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各地封城界限模糊 中小城市境况堪忧

原标题:中国各地封城界限模糊 中小城市境况堪忧

【北京时间2022年04月27日讯】疫情蔓延之下,中国主要城市上海持续封城一个月,导致民怨沸腾,世界舆论关注。不过,当新闻焦点持续集中在一线城市的同时,外界却很少注意到众多中小城市已经经历了程度不同,且一轮又一轮的漫长封禁措施。这背后是什么原因呢?

自今年3月下旬上海因疫情而被严密封控至今,全中国乃至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在这个中国第一大都市和金融中心。4月24日,首都北京也出现确诊病例激增,朝阳区进入封锁状态的消息又跃上了许多媒体的头版。

当这些一线大城市的封控消息传遍网络之时,还有一些城市似乎被人们遗忘了。但在那里,人们已经经历了长期封控,有的时间甚至已经超过5个月。记者发现,漫长的封锁已经让那里的经济凋敝,百姓纷纷离乡异地谋生。

4月25日,以创作短视频知名的网站“一条”发表文章,题为《最长封锁160天,这些城市几乎被遗忘了》。文章透过对云南瑞丽、广西东兴、黑龙江绥芬河三个边境城市居民的采访,试图唤醒人们对当地民生状况的关注。

长期封控下 被遗忘的边陲口岸

从2020年开始,中国官方在应对疫情政策上就在强调所谓“外防输入、内防反弹”,加强常态化疫情管控。作为防止“境外输入”前沿的一些边境小镇,也开始经历一轮又一轮的漫长封锁。

云南瑞丽市

瑞丽拥有中缅边境最大的贸易口岸,经济得益于边贸优势。但从三年前疫情爆发开始,瑞丽市民已经历9次封城,总共超过160天,前后至少130次核酸检测。

根据瑞丽官方发布的数据,当地4月18日一次全民核酸检测人数约有19万人,而去年4月13日的核酸检测人数却有近38万人。文章由此分析,过去一年里,至少有20万人离开瑞丽。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就此采访了在瑞丽一家宾馆工作的杨先生,也证实了这一点:“这边确实经济不是太好,因为疫情原因经常封城,大部分的商贩去另外的城市,一般是去最近的陇川、平江、腾冲这些地方。”

杨先生说,目前要离开瑞丽,出去(前)还需要居家隔离7天,并做核算检测。另一位瑞丽网友告诉本台记者,瑞丽边境目前依然封闭,酒店内很少有人入住。至于当地人,则是“能离开的都离开”了。

黑龙江绥芬河市

绥芬河市为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下辖县级市,是滨绥铁路终点,与俄罗斯接邻,建有绥芬河中俄互市贸易区。2020年4月,该市曾因大量境外输入病例一度封城。

文章统计,自今年1月25日以来,绥芬河断断续续已封城近90天, 快递、药店、医院门诊全线停滞。俄货一条街商家已经倒闭大半。

一位当地餐厅工作人员告诉本台记者,“没开业呢,没营业呢,约有三四个月了。”他说,封控目前已经解除,餐厅终于快开业了。

广西东兴

广西边境城市东兴与越南接壤,行政上归防城港市管辖。当地从2月23日晚开始封控,直到4月24日零时才开始恢复正常生活秩序,封控一共持续约60天。

据文章描述,这里有20万左右的常住人口,其中超过15万是外地移民,旅游业、中越贸易及相关产业是支柱,大部分人赖此为生。疫情爆发以来,近十万人离开了东兴。

东兴封城进入50天后,有一个视频在当地流传:一个中年男人抱头痛哭,原因是连续50多轮核酸检测让他濒临崩溃。这也是2020年初疫情爆发后东兴最漫长的一次封锁。

全国22个城市“在封” 涉及近3000万人

受封城影响的不仅是以上几个边境城市。过去几天,又有更多城市因疫情升温被全封或半封。其中,包头市4月25日发布通告称,确定两名中共病毒(COVID-19)确诊病例,在包头市全市实行严格的社会面管控措施,全市进入静止状态,街道小区实行封闭管理,市六区将从25日晚开始进行全员核酸检测。

此外,杭州市自4月23日起,对部分地区实施为期三天的管控措施,居民出行受限,并进行强制性核酸检测。杭州作为中国科技中心,也是阿里巴巴集团总部所在地。

河北唐山则从4月19日起对全市实行临时性封控管理措施,封控管理期为三天,但部分地区目前仍未解除封控。

芜湖自4月17日起,对主城区暂时实施静态管理,并立即开展全员核酸检测。

据财新网此前报道,从3月中下旬至今,上海、长春、邯郸、泉州等多地曾“封城”,导致六千多万人受影响;目前至少仍有22个城市与地区“在封”,遍及吉林、山西、黑龙江、江苏、陕西等多省,涉及近3000万人。

在美国的时事评论人士唐靖远认为,这是目前中国封城中的一个重要现象,“中共的封城和半封城,或者硬封城和软封城之间的界限,越来越模糊。”

在所谓“全域静态管理”措施下,这些地区居民除核酸和就医之外,足不出户,公共交通暂停,学校停课,社会车辆不得上路,经营性场所一律停业,形同“封城”。

中小型城市“被沉默”与上海封城“政治化”

上海封城已经在网络及其它媒体上引发广泛关注,尤其是次生灾难频传,民怨沸腾。当局不得不持续加强网络封锁和舆论控制,甚至有网民发现,很多其它城市的人已无法在微博朋友圈看到上海人的发言。

但在其它很多中小城市,虽然已经长期面临实际封控或半封控状态,但却很少有相关消息传出。唐靖远认为,这可能有两方面原因:“一是这些中小型城市在舆论上受关注程度比较低,还有可能是当地对于相关的舆论封控比较强,个别的有这样的信息披露,但很难引起发酵。”

唐靖远认为,中国官方对很多中小城市的封控已经成为常态化,大众可能对于这种信息会产生心理麻木,习以为常。相比之下,上海封控之所以引起广泛关注,一是因为上海对于中国及世界经济的影响非常之大,第二则是上海封城背后有强烈的政治性因素。

“(上海)封城的背后是存在着中共所谓两种路线,两种模式的一种明争暗斗。它里面掺杂了非常强烈的政治化因素以后,导致整个上海的不配合度(非常高),是比较少见的,甚至是公开的。”唐靖远说。

中国各地的本轮封城措施,恰逢中共二十大前期。唐靖远说,习近平的政治权威以及他是否能够连任,与当前的社会形势紧密相关。这是上海封控被国内外高度关注的最重要原因。而那些中小城市因经济体量小、人口少,外界也很难了解到封锁给当地经济、民生造成的伤害程度与规模。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责任编辑:竺颖)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