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中共疫情封锁模式的深度解析

(大纪元专栏作家Jeffrey A. Tucker撰文/曲志卓编译)

在冷战结束后,历史终结理论(注:西方国家自由民主制可能是人类社会演化的终点、是人类政府的最终形式)认为,世界上每个渴望繁荣和进步的国家都必须同时接受经济自由和政治民主。该理论认为,你不能拥有其中一个而没有另一个。二者缺一不可。

全世界等待着中国走上东欧和许多其它国家所走的路。

但是,这没有发生。尽管进行了自由化的经济改革,但中共在随后的几十年里保持了核心的政治控制。然而,它的经济却在不断地增长。这就催生了一个新的理论:也许最成功的国家将促进经济自由主义,同时确保严格的政治控制,从而避免民主制度的低效率。

中国的情况似乎就是这样的。

但是,现在我们有证据表明,一个拥有强大独裁者的一党制国家所遇到的问题。它一直运行得不错,直到有一天它不能继续了。中国所爆发的困难在几年前是无法预料的。中国共产党认为,通过大规模侵犯人权和人类自由,它已经解决了病毒的问题。

今天,上海人民正在遭受长达数周的封锁,食品短缺和对健康人的极端隔离。所有这些都是为了根除一种世界其它地区最终意识到肯定会成为地方病共存的病毒。在呼吁实行更多限制措施两年之后,现在就连福奇(Fauci,总统医学顾问,美国国家过敏暨传染病研究所所长)也承认了这一点。

但在中国呢?孩子们被从父母身边带走,检测呈阳性的人的宠物被扑杀,人们在摩天大楼里尖叫,食物在仓库里腐烂,虽然人们正在挨饿。网上有商店被洗劫的视频。到处都充满着革命的气氛。

永远不要忘记:中共是疫情封锁的始作俑者。世界卫生组织负责人赞扬了武汉2020年初的封锁。在2020年1月的一封信中,世界卫生组织向中国表示祝贺,并敦促该国“加强公共卫生措施,以遏制当前的疫情”。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在推特上进一步强调了这一点,他写道:“在许多方面,中国实际上正在为疫情应对制定新的标准。”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的推文)

帝国理工学院(the Imperial College)的尼尔‧弗格森(Neil Ferguson)也这么说:“我们说,这是一个共产主义的一党制国家。我们以为,我们在欧洲无法实施那样的措施,……然后意大利做到了。我们意识到我们可以做到。因此,中国成为世界的典范:武汉、意大利北部、美国、英国,然后世界上除了少数几个国家外,其它所有国家都遵循了封锁模式。”

直到今天,习近平肯定一直沐浴在这种发光赞美的温暖中。它向世界展示了中共的政策实力。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雅虎报导了上海的情况: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周五赞扬了该国‘经过检验的’清零战略,尽管上海当局在病例激增和公众愤怒日益加剧的情况下为COVID-19患者准备了近13万张病床。”

我们只能凭直觉了解这里正在发生的事情。对习近平来说,封锁是他最大的胜利。在两年前封锁似乎十分奏效。他赢得了全世界的赞誉,全世界都追随他的榜样。也许这让他和中共充满了难以置信的自豪感和信心。他们做对了,世界其它国家复制了这个理念,但是没有像中国实施得那样完美。

最终,政府可以说服自己相信自己的宣传。这似乎是中国发生的事情。这种错觉阻止了习近平和中共看到任何对病毒稍有了解的人显然都应该知道的事情:在一个正常运作的社会和市场中,病毒无论如何都会传播。正如维奈‧普拉萨德(Vinay Prasad)不断提醒我们的那样,每个人都会感染COVID。通过群体感染和群体免疫,我们终于超越了疫情大流行。

中国现在发生的事情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清零”的失败一样可以预测。

这意味着中国的疫情远未停止。它们将蔓延到每个城市,每个城镇,每个乡村,直到14亿人中的许多人都感染为止。这可能意味着未来几年的连续封锁,以及必然带来的所有损害和政治不稳定。这肯定会对经济增长产生深远的影响,甚至可能对中共本身的信誉产生深远的影响。

中共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世界上大多数地方都犯过类似的错误。美国的封锁不像上海那样可怕,但这只是一个程度的问题,因为美国也尝试了封锁理论。在政治民主国家,政客和官僚们大多试图淡化他们的严重错误,同时制造借口,不道歉地重新开放。许多人希望每个人都能忘记这整个灾难。

这在中国会发生吗?问题在于,对中共过去两年自我吹嘘的成就来说,封锁措施占有不可思议的中心地位。只要北京有权势的人真正相信封锁是前进的道路,而且没有反对党采取不同的观点,这种情况就可能会继续下去,从而引发关于这个国家政治和经济前景的有趣质疑。

事实证明,政治和经济自由的神奇结合并不是历史的终结。但中共式的独裁也不是终点,这是因为它没有纠正严重错误的运作机制。将美国从封锁恐怖中拯救出来的是政治多元化和联邦制。在中国,这两者都不存在。因此,智力错误导致了令人震惊的不道德结果。

封锁绝不是解决致病传播的方法,这与世界卫生组织或英国或美国名人科学家的保证背道而驰。当世界各国政府试图通过向细胞生物学宣战来证明自己的能力时,他们终于遇到了他们的对手。无论一个国家多么强大,总有一些自然力量会胜过它。

转自布朗斯通研究所(Brownstone Institute)

作者简介:

杰弗里‧塔克(Jeffrey Tucker)是布朗斯通研究所(Brownstone Institute)的创始人兼总裁。他是五本书的作者,包括《右翼集体主义:对自由的其它威胁》(Right-Wing Collectivism: The Other Threat to Liberty)。

原文“The China Model Unravels in Shanghai”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