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人士:纽约检察官“滥用诉权” 可能适得其反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3年04月06日讯】4月4日,在针对美国前总统川普的传讯结束后,起诉书曝光,川普被控34项罪名。法律分析人士表示,罪名数量之多令人惊讶,这是检察官“滥诉”的典型例子,其结果可能适得其反。

纽约检察官指控川普指示他当时的律师迈克尔·科恩(Michael Cohen)在2016 年总统大选前几周向成人电影女演员丹尼尔斯(Stormy Daniels)支付130,000美元的封口费。法庭文件称,川普随后每月以法律服务费的名义非法偿还科恩的款项,导致纽约商业记录中出现34项虚假条目。

曼哈顿地区检察官阿尔文·布拉格(Alvin Bragg)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川普“竭尽全力隐瞒这一行为,导致商业记录中出现数十项虚假条目,以掩盖犯罪活动,包括企图违反州和联邦选举法。”

在法庭上,川普对34项伪造商业记录的重罪指控不承认,说自己是清白的,并指控布拉格的案子是一场党派“政治迫害”。

乔治华盛顿大学法学院名誉教授约翰·班扎夫三世(John Banzhaf III)表示,如果陪审团宣告川普无罪,他不会感到惊讶,因为这种过分的指控会让陪审团认为整个案件不公平。

班扎夫告诉大纪元时报,“我认为,即使是一个没有太多法律专业知识的陪审团也会审视这一点并说,‘好吧,这是重复的’,”

他打了个比方,如果一个人被指控抢劫银行,检察官不指控他抢劫一家银行,而是加上33项其他指控,例如“他闯红灯过马路、违规停车、枪走了火,在不该带枪的时候带了枪,”

“但是,对大多数人来说,他们会说那是一种犯罪,一种银行抢劫。”

其实,班扎夫是2020年在乔治亚州投诉川普涉嫌干涉大选的律师,导致乔治亚州因涉嫌干涉2020年总统大选而展开调查。该调查仍在进行中。

班扎夫认为,纽约的案件可能会对他的乔治亚投诉案产生不利影响。

班扎夫说,在纽约对川普提出数十项指控后,在乔治亚或其他地方可能也打算对川普提出更多指控,这就会让陪审团认为,川普是一个政治目标(对川普进行政治迫害)。

班扎夫表示,这会带来“陪审团无效”的风险,即陪审员不管证据如何,一律反抗不公平的指控。

俄亥俄州前法官兼检察官迈克·艾伦 (Mike Allen) 表示,纽约的案件甚至可能无法开庭审理。

艾伦告诉大纪元时报,“我认为川普的法律团队很有可能”在驳回动议上获胜,“该动议将在紧急情况下提交”。

特朗普的律师乔·塔科皮纳(Joe Tacopina)已经暗示提出了几项驳回动议,其中一项是检察机关的不当行为和选择性起诉

拼凑的法律依据

艾伦还认为,从起诉书看,此案很“薄弱”,因为它是法规的“大杂烩”——“州伪造记录指控”与“联邦竞选财务违规行为”的结合。

起诉书称,川普违反了纽约刑法第175.10条,一级伪造商业记录罪;这项指控被重复了34次,指控川普在2017年2月至12月期间反复开具支票并制造不准确的业务记录。

纽约州法律规定,如果要将伪造记录指控升级为重罪,必须“意图诈骗和意图实施另一项犯罪并协助和隐瞒犯罪”。

然而,起诉书没有具体说明川普被指控意图犯下的其他罪行。地方检察官布拉格在川普出庭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告诉记者,法律没有要求他具体说明额外的指控罪行。

但当被问及其他罪行是什么时,布拉格提到了纽约州选举法,该法禁止密谋以非法手段宣传候选人。他还提到了科恩2018年对联邦竞选财务违规行为的认罪。

在看完布拉格的新闻发布会后,艾伦表示不同意布拉格的论点。

拥有数十年法律经验的艾伦说,“在我见过的任何刑事起诉书中,法律都规定了‘其他罪行’必须在起诉书中具体说明和详细列明”,“他拒绝具体说明其他罪行是什么,这充分说明了他的起诉没有说服力。”

艾伦和班扎夫都表示,此案应该驳回,因此此案不符合正常的法律理论。

此外,班扎夫表示,川普的团队可以用诉讼失效抗辩,纽约法律规定,重罪指控的诉讼时效为五年,此案已经过期,因为这笔款项是在2016年支付的,也就是大约七年前。但布拉格预计会使用“被告一直在外州”为理由,以延长诉讼时效 。

班扎夫说川普的律师可以指控布拉格是“选择性起诉”。因为布拉格将川普的轻罪指控升级为重罪,而他经常对其他刑事被告采取相反的做法,这就是不平等对待。

艾伦说,无论怎么看,对川普的起诉都会给美国司法留下不可磨灭的污点。

“不公然进行政治起诉,是我们与其他国家的区别……它阻止了我们成为香蕉共和国,”艾伦说,“现在,(这个案例)这对我们国家来说是一个可怕的先例。”

原文Manhattan Prosecutor ‘Overcharged’ Trump, ‘Weak’ Case Could Backfire With Jury: Legal Analysts刊于《英文大纪元》

(记者李郦编译报导/责任编辑:林清)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