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熱點互動】中共記者身份不明 美國開始採取行動?

紐約時間: 2017-11-18 12:25 AM 
 ( 自動連播 )
點擊下載觀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7年11月18日訊】【熱點互動】(1688)中共記者身份不明 美國開始採取行動?
廣告

最近美國國會「美中經濟與安全審議委員會」提出動議,要求在美國的中共官方媒體工作人員註冊為外國代理人,認為這些人從事了與身份不符的事情,應該受到一定程度的管制,在海內外引起軒然大波。這些中共的記者究竟扮演的是什麼角色?美國是否採取了行動?中共的做法給海外的華人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

最近「美國國會美中經濟與安全審議委員會」提出動議,要求在美國的中共官方媒體記者包括一些工作人員註冊為外國代理人,認為他們的行為與他們的身分不符,應該受到一定程度的限制。在海內外引起軒然大波。

這些中共官方的媒體究竟扮演的是什麼樣的角色,美國是不是要對這些人採取什麼行動,中共的一些行為對海外的華人會造成的什麼樣的影響?就這些相關話題,我們今天邀請兩位嘉賓分析和探討,一位是現場的政論家陳破空先生,陳先生您好。

陳破空:主持人好,各位觀眾好。

主持人:另外一位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的南卡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謝田先生,謝教授您好。

謝田: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觀眾朋友,節目的開始,我們先來了解相關的背景資料。

報告表示,中共對本國及外國媒體嚴加控制,但中共官媒在海外卻快速擴張。比如新華社在紐約聯合國、首都華盛頓、芝加哥、洛杉磯、休斯頓及舊金山都設立了分社。而新華社具有情報機構的一些功能,並就國內及國際事件向中共領導層提供祕密情報。

報告還指出,美國《華盛頓郵報》和《紐約時報》刊登來自英文的《中國日報》宣傳文章,卻未標明消息來源。中共央視駐華盛頓辦事處則僱用很多資深美國記者。

「美中經濟與安全審議委員會」呼籲美國國會,加強《外國代理人登記法》( Foreign Agents Registration Act),要求中共官媒在美員工登記為外國代理人。

《縱覽中國》網刊發行人兼主編陳奎德表示,一些中俄官媒記者確實承擔了間諜工作。他對委員會的提議持贊成意見,他認為這是公平的,甚至還遠遠不夠的法律行動。

據路透社報導,英文的《中國日報》已經根據《外國代理人登記法》登記,但只有高層管理人員才被要求披露為《中國日報》工作的情況。

根據報告,過去一年,中共上升的獨裁主義、技術民族主義,以及強硬姿態,都對美國構成威脅。

而美國參議院多數黨黨鞭科寧週二表示,美國樂於見到一個和平崛起的中國,但從目前態勢來看,中國的崛起勢必將成為美國的國家安全威脅。科寧還引用了美國中央情報局局長的說法,從長遠來看,中國將是比俄羅斯或是伊朗更巨大的安全威脅。

主持人:觀眾朋友,您現在收看的是《熱點互動》節目,歡迎您在節目當中給我們撥打熱線電話參與討論,或者給我們發短信;通過YouTube頻道和我們進行文字互動。我們今天的話題是:中共的一些記者身分不明,美國是不是要對他們採取什麼行動?

今天的兩位嘉賓一位是陳破空先生,一位是謝田教授。節目開始,我們先請陳先生向我們介紹一下「美中經濟與安全審議委員會」是什麼樣的組織?另外,「外國代理人」是什麼樣的概念?好多人都不太了解。

陳破空:「美中經濟與安全審議委員會」是2001年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前夕在美國成立的,廣義來說是美國政府的一個機構,要負責向國會提交報告。當時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各項條件並不符合,由於當時克林頓政府出於對中國的友善,以及中共大量遊說造成的結果,克林頓出於好意讓中國加入。與此同時,成立「美中經濟與安全審議委員會」審議中國或者中共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是否遵守規則,遵守或者不遵守對美國的安全會帶來什麼風險?就好像美國當年跟中國建交要成立《台灣關係法》一樣,附屬了一項法案;「美中經濟與安全審議委員會」就是那時候成立的。

委員會成立之後,每年要提交年度報告,今年的年度報告很廣泛,除了提議要對台灣增加軍事援助以抗衡中共、對日本、韓國等周邊國家軍事援助以抗衡中共、幫助香港推進民主等很廣泛的提法,其中一條就提到中國的新聞媒體和記者在美國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不僅僅是所謂的「記者」,事實上可能是情報人員,他們必須登記為「外國代理人」。

外國代理人這裡指的是外國政府代理人。因為如果中國是一個有新聞自由的國家、是民主國家,很多記者可以屬於私人媒體,不用登記;中國來的記者全部是來自於官方,他們是代表官方的意志,以官方的意圖在美國行事,所以理所當然按照美國的外國人登記條款、法律應該登記,但是他們並沒有登記。

主持人:謝教授,我們知道新聞記者有職業特點,記者肯定會四處去挖掘信息來源,為什麼中共的媒體記者被指為外國的代理人,他們到底扮演的是一種什麼樣的角色?

謝田:其實中共利用新聞媒體、利用記者的身分從事蒐集情報或特務工作很早就開始了,在國、共內鬥、中國內戰的時候,中共《新華日報》駐重慶的記者就都是中共的特務;中共後來派到美國、派到西方國家的記者都同時承擔著這樣的責任。

剛才提到經濟和安全審議法案的要求,美國政府用《外國代理人登記法》,這項法案最早在1938年設立的時候,事實上是針對著納粹的,二戰之前開始的,並且它當時的名字、以前的名字也叫做「替外國政府做宣傳」的那些人,事實上現在中國駐美國的這些記者們除了蒐集情報,也作為中國政府的喉舌,也是大外宣的一部分,正好就是替外國政府做宣傳,在美國從事宣傳,從事著與外國記者不相符的這樣一群人。所以適用這個法律是沒有問題的,可能美國政府早就可以這樣做了。

主持人:陳先生,這些人如果要是登記為外國代理人的話,他們將會被管制到一種什麼樣的程度?

陳破空:如果登記為外國代理人的話,就跟記者不一樣。記者享受充分的新聞自由、報導自由、信息自由等等,但如果是外國政府的代理人,那意味著,現在美國就好像安全級別提升一樣,什麼橙色警報、紅色警報,有不同的級別。現在提到「外國政府代理人」級別,換句話就是受到一定程度的監控,就好像中共的英文報紙叫《中國日報》,就在美國登記為外國政府的代理人,它的高層就受到美國相關部門的觀察和注意他們的活動;他們究竟有什麼活動?比如搞遊說,或者影響美國的輿論、試圖影響美國的政治等。

比如俄國,俄國的衛星通訊社或者俄羅斯的電視台都登記,其中就發現他們在「通俄門」中也扮演了一定的角色。所以這個就會受到一定的監控;美國一旦提到一個級別的話,對待就不一樣。

剛才謝田教授也講到中國的記者也做宣傳。西方的記者是新聞行業;中共首先它是個宣傳機構,記者出來不是為了客觀報導、不是為了報導事實和真相,他是替中共作宣傳的,而這個宣傳又是去愚弄中國人民的,也愚弄海外華人,同時還愚弄一些非中國人的外國人。另外,他起的作用就是蒐集情報,並不是記者的功能,他是情報人員的功能,當然他還有其它一些作用,比如在中間替中國政府穿梭當掮客或者什麼代理人等種種角色;他們跟真正的新聞自由、真正的媒體人、媒體等概念完全相反,整個顛覆了文明世界所定義的媒體和記者的概念。在這個時候,間接地說,他們是對美國社會的顛覆,美國的確是應該採取相應行動的時候了。

主持人:也就是說,註冊外國代理人法規是適用於這些中共媒體記者的?

陳破空:剛才謝教授講了,這是1938年美國首次產生的法案,是針對納粹德國。因為納粹德國當時有個黨國體制,黨國體制就把一切都納入政府機構裡,包括記者、媒體,結果納粹德國派出的媒體、記者就執行納粹德國的路線,他們已經失去了在德國「威瑪共和時期」的新聞自由、媒體自由、記者是無冕王的功能,變成了納粹德國的吹鼓手、喉舌、情報機構。美國為了防範對美國安全構成影響,就設立法案針對納粹德國,之後就有了這個法案,這個法案後來就延伸到針對其它一些國家比方前蘇聯、後來俄羅斯,現在針對紅色中國、共產中國等範圍。

凡國家記者不是出於個人意志、不是出於新聞從業人員的性質,而是來自於政府的派遣,在這樣的情況下就應該納入「外國代理人登記法案」,就跟當年納粹德國的記者和媒體登記一樣,那個法案當時在一定程度上保護了美國的安全,今天尤其重要和迫切,針對中共。

主持人:謝教授,如果中共媒體的這些記者登記為外國代理人的話,會不會對他們的工作、生活產生一些什麼樣的影響呢?會有多大的影響呢?

謝田:首先,只是登記而已,並沒有說登記了以後就把你當作什麼對待,美國政府事實上只是要知道你在做什麼。比方留學生,我們大家都知道有的留學生來這裡打工,跟他的留學身分不符,那就不符合他來的初衷;記者本來就是採集新聞,作為一個新聞從業者出現,那你不做這樣的事情就懷疑你的動機。

外國代理人登記法案,到現在大概有一千七百多個外國人已經在上面登記,代表從一百多個國家來,大部分國家來的記者都是很正常的,比方說來自日本的,可能就是要幫助日本政府推銷、推廣美國公民到日本去旅遊。這些都是對美國沒有什麼害處的,但是你只要是替外國政府做事情,你就要披露,問題就在這。

中共的這些記者們顯然不是真正在做新聞媒體,因為他也沒有如實報導美國發生的事情。事實上大家都知道,我想紐約是中共特務的大本營,在紐約所有這些中國的媒體、來自中國媒體的記者,其實都是特務。

我記得在美國的一位華人,原來是上海《文匯報》駐聯合國的記者唐宇華,他的名片上寫的是首席記者,但是英文名片寫的他是記者站的站長,他跟很多在美國的華人、美東那裡的人包括我自己,我當年在費城教書的時候都接觸過,他就是,過去我跟他交往的時候就直接了當問他:你作為一個特務,在這樣的一個國家,又做記者,這樣生活怎麼樣呢?他直接就承認他是特務。都是這樣。

如果是好好做記者,登記也沒什麼任何問題,即使是中共官方媒體記者,只要登記,你說你是在替中共政府做事,這也沒什麼其它影響;如果不登記,只是暗地裡悄悄做的話,那就是一種特務行為,自己就要承擔法律責任了。

陳破空:剛才謝教授提到中共《文匯報》的記者,後來應該是被美國政府、聯邦調查局逮捕了,似乎還在坐牢,下文我不太清楚。事實上我想說的是什麼呢?中共在媒體方面的控制可以說是既進攻又防守,它在國內叫媒體姓「黨」,所有的媒體完全嚴控,所有的報紙、電視台、電台、雜誌、教科書全部姓「黨」,由共產黨來控制,這叫防守。

另一個就是進攻,利用文明世界的新聞自由、利用文明世界的開放程度和透明程度對海外、對自由國家、文明世界大舉進攻,向美國、歐洲、日本大量派落地電視台、落地報紙、派駐記者,然後輻射出去,輻射出去之後既是宣傳搞中共的大外宣,又搞情報。一手宣傳,一手蒐集情報,而且在海外的報導是扭曲整個國際社會,比如它在海外用華語媒體報導;它也有英文媒體,像CCTV在華盛頓也有英文的,它的華語媒體報導對海外華人又是思想扭曲,如果海外華人只熟悉中文,老是看這些華語媒體,就對整個世界的圖景扭曲,就讓他們產生一些反美情緒、反西方情緒。所以禍害是非常大,就是一股禍水流向西方。

中共是雙重標準,美國要它登記它抱怨,中共不只是讓外國記者登記,就直接限制入境,簽證都不給發放,就不讓你進來。只要稍微有點負面報導,就像十九大,有一次,五大主流的世界媒體甚至被排除在後來的七常委跟記者見面會之外,排除在外。它可以如此武斷,但是外國讓它登記一下卻不得了、要跳腳!這完全是雙重標準。

主持人:剛才您說到如果讓它登記,它就會跳腳,的確我們看到中共左派的媒體《環球時報》就有一篇文章說「子虛烏有」,這個審查委員會提出的是子虛烏有。我不知道您怎麼看?另外,中共的外交部也是提到,審議委員會一直是有反華情緒。不知道您怎麼看中共這樣的情節?

陳破空:中共肯定要說是反華,實際上是反共。說老實話,既不反華也不反共,「美中經濟安全委員會」的成立就是監督它,監督美、中交往中有什麼對美國經濟不利的問題,非常客觀,而且調子都是以事實為根據,任何的推進都有事實為依據。

中共的反應是必然的,因為中共的媒體主要是宣傳給國內的人看,比如《環球時報》也好,外交部發言是外交辭令那不用講了,《環球時報》在作宣傳發表社論的時候,它知道是國內老百姓在看報紙,那是給國內老百姓描述得美國多麼霸權、多麼霸道、對中國的媒體不容忍,好像美國民主是假的;它絕對不會報導中共怎麼對待外國的媒體、外國的記者,那簡直是十倍、百倍、千倍的刁難,而美國僅僅是出於安全防範而已。

就像貿易領域一樣,中共是利用美國的市場經濟和自由貿易,對美國大事傾銷產品、完整收購美國的企業、搶奪美國的知識產權,但是外國的企業要投資中國,它卻處處設限,不能超過49%、不能完整地收購企業、知識產權必須轉移到中國去等等。它在貿易領域的雙重標準,在新聞領域同樣如此,雙重標準,就是我說的,它是既防守又進攻的戰略。

當年共產黨在延安共統區利用國統區,國統區還有遊行示威、集會、結社,還有批評,還有魯迅這樣的人天天罵國民黨,它就利用國統區的這些搞所謂「第三條戰線」跟國民黨鬥,然後又報紙宣傳國民黨統治區多黑,看魯迅都批評、看罷工示威,但是在延安的紅統區內,比如知識分子王實味僅僅抱怨了一下領導人開小灶,吃得好,被抓起來、殺掉、滅口。它是雙重標準。

共產黨為什麼成功?它是靠邪惡的成功,它正在把當年跟國民黨國統區的鬥爭擴大到跟文明世界、自由世界的鬥爭,這是非常危險的!文明世界如果真的是現在不採取措施、不緊急防堵的話,那就跟當年的國統區、跟國民政府的丟失一樣,有可能悲劇重演。中共的做法是對整個文明世界的顛覆,它圖謀顛覆,但我相信它的圖謀會破產,不會成功。

主持人:我們知道「審議委員會」目前僅僅是提出動議。根據您的分析,有可能在國會通過嗎?

陳破空:裡面提出很多項,不光這一項,通過多少在國會當然會審議,可能有的會通過、有的不會通過,或者通過一定的程度,但這個動議題出來本身是對美國朝野、對美國社會敲了一記警鐘。

主持人:謝教授,我想從您這了解一下,因為您在美國的時間很久了,中共採取對外的大量投資、外派中共官媒記者等這些做法,會給海外華人造成什麼樣的影響呢?

謝田:對華人來說,首先是非常丟人。因為海外華人以及很多老的華僑都有很強烈的愛國主義情節,他們希望中國強大,但是他們看到中共下三濫的手法也會感到非常屈辱。

剛才破空先生講得很好,我想補充一點,中共不光是對外派的新聞記者中,讓這些人作為間諜或者作為特殊工作者、情報蒐集者,作為中共的宣傳者,其實中共在所有的從中國派到海外的這些族群中,都在這樣做。比方在留學生中它也安插特務,讓留學生在當學生的同時也作為中共的特務來監視其他留學生、監視法輪功學員的活動,或者配合中共迫害法輪功的行為;中共外派的訪問學者,中共也在其中發展特務,這些特務在工作之外幫助中共蒐集科技情報,做其它的事情。

我們都知道像共產黨國家實際上是一種傳統了,中共甚至外派的文藝演出團體也帶有宣傳中共的意識形態或者政治目的的雙重使命;實際上不光是中共,所有共產黨國家政府、極權政權政府,他們在外派的人中,都在這樣做。

像北韓在海外的那些駐外機構,同時有經商和幫助北韓金正恩政權賺取外匯的這樣一個角色。它們都在利用自由社會的寬鬆環境,而用自己的方式,把它在國內的那種壓榨也好,欺詐、管制、牽制人民的方式延伸到海外來,並且會利用其它所有的方法為自己的邪惡目的服務。

陳破空:我補充一下關於對海外華人的影響。中國有一句成語「城門失火殃及池魚」,海外華人就是池魚之殃,有兩個方面,一個池魚之殃就是剛才我講了,因為中共媒體在華文媒體是主導性的,除此之外還滲透其它華文媒體、還收購別的股份,別的、已經有的華文媒體股份,這樣,它在華人世界中作的扭曲性的宣傳和國內一樣,就誤導了海外華人的思想。

比如海外華人本來生活在美國,在美國工作,在美國交稅,在美國領取福利,但是有一些華人卻由於中共的這種宣傳產生反美情緒。要知道,這些海外華人在國外生活得很不自在;一方面依附於美國,甚至是美國公民、拿了綠卡,但另一方面有強烈的反美情緒,讓他們活得很痛苦。這是一種。

還有一種最大的禍害,因為中共搞所謂的「情報站」是人海戰術,幾乎每個記者、所有的記者和媒體肩負情報或者間諜的工作。人海戰術的結果造成什麼呢?造成美國朝野對華人形成偏見,一見到中國面孔就覺得是間諜來了,見到的中國人是間諜,見到的華人就是間諜,所以很多華人就遭了無辜之殃。

主持人:形成了一種觀念在他們頭腦中。

陳破空:對。普通老百姓根本沒有作奸犯科、跟中共也沒有瓜葛,更沒有從事什麼間諜活動,但是一旦中美之間有什麼事情,你可以看看美國人的眼神,一看到一般的華人他眼神就不對,就覺得對華人有種防範,中國人做什麼就多了一層防範,同樣做一件事情,開公司也好、做什麼也好,政府相關機構可能查得就更嚴一點。為什麼?他就懷疑你。

所以海外華人真是遭受了池魚之殃,而且形像被誣衊化。很多華人是好的,但是國際社會尤其西方可能懷疑中國人、懷疑華人是間諜。究竟誰是間諜呢?一眼望過去面孔都相似,都是黃皮膚、黑頭髮、黑眼睛,你分不清,這樣就讓很多華人白白背了心理負擔、背了被誣衊化的負擔。

所以中共的作惡不僅禍害了國際社會、禍害了其它國家的利益,它也損害了在海外的、旅居海外的華人的利益。

主持人:中共外派記者的規模到底有多大?除了美國之外剛才您提到對歐洲、日本等很多國家都有外派這樣的記者?

陳破空:中共外派號稱大外宣,那是非常龐大的,應該是全世界最大的外派,有幾個數據,一個是450億,前些年它提出450億的大外宣計劃,要到全世界去辦電視台、電台,還要跟阿拉伯半島電視台競爭,現在華盛頓落地的像CCTV中央電視台第九台,用英文24小時播放等等,所有的國家幾乎都遍布了中共的媒體,還有《環球時報》的記者站,《環球時報》基本上就是特務機構記者站。這是一個概念。

還有一個概念,曾經、前些年美國跟中國在計算對方的記者(官派記者),發現完全不對等,美國官方的比如美國之音,這家電台屬於政府機構,記者屬於官派。據說美國政府的電台只有兩個、人員只有幾個人,但是中共的記者全是官派的,《新華社》、《人民日報》、《環球時報》等,那是成千上萬,完全不成比例。

所以前些年,有國會議員曾經提出要實行媒體和記者對等法案,跟中共要對等,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你限制我們只能去幾個人,我們也限制你們只來幾個人。但是一直沒有通過,是一大遺憾!這種不對等的狀況,雙重標準的狀況,美國在貿易上吃虧、逆差,在新聞上同樣是逆差,巨大的逆差、無形的逆差,看不見的。

主持人:謝教授,國際社會上怎麼看待這些人呢?另外,美國是不是對這些中共的媒體記者要採取什麼行動呢?據您分析?

謝田:我想美國不會採取什麼特別的行動。就像剛才破空也提到,首先,如果作為新聞記者就要按照新聞記者的規範。西方社會跟專制社會不同就是靠著道義上的至高點、透明度,開放、透明,越是這樣,越是跟專制國家的封閉、沒有新聞自由構成鮮明的對比。我想美國肯定不會去限制。

剛才破空提到對等。即使不對等,美國應該也不會限制中國的媒體、中共的媒體記者在美國活動的。但是美國人也不是吃素的,也不會白白看著這些人一邊做記者,拿著照相機到處跑,一邊做特務,既然「美中經濟安全委員會」作為監察機構,它看到這個問題、提出這個問題,我想美國政府對他們的防範肯定也會有所提高。實際上這些人是半間諜、半記者,他這樣可能兩個角色都做不好,最後很可能中共會發現,大外宣計劃在這上面的錢也是白白浪費了!

陳破空:我覺得美國有個做法,川普政府現在在貿易領域有很好的做法,川普政府發現在貿易領域是吃虧的,被中共鑽了空子,他甚至考慮退出像世貿這樣的組織,不參與TPP;他是說,跟任何國家建立雙邊自由貿易協定,任何國家如果遵守美國的規範,是平等、互惠的雙邊貿易。

所以他在中美的貿易逆差上給了中共當局強大的壓力,我認為他這個方法應該延伸到媒體領域,在媒體領域也給中共方面強大的壓力,讓媒體領域也能夠對等,能夠公平、互惠、互利。像中國網友說的,講什麼平等、互利,講什麼公平、互惠?你能把記者大規模派去,人家的記者連簽證都不給,甚至連進門都不進,拒阻在門外,什麼叫平等、互惠,什麼叫互利、雙贏?完全是謊言。

在這樣的情況下,我覺得川普政府應該擴大他的政策,美國優先,美國至上,美國利益優先,那就把媒體領域跟貿易領域這種做法,可以來個對等的推進,當然這是我的期待,美國社會是不容易的。

主持人:您覺得國際社會怎麼看待這些充當外國代理人的記者?

陳破空:我想國際社會越來越清醒了,我們看了大量的報告,有些新聞媒體的報告指向了中共的做法,我想不僅是美國,包括歐洲很多國家、包括日本都在覺醒之中,甚至包括台灣。我覺得這個做法對中共的滲透會有一定的遏止。

主持人:非常感謝二位嘉賓的精采分析。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觀眾朋友,再會。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