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世事關心】2016震盪開場 中國大變局前奏?

【世事關心】2016 震盪中的開篇

紐約時間: 2016-01-12 11:03 AM 
 ( 自動連播 )
點擊下載觀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2016年01月13日訊】【世事關心】(364)2016震盪開場中國大變局前奏:2016年開篇,預料中的中共軍改方案如期登場,「二炮」成為歷史,火箭軍、戰略支援部隊、陸軍領導機構粉墨登場。和軍改的「開門紅」同步亮相的是股市的 「開門綠」。1月4日、1月8日A股再現千股跌停。2016年伊始,中國的政治和經濟同時經歷了「預料之中」和 「萬沒想到」。這是否是全年運程的寫照?
廣告

蕭茗(Host/Simone Gao):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世事關心》,我是蕭茗。歲末年初大新聞不斷。日曆剛翻到了2016,中國就迎來了軍改方案出爐和股市大跌。雖然各自的意義不同,但是它們一起給2016譜寫了一個躁動不安的開場。這些在歲末年初發生的大新聞分別傳遞出什麼信號,又預示著新年怎樣的運程,這一集的《世事關心》讓我們來分析。還是從中共軍改的新進展說起。

中國大陸的所謂「新常態」之一是高層領導不放假,反而越是假期、越是出大新聞的時候。2016年的元月1日,習近平沒放假、中央軍委沒放假、中共軍隊的高級將領們都很忙活。

視頻:「中國人民解放軍陸軍領導機構、中國人民解放軍火箭軍、中國人民解放軍戰略支援部隊成立大會,2015年12月31日在八一大樓隆重舉行。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向陸軍、火箭軍、戰略支援部隊授予軍旗並致訓辭。」

中共的軍改終於展露了它的真容,它是以軍種的變更揭開帷幕的。於1966年成立的「第二炮兵」正式壽終正寢,2015年12月31日它被所謂「火箭軍」取代。從此戰略導彈部隊由陸軍的附屬兵種成為與陸、海、空三軍並列的第四個獨立軍種。根據中共官媒《環球網》的說法,這個轉變是參考了前蘇聯戰略火箭軍的經驗,目的在於整合陸海空三位一體的核威懾力量。軍種雖然變了,主將不換,原「二炮」司令員魏鳳和仍然是新建的「火箭軍」司令員。

「戰略支援部隊」是一支全新的軍事力量,它到底是由什麼組成的,又是幹什麼用的呢?官方的解釋是這樣的。

楊宇軍大校(中國國防部新聞事務局局長/國防部新聞發言人):「戰略支援部隊是維護國家安全的新型作戰力量,是我軍新質作戰能力的重要增長點,主要是將戰略性、基礎性、支撐性都很強的各類保障力量進行功能整合後組建而成的。」

有媒體根據其臂章的圖案猜測,電子戰、網路戰等力量將被併入這個新軍種。

在元月1日亮相的新角色裏,「陸軍領導機構」多少有點莫測高深,之前所傳聞的「聯合作戰司令部」、「陸軍司令部」等名稱沒有出現,出場的是籠而統之的所謂「領導機構」。官方已經批露出了11人的陸軍領導班子,陸軍司令是原成都軍區司令員李作成。國際媒體普遍對這輪軍改的動作給予了高度關注。

蕭茗(Host/Simone Gao):新成立的這幾個軍種有怎樣的意義,聽下本台資深評論員文昭的解讀。

蕭茗(Host/Simone Gao):出爐的這幾個新兵種和機構,對中共軍隊原有的權力體制有怎樣的改變。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中共原來的軍隊管理體制是以陸軍為中心、為主體,陸軍對其他軍種也有某種程度的支配權。這體現在軍區制上,比如南海艦隊歸海軍總部和廣州軍區雙重領導;蘭州軍區導彈旅歸二炮總部和蘭州軍區雙重領導,而各軍區的主官都是陸軍將領出身。軍改把一些軍種單獨分離出來,也取消軍區制,實際是降低了陸軍的地位,讓各軍種在地位上更加平衡。另外過去中共軍隊的晉升制度,四總部的首長都要有在大軍區任職的經歷,也基本上是陸軍體系的人,軍種改革和中央軍委機關的改組之後,這種情況應該也有所改變。四總部裏主要是總參謀部權力過大,對各個軍兵種都有支配作用,那麼軍種改革之後,下一步是軍區改戰區,再下一步是組建戰區聯合作戰指揮機構、軍委聯合作戰指揮機構,總參謀部會降級成為聯合作戰體系的參與者之一,權力更加集中在軍委主席手中。」

蕭茗(Host/Simone Gao):新兵種當中「戰略支援部隊」最為神秘,你認為把這股力量單獨建軍是出於何種目的?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我覺得最主要的目的是,單獨建軍更便於軍委主席的垂直管理,減少中間層級。之前中共發展網路戰的能力,職能上是歸於軍事情報部門之下的。也就是總參謀部技術偵察部,又稱總參三部。這個部下設多個局,其中二局番號61398,就是負責英語目標,是長期被西方媒體關注的駭客部隊。有海外媒體說總參三部下轄超過10萬網軍,是一支規模龐大的陰影力量。在去年習近平訪美之前,發生了對美國大規模的駭客攻擊事件,給習近平製造了很大麻煩,就說明總參所控制的網路戰力量不完全受習近平的控制,所以組建『戰略支援部隊』的針對性我認為比較強,就是要削弱總參謀部的權力,要把軍事機器上的各個齒輪都儘量直接地置於軍委主席的控制之下。」

如果說這一波軍改舉措完全是在意料之中,也不準確。「戰略支援部隊」是之前媒體所不知情的。另外,人事上也有意外,原總後勤部政委劉源,這位對拉下穀俊山起到關鍵作用的紅二代將領,之前被一些海外媒體看好將執掌新組建的軍紀委,可是在2015年12月31日,當局宣佈組建新的軍種時,國防部的新聞發言人卻證實,劉源已經退役,其仕途劃上了中終止符。

蕭茗(Host/Simone Gao):繼續請文昭來分析。預料當中的軍改還是出現了一些意外,其中之一是原總後勤部政委劉源的退役。您如何解讀習近平在軍改當中的人事安排?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外界在解讀軍改的人事安排過程中,可能存在著某些誤判或想當然的聯繫。劉源在軍中反腐問題上和習近平立場相近,以及都是紅二代出身,父輩都在文革中受到打擊,於是很自然地把他們歸為一類,事實可能與這個想像有出入。原二炮政委張海陽也是紅二代,但是在2014年底退役。要知道薄熙來也是紅二代,其父薄一波在文革中也受到過衝擊,但是他和習近平就是對立關係。而作為紅二代這個圈裏的人,薄熙來和劉源、張海陽都有過交往,所以劉源和張海陽未必是習近平青睞之人選。現在看起來一種可能是習近平出於紅二代圈子穩定的需要,等張海陽和劉源自動退役之後,再在軍改中提拔自己所看中的人,比如陸軍司令李作成,是原成都軍區司令員,沒有特殊顯赫的背景,這樣的人獲得提拔恐怕是習近平最真實意圖的體現。」

新年中國股市遭遇「開門綠」,這只是一個暫時現象,還是奠定了今年的運程?下節繼續探討。

2015年是中國股民經歷了「過山車」的一年。由大喜開始,以大部分股民的大悲結束。2016年的第一個交易日,又是中國股民的黑色星期一。1月4日,A股開盤後一路走低,下午1點過後,滬、深股市跌幅擴大到5%,觸發了第一次「熔斷」機制,全面暫停交易15分鐘。恢復交易後,恐慌進一步擴大,兩市繼續下跌,跌幅達到7%,終於達到了第二檔「熔斷」線,休市提前收盤。

1月5日股市略有企穩,不過好景不長,1月7日一開盤又再度狂跌,滬市全天交易僅14分鐘就跌破了7%的熔斷線,提前收市。從而開創了A股一天之內交易時間最短的紀錄。上交所1月8日乾脆暫停實施這個熔斷機制,從而也開創了中國的股市政策裏「出師未捷身先死」的最快紀錄。

按照官方的說法,熔斷機制是為了在股市暴漲暴跌的情況下給投資者更多的冷靜時間,當漲跌達到一定比例的時候暫停交易,從而達到穩定股市的作用。不過看來它完全沒有起到這個作用,有財經人士將1月4日的暴跌歸結為投資者對「熔斷機制」的理解存在著偏差。

朱雁峰(財經評論員):「管理層設立兩個熔斷機制,兩根線是有他的初衷的,希望是讓大家冷靜。但是從今天的效果來看,大家不但沒有冷靜,反而有點恐慌了。因為我們看到從第一檔(熔斷)的15分鐘休息完以後,緊接著用了僅僅6分鐘的時間,馬上就觸及到了第二檔(熔斷)的線。而且今天再次出現一個千股跌停這樣的一個狀況。那麼意味著市場對熔斷機制的理解,還是存在一定的偏差。」

中國A股的「開門綠」也波及到了世界。美國三大股指週一收盤跌幅都超過了1%。星期三A股的跌停也再度波及到歐美股市。

大陸證監會去年7月曾宣佈,六個月內上市公司控股股東和持股5%以上的股東及董事、監事、高管人員不得通過二級市場減持本公司股份。而這個六個月的禁令將於1月8號到期,有分析人士擔心A股市場不久將出現更大的拋售潮。

蕭茗(Host/Simone Gao):來聽一下本台資深評論員傑森博士對股市近期表現的分析。

蕭茗(Host/Simone Gao):您認為A股在2016年頭一個星期的暴跌,是股民對熔斷機制還不適應;還是預示了一個較長期的走勢?

傑森博士(新唐人資深評論員):「其實這個古怪股市的現象從一個側面反應了股市的熔斷機制本身的愚蠢性。中國股市有漲停跌停這樣的概念在裡面。它其實對股市瘋漲有一定的控制了,現在又加入一個熔斷機制。其實熔斷機制對股市的暴漲暴跌的作用一直是有非常大的爭議。因為它最大的問題是固化了股市暴漲暴跌,我們知道股市是有一個動態空間的,比如說股市有時暴跌7%、8%,但它後置又反彈上來。但是你有熔斷機制的話,像這次暴跌5%就停了,停了之後造成的效果是恐慌;再次15分鐘開盤之後,引發了另一輪的拋售,拋售的結果直接跌到7%,接著整個就停盤了。另外大家也分析說,熔斷機制本身有虹吸效應,比如說大家知道5%要跌停、熔斷,那麼到4%點幾的時候股民拚命拋,知道不拋就來不及了,就會使得從0.4到0.5之間迅速被股市吸到0.5的狀態。熔斷本身有虹吸效應,這個效應也會從另一方面增加股市的暴漲暴跌的因素。在我看來把2016年初看成一個小股災的話,這次股災完全是中共政策愚蠢造成的。」

蕭茗(Host/Simone Gao):歐美股市對這次A股暴跌仍然做出了比較強的反應,你認為經歷了去年的股災之後中國股市還能在多大程度上影響世界?

傑森博士(新唐人資深評論員):「這個股市暴跌國外有過解讀。他們還是認為說中國股市是一個經濟面的反應,看到中國股市暴跌,對中國經濟的信心進一步受損,確實出現西方歐美股市也在往下走。美國第一週股市下降的情況是多少年都少見的慘烈。在我看來是高處不勝寒的表現,畢竟美國股市已經經歷了到2015年的盤整年,從2009到2014年整整5、6年有一個漫長的牛市,牛市把美國股市推的一高在高,目前美國股市是高處不勝寒,把很多美國利好的消息都涵蓋進去了,這時任何的風吹草動都會引發投資人的恐慌。雖然中國股市的暴跌在經濟面上並沒有對西方造成影響,但在情緒上對於美國股市處於高出的狀態確實是有一定影響。在我看來這個影響其實是短暫的。」

歲末年初,有內涵的政治新聞層出不窮。傳遞出怎樣的信號,下節來探討。

蕭茗(Host/Simone Gao):中國有句俗語叫「一日之計在於晨,一年之計在於春」。新年伊始是為全年做計畫的時候。不過中國傳統的新年是農曆正月,那確實是春天的開始。而現在雖然是冬天,卻已經是西曆的新年了。如果說軍改和股市的波動是兩件看得見、摸得著的事,那麼另一些政治新聞所傳遞出的,可能是一些正在蘊釀的大事。先請雪麗介紹一下近期的幾件有內涵的政治新聞。

雪麗:謝謝蕭茗。歲末年初是政治圈「曬內涵」的季節。因為要為來年謀篇佈局,領導人少不了要開會、講話,用微言大意的方式傳遞出若干在謀劃之中,還尚未定型的事。近期的值得關注的內涵新聞有這樣幾個。第一條是去年的12月28日-29日中央政治局開了兩天的「專題民主生活會」。內容是針對所謂的「三嚴三實」的要求,政治局委員們開展批評與自我批評。特別是習近平在會上的總結發言,強調政治局委員要經常、主動地向黨中央看齊,意味深長。有海外媒體將這次會議稱為「政治局委員也要人人過關」,恐怕是醞釀重大決策的前奏。

第二是2016年元月1日中共出版了新書《習近平關於嚴明黨的紀律和規矩論述摘編》,官媒轉載的內容節選裏再提「法治之下沒有『丹書鐵券』和『鐵帽子王』」。「鐵帽子王」這個稱謂去年紅透一時,被普遍認為是在暗示曾慶紅及江澤民。在政治局剛剛開會人人過關之後,官媒公開承認「鐵帽子王」的說法的確出自習近平之口,而且高調重提,就像一把劍已經從鞘中拔出了半截,指向何人,已經呼之欲出。

第三是有香港媒體報導,江澤民的秘書,軍隊總政治部副主任賈廷安已經在2015年11月份被控制,而且《解放軍報》在元月1日的「四總部學習傳達習近平在中央政治局民主生活會上講話」的報導裏唯獨沒有賈廷安所在的總政治部的名單,如果賈廷安真的出事,江澤民恐怕情況不妙。

第四是原北京市委副書記呂錫文1月5日證實被「雙開」。官方公佈的罪狀裏,明確說她「妄議中央大政方針、長期搞團團夥夥」。這位在擔任北京西城區區長期間,積極參與過迫害法輪功的副書記,到底加入了什麼「團團夥夥」,耐人尋味。這幾條內涵新聞預示著,2016年中國大陸的政治圈恐怕會有大震動,蕭茗。

蕭茗(Host/Simone Gao):謝謝雪麗。歲末年初的幾條政治新聞傳遞出怎樣的信號,先聽一下傑森博士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中央政治局剛開會,要求向「中央看齊」,習近平的新書裏就重提「鐵帽子王」。這兩者有無關聯?

傑森博士(新唐人資深評論員):「習近平已經高壓反腐,抓小蒼蠅、大老虎已經抓了兩三年的情況下,竟然習近平在2015年底,也就是最近,他仍然提向中央看齊,也就是說中共的政治鬥爭還沒結束,江派的殘餘勢力仍然有反撲的可能性,甚至在很多問題上給習造成困難或麻煩,甚至會有嚴重的攪局現象。比如說最近香港「銅鑼灣書局」綁架的事件,讓習近平在國際上、在香港問題上、在各方面處於被動的角色。在方方面面可以看到,雖然習、李、王在很大程度上得到上手,但是江派並沒有完全放棄頑抗。從這點上來說,習近平再次提到沒有『鐵帽王』這樣的概念,實際上是再次緊告。很多人說鐵帽王是曾慶紅,我感覺很可能曾慶紅、江澤民都涵蓋在內。這也是未來習近平下一步改革包括經濟方面、包括軍事方面、還有包括政治方面的改革,最大抵觸情緒的一群力量。雖說看是老調重提,但是有關連的,可能是未來中國政治發展態勢的進一步明示。」

蕭茗(Host/Simone Gao):最後聽下文昭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你認為從最近的政治新聞看,中共的內部鬥爭處在一個怎樣的節奏上?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我覺得處在一個碼快的節奏上。中共高級別的批評和自我批評會不是隨便開的,過往的經驗是找一群人來開這種會,通常意味著這群人裏有人要倒楣了。鄧小平是以民主生活會的方式串通元老們一起發難,逼胡耀邦下臺。2014年底習近平也是親自坐鎮河北省委的民主生活會,就是沖著省委書記周本順去的,2015年周本順就被拿下了。對於第一領導人來講,開這種會最大的用處之一是能看出誰和誰是一夥。如果確定了某人是未來打擊的物件,在會上誰批評他不積極,誰保持沉默,誰就和他是一夥的。從江澤民時代開始,中共高層很少開這種批評和自我批評的會,官媒也沒有報導,因為那個時候政治局委員都在悶聲發大財,你不惹我、我也不惹你。沒什麼批評和自我批評的內容,有也是流於形式。2013年6月開了一次這種會,當時沒有說是批評與自我批評會,只是以政治局會議的名義報導的,很可能涉及到對周永康的調查。這次是新華社高調地報導「專題民主生活會」,習近平還做了專題發言,有可能是涉及到更加重大的決策。」

蕭茗(Host/Simone Gao):如果把軍改、經濟震盪和高層鬥爭幾件事合在一起,你認為哪一個是2016年中國這台大戲的主要衝突?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在這幾個因素裏,最主要的、也是推動所有事情發展的是高層鬥爭。這個層面沒有突破,所謂深化改革就推進不下去,中國經濟裏的若干結構性問題也難以觸及。軍改是服務於高層鬥爭的,通過軍隊指揮機構的改組實現人事洗牌,習近平抓牢軍權、削弱對手的力量,在高層攤牌過程中才有底氣。胡錦濤之所以是10年弱主,一個主要原因是他對軍隊的控制能力極弱,這應該是給習近平留下了深刻的教訓,所以他上任以來注意力一刻也沒有離開過軍隊。經濟改革上的鮮有建樹,雖然是高層鬥爭受到阻滯的一個結果,但它反過來也可能成為一個動力。今年的第一個星期股市就兩度暴跌,反映了社會對經濟前景的悲觀情緒,當局想讓股市成為直接融資管道幫國有企業脫困的計畫恐怕更難實現,國有企業的困境又會帶來銀行債務風險和失業率增加等一系列連鎖反應。這一系列困境又會給中共領導人以壓力,要儘快擒賊擒王,在高層打開局面。」

蕭茗(Host/Simone Gao):雖然震盪和意外年年有,但是回顧過去幾年中國大事的軌跡,每一次震動都比上一次更深層、也更有全局性。從軍中肅貪到軍隊管理體制全面改組、從刑不上常委到打虎鋒芒指向前任黨魁、從經濟增長「保七」到保「六點五」。所有這些震動會不會最終合成一個大震盪,讓人們所熟悉的現實來一個大改觀呢,也許2016年會讓這個答桉變得更清晰。謝謝收看這期的《世事關心》,下個星期再見。

《世事關心》播出時間

美東:週二:21:30

週六:9:30am

美西:週二:21:30

週六:12:30pm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