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專訪前中共刑警鄧海燕:我的反共經歷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3年01月17日訊】網絡作家鄧海燕,出生於中共軍人家庭,畢業於公安大學,曾經當過7年的刑警,又在中共政府部門工作了10年。如今卻成了知名反共人士。他經歷了什麼? 又有過怎樣的心路歷程。一起來看這位綽號爲「二大爺」的網絡名人的故事。

「前刑警,後反賊。十度喝茶,二次抄家。」這是鄧海燕在海外社交平台推特上的自我介紹。

他說,入行當刑警的第一天,一位二十年資歷的老刑警就告誡他,業務不重要,重要的是站好隊。

而在入職第五年時,各項業務測評全局第二的他卻晉升落選,原因就是沒有「拜碼頭」。當時他就知道刑警幹不長了。

2008年5月,四川汶川大地震發生,中共救援遲緩、掩蓋真實的傷亡人數、貪污善款、豆腐渣工程等,引起眾多不滿。而中共還喪事喜辦,宣揚災民獲得「大愛」。這些事情,促使鄧海燕開始懷疑中共本身有問題。

中共刑警鄧海燕:「中國官方的處理,和後面的一系列的事件,和那個花了3000億的奧運會比起來,對我來說,形成了一個強烈的衝擊。所以我就開始反思,是不是這個體制就有問題?」

帶著這個疑問,鄧海燕開始深入研究歷史,特別是中共黨史。他也學會了「翻牆」,閱讀了大量中共教科書以外的資料。他發現,中共就是個極權政府。

於是,從2011年開始,鄧海燕在網上發文,揭露中共,針砭時事,希望能喚醒國人。因為太瞭解中共的手段,鄧海燕也感到恐懼,但他相信民主自由,相信真善美能戰勝假惡醜,也堅信人類歷史一定是往前推進的。

鄧海燕:「內心對自己想要做的事情的一種渴望,以及對他們顛倒黑白的這種憤怒,可能壓過了我對被迫害的這種恐懼,促使我堅持了這麼十來年,在國內一直做著寫作這件事情。」

2018年,中美關係惡化,他直言批評中共失策與蠻幹,結果觸怒了當局。

鄧海燕:「我就被立案審查。中共的紀委,國安,中共的監察委三家聯合對我進行了一年的審查。因為我不配合,我也不認罪,最後他們在一年之後,就把我進行了雙開。雙開之後我感覺到了很危險。不管是我還是我的家人都受到了很大的威脅,所以就來到了美國。」

過去三年的肺炎疫情,中共先是極端封控清零,後又突然推行「應陽盡陽,快速過峰」,使得中國再次爆發大規模疫情,缺醫少藥,大量民眾病亡。鄧海燕用「始於無恥,終於無恥」來形容中共的作為。

鄧海燕:「這一波疫情所導致的傷亡肯定是遠遠大於他們已經公布的數據,這其中有我們的朋友,有我們的父母,有我們的親人,其實對我們每個人來說都是很難受,但是這些血的東西可能也能更快的喚醒更多的中國人,看清中共的面目。在我的朋友圈很多人曾經是小粉紅的人,也開始在慢慢的醒悟。」

(去年)10月13日彭立發在北京四通橋上掛起「不要核酸要吃飯,不要封控要自由」等橫幅,引發舉世震驚。

11月底新疆烏魯木齊一處住宅失火,導致多人死傷的慘劇,更是釀出了一場擴及全中國的「白紙革命」。

鄧海燕認為,現今中國很像1910年,武昌起義前夕。此起彼伏的抗共事件,反映民眾情緒到了臨界點後的變化:越來越多的人站出來表達反抗,不再害怕,而且這種情緒一旦點燃就不會輕易熄滅。

他呼籲同胞,即便不敢跟隨這些勇士,也千萬不要用所謂的「理性」去勸阻他人的勇敢。

「他不僅是在爭取他自己的權利,也是在爭取你的權利。最好我們每個人都能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參與其中,這種時候不會很多,到你老的時候,你也可以有一點資本給自己的兒孫吹牛:我也曾經推動過歷史的進程,我不是個只會躲在後面的懦夫。」

雖然遠在千裡之外,鄧海燕依然要向這些挺身而出、以卵擊石的同胞致敬:

「一個彭立發的呼喊沒有作用,但是千個、萬個的彭立發站起來呼喊的時候,一個新時代就可能到來了。」

編輯/王子琦 採訪/駱亞 後製/陳建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