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专访前中共刑警邓海燕:我的反共经历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3年01月17日讯】网络作家邓海燕,出生于中共军人家庭,毕业于公安大学,曾经当过7年的刑警,又在中共政府部门工作了10年。如今却成了知名反共人士。他经历了什么? 又有过怎样的心路历程。一起来看这位绰号为“二大爷”的网络名人的故事。

“前刑警,后反贼。十度喝茶,二次抄家。”这是邓海燕在海外社交平台推特上的自我介绍。

他说,入行当刑警的第一天,一位二十年资历的老刑警就告诫他,业务不重要,重要的是站好队。

而在入职第五年时,各项业务测评全局第二的他却晋升落选,原因就是没有“拜码头”。当时他就知道刑警干不长了。

2008年5月,四川汶川大地震发生,中共救援迟缓、掩盖真实的伤亡人数、贪污善款、豆腐渣工程等,引起众多不满。而中共还丧事喜办,宣扬灾民获得“大爱”。这些事情,促使邓海燕开始怀疑中共本身有问题。

中共刑警邓海燕:“中国官方的处理,和后面的一系列的事件,和那个花了3000亿的奥运会比起来,对我来说,形成了一个强烈的冲击。所以我就开始反思,是不是这个体制就有问题?”

带着这个疑问,邓海燕开始深入研究历史,特别是中共党史。他也学会了“翻墙”,阅读了大量中共教科书以外的资料。他发现,中共就是个极权政府。

于是,从2011年开始,邓海燕在网上发文,揭露中共,针砭时事,希望能唤醒国人。因为太了解中共的手段,邓海燕也感到恐惧,但他相信民主自由,相信真善美能战胜假恶丑,也坚信人类历史一定是往前推进的。

邓海燕:“内心对自己想要做的事情的一种渴望,以及对他们颠倒黑白的这种愤怒,可能压过了我对被迫害的这种恐惧,促使我坚持了这么十来年,在国内一直做着写作这件事情。”

2018年,中美关系恶化,他直言批评中共失策与蛮干,结果触怒了当局。

邓海燕:“我就被立案审查。中共的纪委,国安,中共的监察委三家联合对我进行了一年的审查。因为我不配合,我也不认罪,最后他们在一年之后,就把我进行了双开。双开之后我感觉到了很危险。不管是我还是我的家人都受到了很大的威胁,所以就来到了美国。”

过去三年的肺炎疫情,中共先是极端封控清零,后又突然推行“应阳尽阳,快速过峰”,使得中国再次爆发大规模疫情,缺医少药,大量民众病亡。邓海燕用“始于无耻,终于无耻”来形容中共的作为。

邓海燕:“这一波疫情所导致的伤亡肯定是远远大于他们已经公布的数据,这其中有我们的朋友,有我们的父母,有我们的亲人,其实对我们每个人来说都是很难受,但是这些血的东西可能也能更快的唤醒更多的中国人,看清中共的面目。在我的朋友圈很多人曾经是小粉红的人,也开始在慢慢的醒悟。”

(去年)10月13日彭立发在北京四通桥上挂起“不要核酸要吃饭,不要封控要自由”等横幅,引发举世震惊。

11月底新疆乌鲁木齐一处住宅失火,导致多人死伤的惨剧,更是酿出了一场扩及全中国的“白纸革命”。

邓海燕认为,现今中国很像1910年,武昌起义前夕。此起彼伏的抗共事件,反映民众情绪到了临界点后的变化:越来越多的人站出来表达反抗,不再害怕,而且这种情绪一旦点燃就不会轻易熄灭。

他呼吁同胞,即便不敢跟随这些勇士,也千万不要用所谓的“理性”去劝阻他人的勇敢。

“他不仅是在争取他自己的权利,也是在争取你的权利。最好我们每个人都能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参与其中,这种时候不会很多,到你老的时候,你也可以有一点资本给自己的儿孙吹牛:我也曾经推动过历史的进程,我不是个只会躲在后面的懦夫。”

虽然远在千里之外,邓海燕依然要向这些挺身而出、以卵击石的同胞致敬:

“一个彭立发的呼喊没有作用,但是千个、万个的彭立发站起来呼喊的时候,一个新时代就可能到来了。”

编辑/王子琦 采访/骆亚 后制/陈建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