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重症高峰ICU告急 北京急症床位使用率2166%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3年01月02日讯】目前,中国多个地区已从感染高峰期转入重症高峰期,北京、吉林、安徽、武汉、广州等地的医院ICU纷纷告急,白肺患者和老年人并发基础性疾病的情况骤然增多,疫情最严重的北京有医院急症床位使用率高达2166%

在2022年即将结束之际,中国大陆媒体“第一财经”对已经经历了感染高峰期的北京、吉林、安徽、武汉、广州等城市的一线医院进行实地采访后,报导了上述基本情况。

报导表示,为了应对重症患者暴增的局面,在最近一个多月,中国全国的重症床位正在急速扩张。其中,北京市重症患者居高不下的情况仍然十分严重,而且呈现继续加剧的趋势。

据第一财经网的报导,北京急救中心“急诊接诊人次抢救床位留观床位使用率情况”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一周前的12月20日,北京市共有44家医院报告“急症拥挤程度高”,其中当日急诊接诊人次最高为621,急诊抢救病床使用率最高为293.75%。

然而,到了12月27日,北京市已有至少64家医院报告“急症拥挤程度高”,其中,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当日的急诊接诊人次达到1030,急诊抢救病床使用率高达2166.67%。

北京航天中心医院是一家三级综合医院,该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陈济超称,该院最近一个月不断扩增床位,截至12月31日,这家医院开放的床位已扩充至1200张,其中,重症床位130张。即便如此,无论是综合ICU还是多个专科ICU,该院所有的床位使用率已超过100%。

陈济超称,目前,到医院门急诊就诊的患者以合并慢性心肺疾病、慢性肾病、心脑血管疾病、糖尿病等基础性疾病并出现血氧饱和度下降、肺部受损的老人为主,一些乃至出现器官功能衰竭。

不仅仅是北京,重症救治患者增加,急救留观区、住院区床位周转难的现象也发生在其它多个省市。

例如:安徽某三级综合医院综合ICU主任受访时批露,为了应对新冠重症患者急速增加的现状,其所在医院的专科ICU和综合ICU整合目前已全部用于收治新冠病人。同时,医院还紧急将更多的普通病房改造成呼吸病区,“除了癌症等个别病区,内外科把相应的床位、设备都拿出来了”。同地市其它三级医院情况也大体相当,“只能自救”。

线上志愿组织NCP生命支援(简称NR)近期整理了全国425个城市医院的基本信息,并以此为底表,绘制出多个城市的紧急医疗救治资源的动态更新表格,表格内容包括二三级医院急诊、呼吸专科和综合ICU的床位占用情况等。

NR发起人郝南日前告诉第一财经,目前,不论是正处于感染高峰期的还是已经到了重症高峰期的,这些城市都几乎无一例外地遭遇了急诊挤兑,住院病床挤兑也越来越突出,“因为肺炎患者太多了,重症肺炎患者也太多了,现在基本上每个城市病房都处在不断积累病患的状态。”

12月28日,中国中部某省会城市三级医院呼吸科主任张丽丽(化名)接诊了一位37岁小伙子,该患者在感染新冠后的第六天,出现持续咳嗽、胸闷和再度发热的情况,被家人送至医院。CT结果显示,其肺部出现了大面积的斑白片状阴影。医生遗憾地说:“要是再送来早一点就好了。”

事实上,目前中国各大城市的医院所面临的困境,不仅是急诊和重症床位严重不足的问题,医护、药品、抢救仪器也存在严重短缺的现象。随着感染高峰期来临,许多医院都陷入了大批医护人员因感染而减员的困境之中,心电监护仪、吸氧设备和无创呼吸机和有创呼吸机等救治仪器也严重不足。

梳理发现,去年12月中上旬以来,在石家庄市第二医院、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地坛医院、北京大学第一医院等三级医院,均曾在其官网上发布过招标文件,采购内容包括血液透析机、具备心电图等参数记录和监护功能的生理参数传输管理系统设备、通气面罩、持续正压呼吸面罩、心电图纸等仪器或耗材,而且这些招标时间都在一周之内。

德国华裔病毒学家、埃森大学医学院病毒研究所教授陆蒙吉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根据既往数据,奥密克戎引起的第一波社会面疫情的周期一般在3个月左右。但考虑到中国“重症医疗资源存在历史欠账”,在防疫政策放开前期的民众的自我防范意识不足,叠加正值冬季流感高发期等因素,估计中国国内疫情的重症高峰期和疫情整体演进周期大概率都会拉长。

(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