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世事關心】通俄門纏鬥不休 朝核危機持續升級

紐約時間: 2017-07-18 10:01 AM 
 ( 自動連播 )
點擊下載觀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2017年07月18日訊】【世事關心】(436)
廣告

大家好,這裡是《世事關心》,我是蕭茗。剛剛過去的G20峰會上,川普總統進行了幾場重要的雙邊會面,這些會面中兩個話題是他特別關心的:一個是俄羅斯干預美國大選;一個是越演越烈的朝鮮核危機。俄羅斯干預美國大選是他和俄國總統普京會面中反复提及的話題。他剛剛回到美國,麻煩就找上門。國內的媒體曝光他的兒子小川普曾經在競選期間和一個俄羅斯人有往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被朝鮮的洲際導彈重新拔高的朝核危機是G20中相關各國的另一個熱點話題。危機的解決有什麼實質進展,國際社會還有什麼選項呢?這集的《世事關心》讓我們來探討這些問題。

小川普被曝與俄國人有聯繫,真實情況到底怎樣?

Donald Trump Jr(小川普):「但是這事發生在媒體將通俄寫成一個故事之前,發生在大家對俄國這麼關注前。對我來說,這就是對手調查。」

Ethan Epstein(《標準週刊》副主編):「能證明共謀的是雙方暗通款曲密謀破壞大選。對於這一問題目前還沒有證據。」

美中日俄領導人會面談朝鮮,不斷升級的核危機,相關國家將如何應對?

蕭茗(Host/Simone Gao):蒂勒森說,如果這個(與中國共同執行的制裁)失效的話,我們就沒有太多好的選擇了。那麼如果制裁真的失效,其它的選擇是什麼呢?

Ethan Epstein(《標準週刊》副主編):「很少。」

通俄和朝核,G20上這兩個重要議題,過去一週有什麼發展?

蕭茗(Host/Simone Gao):觀眾朋友大家好,這裏是《世事關心》,我是蕭茗。剛剛過去的G20峰會上,川普總統進行了幾場重要的雙邊會面。這些會面中,兩個話題是他特別關心的:一個是俄羅斯干預美國大選,一個是愈演愈烈的朝鮮核危機。俄羅斯干預美國大選,是他和俄國總統普京會面中反覆提及的話題。他剛剛回到美國,麻煩就找上門:國內的媒體曝光他的兒子小川普曾經在競選期間和一個俄羅斯人有往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被朝鮮的洲際導彈重新拔高的朝核危機,是G20中相關各國的另一個熱點話題。危機的解決有什麼實質進展?國際社會還有什麼選項呢?這一集的《世事關心》讓我們來探討這些問題。

川普的通俄調查在Jeff Sessions的聽證會後淡出了媒體的視線。這為他參與上週在德國舉行的G20峰會減輕了一些壓力。峰會期間,川普不止一次問普京俄國是否干預過美國去年的總統大選。普京方面否認。G20峰會後,川普樂觀的表示兩國關係應「向前走」。然而,樂觀的局面未能維持。川普在上週一迎來了新一輪有關通俄的挑戰。

7月8日,紐約時報報導,川普的長子小川普曾在大選期間在川普大廈會見了與俄羅斯政府有關係的律師。這引發了各界再次關注有關川普通俄的指控。Comey的聽證會和Jeff Sessions的聽證會,並沒有提供川普通俄的證據。而這次小川普與俄羅斯律師會面的消息是目前為止最確鑿的川普團隊與俄羅斯人接觸的材料。這到底真能成為證據還是媒體的又一次小題大做呢?

小川普在媒體公布這一消息後,選擇無保留的公布全部與該俄國律師往來的相關郵件。郵件顯示,去年六月,小川普收到與他相識的音樂公關人士Rob Goldstone的郵件。Goldstone在今年6月3日給小川普的郵件全文如下:

Goldstone e-mail:「早上好,Emin剛給我打電話讓我通知你一些有意思的信息。今天早晨,俄羅斯首席檢察長見了他的父親Aras,在會見中提出願意提供給川普競選團隊一些官方材料和信息,這些東西可以幫助給希拉里和俄羅斯人的交易定罪,會對你父親很有利。這當然是非常高層和敏感的信息,但這是俄羅斯和政府對川普先生的支持——在Aras和Emin的協助下。你認為最好怎麼交給你們這些信息,你能直接和Emin談這事兒嗎?」

小川普回覆說:「多謝Rob,謝謝。我此刻正在路上,但也許我先和Emin聊。好像我們有一些時間,如果這真是你說的那樣,我很喜歡,特別對夏天之後(的活動有利)。能否下週我回來後我們通電話?」

此外,在公布郵件的同時,小川普在7月11日寫到:我是在2013年莫斯科舉行的Ms.Universe Pageant認識Emin的。我認為他們郵件中提到的關於希拉里的信息是屬於對手調查性質的。正如Goldstone今天所說:整個會議過程毫無價值,甚至令他感到焦躁。

小川普在本週接受福克斯電視臺Sean hannity的採訪中表示,通過Goldstone的引薦,小川普與前川普競選團隊主席馬納福特(Paul Manafort)和川普的女婿庫什納(Jared Kushner)一起在紐約的川普大廈會見了一名俄羅斯籍律師維塞尼茨卡雅(Natalia Veselnitskaya)。然而事實是,這位律師並未能提供任何有關希拉里的信息。小川普說他沒有向父親提及此事,因為整個過程毫無價值。

小川普:「回過頭來看這事,我想我可能會處理的有些不同。但是這事發生在媒體將通俄寫成一個故事之前,發生在大家對俄國這麼關注前。對我來說,這就是對手調查,說不定會有確鑿的證據證實我一直通過其它途徑聽說的一些事。不僅是大選期間聽說的而是過去這些年一直都有傳聞的事。所以我想聽聽他們有什麼要告訴我的。但是,很明顯,沒有什麼線索。會議內容跟這個(爆料)一點關係都沒有。」

前民主黨全國委員會的重要人物曾與烏克蘭政府官員及來自烏美兩國的記者合作,挖掘對川普陣營不利的信息。但是媒體鮮有報導。這是否是雙重標準。請看下節專家解讀。

蕭茗(Host/Simone Gao):一些媒體認為,無論是否獲得有利信息,僅憑小川普與俄國相關人士會面這一點,就可確定川普團隊確實與俄國「共謀」影響大選。另有專業人士表示,在大選期間通過第三方取得競爭對手的黑材料也是競選團隊慣用的手法。此次事件唯一不同的是,信息來源是俄國。在通俄調查的大背景下來解讀這件事的時候,我們不能忽略另外一方面的消息。美國政治新聞網Politico的報導資料顯示,同是在這次大選期間,希拉里陣營在去年曾與烏克蘭政府及烏美兩國記者合作,挖掘對川普陣營不利的信息。對於小川普聯繫俄國人這件事,聽一下稍早我對華盛頓《標準週刊》副主編Ethan Epstein的採訪。

蕭茗(Host/Simone Gao):據《政治雜誌》(Politico)報導披露,在2016年總統競選期間,前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成員查魯帕(Alexandra Chalupa)曾與烏克蘭政府官員和記者合作,目的是挖出川普及其競選主席馬納福特與俄羅斯有關的負面信息。然而,媒體幾乎沒有渲染查魯帕與烏克蘭政府官員之間的合作。您認為美國媒體是否對此採取了雙重標準?

Ethan Epstein(《標準週刊》副主編):「我認為從某種角度可以那麼看。我是說通俄的指控很嚴重。俄羅斯政府不是美國的敵人,但是從各種意義上來講,它起碼是美國在戰略上的競爭對手。所以我認為人們有理由擔心川普兒子和俄羅斯方麵人員的會面。但是你知道,你提出的『雙重標準』的概念非常好,但是這個問題貫穿了整個川普當政時期,包括競選期間。他做了很多會引起別人反對的事情,但是與此同時,媒體給他的待遇和其他任何候選人都不同。顯然,對於他的審查要超過一般標準,而且我認為有的時候它甚至上升到不公平甚至不可理喻的程度了。在對手研究這一問題上搞『雙重標準』,就是很有說服力的一個例子。」

蕭茗(蕭茗(Host/Simone Gao):我們應該怎樣區分『通俄共謀』與傳統競選中的挖掘競爭對手資料?小川普稱,他僅僅在挖掘競爭對手資料。

Ethan Epstein(《標準週刊》副主編):「這是個好問題,這正是律師和檢察官需要決定的問題。共謀暗示雙方有什麼陰謀,所以他們所謂的『共謀』指的是川普競選團隊和外國政府之間陰謀從事非法活動。傳統上的對手研究當然不會上升到那個高度,所以如何區分這兩件性質不同的事情,目前還不明朗。」

蕭茗(Host/Simone Gao):情報提供者的國籍事關重大嗎?尤其是這次不是別國,而是美國的對手俄羅斯。所以共謀的指控來源於此嗎?

Ethan Epstein(《標準週刊》副主編):「那不一定就能證明有共謀。能證明共謀的是雙方暗通款曲密謀破壞大選。對於這一問題目前還沒有證據。我還認為單單從國外渠道獲得信息本身,並不能證明川普競選團隊也知道對方獲得該信息的方法。比方說,如果你看關於約翰-波德斯塔(John Podesta)的電郵問題,沒有證據顯示川普競選團隊已知或教唆他們甚至下令他們去黑Podesta的電郵。就我們目前所知,那是俄羅斯方面獨立做的。要使共謀成立,必須證明雙方在這件事情上有過合作。」

蕭茗(Host/Simone Gao):您認為這起事件會對川普造成損害嗎?

Ethan Epstein(《標準週刊》副主編):「嗯,我認為對他的損害在於,這件事給反對他的人提供了新的材料和線索,想必羅伯特-繆勒先生會深挖小唐納德川普、傑瑞-庫什納和保羅-瑪納福德的事情。所以我不是很確定這個事會成為唐納德-川普的大麻煩,但是這件事會引發出持續的調查,這個事實本身會是川普的大麻煩。另外一個問題是小唐納德-川普有些誤導公眾:他一開始說沒有這類會面,然後當證據顯示有這樣的會議的時候,他又不得不承認開過會。他公開了這些郵件。這樣做造成了一個印象——一個整個行政團隊和家庭都不誠實的印象。所以這也成了另外一個問題。」

習近平和普京就朝核危機會談後,G20上川普又和普京長時間會談。中美俄在朝核問題上是否有新的互動?下節繼續探討。

朝鮮在7月4日首度成功試射洲際彈道導彈,專家推論平壤已具備將導彈射到美國本土的能力。美國代表在聯合國安理會表示,不排除對朝鮮單獨動武,以及制裁違反聯合國決議協助朝鮮的國家。這個意味明顯的發言,還被美國駐華使館的官方微博轉載。

針對洲際導彈的發射,美國國務卿蒂勒森(Rex Tillerson)表示,朝鮮威脅已升級。他說:「任何僱用朝鮮奴工、提供朝鮮經濟或軍事利益、不充分執行聯合國安理會決議的國家,都是在助紂為虐。」

川普在出席G20峰會前發了二則推文表示,北京可以「出重拳」打擊平壤,「結束它的胡作非為」並指中朝貿易今年第一季度增長了幾乎40%,「對於跟我們合作的中國來說,這太多了,但是我們不得不嘗試一下!」

G20會議召開的前一天也就是7月6日,美國總統川普、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和韓國總統文在寅舉行一次會晤,他們一致認為,聯合國安理會應做出對朝鮮實施「更嚴厲制裁」的決議,並希望G20會議能向朝鮮發出「有力信號」。不過美、日、韓三個國家對朝鮮的觀點也略有差異,文在寅多次表示過願意跟金正恩展開對話,而日本和美國強調至關重要的是對朝施加壓力。安倍認為,「同朝鮮只為對話而對話毫無意義」。

川普:「感謝你在朝鮮問題上所做的努力,這是你我及所有人都要面對的一個極其重要的問題。這個(遏止朝鮮的時間)可能比我想的要長,也可能比你想的時間要長,但不管是哪種方式,最終會成功。」

Rex Tillerson(美國國務卿):「北京此前已採取相當的制朝措施,但後來可能基於各種不明原因停止行動。這是一個和平的施壓行動,想要通過加強制裁施壓的方式,遏止朝鮮發展核武,需要點耐心及時間。」

安裝在韓國的薩德反導彈系統,目前的測試準確率是100%。然而,薩德是用於攔截短程和中程彈道導彈,而不針對洲際彈道導彈。攔截洲際導彈的系統叫做地面中途攔截防禦系統(GMD),GMD系統僅有55%的攔截成功率。

蕭茗(Host/Simone Gao):關於G20對朝鮮局勢未來走向的影響,和朝核危機的最新動態,來聽一下Ethan Epstein先生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蒂勒森說,如果與中國共同執行的制裁失效的話,我們就沒有太多好的選擇了。那麼如果制裁真的失效,其它的選擇是什麼呢?

Ethan Epstein(《標準週刊》副主編):「很少。我覺得川普行政團隊有些虛張聲勢。我覺得這樣做很精明,我們想讓北朝鮮覺得我們正在認真考慮軍事打擊其政權,因為這可能會嚇得他們終止核計畫,或者至少暫停該計畫,或者暫停導彈試驗。蒂勒森先生很明智:我們的選擇會很糟糕,要是北朝鮮真的成為貨真價實的擁有洲際導彈的國家,美國不會冒著挑起核戰爭的風險去發動先發制人的軍事打擊。所以我認為實際的選項,而且在眼下這會是一個糟糕的選項,就是接受北朝鮮作為一個核武器國家,然後我們在此前提下做下一步的打算。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必須竭盡全力去阻止事態朝這個方向發展。」

蕭茗(Host/Simone Gao):所以您認為美國絕對不會採取單邊軍事行動?

Ethan Epstein(《標準週刊》副主編):「我認為即使制裁失效,美國也不會採取軍事行動。因為我們怎麼知道制裁會失效?我們只能是在北朝鮮成功試射了可載核彈頭的洲際導彈之後才知道,但到那時再採取軍事行動就已經太晚了。所以我覺得——你明白我意思吧?我們很難做到先發制人。我覺得我們採取軍事行動的可能性非常渺茫。而且我覺得會帶來很多問題,包括北朝鮮可能的報復行動,還有就是他們的導彈及核設施都是隱藏起來的。他們在地下很深的地方,遍佈整個國家,甚至有些東西都藏在水下。所以很難採取軍事行動。我是說,現在最寄希望的就是敦促中國觸痛北朝鮮的軟肋,這是我們的當務之急。而且如果這樣不奏效,我們就會有很多麻煩,我覺得。」

蕭茗(Host/Simone Gao):在G20峰會之前,習近平與普京會面。在G20期間,川普與普京會面兩個半小時。您對此有何解讀?這將會是這三個國家新的互動形式嗎?如果是這樣,對北朝鮮局勢又會有何影響?

Ethan Epstein(《標準週刊》副主編):「俄羅斯就不是重點被談論的角色,當涉及到北朝鮮問題。大部分的原因是中國吸引了所有的注意力。但是你要知道,俄羅斯可以通過做一些事情來約束北朝鮮,而他們並沒有這樣做。比方說,有成千上萬的北朝鮮勞工在俄羅斯工作。這為北朝鮮賺取了不少外匯以支持他們的核計畫。所以如果普京總統對北朝鮮採取一些行動,那會非常有幫助。我相信川普一定在這方面敦促過普京。但是我本人對此並不樂觀,因為普京樂於將世界其它地區的事件玩弄於股掌之間。所以他知道全球希望他對北朝鮮採取措施。他可能會樂呵呵地說:「不,我才不會那麼做呢。」

蕭茗(Host/Simone Gao):您認為此時此刻中俄兩國是否有意結成某種同盟來對抗美國?

Ethan Epstein(《標準週刊》副主編):「他們已經就此做出很多行動了。他們聯合起來形成了對抗美國領導權的壁壘。他們這樣做已經由來已久。我是不是覺得這種壁壘會加強?的確如此。但是我又覺得這是件好事——你恰好指出了川普尋求與俄羅斯緩和關係的原因。或許他可以把他們兩家撬開一點,這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但我確信值得去努力嘗試,尤其是你可以試著讓俄羅斯在伊朗、敘利亞、和北朝鮮這些事情上和我們配合。」

蕭茗(Host/Simone Gao):修復併發展與俄國的關係,是川普的外交策略之一。普京這個國際社會的資深玩家,對美國平衡國際利益關係有著重大的意義。然而國內反對川普的勢力一直抓住通俄這件事不放,使得川普與俄國交往的過程中不得不小心翼翼。目前,很多法律界人士認為,小川普的行為還不能被指控為共謀。而隨著朝鮮的洲際導彈升空,朝鮮核危機的直接影響範圍,也擴大到了美國本土。美、中、日、韓、俄這五個利益相關國家,已經緊繃的神經變得更加緊張。讓我們一起繼續關注,這個持續了25年的當代核陰影,能否以最小的代價得到解決。謝謝收看這一期的《世事關心》,下個星期再見。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