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熱點互動】程序員之死為何觸動人心?

紐約時間: 2017-09-19 01:36 AM 
 ( 自動連播 )
點擊下載觀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7年09月19日訊】【熱點互動】(1663)程序員之死為何觸動人心?
廣告

近日,大陸一位程序員之死引發社會的高度關注,WePhone創始人蘇享茂通過婚戀平台認識了他的前妻,然而,卻遭遇「閃婚閃離」,被前妻勒索,並索要1000萬人民幣,以及他的三亞房產,蘇享茂在絕望中跳樓自殺,死前通過他自己開發的WePhone發布了他的最後遺言。這件事情依然在持續發酵,許多人在關注蘇享茂的前妻是否負有法律責任,也有很多人感嘆,在當今的中國,婚姻已經淪為追求財富的工具。那麼到底是什麼樣的壓力使蘇享茂絕望自殺?在當今中國為什麼不管是找工作,尋醫,還是婚戀,都有可能跌入陷阱?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近日大陸一位程序員之死引發社會的高度關注,WePhone創始人蘇享茂通過婚戀平台認識了他的前妻,然而遭遇「閃婚閃離」,被前妻勒索,並索要1,000萬人民幣,以及他的三亞房產。蘇享茂在絕望中跳樓自殺,死前通過他自己開發的APP發布了他的最後遺言。

這件事情依然在持續發酵,許多人在關注蘇享茂的前妻是否負有法律責任;也有很多人感嘆,當今中國,婚姻已經淪為追求財富的工具。那麼到底是什麼樣的壓力使蘇享茂絕望自殺?在當今中國,為什麼不管是找工作,還是尋醫,還是婚戀,都有可能跌入陷阱?

今晚我們就請來兩位嘉賓就這個最新的熱點事件,做一些討論和解讀。一位是在現場的時事評論員傑森博士,傑森您好。

傑森:您好,觀眾朋友好。

主持人:那麼還有一位是通過Skype跟我們連線的時事評論員趙培先生,趙培您好。

趙培:您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謝謝二位。我們也歡迎觀眾朋友通過我們的手機短信或者是電話,或者是YouTube和我們文字互動。

傑森,我想請您來談一談這個事件,因為這個蘇享茂他是6月7日結婚,7月16日離婚,9月7日自殺,也就是3個月他經歷了從人生的大喜到大悲。就這麼一個事件,其實現在網上,國內的網站,當然我們看到海外媒體報導不是那麼多,但是國內是非常多的這樣一個熱議,您覺得這個事件觸動了人們什麼樣的痛點?

傑森:其實這個是個持續的熱點。這個熱點的話我自己能夠感覺到,從網民,每一個相關的報導評論都是大量的、非常激動的這種評論,當然有個別的就這個事情分析的,但是很多很多是非常情緒的評論,甚至說翟欣欣應該千刀萬剮等等的,就是說我可以看到這個確實是觸動了非常多人群,我能想像有幾群人,比如說中國現在從30歲到39歲這種未婚男子,1800萬。

主持人:被稱為「剩男」。

傑森:那麼這個龐大的人群,我想肯定是對這個女的充滿了恐懼和厭惡。因為這個人群就是說,很多時候中國數千萬的剩男,數學決定,一定會存在的。那麼這些男的他們幾乎唯一的希望就是說呢,他覺得我只要掙了錢我就能娶到我心儀的太太,掙錢、奮鬥變成了激勵他的一個主要目標了。

主持人:而且很多人好像也都使用婚戀網站。

傑森:對。而且這個事情就是完全打破了所有人的這些幻想,就是我掙了錢,畢竟這個程序員蘇享茂,他非常有錢啦,就是數千萬的財產,一般人肯定一輩子都掙不到這麼多錢,但是還是被騙到了這個份上,最後就是以自殺為終結。那麼使得很多我們所謂的「剩男」,幾乎喪失了自己尋到這種理想妻子的這樣一個願望。

當然我從網上也看到各個評論,現在有「剩女」,未婚的女子,她其實也充滿了怨氣,好像有個YouTube頻道女主持人在現場就氣得不行了,說,像我們這麼奮鬥努力的人,到現在我們還是孤girl!孤獨girl。她一個人就毀了這麼多。

就是說你可以看到它事實上是觸動了方方面面,當然就是很多人從道義的角度來說,就這女的太不講理了;有的人從法律的角度說;有人甚至從程序員本身這種情商極低的角度來說;有人就這個事情本身去討論該不該法律制裁。那麼就是你可以看到不同的人、不同的角度其實都有一個他的觀點,所以說觸發了很多人進入這個評論。所以說這個事情事實上已經發生了將近有十天的時間了,但是在網上不停地有新的報導出來,而這個事情還在持續的發酵。

主持人:是,還請律師啊什麼的。趙培我想問問,因為剛才傑森提到了,不同的人不同的角度,就這個事情本身它其實觸及了很多方面的問題,當然一個最大的呢,就是很多人第一個會談到的就是現在人的這個婚戀觀,就價值觀的問題。那我想問問您就是說,我們看到像這樣的事情呢,它確實讓人覺得說現在的婚姻,好像就是說非常追求物質。

我記得前幾年在國內一個很火的相親節目,中間有個女嘉賓,她說了一句話非常火,她說:「我寧可坐在寶馬車裡哭,也不願坐在自行車後笑。」但現在我覺得好像更進了一步,因為那個你可以說她只是選擇了財富;現在這個事件本身,這個人通過結婚在製造財富。您覺得為什麼中國社會現在這種婚戀觀,有相當一部分人他已經走到了這一步呢?

趙培:其實我們分析這個事件,我們可以看出這個事件可能帶有騙婚的嫌疑,因為這個程序員的前妻吧,她在網上註冊的時候沒有公布真實自己曾經的婚史等各種東西,那麼其實這涉及到一個網絡詐騙的問題。我們知道很多交友網站和大陸的很多婚戀網站,它成為一種詐騙常發生的地方,因為他知道你有需求,投其所好,這樣就可以詐騙到你的東西。這是一個在中國社會不能忽視的一個觀點、一個現象。

那麼另外剛才說到婚戀網站上,就婚戀女生那番話,那麼大家想想,這麼多年中國房地產的「丈母娘經濟」是怎麼來的?其實也是這個原因。為什麼呢,因為中共在這麼多年對中國的統治洗腦的過程中,它推出來的絕對唯物主義,一切向「錢」看,拿什麼來衡量他自己的閨女將來幸不幸福?就是錢。我閨女有沒有錢?她不能像我這樣跟著我老頭子這麼辛苦過一生,我不能讓我閨女這樣,那麼男方應該具有什麼什麼樣條件。

這些原因也造成中國除了這麼多的剩男之外呢,還有這麼多的大齡剩女的存在,這是一個中國人無法調和的矛盾。她不願意去過窮日子、過苦日子,而跟一個好男人這樣過一輩子,那麼起碼她的父母是不願意的,那麼在這種情況下呢,物質上的考量成為了婚姻的第一考量。

其實這個程序員的前妻呢,她在大學之前還是一個不錯的女孩,她跟她大學的男朋友在北京,是個窮學生,然後正是因為在北京待不下,前男友回到了他的家鄉去發展,而她獨自留在北京,分手。

可能整個中國物質的社會讓人的心態都起了變化,才造成了今天的這種結果,可以說是一個社會大的導向的輿論的結果,並不能看成是一個單個兒的一個悲劇問題,因為大家這麼憤怒,證明大家生活中有經歷相同的情感事件也非常多的。所以我覺得這應該是值得我們反思的一個社會事件。

傑森:對,我同意這樣的事情它是個極端的事件,極端在於這個蘇享茂跳樓自殺;但是這樣的一個婚姻,以婚姻作為謀財的方式,在中國倒不是特別的。

主持人:您覺得有多普遍?

傑森:至少我知道的人就有這樣的經歷。所以就是說不一定,它絕對不是一個個別現象。當然另一方面,剛才趙培也分析了,我同意幾點就是說,第一,中國人現在的婚姻觀是非常成問題的,歷史上傳統的這個婚姻是天地為證,從此就是白頭偕老,事實上就是這種有難同當、有福同享,這是最基本的一個概念,從結婚之初就奔著白頭偕老這樣的方式走下去的。

那麼中國現在的婚姻觀基本上一開始就是處於物質上的挑剔,這樣的一個婚姻觀某種意義上講,特別是有一些覺得自己孩子的學歷高,特別是像翟欣欣的家庭,長相好等等這樣,它幾乎變成了一個資本。我怎麼最大化利用我的資本實現我富裕的目標,我沒有權力、我不是官員、我不是官二代、富二代,那麼我有這樣的智力和長相的資本,我怎麼最大化我的資本,事實上就把婚姻一開始就定位成了一個謀財的方式。

當然另一方面我也同意剛才說的,這個社會本身事實上從價值上,還有從現實上,確實有一定的逆面的導向,婚姻談物質本身不是錯,中國幾千年也有一個門當戶對的概念,門當戶對的概念是啥?就是說稍微富有一點家庭的孩子想找富有家庭的男方,那麼這樣的話保持他的生活方式不變;那麼窮人家的孩子稍微找窮人家的另一方,因為他還是保持這樣的生活方式。所以說這種概念不是說是錯的,但是如果把這個概念強化了,這個概念是唯一的,那麼這個東西就是問題。

另外一方面的話,中國這個社會現在物質要求極其極其的緊迫,因為整個中國為了發展經濟,全靠房地產,其結果就是房地產的價格已經逾越了這個人一輩子可以賺錢的機會。就是說房地產,如果他的女兒在結婚之前不靠婚姻給自己搞到房子,也許他女兒永遠都不可能在北上廣深一線城市搞到一個房子了。所以說這個對很多家庭是不可接受的,就把房子、汽車、收入等等放在一個很重要的位置上。我們覺得是很物質,但是中國的話,變成一種現實,這種現實極端到一定程度,就像翟欣欣這樣子,變成了一個謀財的方式。

所以你可以看到它是綜合的,一方面是道德理念對婚姻觀的一個錯誤;另外,整個社會的道德導向;再有就是社會,中國經濟發展的現實和物質客觀現實,使得整個這個社會就進入這麼一個情況。

主持人:是,趙培,我們再談一下這個傳統的婚姻,到底這個傳統婚姻的內涵是什麼呢?今天的人好像把它都已經拋棄了,是不是說在今天這樣的社會,這種內涵已經不重要了呢?

趙培:其實我們可以做一個對比,我們認為的,我們的婚姻概念是哪裡來的?就是男女結合的這種婚姻,神聖受到保護的這種概念是從哪裡來的呢?是從伏羲和女媧的那個時候,婚配受天地保護,要天地為證,我們兩個人要怎麼樣,如果男方做到什麼樣其實可以離婚,女方做到什麼不對也可以離婚,中國古代都有,其實這個婚姻是一個正常的婚姻。

在西方,它是在上帝面前宣示,《聖經》上帝規定了一男一女的婚姻,當然啦,天主教認為是一個聖禮,神聖的禮節,基督教可能認為不是個聖禮,但是也是很重要的,要到神父面前宣示,這就構成了東西方任何一個文化一個基本的概念,就是婚姻是這個社會當中的一個基石。

其實在東方的論述它更加的完備一點,它講人倫,是人與人之間的道德。它有五倫:父子、君臣、夫妻、兄弟、朋友,父子有親、君臣有義、夫妻有別、長幼有序、朋友有信。它認為這五倫都做到了,大家就和睦了,那麼整個人類社會就能達到一個陽光大道,這就是人道的一個概念。

大家注意,這裡面說的是夫妻有別,它並不是說夫妻有愛、夫妻有情,大家是一個相敬如賓,這是中國古代讀書的聖人追求的一個境界,就是夫妻相敬如賓的這麼一個境界,它並不是有愛情。

近代的婚姻理論破壞最大的是共產主義興起之後,它是要打破一切舊有的道德,因為它就講了婦女解放,它這個婦女解放當然有人權的概念,但大部分宣揚一種就是不用管傳統道德,你可以想幹什麼幹什麼。甚至在蘇聯剛開始建立的時期,它宣布婚姻不應該私有制,應該「共妻」。大家說共產黨搞「共妻」就是從這邊來的。

到了柬埔寨的時候,紅色高棉弄得更過分,男勞動隊、女勞動隊,你們不用再什麼夫妻了,就通通是勞動工具。這樣整個人倫打破,這個社會就亂七八糟。當然,管仲《管子》這本書裡面有句話就是如果打破了人倫,行為就是禽獸,這個國家很可能十多年就滅亡了。這個紅色高棉當然就滅亡了。

大家想想,夫妻神聖的誓約組成了一個家庭,而家庭構成了社會的基石,整個社會的秩序,父親要疼愛兒子,兒子要孝順父母等等,一直到君臣之禮呀,整個社會秩序這樣建立,這才是我們現在的人類文明發展的一個過程。那麼我們打破這些,因為我們把五千年的文明,甚至上萬的文明我們都不要了,退回原始部落、退回群居的時代,那我們人類這麼多年來幹什麼呢?其實共產主義就做了這麼一個打破人類文明的一個過程。

在西方,當然他搞同性戀婚姻,把這個婚姻概念給變化了,你變化就不是原來那個東西了,很可能社會基石就不穩,它在西方搞的這些性開放、亂七八糟的東西,其實也在破壞這個社會。

在大陸,中國共產黨它也這麼搞,當然最開始一段時間它把男女當作生產資源去分配,領導人看上你了,你得嫁給領導,這種野蠻的制度就連中國古代都不如,中國古代還媒妁之言呢,他得自己看對眼了,兩家才能結親嘛。

共產黨現在它知道這套行不通了,它還講什麼?講情,純粹的情。講愛情,這些婚姻節目全部都給你講情,當然也講物質,大家嘲笑物質,最後發現兩樣都不對,愛情不長久、物質也不長久,物質還可能導致這種極端的沒有道德。那麼什麼最對?回歸我們傳統文化的人倫,這是對的,父子講情,就是你爸爸講的沒有道理,你不能去罵你爸,所以這些東西,傳統的東西在保證我們社會的穩定,才保證我們感到幸福。

主持人:是,反正家庭我們一向都知道是社會的基石,所以家的不穩定確實導致社會的亂世。傑森,我們再來看看這個問題的其它一些現實方面的因素。

傑森:對,就是妳剛才說了,說那麼多人為什麼這麼仇視這個事?其實我知道,中國大家有一個概念,就我剛才說了,中國將來會有幾千萬、一兩千萬的光棍,這是數學決定的,為什麼呢?中共在過去這30年搞一胎化,其實使中國整個人口極端的失調。就是說中國現在男比女多出幾千萬來,適婚年齡的人也多出幾千,上千萬的男子。這是目前中國試婚人群中一個龐大存在的問題,這個問題我們現在感受不到。

但是我從很多側面,不是說高級的層面,就是說中國它整個社會這種物質取向,使得所有的,中國傳統也有女的要上嫁下娶這樣一個概念,使得整個,我不說是高端的男生人群,一般中下端的男生人群實實在在的有這種我這輩子有沒有機會結婚?這樣一個巨大的問號在。當然與此同時,因為女方的挑剔、各方面的因素,也有幾百萬的,比方上海有著多少萬的剩女,就是到了30歲以上的女子。

那麼整個社會的失調,一方面是有中共幾十年錯誤的生育政策造成的;另一方面,也有整個社會導向,其結果就是這種錯誤的婚姻觀造成了非常多的人的不幸福,這種政策造成了很多人的不幸福。

剛才趙培說傳統的婚姻歷史上發展下來,媒妁之言,使得幾千年來男女結婚各方面都實現了這樣一個過程,偏偏在這個時候這個新的人類,這個事情還不是中國的,不是中國有這個問題,就是全世界都出現了整個人類婚姻匹配,婚姻整個形成都已經非常困難了,婚姻又非常的不穩定,所以說你就可以看到,當道德下走的時候,承受的是整體的人類。你看那麼多大媽一天到晚在給孩子找對象的時候,那種痛苦是真真實實的痛苦。

主持人:是,方方面面在中國社會都非常艱難,所以我想這個程序員本人,他當然可能是承受了非常大的壓力,但是也有人說,是不是因為他不知道怎麼去處理這些事,就是他有沒有必要走上自殺這條路?在您看來,他到底承受了什麼樣的壓力,促使他覺得他絕望了?

傑森:很多人不理解說,問你要一千萬,你說不給就對了,幹嘛一定要跳樓呢?你已經給她660萬了。

主持人:660萬也不該給!

傑森:對呀!其實人呢就是你在外頭當事者迷,特別是人在情中。很多網上報導這個男的、蘇享茂他對這個女蠻鍾情的,至少不是說一開始,不是從6月份一開始結婚就痛苦的,是3月份認識,整個迅速的1個多月就花了1千多萬在這個女的身上。然後在這個過程中,在結婚之前他才意識到這個女的以前有婚事,又花了88萬看了這個女的離婚調解書。後來又硬著頭皮結婚,結婚了以後又面臨對這個女的非常有心機的內心的恐懼。

就是說他這個情緒事實上是主導他很多後面的行為,不理智的行為,他對這個女的迷戀,再加上對這個女的恐懼,造成非常矛盾的心理,然後最終決定跟這個女的離婚之後,又大量的財產交割,最後他幾乎是身無分文。你可以看到他的一系列的不理智,在情的觸動下的不理智,最終促成了他跳樓。

但是還有一個核心的概念就是,這女的威脅他說,你的這個軟件公司是灰色地帶,而我舅舅是公安的。對於中國人來說,他決不相信我可以在官場上打贏這個官司,他只信權力,所以說這又是他一個,因為他所有未來財富的來源,如果這個女的把他所有的錢詐光了以後,他未來還能在東山再起的唯一希望就是他這個公司、這個軟件。如果這個女的突然說我要告你,就把你告得一無所有,那麼他真正的絕望。在他來說,情一無所有,錢一無所有,未來一無所有,他真的就只能跳樓了。

所以說你在這樣的角度一想的話,再加上相對來說,可能他社會接觸面很少,只知道編程等等這樣的客觀的中國的成長過程也使得他……。在我看來,他跳樓不是那麼難以理解,就是對於中國司法的整體的不信任,對於整個自己情上的難以解脫,對於整個過程中的痛苦,最後那一瞬間就促成他從樓上跳下去了。當然也不是一瞬間,在他跳樓之前,他把他手機解開了,甚至把很多資料記下來了,他還是有一定理智的選擇之後,覺得人生實在沒有意義了。

主持人:趙培,您怎麼看這個蘇享茂這樣的一個舉動?您覺得是什麼樣最大的壓力促使他走上死亡的這樣一條路?

趙培:我想剛才傑森博士分析的我完全認同,他怕這個女子嗎?他不怕,他怕的是她背後的公安,這個公安真的把他嚇壞了。我解釋一下他這個WePhone為什麼說是灰色地帶?中共規定網絡上,用網絡通話可以,比如咱們通過Skype這樣可以,電信跟電信可以,比如說中國網通打給中國電信可以,可以通話。但是網絡打給電信,不可以,這是一個違法的事情,包括他做的WePhone,其實就是網絡打固定電話,或者打手機,這個在中國是個非法的業務,是個灰色地帶,不可以。

另外,這個女孩還抓了一點,我知道你偷稅漏稅。其實呢,這裡涉及中國的一個現實,是什麼呢?在中共統治的環境下,除非你的門子很硬,你能拿到國家生意、拿到這種肥單,一般情況的小企業主一定是有偷稅漏稅,或者是有這些灰色地帶,他才能夠做得起來。由於中共對社會的嚴格管控,很多市場經濟的一些小企業主他就做不下去了,這裡涉及到背後的原因在這裡。

那麼這個人他在付出了感情,他覺得,中共講唯物主義,說我這個學習好,我就應該書中自有顏如玉、書中自有黃金屋。我現在有黃金屋了,這個顏如玉我也有了,但是現在全砸了,他的信仰一下就崩塌了,完全唯物,他就崩塌了嘛。你要是找個信神的來,他覺得無所謂,可能我上輩子欠她的,我就當作沒發生,我看她能怎麼的?或者一個心大的人,他也就過去了。

這個時候其實他根本上動搖了,他對整個世界觀的堅信的信念徹底崩塌了,他發現世界觀錯了,但他又不願意放棄舊有的這一套物質的東西,我去尋找一下新的,這個世界是不是不是我認識的這樣,還是有另外一種可能性。佛陀怎麼說的?上帝怎麼說的?我去看一下真正的世界觀是什麼。

他不!他就固執的認為這樣,他認為完了,一切都完了,我這輩子幾十年都完了。等於她讓我借了高利貸,又壓著我的公司,我為她做牛做馬一輩子,所以他想不開,一時想不開就走了。這個時候我是覺得更多的懼怕就是懼怕公安,懼怕中共的暴政,這才是他最後的那個恐懼點。

主持人:傑森,您剛剛都談到了,就是說他不相信中共這個法治,因為中國社會是「我爸是李剛」的這樣一個社會。但現在有意思的是,在這個事情發生之後,很多人都認為他的前妻可能應該是付法律責任的。那我的問題是說,在這一整件事情中,到底有多大的成分是法律可以解決的?有多大成分是道德的問題?

傑森:其實我覺得這個女的被抓的可能性非常小,翟星星被抓的可能性非常小,很多人他看到這個事後,第一恐懼是我怎麼樣未來防止這個事情?很多人就說這個人法律意識不強等等,其實不是的。

你法律怎麼判翟欣欣?他跟翟欣欣這個女人真的結婚了,結婚以後離婚就簽了這個協議書,協議書真的是有蘇享茂的指印。就是所有這些過程,你不管這個協議書多麼不合理,但是清官難斷家務事,那是人家夫妻倆口子之間做的一個決定,你怎麼能說她呢?她又不是說沒有跟你結婚,虛晃一槍,把你錢騙走了,她真的跟你結婚了,最後你也提出來離婚,同意離婚,而且你答應付這些錢。

所有這些過程在我看來,這就是為什麼我說法律根本不是社會核心問題的解決方案,為什麼道德需要存在呢?很多事情你法律根本無法觸及,你只能靠道德來觸及,但是不幸的是在中國這個社會,道德誠信淪失的非常厲害,道德也不能保護你了。道德是真正維繫一個社會運作的潤滑劑和基石,如果這個基石不存在的時候,方方面面都不穩定。

在妳開頭的時候妳談到的就是,我就職的時候能被傳銷搞死,我看病的時候能被百度給騙死,然後結婚的時候能被老婆逼死。就是說整個社會真的是危機四伏。為什麼呢?整個沒有很多道德依據可言了。這就是為什麼我說道德不是一個冠冕堂皇的說詞,它是你我能在這個社會上穩定、安全生存的一個基礎。

主持人:是,我想最後一個問題問一下趙培,您覺得像這個事情的發生,它對於當今的社會和人們會不會有一種警示作用?在您看來它會不會有什麼後效應?

趙培:其實這個問題在中共這個制度下,大家都明白一點就是我得保護我自己,大家只能吸收夠多的負面經驗教訓,就是說這個事情出現,下一次我不上互聯網了,我找我媽的三大姑、七大姨給我介紹一個,可能行。其實都一樣,都是在整個社會風氣到達這個時候,哪個地方都沒有一片淨土,哪個地方也不能讓你感到安全。

比如說舉個最簡單的例子。P2P平台在美國運行得很好,為什麼拿到中國就變成一個網絡欺詐平台呢?這裡面根本的原因是什麼?是因為中共的指導思想是一切向錢看,大家除了錢,什麼都可以不顧,它基本的信譽都可以不顧。當然西方有西方的問題,西方也受共產主義影響非常深,但是它的表面上的信譽制度,表面上的人與人之間的文明,它還有。所以到西方,你能夠感覺,他還排隊,這就是我們能感到表面文明還存在。

中共在表面上破壞得都十分厲害,因為它經歷過文革、經歷過洗腦教育,所以在表面上破壞得這麼嚴重。那麼我們想一想,我們現在的社會到底處在一個盛世,還是一個亂世?中國有句話叫倉稟實而知禮節嘛,如果說我們處在一個盛世,我們都吃得飽、穿得暖,我們應該知道禮節,我們知道不應該騙人,我們不需要去騙婚。那麼中國現在處在一個什麼呢?只能說是一個亂世。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二位,因為時間很快又到了,我們也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下次節目再見!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新唐人網友 2017-09-21
中国的婚姻 物质化了,但是中国的 女大学生专门去被包养,好换来钱财,可以不劳而获,中国的男人喜欢去找小三 小四 喜欢爱慕虚荣攀比,中国的 官员 带头包养,吃喝嫖赌,领导都是 那样德行,为何 老百姓不干,所以中国人对权力的 崇拜达到一种痴迷,一种疯狂的 程度,造成 中国 离婚率 世界第一!
新唐人網友 2017-09-20
这哥们是书呆子,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编程。怎么就不会学学刘强东?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