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惊奇】共军进上海犹如塔利班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5月10日讯】大家好,欢迎来到《新闻拍案惊奇》,我是大宇。

今日焦点:共军进上海犹如塔利班!上海附近现“血红色”天空;母亲节,白卫兵当孩子面拉走妈妈,哭喊声一片;上海党官喊“粉身碎骨”也要清零;邓小平薄一波亲述杀人。

【舟山血红色天空 近年美国印尼也有过 但不同】

5月7日晚上,距离上海不远的浙江舟山市民被眼前的景象惊到,通常金色、紫色、或者是柔和的红色的晚霞,可是那一时刻,天空分明是一片血红色,而且没什么渐变的感觉,就是整个一片天空,变成血红色。

官方媒体登出报导,没法解释呢,就不解释呗,但他们不这样做,就非得编出一个理由,说这是一艘,还不是一片,说是可能是“一艘”秋刀鱼的渔船,灯火映射的。拜托,那得多大的船,多大的灯,才能把天空照成这个样子呢。这种解释没有人相信,有当地网友说,你叫那艘船回来再照射一次,就相信。

更多人的讨论是,下意识觉得,这是什么不好的预兆,很多网友都留言说了四个字“天有异象”,但没人知道这个景象具体预示着什么。天空变成这个样子,着实有点吓人。

2020年的印尼,同一年的美国俄勒冈州,也出现过类似的现象,但都跟“火”有关,印尼发生这个景象的时候当地村民,当时烧了大量的芭蕉树,然后美国是森林火灾,才出现这样的景象,而且是白天太阳光线很足的时候,燃烧后漂浮在空气中的微小颗粒,把蓝光散射掉,造成了这种情况。而在浙江舟山,当地并没有哪里有大面积火情的报导,而且景象发生时是晚上8点了,太阳已经基本是彻底落下去了,还出现了这样的景象,是很难解释。

【上海官要“粉身碎骨”清零惹吐槽 “白卫兵”打小孩惹众怒】

不过,在舟山群岛以北,隔海相望的上海市,最近是封得很严酷,都国际知名了。就在舟山市出现这景象的前一天,5月6日,上海又开了一个动员会,叫作“坚决打赢大上海保卫战”,浦东的区长还来了一句,说“即使粉身碎骨也一定要完成任务”。这场会呀,特别还有这句话,一下子就在民众中流传开来,引起不少上海网友的不满和吐槽。最多人说的就是:你要粉身碎骨就你们去吧,别拉上我们。也有人说,没等他们粉身碎骨,老百姓连骨头渣都没了。进而就开始批评当局的封控政策,不少上海人对封控,已经是忍无可忍。

大陆网易公布了微信公众号“照路明”的调查结果,发现对1021位上海市民调查后,有达到40%的上海人,因为封控产生了抑郁情绪。这种情况,只要有一个“触发点”,这些人的怒火就会暴风雨般地爆发出来。

比如,5月7日,在当地的一个金盛小区内,居民们依旧缺吃少食,就有人爬窗户喊啊,要物资。其中有个小孩子,才十五六岁,就被正在楼下的穿着白色隔离服的被称为“白卫兵”的人,直接冲到楼上,把孩子揪下来殴打。这一下子就惹火了这里的民众,有人在楼上喊“打人啦”,跟孩子同楼的民众看到后,有几个人就也冲下楼去,楼门其实还是封着的,这几个人就干脆把楼门踹烂,冲出去,跟几个白卫兵冲突起来,还有人从楼上往下扔东西,砸那几只“大白”。

而自封控以来,特别是近期,在上海公开反抗的人越来越多。

有的小区居民受不了,自己组织起来要去冲小区的封锁线。

在浦东的张江镇香楠路,4月14日下午,也有很多人冲破封锁,走上街头抗争。

【上海母亲节 妈妈被当孩子面拉走 哭喊声一片】

上海的那些白卫兵,其实都是穿着隔离服的中共警察,也对民众表达意见,采取了看上去可以被称为“零忍耐”的打压手段,非常极端。

有观众发给我两段video,就反映了这一情况,说是5月8日母亲节发生的,但没有注明具体原因。只听到片中白卫兵警察对楼道里喊话说:你拒绝传唤。然后几个大白就进去抓人,拖出来一个女人。然后楼上拍下这一幕的女孩,也被楼下大白警告,然后说你不要急,我现在就上去了。抓人说抓就抓,不需要任何理据和法律程序,人家拍东西,犯哪门子法了呢?流氓执法,那就是这样。

另一段影片,是在同一小区,显示一个妈妈被白卫兵抓走,儿子去拉妈妈,大白还是硬生生把妈妈拽走,活生生上演了一幕暴政下的生离死别。现场哭声、喊声,混成一片。

实际上,这种封控啊、围堵民众的事情啊,中共建政史上一直都有,用恐怖手段夺权,用恐怖手段治国。今天节目后面的部分呢,我们就来讲一本书,里面就提到了相关的一些例子。《新闻拍案惊奇

【中共“封城”旧账!最多造成65万死】

中共把它在1949年国共内战中的胜利称为“解放”,从1949年成立所谓“人民共和国”到1956年,那个“百花齐放”的那段时间,中共的官方叙述是:党在战后接管了一个混乱的国家,铸造了一个所谓的“新中国”。

一些人被这一说法迷惑,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解放的悲剧》这本书就是对症下药,为的是打破这种错觉。这本书的作者是香港大学历史学家弗兰克‧迪考特(Frank Dikotter),他的中文名叫冯客。他从中国大陆官方档案中搜集了丰富的证据,比如机密文件、没有删节的领导讲话稿、幸存者的陈述等等,发现所谓的“解放”,是一条通往奴役的道路,中共从夺权到掌权,是一段经过血洗的历史,核心都是极端的暴力。

2006年夏天,一些工人在长春挖沟渠的时候,从一米厚的土层下面,挖出了几千人的骸骨。挖到更深的地方,又发现了好几层骨头,像柴火一样,堆在一起。周围看热闹的人以为那些是日本侵华战争时期的死难者。也有极少的人意识到,那是1948年,共军围困长春时饿死的人。

1948年,共军挺进长春。当时长春城内有50万平民,许多人是为了逃离共产党而躲进长春避难的,他们本来是想南下北京,但因为许多铁路线被中断,他们被困在了长春。当时城内还有10万国民党的守军。

共军司令员林彪下令,要用围城绝粮的办法,把长春变成一座“死城”!情况急剧恶化。20万共军把长春围成了一座孤岛,他们挖了战壕,切断了城里的地下水供应。二十几门高射炮和重炮集中攻击政府大楼。守城的国军在长春周围建立了三条防线。就这样,在两军之间,出现了一片广阔的中间地带。

城内补给匮乏,共军的高射炮迫使国军的飞机在3000米的高空飞行,许多空投物资落在了国军控制区以外。为了防止发生饥荒,国军开始鼓励民众逃往农村。但是,一旦他们出了城,就不许再回来,因为城里缺粮。

而出城逃难的人,极少人能穿过共军的封锁线。林彪向毛泽东报告说:我军的对策主要是禁止通行,在第一线上,五十米设一个哨兵,并有铁丝网、壕沟,不让难民出来,出来的人,劝阻回去。此法初期有效,后来饥饿情况愈来愈严重,不论白天还是黑夜,饥民大批蜂涌而出,经赶回后,他们群集在警戒线之中间地带,而且饿毙者甚多。

对于那些出城逃难的人,林彪是这样报告的:成群的人跪在哨兵面前,央求放行,有的将婴儿和小孩丢了就跑,也有的拿着绳子,在岗哨前上吊。战士见此惨状,心肠顿软,有的陪同饥民跪下一道哭,说这是上级命令,他也没有办法。

围城两个月后,大约有15万人被困在了中间地带,共军封锁不让出,城里也回不去。他们被迫吃草和树叶。那里到处都是尸体,暴晒下的尸体,腹部胀得鼓鼓的。

城里,每天路边也有几十人死掉,有的全家集体自杀。幸存下来的一个叫宋展琳(音)的人记得,她经过一个小房子的时候,进去一看,见到十几具尸体,床上、地上都是。一个女孩,还抱着一个小婴孩,像是睡着了一样。

共军围困长春五个月,最终拿下长春。在中国大陆的历史书中,把这称作一个决定性的胜利。但背后的代价是何其沉重,却只字未提。在长春围困战中,据估计,有至少16万平民被活活饿死。

【共军打进大上海的往事 犹如塔利班进喀布尔】

另外,在北京和上海,当共产党的军队进入的时候,城里充满的是恐惧的情绪。而在富丽堂皇的上海国泰酒店,城里人看着这些乡巴佬玩起了电梯,还有的战士把骡子拴在了酒店大堂里。老兵冯炳兴(音)记得他们进上海的时候,他说都没见过灯泡,洗米是在白陶瓷马桶里。许多中共士兵来自农村,刚到上海的时候,都没见过这些。这种景象,让人记起了2021年8月,重夺阿富汗首都喀布尔的塔利班士兵,在游乐园玩碰碰车的情景。

【斗地主、镇反 邓小平薄一波亲述杀人史】

在中国南方逐渐夺取政权后,中共开始了狂欢式的暴力。在乡村,首当其冲的是地主,就是中共攻击的那个“地主阶级”,是它人为制造出来的。事实上,经过几十年的战争,在中国农村,并不存在所谓的“地主阶级”。因为只有肥沃的土地才容易租出去,佃农不一定就比地主穷。南方的土地比较肥沃,北方的平原相对比较贫瘠。因此在南方种水稻的佃户比北方的地主还富裕。

尽管如此,工作组还是没完没了地煽动,召开会议,把村民们硬是给分成了五个人造阶级:地主、富农、中农、贫农和雇农。工作组许诺说,贫农和雇农可以分到富人的土地,还敦促他们要“化苦难为仇恨”。就这样,中共鼓动人们斗地主。被揪出来的所谓那些地主被殴打,甚至枪毙。然后,人群瓜分他们的土地和财产。

冯客指出:“中共与贫穷者之间的契约是经过血洗的。”邓小平自己就表示过,在他负责的地区,他说,他们杀了很多人,人们越来越感到不安。

与此同时,中共还发动了镇压反革命的运动。每天都有新的受害者被用卡车运到刑场,有的人只有8岁。

中共在所谓“接管”的过程中,使用暴力的时候,非常依赖数字指标。毛泽东定下在全国杀千分之一的人口,但可以根据每个地区的特殊情况加以调整。在邓小平管辖的三个省,到了1951年11月,就处决了15万人。在1952年底,薄熙来他爹薄一波还自豪地说:处决了200万人。

【杀不完就劳改 建政1年监狱被塞爆!】

毛泽东也承认,不可能杀掉所有人。于是巨大的劳改营诞生了,将反革命分子、资本家、商人、外国人以及后来的知识分子都吞了进去。冯客研究过中华民国时代的监狱。他说,国民政府统治时代,囚犯人数从未超过9万人。而1950年10月,中共发动镇压反革命运动之后,囚犯总数急剧上升到了100万。关押的条件十分可怕。

正如冯客在书中所展示的,中国走上了“通往奴役之路”。用地主溅出来的血来赋予农民权力。但这些动乱摧毁了广阔的农村。在农村,农民缺牲口,缺化肥,缺技能,他们长期依赖的市场都被摧毁了。但国家要求农民上交更多的粮食。农村生活加倍困苦。农民卖儿卖女。

这时,中共又推出了新的招数,要加速走向公社,也就是把所有的私产国有化。有的地区,爆发了公开的反叛。一旦被平定下去,农民就要被编入公社,并从1955年开始,强制实行户籍制和配给制。人们被限制了居住和迁徙的自由。短短几年,中共就把它宣称要“解放”的人变成了奴隶。

到了1956年,民众对中共的不满日益高涨,毛泽东在党内的威信也跌至低谷。

对此,毛泽东号召人们“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果然,人们批评的声浪像滚雪球一般。毛泽东实现了所谓“引蛇出洞”,顺势发动“反右运动”,清洗异己。50多万知识分子被划为“右派”,逮捕的逮捕,送劳教的劳教。

《解放的悲剧》这本书,主要记载的都是1945到1957年之间,中共从夺权前夕到建政后初期的这段历史,然而,这本书应该有续集,而且到现在,也不应该搁笔,因为可以书写的素材,仍在持续发生着。

好了,今天的节目就聊到这儿。我在Telegram上的官方公告群是t.me/dayunews,观众讨论群是t.me/xwpajq_us,节目信箱是xwpajq@gmail.com,还有我的会员网站,网址是dayuus.com。也欢迎您订阅本频道,并点击小铃铛,获得节目发布通知。那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期节目再见。《新闻拍案惊奇》

《新闻拍案惊奇》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