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世事關心】從網絡封鎖看中共暴政機器的運作

紐約時間: 2017-08-01 10:41 AM 
 ( 自動連播 )
點擊下載觀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7年08月01日訊】【世事關心】(438)
廣告

大家好,這裡是《世事關心》,我是蕭茗。翻牆這個詞對中國大陸的網民來說毫不陌生,翻牆的主要方法——虛擬私人網路(VPN)因為最近的一輪打擊再次進入我們的視野。人們依賴信息作出判斷,因此信息社會裏控制信息流通已經成為控制權力的關鍵。網路審查和封鎖是信息時代中共集權重要的暴政機器。這部機器是怎麼運作起來的?民眾又有什麼可靠的反制方法?這期的《世事關心》我們帶您認識防火長城,這部二十一世紀的國家暴力機器。

VPN又遭封鎖,中國網民今後該怎麼辦?

Bill Xia(比爾-夏/自由門網路技術公司總裁):「因為他做的事情只是通過行政命令不讓在網上出現這些信息。但是這個技術本身它還是有一定的潛力,在一定的時候還是可以用的。」

中共的網路防火牆,由怎樣一架耗資巨額的國家機器支持?

虞超(網際網路觀察員):「在意識形態、通訊保密、信息安全這三點攸關中共統治生死存亡,在網際網路封堵、鎮壓法輪功上融為一體。軍方機構,才是中共真正信得過的。」

網路防火長城,真能擋住人們獲取真相的渴望嗎?

蕭茗(Host/Simone Gao):大家好,這裏是《世事關心》、我是蕭茗。「翻牆」這個詞,對中國大陸的網民來說毫不陌生。翻牆的主要方法「虛擬私人網路」VPN,因爲最近的一輪打擊,再次進入我們的視野。人們依賴獲取信息作出判斷,因此信息社會裏,控制信息流通已經成為控制權力的關鍵。網路審查與封鎖,是信息時代中共極權重要的暴政機器。這部機器是怎樣運作起來的,民眾又有什麼可靠的反制方法?這一期的《世事關心》,我們帶您認識防火長城——這部21世紀的國家暴力機器。

1994年4月20日,64k網路通道開通。這被視為中國大陸連入國際網際網路的標誌。網際網路上信息可以自由流通的特點,很快吸引了中共權力機構的注意。1996年,一個叫嚴望佳的人從美國回到中國,她普及了防火牆的概念,推動了防火牆在企事業單位中的應用。1998年,中共開始佈局中國國家防火牆項目。

防火牆真正開始在國家層面大規模部署,始於一個重要的歷史事件。1999年7月22日,中共開始了對法輪功的鎮壓。鎮壓伊始,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的江澤民放言:「三個月消滅法輪功」。但是,事實證明,面對「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政策,這個人群和中共此前鎮壓的所有團體都不可相提並論。

虞超,法輪功修煉者。他在1999年4月26日,使用外企的通信專線,突破了雛形階段的長城防火牆,發送經過兩層壓縮的電子郵件給自己海外的同學和同修,通報4月25日上訪的情況。

虞超(網際網路觀察員):「當時一般使用的上網方式我記得還是33.6k速率和56k速率的調製解調器。那麼我們找到這個工具之後呢,我就想我光一個人使用這個工具還不行,我就在當時來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中逐一的去找他們談,我告訴他們打通訊息通道的重要性。我和自己的同學就開始培訓在中國境內明慧網的聯繫人,因為明慧網是當時信息交換和彙集的中心,他在整個這些年法輪功反迫害的過程中明慧網也扮演了極其重要的角色。所以當時不但是把這個工具找到,使用工具的人也找到,以及信息交換的核心。我們和明慧網建立了這樣的聯繫,所以在中共建政以來,在它發動的一次次群體迫害群體滅絕的過程中,它從來沒有面對過如此挑戰(被鎮壓的群體)居然能在鋪天蓋地的抹黑宣傳中發出自己的聲音,同時能在傾盡國家之力的打壓的情形下自我組織而且奮力抗爭。」

蕭茗(Host/Simone Gao):法輪功的反抗使中共認識到了新興的網際網路對自己的統治帶來的挑戰。這時,主動向中共示好的美國思科(Cisco)公司顯得越來越有用。思科公司是全球領先的網路解決方案供應商。自1998年始,思科的首席執行官錢伯斯,頻頻來華會見包括江澤民在內的中共政權最高層。錢伯斯當年對江澤民輸誠,暢談「未來的合作機會」、「進一步加強思科與中國政府的合作」,在後來的18年中,思科公司深度參與了防火長城的構建,也從中銷售設備牟利。

虞超(網際網路觀察員):「那到底他是怎麼合作的呢?其實他說的這些場面話他的背後,當然我沒有參加錢伯斯和江澤民的會談。但是我可以比較肯定的說他們在會談中只談了一件事情,也只可能談一件事情,這件事情就是中共政權從始至終最關心的事情,就是你錢伯斯或cisco到中國來對鞏固我們的政權能做什麼,這是他唯一談的事情。那他到底做了時麼呢,實際上cisco在幫助中共政權鎮壓中國民眾合法的基本人權和基本公民權力這種訴求的過程中它起到了非常壞的作用。因為最開始的時候,中共政府對於網際網路一無所知。如何建立網際網路、如何使用網際網路、網際網路它可能帶來什麼樣的挑戰,它其實也並不是很清楚,所有的這一切在最開始都是cisco教它的。那麼它是怎麼幫助中共政府的呢,當然大家很多人可能都知道cisco幫助中共政府建立了臭名昭著的「金盾工程」。那麼想做一個工程、想完成一件事情要有這麼幾個環節。首先呢是要有設計院來幫助這個,比如說幫助公安部——提出瞭解公安部的業務需求,根據這個業務需求,這個設計院提出設計的這個系統它有一些什麼,它應該在哪方面提出需求。具體需求是什麼這個設計院不說,設計院只告訴公安部你應該在哪些方面提出需求,你的需求應該是什麼什麼,大體上是哪些方面,那這東西叫做『初步設計』。那麼比如說,我們還是拿公安部打比方——公安部拿到這個初步設計以後,就要提出一個什麼呢,『招標書』,招標書就是基於這個初步設計來寫出對不同的業務需求,招標書要提出這個,然後那些具體做工程、完成招標書的人,我們一般稱為『系統集成商』。那麼這個系統集成商就要基於這個招標書寫出相應的『投標書』。這三塊:是『初步設計』,初步設計的產出物就是『招標書』,招標書提出來以後呢,他的真正應答招標書的東西叫『投標書』。這三塊都沒有人會寫,那cisco就幫助設計院寫出初步設計,他幫助公安部基於實際上是他自己寫的初步設計寫出招標書,他再幫助系統集成公司寫出針對招標書的投標書。他就是既出考卷又當回答考卷的學生,他把他的人派到這三個地方,幫助這三個不同的角色寫出這個東西來。那他做了什麼事情呢,他就是銷售他的產品,實際上他就是網際網路時代的軍火商,他把這個關鍵的軍火技術設備賣給中共政權,幫助中共政權加強它這種罪惡政權的統治,鎮壓它國內的這些信仰者,包括維吾爾人、包括西藏人、包括維權律師等等等等。這是cisco做的事情,他主要的一個工程是「金盾工程」。」

用中共自己的話說,「意識形態工作是黨的一項極端重要的工作」、「事關黨的前途命運」。這條關乎共產黨生死存亡的生命線不會交給思科這樣的外國公司掌握。那麼,中共自己的網際網路暴政機器是如何完整建立起來的呢?下節繼續探討。

中共建政以來,暴力機器的構成與運作,有三個基本部分:

第一,是暴力機器的大腦。也就是體現中共意圖的決策機構。它們是暴力機器的權力來源。行為上不受任何約束,跨部門進行協調和決策;

第二,是被上述中共決策機構附體的國家行政部門,負責暴行的具體實施;

第三,施暴需要證書來掩人耳目,這就需要立法機構為施暴提供的所謂「法律依據」。

那麼,在防火牆這個國家暴力機器中,這三個因素是怎樣被湊齊呢?

1999年6月,國家計算機網路與信息安全管理中心成立,局級事業單位,隸屬當時的信息產業部。不久之後,在哈爾濱工業大學任教多年的方濱興調任該中心副總工程師。如果將防火長城比喻成一座監獄,國家計算機網路與信息安全管理中心就是集建築師和獄卒於一身的角色,它是網路審查與封鎖這種思想暴力形式,在國家行政架構中的具體實施機構。這時,網際網路國家暴力有了牙齒和利爪。

1999年12月23日,國家信息化工作領導小組成立。網際網路國家暴力有了大腦。

虞超(網際網路觀察員):「所謂某某小組,是中共政治生態中特殊的權力構造。這種做法開始於1935年中共被國民政府圍剿逃竄途中,毛、朱、周成立的「三人軍事小組」成立於1941年,在延安毛澤東清除異己,確立個人崇拜搞的「延安整風運動」。而1958年中共以通知的形式,確立了這種小組在中共政治運作中的作用。他們說:「這些小組是黨中央的,直屬中央政治局和書記處,大政方針在政治局,具體部署在書記處」。曾任國家信息化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的前中共政治局委員曾培炎這樣說:「通過成立跨部門領導小組來組織實施重大戰略任務,是我們黨和政府在長期實踐中形成的一種有效的工作方法。在談這個問題的過程中,我想請大家注意這一點:一個是黨的機構,一個是國家行政機構。剛才我所說的國家信息化工作領導小組等等,是黨的機構;而下面咱們要談的是國家行政機構。這種小組既不進入中共的行政機構名錄、也不掛機構牌子、權力極大、跨部門協調、如臂使指。資金來源幾乎無限、權力不受約束、無需為其決策承擔責任。中共政治術語所謂「遇大事,用小組」。這是中共黑幫統治特有的特務機構。這種機構發揮作用的方式,是附體於已存在國家行政機構。國家信息化工作領導小組是中共黨內機構,它的首任組長,是時任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的吳邦國;副組長是信息產業部部長吳基傳;其成員是來自各部委的領導。其第一下屬機構計算機網路與信息安全管理工作辦公室設在已經成立的國家計算機網路與信息安全管理中心,管理中心是國家行政機構,組織協調公安部、安全部、保密局、商用密碼管理辦公室以及信息產業部諸部門封堵網際網路。這是一個中共機構附體國家行政機構的典型例子。我們注意到此時該小組級別是:組長是政治局委員、副總理、成員是各部的部長。」

2000年5月,在決策機構-國家信息化領導小組主持下,國家信息安全重大項目國家信息關防工程開始實施,其主要子系統就是內部代號為「005」的「國家信息安全管理系統工程」,亦稱「防火長城」。

2000年10月,信息產業部組建計算機網路應急處理協調中心。

2000年12月28日,第九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九次會議通過《關於維護網際網路安全的決定》。有了所謂的法律依據,按中共政治術語,即有了所謂「刀把子」。

虞超(網際網路觀察員):「2001年8月23日,國家信息化領導小組重組,級別陡然上升。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總理朱鎔基任組長;副組長是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曾培炎;成員包括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家副主席胡錦濤;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第一副總理李嵐清;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共中央宣傳部部長丁關根;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吳邦國。和1999年底該小組剛剛成立時由副總理掛帥,部級領導作為成員相比,它現在有三個政治局常委、三個政治局委員,這是中共黨內的級別,這些人在國家行政架構中的級別是:一個總理、一個副主席、三個副總理、一個中宣部部長。這標誌著對於網際網路的封堵已經升到最高級別,政治局常委級別。由政治局常委等組成的特務機構決策並跨部門協調,中共控制的所謂人民代表大會提供掩人耳目的合法施暴證書,國家計算機網路與信息安全管理中心作為網際網路國家暴力的具體實施機構,覆蓋全國,至此,國家最高權力層級的網際網路暴力機器全面成型。

信息化工作領導小組是防火長城的大腦,表達中共最高層的意圖。這種意圖,如何體現在網際網路管控中呢?

虞超(網際網路觀察員):「就要由中共情報部門、安全部門翻譯成可以實施的情報需求以及安全需求。再由計算機網路與信息安全管理中心協調各科研院所、機構,將這些情報需求、安全需求,以信息化方式在網際網路管控領域實現。意識形態、通訊保密、信息安全,這三點攸關中共統治生死存亡。在網際網路封堵、鎮壓法輪功上融為一體,軍方機構,才是中共真正信得過的。大量軍方背景的科研機構以及院校,投入防火長城的建設,其中包括哈爾濱工業大學、國防科技大學、西安電子科技大學、解放軍信息工程學院、解放軍裝甲兵工程學院、信產部中電30所、總參56所等等。」

蕭茗(Host/Simone Gao):2001年1月19日∼2002年3月20日,網際網路國家暴力的實施機構,國家計算機網路與信息安全管理中心在各省、直轄市的分中心紛紛成立,直屬信息產業部,財政上由中央全額撥款。人員、經費、設施迅速膨脹。與此同時,遍及全國的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進入高潮。在這場迫害中,中共沒能繼續成功掩蓋他們的罪行,因為民眾通過突破網路封鎖瞭解到了真相。不過,近期大陸民眾突破網路封鎖的主要工具之一VPN產品被全面下架,中國網民面臨的是一個什麼樣的未來呢?下節請聽我稍早對突破網路封鎖工具——自由門網路技術公司總裁Bill Xia先生的採訪。

蕭茗(Host/Simone Gao):好,讓我們來聽一下動態網公司總裁夏先生對未來大陸網路封鎖的分析。

蕭茗(Host/Simone Gao):「VPN不能用了,那中國大陸的網民是不是就會大量轉入其他突破網路封鎖的軟體,比如自由門或者無界?」

Bill Xia(比爾-夏/自由門網路技術公司總裁):「因為他做的事情只是通過行政命令不讓在網上出現這些信息,但是這個技術本身他還是有一定的潛能,在一定的時候還是可以用的,因為有的產品是在國內提供的,這些人之間會互相認識會形成一種溝通的群落,他們之間會互相傳播。」

蕭茗(Host/Simone Gao):「您剛才說了一個選項,現在所有的VPN產品都在網上消失了,大家用這個不太好用了,很多網民可能現在就會轉入像別的突破網路封鎖的技術「無界」或是「自由門」。他們使用這些突破網路封鎖的工具安全嗎?」

Bill Xia(比爾-夏/自由門網路技術公司總裁):「這些突破網路封鎖的工具都是很安全的。從最早2001年的時候,那時候開始是有像「自由網中國」和「花園網」,那時候出現這種破網軟體到現在的話並沒有人因為使用破網軟體本身受到騷擾或者是被抓捕。」

蕭茗(Host/Simone Gao):「你剛才說其它突破網路封鎖的工具相對於VPN來說中國大陸封鎖它們要更難一些是嗎?」

Bill Xia(比爾-夏/自由門網路技術公司總裁):「對,是這樣。其它的像「無界」瀏覽和「自由門」的話,我們從2002年開始到現在中間有些起伏,但是我們不斷的更新,所以它一直都沒有被封鎖過。」

蕭茗(Host/Simone Gao):「以後突破網路封鎖的前景怎麼樣?最終來講您覺得中共和你們誰會贏呢?」

Bill Xia(比爾-夏/自由門網路技術公司總裁):「整個的話,從這種思想層面上的話已經是中共的意識形態面臨的潰敗的狀態。應該在不久的將來這種宣傳會不存在,這些網路封鎖也就沒有必要再去封鎖了。」

蕭茗(Host/Simone Gao):「在技術層面很難說你們能夠完全把他們擊敗,但是整個從這種大的、人的思想的趨勢來講中共是在整個大潰敗,所以這個網路封鎖是維持不下去的。」

Bill Xia(比爾-夏/自由門網路技術公司總裁):「對,是這樣。因為從技術上來說,我們可以用很小的人力、物力就能夠達到突破封鎖的目的。但是因為我們還是有人力、物力的限制,所以我們很難去擴大服務所有的網民,這種大規模的去做。」

蕭茗(Host/Simone Gao):「所以你們的策略是讓一部分人通過你們的技術拿到這些內容,然後他們再在國內自己進行傳播。」

Bill Xia(比爾-夏/自由門網路技術公司總裁):「我想事實上情況是這樣發展的,並不是我們有意的去做什麼。」

蕭茗(Host/Simone Gao):夏先生還和我說,現在他們是在和時間賽跑,阻止中共對中國毀滅性的破壞。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思想是有後果的,如果人們獲得的是虛假的資訊,聽到的是以洗腦為目的的政治宣傳,長此已久,人的思想就會發生變化,會形成思維的定式。而中國的未來是中國人的未來,他們擁有什麼樣的思想其實也決定了他們擁有什麼樣的未來。從這點來說,真相的意義可想而知,突破封鎖傳遞真相的意義可想而知。關於中共防火長城的前世今生,《世事關心》還將做系列報導,請大家繼續關注。感謝您收看這期節目,我們下週再見。

(完)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