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驚奇】共軍進上海猶如塔利班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5月10日訊】大家好,歡迎來到《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今日焦點:共軍進上海猶如塔利班!上海附近現「血紅色」天空;母親節,白衛兵當孩子面拉走媽媽,哭喊聲一片;上海黨官喊「粉身碎骨」也要清零;鄧小平薄一波親述殺人。

【舟山血紅色天空 近年美國印尼也有過 但不同】

5月7日晚上,距離上海不遠的浙江舟山市民被眼前的景象驚到,通常金色、紫色、或者是柔和的紅色的晚霞,可是那一時刻,天空分明是一片血紅色,而且沒什麼漸變的感覺,就是整個一片天空,變成血紅色。

官方媒體登出報導,沒法解釋呢,就不解釋唄,但他們不這樣做,就非得編出一個理由,說這是一艘,還不是一片,說是可能是「一艘」秋刀魚的漁船,燈火映射的。拜託,那得多大的船,多大的燈,才能把天空照成這個樣子呢。這種解釋沒有人相信,有當地網友說,你叫那艘船回來再照射一次,就相信。

更多人的討論是,下意識覺得,這是什麼不好的預兆,很多網友都留言說了四個字「天有異象」,但沒人知道這個景象具體預示著什麼。天空變成這個樣子,著實有點嚇人。

2020年的印尼,同一年的美國俄勒岡州,也出現過類似的現象,但都跟「火」有關,印尼發生這個景象的時候當地村民,當時燒了大量的芭蕉樹,然後美國是森林火災,才出現這樣的景象,而且是白天太陽光線很足的時候,燃燒後漂浮在空氣中的微小顆粒,把藍光散射掉,造成了這種情況。而在浙江舟山,當地並沒有哪裡有大面積火情的報導,而且景象發生時是晚上8點了,太陽已經基本是徹底落下去了,還出現了這樣的景象,是很難解釋。

【上海官要「粉身碎骨」清零惹吐槽 「白衛兵」打小孩惹眾怒】

不過,在舟山群島以北,隔海相望的上海市,最近是封得很嚴酷,都國際知名了。就在舟山市出現這景象的前一天,5月6日,上海又開了一個動員會,叫作「堅決打贏大上海保衛戰」,浦東的區長還來了一句,說「即使粉身碎骨也一定要完成任務」。這場會呀,特別還有這句話,一下子就在民眾中流傳開來,引起不少上海網友的不滿和吐槽。最多人說的就是:你要粉身碎骨就你們去吧,別拉上我們。也有人說,沒等他們粉身碎骨,老百姓連骨頭渣都沒了。進而就開始批評當局的封控政策,不少上海人對封控,已經是忍無可忍。

大陸網易公布了微信公眾號「照路明」的調查結果,發現對1021位上海市民調查後,有達到40%的上海人,因為封控產生了抑鬱情緒。這種情況,只要有一個「觸發點」,這些人的怒火就會暴風雨般地爆發出來。

比如,5月7日,在當地的一個金盛小區內,居民們依舊缺吃少食,就有人爬窗戶喊啊,要物資。其中有個小孩子,才十五六歲,就被正在樓下的穿著白色隔離服的被稱為「白衛兵」的人,直接衝到樓上,把孩子揪下來毆打。這一下子就惹火了這裡的民眾,有人在樓上喊「打人啦」,跟孩子同樓的民眾看到後,有幾個人就也衝下樓去,樓門其實還是封著的,這幾個人就乾脆把樓門踹爛,衝出去,跟幾個白衛兵衝突起來,還有人從樓上往下扔東西,砸那幾隻「大白」。

而自封控以來,特別是近期,在上海公開反抗的人越來越多。

有的小區居民受不了,自己組織起來要去衝小區的封鎖線。

在浦東的張江鎮香楠路,4月14日下午,也有很多人衝破封鎖,走上街頭抗爭。

【上海母親節 媽媽被當孩子面拉走 哭喊聲一片】

上海的那些白衛兵,其實都是穿著隔離服的中共警察,也對民眾表達意見,採取了看上去可以被稱為「零忍耐」的打壓手段,非常極端。

有觀眾發給我兩段video,就反映了這一情況,說是5月8日母親節發生的,但沒有註明具體原因。只聽到片中白衛兵警察對樓道裡喊話說:你拒絕傳喚。然後幾個大白就進去抓人,拖出來一個女人。然後樓上拍下這一幕的女孩,也被樓下大白警告,然後說你不要急,我現在就上去了。抓人說抓就抓,不需要任何理據和法律程序,人家拍東西,犯哪門子法了呢?流氓執法,那就是這樣。

另一段影片,是在同一小區,顯示一個媽媽被白衛兵抓走,兒子去拉媽媽,大白還是硬生生把媽媽拽走,活生生上演了一幕暴政下的生離死別。現場哭聲、喊聲,混成一片。

實際上,這種封控啊、圍堵民眾的事情啊,中共建政史上一直都有,用恐怖手段奪權,用恐怖手段治國。今天節目後面的部分呢,我們就來講一本書,裡面就提到了相關的一些例子。《新聞拍案驚奇

【中共「封城」舊帳!最多造成65萬死】

中共把它在1949年國共內戰中的勝利稱為「解放」,從1949年成立所謂「人民共和國」到1956年,那個「百花齊放」的那段時間,中共的官方敘述是:黨在戰後接管了一個混亂的國家,鑄造了一個所謂的「新中國」。

一些人被這一說法迷惑,但事實真的是這樣嗎?《解放的悲劇》這本書就是對症下藥,為的是打破這種錯覺。這本書的作者是香港大學歷史學家弗蘭克‧迪考特(Frank Dikotter),他的中文名叫馮客。他從中國大陸官方檔案中搜集了豐富的證據,比如機密文件、沒有刪節的領導講話稿、倖存者的陳述等等,發現所謂的「解放」,是一條通往奴役的道路,中共從奪權到掌權,是一段經過血洗的歷史,核心都是極端的暴力。

2006年夏天,一些工人在長春挖溝渠的時候,從一米厚的土層下面,挖出了幾千人的骸骨。挖到更深的地方,又發現了好幾層骨頭,像柴火一樣,堆在一起。周圍看熱鬧的人以為那些是日本侵華戰爭時期的死難者。也有極少的人意識到,那是1948年,共軍圍困長春時餓死的人。

1948年,共軍挺進長春。當時長春城內有50萬平民,許多人是為了逃離共產黨而躲進長春避難的,他們本來是想南下北京,但因為許多鐵路線被中斷,他們被困在了長春。當時城內還有10萬國民黨的守軍。

共軍司令員林彪下令,要用圍城絕糧的辦法,把長春變成一座「死城」!情況急劇惡化。20萬共軍把長春圍成了一座孤島,他們挖了戰壕,切斷了城裡的地下水供應。二十幾門高射炮和重炮集中攻擊政府大樓。守城的國軍在長春周圍建立了三條防線。就這樣,在兩軍之間,出現了一片廣闊的中間地帶。

城內補給匱乏,共軍的高射炮迫使國軍的飛機在3000米的高空飛行,許多空投物資落在了國軍控制區以外。為了防止發生饑荒,國軍開始鼓勵民眾逃往農村。但是,一旦他們出了城,就不許再回來,因為城裡缺糧。

而出城逃難的人,極少人能穿過共軍的封鎖線。林彪向毛澤東報告說:我軍的對策主要是禁止通行,在第一線上,五十米設一個哨兵,並有鐵絲網、壕溝,不讓難民出來,出來的人,勸阻回去。此法初期有效,後來飢餓情況愈來愈嚴重,不論白天還是黑夜,飢民大批蜂湧而出,經趕回後,他們群集在警戒線之中間地帶,而且餓斃者甚多。

對於那些出城逃難的人,林彪是這樣報告的:成群的人跪在哨兵面前,央求放行,有的將嬰兒和小孩丟了就跑,也有的拿著繩子,在崗哨前上吊。戰士見此慘狀,心腸頓軟,有的陪同飢民跪下一道哭,說這是上級命令,他也沒有辦法。

圍城兩個月後,大約有15萬人被困在了中間地帶,共軍封鎖不讓出,城裡也回不去。他們被迫吃草和樹葉。那裡到處都是屍體,暴晒下的屍體,腹部脹得鼓鼓的。

城裡,每天路邊也有幾十人死掉,有的全家集體自殺。倖存下來的一個叫宋展琳(音)的人記得,她經過一個小房子的時候,進去一看,見到十幾具屍體,床上、地上都是。一個女孩,還抱著一個小嬰孩,像是睡著了一樣。

共軍圍困長春五個月,最終拿下長春。在中國大陸的歷史書中,把這稱作一個決定性的勝利。但背後的代價是何其沉重,卻隻字未提。在長春圍困戰中,據估計,有至少16萬平民被活活餓死。

【共軍打進大上海的往事 猶如塔利班進喀布爾】

另外,在北京和上海,當共產黨的軍隊進入的時候,城裡充滿的是恐懼的情緒。而在富麗堂皇的上海國泰酒店,城裡人看著這些鄉巴佬玩起了電梯,還有的戰士把騾子拴在了酒店大堂裡。老兵馮炳興(音)記得他們進上海的時候,他說都沒見過燈泡,洗米是在白陶瓷馬桶裡。許多中共士兵來自農村,剛到上海的時候,都沒見過這些。這種景象,讓人記起了2021年8月,重奪阿富汗首都喀布爾的塔利班士兵,在遊樂園玩碰碰車的情景。

【鬥地主、鎮反 鄧小平薄一波親述殺人史】

在中國南方逐漸奪取政權後,中共開始了狂歡式的暴力。在鄉村,首當其衝的是地主,就是中共攻擊的那個「地主階級」,是它人為製造出來的。事實上,經過幾十年的戰爭,在中國農村,並不存在所謂的「地主階級」。因為只有肥沃的土地才容易租出去,佃農不一定就比地主窮。南方的土地比較肥沃,北方的平原相對比較貧瘠。因此在南方種水稻的佃戶比北方的地主還富裕。

儘管如此,工作組還是沒完沒了地煽動,召開會議,把村民們硬是給分成了五個人造階級:地主、富農、中農、貧農和雇農。工作組許諾說,貧農和雇農可以分到富人的土地,還敦促他們要「化苦難為仇恨」。就這樣,中共鼓動人們鬥地主。被揪出來的所謂那些地主被毆打,甚至槍斃。然後,人群瓜分他們的土地和財產。

馮客指出:「中共與貧窮者之間的契約是經過血洗的。」鄧小平自己就表示過,在他負責的地區,他說,他們殺了很多人,人們越來越感到不安。

與此同時,中共還發動了鎮壓反革命的運動。每天都有新的受害者被用卡車運到刑場,有的人只有8歲。

中共在所謂「接管」的過程中,使用暴力的時候,非常依賴數字指標。毛澤東定下在全國殺千分之一的人口,但可以根據每個地區的特殊情況加以調整。在鄧小平管轄的三個省,到了1951年11月,就處決了15萬人。在1952年底,薄熙來他爹薄一波還自豪地說:處決了200萬人。

【殺不完就勞改 建政1年監獄被塞爆!】

毛澤東也承認,不可能殺掉所有人。於是巨大的勞改營誕生了,將反革命分子、資本家、商人、外國人以及後來的知識分子都吞了進去。馮客研究過中華民國時代的監獄。他說,國民政府統治時代,囚犯人數從未超過9萬人。而1950年10月,中共發動鎮壓反革命運動之後,囚犯總數急劇上升到了100萬。關押的條件十分可怕。

正如馮客在書中所展示的,中國走上了「通往奴役之路」。用地主濺出來的血來賦予農民權力。但這些動亂摧毀了廣闊的農村。在農村,農民缺牲口,缺化肥,缺技能,他們長期依賴的市場都被摧毀了。但國家要求農民上交更多的糧食。農村生活加倍困苦。農民賣兒賣女。

這時,中共又推出了新的招數,要加速走向公社,也就是把所有的私產國有化。有的地區,爆發了公開的反叛。一旦被平定下去,農民就要被編入公社,並從1955年開始,強制實行戶籍制和配給制。人們被限制了居住和遷徙的自由。短短幾年,中共就把它宣稱要「解放」的人變成了奴隸。

到了1956年,民眾對中共的不滿日益高漲,毛澤東在黨內的威信也跌至低谷。

對此,毛澤東號召人們「百花齊放、百家爭鳴」,果然,人們批評的聲浪像滾雪球一般。毛澤東實現了所謂「引蛇出洞」,順勢發動「反右運動」,清洗異己。50多萬知識分子被劃為「右派」,逮捕的逮捕,送勞教的勞教。

《解放的悲劇》這本書,主要記載的都是1945到1957年之間,中共從奪權前夕到建政後初期的這段歷史,然而,這本書應該有續集,而且到現在,也不應該擱筆,因為可以書寫的素材,仍在持續發生著。

好了,今天的節目就聊到這兒。我在Telegram上的官方公告群是t.me/dayunews,觀眾討論群是t.me/xwpajq_us,節目信箱是xwpajq@gmail.com,還有我的會員網站,網址是dayuus.com。也歡迎您訂閱本頻道,並點擊小鈴鐺,獲得節目發布通知。那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期節目再見。《新聞拍案驚奇》

《新聞拍案驚奇》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