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垫付”背后的谎言 大额储户不妙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7月17日讯】大家好,欢迎大家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今天是美东时间7月15日(星期五),亚太时间是7月16日(星期六)。

今天焦点:“垫付”谎言下的阴谋,大额储户不妙;西安强制断贷升级,共振效应将现?第二季度增速0.4%,中共承认“有挑战”;每五人有一人失业,硕士酒吧打零工。

我们今天要说说河南的安民动作——“垫付”谎言背后的阴谋,然后会继续说说正在井喷的“烂尾楼强制停贷”。中共为什么不解决“烂尾楼”的问题呢?真实的原因可能会让更多人回家“洗洗睡”。

不过谈正式话题前,先回应多位网友对我的关心。很多朋友看了最近两天的节目,说我的气色很差,问我是不是生病了等等。还有几位朋友向我推荐食谱或者药物,希望帮我调养身体。

因为太忙,所以我没有一一地回复大家,就在这里向大家一并表示感谢了。我没有生病,各方面都很好。大家觉得有问题,是因为《新闻看点》换了制作团队。7月4日的节目中,我跟大家讲过,我说那一天是美国的独立日,也是《新闻看点》的一个新开始,就是这个原因。

我的新团队伙伴们还有些不太适应,目前正处在磨合与上升期。我相信过一个阶段,就会好起来的,所以请大家不要担心。

另外我也发现了一个新平台,就是一群华人创办的“干净世界”,《新闻看点》已经在这个平台开通了自己的频道,感觉相当好。“干净世界”有两个最大的好处,一个是安全可靠,不用担心被中共网警盯上,另一个是没有暴力色情等乌七八糟的东西,是名副其实的“干净世界”。所以我希望大家,能够到干净世界去关注《新闻看点》。现在我们就开始正式的话题。

应该还钱成“垫付” 大额储户悬了

河南又出了一招“安民”,从今天(15日)开始,对5万及5万一下的客户“先行垫付”。《21世纪经济报道》报导称,这是河南、安徽“个别村镇银行事件”迎来的“重要进展”。

昨天河南银保监会和金融监管局就此发出了公告,对5万及以下的客户启动了“分类垫付资金”。这部分完成后,陆续启动“其它金额客户垫付工作”。“垫付资金来源于地方公安机关在案件查办过程中,查封、扣押、冻结的新财富集团部分资产处置变现所得资金”。

河南当局的这个公告做法,存在着一个新的欺骗和一个新的阴谋。但中共就敢这么侮辱村镇银行储户的智商,就敢这么侮辱全国百姓的智商。

咱们先说河南当局的新欺骗,就是公吿声称的“垫付”。垫付,指的是不相干的第三方先拿出资金来解决问题,事后再找直接责任方讨债。

既然河南当局说是“垫付”,那就应该是河南银保监会和金融监管局先拿钱赔付储户,然后再处理涉事的新财富集团和几家银行。但事实并非如此,所谓的“垫付”的钱,是警方“查封、扣押、冻结的新财富集团部分资产处置变现所得资金”。

新财富集团涉嫌伪造银行系统,骗取储户资金,他们有责任退回赃款,清偿储户损失。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的,怎么就变成“垫付”了呢?骗了储户的钱,不就应该还钱吗?很显然河南当局故意偷换了概念,把还钱谎称为“垫付”。

新财富集团早已注销清算 警方查封冻结什么?

再有,根据工商变更资料,河南新财富集团在今年2月10日已经注销了。而在注销2个月后,许昌市警方通报称,4月19日对新财富集团“立案侦查”。

也就是说,许昌警方“立案侦查”的时候,新财富集团已经完成了注销清算。那么许昌警方查封的是什么?冻结的是什么?时光倒流了吗?

另外,根据中共法律,警方查封、冻结资产,需要经过法院的判决生效后,才能进入处置程序。涉及重大资产的,还必须经过公开拍卖,以确保资产处置得到最大值。但我们从来没听说当局对新财富集团及相关嫌疑人进行审判,也没有听说过对新财富集团涉案资产进行过公开拍卖。中共撒谎从来不打草稿。

如果许昌警方查封、冻结了新财富集团的资产,并且进行过公开拍卖,那么究竟查封冻结了什么?如果曾对涉案人进行过判决,又是如何判决的?如果曾对涉案资产进行的拍卖,请问拍卖了多少钱?河南当局是不是应该把这些情况都公布出来?

河南当局分化瓦解村镇银行储户

刚才说的是河南当局的新欺骗,我们再来说河南的新阴谋。公告中表示,选择先行“垫付”5万及以下客户的本金,这部分做完后,再“陆续”启动其它金额客户清偿。

从通告中可以得知,河南当局这波操作是解决5万及以下的客户本金。5万这个额度并不大,应该是村镇银行储户当中很大的一部分人群。解决这部分客户的本金,用不了多少钱,是最容易解决的。

这个大部分人群拿到自己的钱后,很可能不再去参与维权了。中共很可能就是利用了人们的这个心理,所以要先解决5万及以下本金的客户,为的是孤立那个大部分“其它金额客户”。

这明显是河南当局分化瓦解村镇银行储户的做法,是中共的惯用伎俩“拉拢一部分,打击另一部分”。当小额度的储户都走了,剩下的“其它金额客户”,也就是额度可能比较大的那部分,中共处理起来就容易得多。

公告虽然说会“陆续”启动其它金额客户的清偿,但会不会“启动”,谁知道呢?即使清偿,会不会如数清偿呢?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疑问。根据中共以往处理类似问题的做法,大概率会偿还一部分,然后就把整个事件往下压,如果不服就抓打、判刑等等。

所以我认为这很可能是河南的一个新阴谋,就是要对河南村镇银行储户进行分化瓦解,以达到各个击破的目的。在遇到问题的时候,中共一定会避免自己的利益受损,它会把一切危机都转嫁给百姓。

大家想想,中共几年前就要求“堵住资金流”。那么这种情况下,吕奕怎么可能把400亿人民币带出国呢?他可能带走一部分,但绝不可能是400亿,这种说法根本站不住脚。那么钱到哪去了?中国有句话,肥水不流外人田,当然是进了中共官员的腰包。

村镇银行搞了十几年的“非法吸储”,中共政府会不知道吗?当然是有官员在背后支撑,所以村镇银行才可以为所欲为。这种事不只是河南有,全国各地方政府都有这样的情况。目前的全国各地风起云涌的“烂尾楼强制停贷”潮,又何尝不是如此呢?而且烂尾楼与村镇银行的爆雷是环环相扣的。

房屋过剩严重 烂尾楼致银行爆雷

为什么村镇银行的爆雷与烂尾楼有关呢?昨天我们就提到了中共就是土地财政。卖房卖地是中共最大的收入来源之一。其实欧美国家也差不多,土地是一大笔资金来源。所不同的是欧美国家收房产税,而中共靠的是土地出让金。

土地出让金占房款的70%左右,购房者可以一次性缴纳。但是欧美国家的房产税是每年都得缴纳的,大约占房产估值的1%~3%。

从这里其实可以看出,很多中国人是没有缴税的,或者只是缴纳了一点,就获得了较好的居住条件。像拆迁户和企事业当初的分房户,像一二线城市90年代花几万块钱买的房,现在可能涨到了几百万、上千万。

这些人几乎没有为自己的居住条件承担多少税负,但是却住上了较高档的房子。现在很多城市里xx苑、xx新村等等,这类小区大多如此。

也就是说,在中国后买房的人,将要为所有的居民买单,是后买房的人在通过买房缴纳着巨高的税负。因为缴税人少,而收的税却不能少,所以只能无限提高税费,这就造成了房价的虚高。中共就是用这种手法来榨取百姓的血汗钱。

但是买房的人终究是有限的,迟早有一天会到头。即使允许农村人进城,买房的人也还是有限的。能买的早就买了,不能买的终究还是买不起,这就是烂尾楼出现的原因。就是没有人买房了,早就已经饱和了,甚至过剩都相当严重了,所以房地产商不敢拿地了。

虽然没有人买房,但是中共政府内的大批公务员得发工资,城建也得搞,医院、学校得修。那么钱从哪来呢?于是中共就盯上了村镇银行等等这些企业的钱。

有了解内情的苏州网友在“知乎”撰文表示,先是城市建设投资公司使用房产项目做抵押,从村镇银行等这类当地银行贷款拿地。政府收到税后继续搞基建、给公务员发工资。

但是“城投”开发的房屋普遍价格高,质量却很差。再加上大环境普遍不好,卖不出去房子,于是没有了资金支持,一个个楼盘只能停工,也就是烂尾楼。

烂尾楼就意味着地产商还不上银行的钱,于是村镇银行这类当地银行就被逼爆了。而烂尾楼还有一个受害方,也是受害最严重的,就是已经缴纳了房款的业主们。已经缴纳了房款,却拿不到房子,这种情况下还得每个月偿还贷款,傻子也不会接受这样的结果。所以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强制停贷”潮来了。

强制断贷升级 或引发共振效应

截止到今天(15日)上午,据不完全统计,全国“强制停贷”的楼盘已经超过了300个,波及到至少50个城市。照这个爆炸性的速度,不知道这个周末会不会突破1,000。

昨天(14日)还发生了一起大型上访抗议事件。西安有上千名烂尾楼受害者围聚在陕西省银保监局门前陈情抗议。从网络视频中可以看到,受害者们举着抗议纸,高喊着“违法放贷”、“强制停贷”。

现场有大批警察在戒备维稳,期间还有公安局长协调。但是银保监局的官员仍然有些犹豫,不敢走出大门与受害业主进行沟通,而那些上访的业主则喊“领导不要怕,我们不打你”。

西安业主围聚银保监局陈情事件,大陆媒体都没有进行报导,大陆网络上也很难看到只言片语。显然当局也怕这样的情况在全国出现“跟风”效应,担心局面失控。

一位网名叫“小镇做题家”的武汉29岁女受害者发文表示,集体强制停贷已经是最后的办法了。只寄希望这样能给有关部门施压,让房子能盖下去。她说“实在不行,房子我不要了,你收走就收走吧!起码,我还能为自己的生活留住最后一分体面”。

文中表示,失去信用是很严重的事,这不需要法律专家来科普,谁都明白这是巨大的风险。这意味着“你会变成‘老赖’,会上征信,不仅仅是坐不了飞机,做不成生意,还要影响你的女子,你一辈子都会打上这个标签”。

“小镇做题家”把这些后果都已经想到了,但是已经无所谓了。如果房子被银行收回了,烂尾楼谁要啊,只能低价抵押,根本不够还钱。差银行的钱,银行依然会继续通过强制执行的方式搞定,比如每个月从工资账户上扣除。“可是,又有什么所谓呢——生活都没了,还要征信干啥?”

一位大陆资深金融业人士表示,房地产危机愈演愈烈,从全局来看没有赢家。一些买期房的人收不了楼,甚至可能永远收不了楼;地产供应商收不到账款,这会层层传导下去;债券投资者和不少信托投资人、理财投资人将血本无归,“强制停贷”将越演越烈。

相应而来的是地方政府的土地出让金收入减少,税收也流失了一大块;地产企业爆雷、躺平,队伍会排很长,很多地产及相关行业的人员将大面积失业,内循环将消费无力。各类问题叠加,“共振效应”可能性越来越大。

“共振效应”,指的是当一种物理系统在特定频率下,比其它频率以更大的振幅做振动的情形。也就是说,在共振频率下,很小的周期驱动力就可以产生巨大的振动。

这位大陆金融人士没有说明出现“共振效应”的结果是什么。我们举个简单例子,很多人都玩过搭积木。如果所搭的每一块积木都轻微颤动,会是什么情况?一定会颤动的幅度越来越大,当完全失去了稳定性与平衡,那么搭建的积木就会轰然倒塌。

那位金融人士说的“各类问题叠加”,他指的一定是中共的“各类问题叠加”。也就是说,他很可能是在预言,中共政权将在“共振效应”中垮台。

对这样的结果,中共内部应该是有预见的。但是中共现在却无力改变这个事实,因为中共真的没钱了,经济一塌糊涂,甚至是出现了崩溃。

二季度增0.4% 中共承认“有挑战”

今天(15日),中共国家统计局公布了第二季度的经济增速,同比增长0.4%。这个增长速度大幅度低于第一季度,也是2020年第一季度以来的最低增速,比市场预期的还要低。

中共国统局也承认,外部不稳定不确定的因素增加,特别是国内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都存在,“实现全年经济增长预期目标有挑战”。

我们都知道中共向来是报喜不报忧,但是现在中共国统局说实现全面经济目标“有挑战”,这是很不寻常的。其实,所谓的“有挑战”,如果换成通俗直接一点的说法,就是不可能完成5.5%的目标。

早前就有分析,尽管6月的经济活动可能有所回升,中国经济增速仍将创下2年多来的最低增速。路透社的调查显示,第二季度的GDP增速可能只有1%,全年的增速是4%。

现在看来,路透社预估的1%还是估计过高了,第二季度已经出现了崩溃。那么可想而知,全年的增速也好不到哪里。大陆“界面新闻”引述经济学者的分析指出,如果要实现全面5.5%的增长目标,那就意味着下半年的增速必须是8.1%。这个可能吗?

新加坡星展银行高级经济学家周纳森(音译)表示,最糟糕的衰退期可能已经过去了,“但下半年的复苏不太可能太强”。消费疲软仍然是最艰钜的挑战,停工导致的减薪和招工减少,造成了劳动力市场紧张。

《华尔街日报》引述一些经济学家表示,即使有某种程度上的复苏,但“今年也有可能成为中国低增长的一年”。文章表示,失业率居高不下,房地产市场不景气;随着西方经济转入低速档位,中国的出口可能还会减弱。

每五人有一人失业 硕士酒吧打零工

6月份的官方数据表明,未来的经济发展道路“相当崎岖”。虽然中共解除了防疫禁令后,出口有所反弹。但进口大幅放缓,表明国内需求不振。

有知情人透露,中共内部对6月份的预期都比较大,希望能挽回一些颓势,但实际预期都落空了。进口总量预期是4%,实际仅仅是1%;固定资产投资预期是7%,实际只有6.1%;工业产值预期是4.1%,实际只是3.9%;社会零售总额预期是5.5%,实际只有3.1%。

社会零售额,这是家庭支出的主要指标。虽然出现了增长3.1%,但是5月份是连续第三个月下降,下降了6.7%。也就是说,6月份的消费增长比以往还低很多。

北京一家进口手工服饰店的老板郑景荣表示,疫情爆发前,她一个月通常能卖到150到200件服饰。但是今年5月,她只卖出了20件。郑景荣对《纽约时报》表示,常客都不再光顾了,人们普遍都不愿出门,疫情之下“一年不如一年”。

郑景荣介绍,遇到困难的也不只有她的店。她有15年历史的鼓楼店铺所在街区以前有300多家商店,曾经像是迷宫一样的街巷,满是小吃摊、咖啡馆和酒吧,但是有20%的生意已经或者正在倒闭。

有网友讲了一个真实的事。他的朋友去年底去上海开了一家咖啡甜点店,店不大,生意不错,夫妻俩都满怀希望。但是今年被封了3个月,每月租金亏损5万,没有收入,宠物猫也死在了店里。上个月回来前,找网友藉了6,000块钱。去车站接他们,肉眼可见的憔悴,眼里的光没有了。上车后嚎啕大哭,半辈子积蓄没了,更可怕的是,对未来没有了期许和希望。

前不久,北京清华大学教授郑毓煌也提到了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倒闭的情况。他在视频中提到一篇文章中的统计数字,截至6月底,全国倒闭的企业共有46万家,注销的个体工商户有310万。4月份,全国企业清算同比飙升超过23%。

郑毓煌说,“2022年上半年已经过去,疫情围困之下诸多企业停摆。这一年实体经济非常地艰难,大量企业倒闭。”这段视频目前已经被当局删除了,但是他的这段话却在网络上被疯传。

46万家企业倒闭、310万个体工商户倒闭,这仅仅是今年上半年的数字。在中国整体大环境都很糟糕的情况,企业倒闭潮早就出现了。

企业倒闭自然会带来大量的失去人群,不过官方通报的6月份的失业率比5月份下降了0.4个百分点,是5.5%。我们无需再质疑中共通报的数字了,它公开的数字都是经过美化的。可是即使经过美化,年轻族群的失业率也创下了新高。

16~24岁这部分劳动力族群,失业率高达19.3%,比5月份又增加了近0.9个百分点。也就是说,这部分人群“几乎每五个人就有一个失业”。

还有人记得安信证券首席分析师高善文在2018年那个火爆金融圈的演讲吗?他当时有一段话。他表示中国现在到了一个“十分关键的分界点”,如果中美关系处理不好,那么“三十岁以下的年轻人这辈子就可以洗洗睡了”。

现在的美中关系什么样,大家都十分清楚了。但我这里不谈美中关系,咱们只说中国年轻人的现状,他们的确看不到什么希望。现在不仅很难找工作,即便是找到工作,时薪也非常低,即使是经济发达的广东省,学生工时薪也只有5、6块钱。

大家看看现在这个状况,是不是到了年轻人“洗洗睡”的状况?也许有人认为是,但这只是高善文说的第四个年头,而他说的是往后的几十年。

德国《新苏黎世报》采访到一位北漂的25岁女孩Amanda。Amanda在南京大学完成了外语本科学业,然后到北京攻读硕士研究生。但是毕业后却找不到专业对口的工作,只能在一家酒吧里打零工。

Amanda表示很多中国的年轻人都与她有相似的境遇,“拥有高学历,有不少人还有留学经历,掌握多种外语,但是却找不到一个符合自己学历和专业的工作岗位。”

文章分析指出,对中共政府来说,年轻人失业率居高,意味着社会不稳定因素。“没有工作、没有发展前景的年轻人可能会走上街头,发泄自己内心的愤懑”。这样的情况可能会造成社会动荡,“在最糟糕的情况下,甚至撼动中共的政治体制”。
************************
欢迎大家到优乐客会员区了解更多。我们的会员网站网址是http://muyangshow.com,还有一个是http://youlucky.biz

以上就是今天的节目内容。如果您喜欢《新闻看点》,请别忘记点赞并订阅。也希望您在视频下方留言,与我们进行互动。更希望您能够帮我们把这个频道转发出去,让更多有缘人接触到我们。感谢您的收看,也感谢您的支持和帮助,再会。

《新闻看点》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