軍隊系統有密切的交往。

蕭茗(Host/Simone Gao):關於紅黃藍幼兒園事件的背景猜測,聽一下陳破空先生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網際網路上關於紅黃藍教育公司的追查和爆料,主要指向兩個方向,一個是軍隊背景、一個是和孟建柱的關係。那你認為就算該公司存在著與權貴間的利益輸送關係,這和虐童和性侵事件有關係嗎?」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紅黃藍所謂的教育系統,它肯定是官商勾結和權錢勾結的產物,兩個疑點都存在,第一個,性侵說是和老虎團有關。老虎團是北京衛戍區部隊的步兵團,老虎團只承認幼兒園的園長是老虎團退役人員的家屬,但說幼兒園園長已經被解職,至今不公布名字,說是老虎團某人的家屬,是誰的家屬呢?他們諱莫如深,這就是重大疑點。第二個,說跟孟建柱有沒有關係,紅黃藍最大的股東叫孟亮,孟亮至少有一條線索,他的父親叫孟慶勝,孟慶勝在上海農場當黨委書記的時候,剛好孟建柱在隔壁的農場當黨委書記。至於這個孟家和那個孟家有沒有親戚關係、有沒有直接親屬關係,我們不得而知,但是事實上是有聯繫的。另外一個紅黃藍事實上只成立兩年,但孟建柱已經去視察這個紅黃藍,紅黃藍只有兩年就在美國上市,它是靠包裝上市的,它40%有教育功能,是原始股東開展的,60%是外包,兩年時間它在全國發展了300多個城市,1300家親子園,300多家幼兒園,大規模的發展,沒有背後過硬的後臺做支撐是不能想像的,不管最終這個案件和孟建柱有沒有關係、老虎團涉案有多深、性侵範圍有多大,顯然裡面的疑點重重,處處露馬腳,以經可以說是昭然若揭。

蕭茗(Host/Simone Gao):「您剛才說的意思就是他們確實和權貴之間有利益輸送關係,那麼這和虐童和性侵有什麼關聯呢?」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小孩受到性侵的話,有家長有這樣的指控。他們不是去調查家長的指控,而是拘捕兩個家長,說是造謠。而且我們不說老虎團的行為,事實上對孩子進行裸體體罰、扎針、服藥片、甚至脫光衣服罰站,這本來就是一個變態的性虐待行為,這就是一個性侵害。性侵害不管多大的範圍,它是存在的,不管它跟這家、那家有沒有關係,它的商業來往也好、利益輸送也好,但是家長所指控的幾個方向,如果中國有獨立的司法部門,都應該展開全面的調查,在調查沒有結束之前,你不能夠隨便拘押家長,不公布幼兒園園長的名字,聽信老虎團一面的解釋和辯解,然後就下結論說家長造謠。」

蕭茗(Host/Simone Gao):關於孟建柱和紅黃藍關係的網路傳聞,再聽一下文昭先生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孟建柱和紅黃藍公司大股東之間的關係,這件事的真假,你覺得和幼兒園裏到底有沒有發生性侵兒童,這兩件事是怎麽個關係。關注孟建柱和這家機構的關係有什麽意義呢?「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假如說孟建柱和這家公司真的有關聯,那和虐童、性侵兒童有關係嗎?邏輯上沒有必然的關聯。不是說孟建柱和這家公司有關係,性侵兒童的事就是在他的默許下發生的,或者他對這事是知情的。但是和事件的後續處理有關係,由於孟建柱在政法系統中有巨大影響力,這起案子又是由當地的公安機關來辦理。那有孟建柱的影響,案子能不能得到公正的查辦,會不會有內幕故意被掩蓋就會是問題。所以追問紅黃藍公司和高層的背景這事其實是有意義的,也就是說從不同的角度讓整個事件變得越透明,案件得到公正處理的可能性就越高。但是很遺憾的是這種情況在中國目前還不可能發生。辦案機構自己也沒有興趣去查實紅黃藍公司和孟建柱到底是啥關係,只要一涉到高層官員,基層的公安人員,他們的第一反應就是抓披露信息的人。這會造成一種惡劣示範,就是只要某家企業和高官攀上關係,那不管幹了多壞的事,他承擔的後果都有限,都會受到一定程度的偏袒。」

當局對輿論的封殺,中國的網民能有無限的忍耐力嗎?下節繼續探討。

蕭茗(Host/Simone Gao):紅黃藍事件是中共十九大後第一起牽扯到領導人、軍隊等敏感話題的網際網路輿論事件。如果按照西方傳播學的標準看,夠得上一次公關危機的標準了。那中共政府是怎麽處置的呢?是否達成了預期的目的呢?

對待紅黃藍引起的輿論聲浪,當局依然採取雙管齊下的管控措施。一方面是通過官方媒體發布所謂權威信息,11月23日《新華社》發布快訊,指一切指控都有待於調查取證;同一天《人民日報》也發表文章,說「幼有所育的底線不容擊穿」。建議從法律、監管和教師素質三個方向加大力度,杜絕虐童事件的發生。教育部也聲明要開展幼兒園辦園行為專項督察。從25日開始公安部門陸續通告,有涉案的嫌疑人和製造散播所謂網路謠言的人相繼被拘留。

另一方面,網路刪貼也一直在進行中,關於孩子疑似被猥褻、軍隊人員有可能捲入猥褻、以及紅黃藍公司與前任領導人關係的訊息被大量刪除。相關評論文章、在社交網站張貼的與此事有關的採訪視頻也被刪除。以至於許多網民只能以「三色」、或「三顏色」來指代紅黃藍事件,繞開監控進行討論。另外有中國的媒體工作人員在社交媒體聲稱,從11月23日起已經接到中宣部的通知,不許再報導紅黃藍事件。

蕭茗(Host/Simone Gao):關於紅黃藍事件的社會成因,以及網民對輿論控制的反應,再聽聽陳破空先生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今年11月,一個月之內就爆出兩起虐童醜聞,北京、上海還被認為是各方面都比較規範的城市。你覺得什麽原因造成當今的中國連幼兒的安全條底線都守不住,哪怕是在最先進、最發達的城市?」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根本的原因就是在一黨專制的社會,道德淪喪,人的道德底線失守。整個社會惡性泛藍成災,人之惡氾濫成災,人之善已經蕩然無存。整個社會墮落,不僅官場腐敗墮落,而且影響了整個社會的墮落。像紅黃藍這樣的教育機構,它並不是以教育為功能、為目的,它是以商業、以圈錢為目的。它以教育為手段,表面上是辦教育,事實上的目的是圈錢,一個2年的教學機構,怎麼可能發展成有教學質量、怎麼可能找到最好的師資、有最好的管理呢?在很多國家,如果一個學校有相當的成熟,幾十年或上百年的積累才有相當的名聲。現在上市圈外國人的錢,所以現在緊急呼籲海外華人,如果持有RYB Education的股票,趕緊拋售,是標準的垃圾股,它不僅是經濟上的垃圾股、而且是道德上的垃圾股、人文上的垃圾股、人性上的垃圾股,人類的垃圾股,要趕緊拋棄。由於他們不是以教育為目的,是以圈錢為目的,必然裡麵包含著骯髒、血腥、醜陋,所以這不僅是什麼貧富、高端、低端的人口問題,這是罪惡的社會、這是罪惡的國度,這個國家在一黨專制下,已經瀋淪墮落了。」

蕭茗(Host/Simone Gao):「在虐童這種激起公憤的事上,當局壓制言論好像也能奏效。是不是意味著中國人的忍耐力是無限的,政府怎麽壓制都行?」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壓得住今天、壓得住明天、不一定壓得住後天,壓得住幾十年、不一定壓得住百年、或者千年。我們看納粹德國,當年的社會主義國家,社會主義非常強大,他們就守著強大的國家機器、舉國體制、國家社會主義,一路壓過去,可以把600萬猶太人壓碎。同樣中共搞的同一套,是另一套納粹德國的翻版,以舉國體制進入這個國家,尤其在輿論上,比納粹國家還過之。但是現在是網際網路時代、是信息時代,在這個年代,中共究竟能壓多久,不見得。就像西方名言所說的,可以欺騙人一時、不能欺騙永久,可以欺騙一些人,不可能欺騙所有的人,把所有的人永久的欺騙,這件事沒有人能辦的到,魔鬼撒旦都不一定辦得到。所以中共想辦下去,只能說能辦多少年而已,民怨的火山已經在那裡,這次驅除所謂低端人口、外來人口、和傷害中產階級,已經擺在那裡。現在中國老百姓流傳一句話就是:我恨共產黨。我恨共產黨明確說低端人口、中間人口,非常的恨。這個政府太權力傲慢了、這個政府太腐敗了、這個政府不把民眾當回事,視作草芥。如果這個惡行不改,還是中國那句老話——多行不義必自斃。我們可以拭目以待。」

蕭茗(Host/Simone Gao):關於當局輿論管控的後果,再來聽文昭先生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你覺得當局在虐童這個事件上仍然嚴厲控制言論,會給社會造成什麽後果呢?」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當局刪貼抓人的做法就是阻止人們去追問真相,這種做法會增加小道消息的可信度。雖然說民間提出的質疑未必在證據鏈上都站得住腳,不過一些關切是合理的。家長提到有孩子發現有肛裂的情況,這種情況不是一般的幼兒園老師體罰孩子會造成,所以它引起孩子被性侵的顧慮就是完全合乎邏輯。而關於孩子肛門受損傷這個重要的細節,警方並沒有澄清。與此同時還刪貼、抓人(所謂的造謠者),那就會對整件事情處理的公正程度留下很大的問號。說服力的不足會讓人們對公權力更加失去信任,在政權的壓力下,家長能做的就是轉園,把孩子轉去一個自己覺得安全的幼兒園。這種公權力製造恐懼,能阻止民眾去做某些當局不喜歡的事。可是當某天當局需要動員民眾去做它要求的某件事情時,公信力的喪失會使得政權失去動員力,這種時刻權力能否有效運作就會面臨嚴峻的挑戰。」

蕭茗(Host/Simone Gao):兒童不管是在體力還是智力上都缺少自我保護的能力,保護兒童不僅是人類普遍的道德準則,甚至可以說是任何一個物種為確保自身繁衍都必須遵守的自然法則。可是在當今的中國,連這條底線也成了問題。中國社會到底是怎麽了,它到底是怎麽走到這一步的,這是每一個身為父母的中國人都不得不面對的瀋重的問題。謝謝收看這一集《世事關心》,我們下個星期再見。



===============================================

策劃:宋元晦

撰稿:宋元晦

剪輯:郭敬淩帆王知行

旁白聲音剪輯:Jenny Chen

特效:Harrison Sun

文稿整理:Merry Jiang

合成:Sherry Chang

反饋請寄:ssgx@ntdtv.com

主持人配飾由雲坊Yun Boutique提供

新唐人電視臺世事關心

2017年12月

========================================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新唐人網友 2017-12-14
中共也好,苏共也好,强权统治是共产党的平常运转……不杀人,不维稳,不镇压,何为共产党?
Julia Wang 2017-12-07
1997.09 - 2002.12,孟亮担任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纽约副总裁,瑞士信贷會聘請一個25嵗的普通中國人做副总裁嗎?
2003年 孟亮进入摩根大通证券(亚太)有限公司担任董事总经理,摩根大通以雇傭中共紅二代,和中共官商勾結出名!
RYB 公司唯一一名美國人董事:Mr. Joel A. Getz is Independent Director of the Company. Prior to that, Mr. Getz served as Director of Development for the William J. Clinton Foundation in New York and was President of the Mayor's Fund to Advance New York City. Mr. Getz's additional previous work experience includes university fundraising at Stanford University, where he was associate director of The Stanford Fund and then a major gifts officer, both for the university and for the Graduate School of Business. From 1990 to 1997, Mr. Getz was the President and Co-Founder of Rim Pacific, a manufacturing and distribution firm focusing on art reproductions. Mr. Getz received his B.A. in 1986 from Harvard University.
怎麽這麽巧,他又跟克林頓基金有關係?這些人都曾捲入華盛頓披薩門性侵兒童醜聞,他們臭味相投,真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