质疑加州跨性别主义 心理学家受到威胁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3年01月15日讯】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加州)一位心理学家因为质疑向儿童灌输跨性别意识形态而受到威胁,其执业执照也受到质疑,不得已离开加州。

珊娜.安德森(Shannae Anderson)博士是一位拥有23年经验的临床和法庭心理学家。去年6月,在加州千橡市的一次学校董事会会议上,她受到“跨性别活动人士”的质问,在社交媒体上也受到骚扰。

她说,她收到了死亡威胁,成为包括Antifa在内的左翼极端组织的目标。

她告诉大纪元,“我接到一个在联邦调查局工作的朋友打来的电话,他告诉我,我的名字出现在他办公桌上的一份名单中,这份名单是Antifa制定的,名单上是他们要追捕的人。”

安德森于9月搬到弗吉尼亚州,成为“美国基督教辅导员协会”的道德和宣传联合主任,该协会是基于信仰的心理健康组织。

安德森是千橡市人,2022年6月,在Conejo Valley联合学区会议上,她质疑学校董事会,学校让8岁的孩子接触性问题,而这是孩子无法理解的。

“在8岁这个年龄段,孩子们的思维是具体的,他们没有抽象思维,只能黑白分明地思考。他们不懂灰色”,她告诉大纪元,“所以,如果你和孩子谈论这些抽象概念,比如跨性别意识形态,那只会让他们感到困惑。他们不会理解的。”

接下来的一周,安德森接到当地市议会的电话,提醒她注意一封电子邮件。电子邮件显示,一位跨性别活动家,向加州心理学委员会提交了一份长达51页的针对安德森的投诉。

该活动家在投诉信中称,安德森在千橡市及文图拉县的所有学区,“对学生和家庭造成重大伤害”,并指责她:“对跨性别者提出指控”是“强化偏见、排斥和有害行为”。

投诉信还提到另外一次安德森在千橡市议会会议上的讲话,称安德森的这次讲话“被当地社区认为······将所有跨性别者说成患有精神障碍”。

投诉状指控,她还引用临床案例,暗示变性儿童应该接受精神障碍治疗,这与美国心理学会的政策相矛盾。

安德森后来发现,这位跨性别活动家不仅向加州心理学委员会提出投诉,还通过电子邮件,把投诉信发给了当地民主党众议员、学区负责人、及千橡市市议会和市检察官。

安德森说:“我很伤心,我1999年就获得了心理医生执照。作为一名临床心理学家,我的记录无可挑剔。我接受过世界上最好的临床医生的培训。现在,我还监督和培训其他人,我曾经是一名教授。受到这样的攻击,令我非常沮丧。”

跨性别辩论

安德森拥有博士学位,是南加州大学心理学博士。

最近,在一起被控“虐待儿童罪”的案件中,因为父母拒绝使用孩子喜欢的代词称呼孩子而被控“虐待儿童罪”。安德森作为专家证人出庭作证。她作证说,拒绝使用孩子的“首选代词”不是虐待儿童,最后父母胜诉了。

还有一次,安德森在另一场当地学校董事会会议上发表讲话,受到了抗议和骚扰。

“在会议室外,大约有500人在大楼内抗议,有Antifa标志的人大喊大叫。我不得不穿过一群对我大喊脏话的人。”

她说,她和她的丈夫从教堂找了一名保镖,带领他们穿过人群、进入大楼。

安德森一家离开会议到停车场之前,又不得不找来两名保镖。一些抗议的人在他们的车辆附近等着。

“他们试图打扰我们”,她说,“我真的不确定,我要做什么。这几乎让我退却。我的心理医生执照,也是我赖以维持生计的依凭,可能处于危险之中。这几乎让我沉默了。”

“这不正常”

在临床心理学方面,安德森专攻创伤、人格障碍、饮食失调和成瘾问题。她见过许多经历身体形象问题的少女,这些少女正在与“新兴的身份认同感”作斗争。

“这是在一个高度物化的文化中长大时,每个人都面临的问题。也就是,一个女人应该如何看待自己。”安德森说。

安德森表示,十几岁的女孩,尤其是那些遭受过性虐待的女孩,说讨厌自己的身体并希望自己是男孩,这是很常见的。

但是,由于青少年没有完全形成抽象思维和推理能力,“她们非常戏剧化,非常情绪化”,“她们现在提出主张,在两天内可能就会发生变化”,她说,在大多数情况下,这并不意味着,她们真正想要进行性别转变。

安德森提出了“有害的时尚”或“传染病”的概念。

她说,20年前,对女孩和年轻女性来说,社会传染病是饮食失调,而在10年前,则是割伤和自残。但如今,问题青少年,尤其是女孩,说自己是变性人或性别中立已成为一种流行趋势。

虽然性别不安不是她的专业领域,但安德森说,性别认同在她的咨询课程中经常出现。

“我看到,在饮食失调、人格障碍和受到性虐待的人身上,容易出现性别认同问题,”她说,“她们在经历心理斗争,但我看到的是,她们想把所有问题都寄托在(性别转换)这个问题上。”

安德森表示,在今天的文化中,一些性虐待受害者更容易认为,自己的身体形象问题是因为自己生在错误的身体里,而不与自己所经历的创伤联系起来,因为变性主义被认为是正常和健康的。

“这让他们感觉很酷,而不认为是患上了精神疾病。”她说。

离开加州

安德森斯说,之前,她和她的丈夫就曾考虑离开加州。

她说:“我们一直想离开加利福尼亚州,但我们觉得上帝没有允许我们离开,因为我们觉得在加利福尼亚还起很多作用。”

去年,因为不断受到骚扰和威胁,这对夫妇终于决定离开加州。

安德森说,她并不是退缩,而是在全美国为自由而战。

“我确实觉得,上帝在召唤我去一个更大的平台”,她说,“我知道,在全美国范围内,争取宗教自由的人并不多,没有多少心理学家或咨询师一直在这样做。”

她说她并不留恋加州的“取消文化意识形态”。

“摆脱这种精神错乱真是太好了。”她谈到自己的离开时说。

原文Psychologist Leaves California as License Threatened After Questioning Transgenderism for Children刊于《英文大纪元》

(记者李郦编译报导/责任编辑:李谦)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