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中共疫情封鎖模式的深度解析

(大紀元專欄作家Jeffrey A. Tucker撰文/曲志卓編譯)

在冷戰結束後,歷史終結理論(註:西方國家自由民主制可能是人類社會演化的終點、是人類政府的最終形式)認為,世界上每個渴望繁榮和進步的國家都必須同時接受經濟自由和政治民主。該理論認為,你不能擁有其中一個而沒有另一個。二者缺一不可。

全世界等待著中國走上東歐和許多其它國家所走的路。

但是,這沒有發生。儘管進行了自由化的經濟改革,但中共在隨後的幾十年裡保持了核心的政治控制。然而,它的經濟卻在不斷地增長。這就催生了一個新的理論:也許最成功的國家將促進經濟自由主義,同時確保嚴格的政治控制,從而避免民主制度的低效率。

中國的情況似乎就是這樣的。

但是,現在我們有證據表明,一個擁有強大獨裁者的一黨制國家所遇到的問題。它一直運行得不錯,直到有一天它不能繼續了。中國所爆發的困難在幾年前是無法預料的。中國共產黨認為,通過大規模侵犯人權和人類自由,它已經解決了病毒的問題。

今天,上海人民正在遭受長達數週的封鎖,食品短缺和對健康人的極端隔離。所有這些都是為了根除一種世界其它地區最終意識到肯定會成為地方病共存的病毒。在呼籲實行更多限制措施兩年之後,現在就連福奇(Fauci,總統醫學顧問,美國國家過敏暨傳染病研究所所長)也承認了這一點。

但在中國呢?孩子們被從父母身邊帶走,檢測呈陽性的人的寵物被撲殺,人們在摩天大樓裡尖叫,食物在倉庫裡腐爛,雖然人們正在挨餓。網上有商店被洗劫的視頻。到處都充滿著革命的氣氛。

永遠不要忘記:中共是疫情封鎖的始作俑者。世界衛生組織負責人讚揚了武漢2020年初的封鎖。在2020年1月的一封信中,世界衛生組織向中國表示祝賀,並敦促該國「加強公共衛生措施,以遏制當前的疫情」。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在推特上進一步強調了這一點,他寫道:「在許多方面,中國實際上正在為疫情應對制定新的標準。」

(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的推文)

帝國理工學院(the Imperial College)的尼爾‧弗格森(Neil Ferguson)也這麼說:「我們說,這是一個共產主義的一黨制國家。我們以為,我們在歐洲無法實施那樣的措施,……然後意大利做到了。我們意識到我們可以做到。因此,中國成為世界的典範:武漢、意大利北部、美國、英國,然後世界上除了少數幾個國家外,其它所有國家都遵循了封鎖模式。」

直到今天,習近平肯定一直沐浴在這種發光讚美的溫暖中。它向世界展示了中共的政策實力。在我寫這篇文章的時候,雅虎報導了上海的情況: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週五讚揚了該國『經過檢驗的』清零戰略,儘管上海當局在病例激增和公眾憤怒日益加劇的情況下為COVID-19患者準備了近13萬張病床。」

我們只能憑直覺了解這裡正在發生的事情。對習近平來說,封鎖是他最大的勝利。在兩年前封鎖似乎十分奏效。他贏得了全世界的讚譽,全世界都追隨他的榜樣。也許這讓他和中共充滿了難以置信的自豪感和信心。他們做對了,世界其它國家複製了這個理念,但是沒有像中國實施得那樣完美。

最終,政府可以說服自己相信自己的宣傳。這似乎是中國發生的事情。這種錯覺阻止了習近平和中共看到任何對病毒稍有了解的人顯然都應該知道的事情:在一個正常運作的社會和市場中,病毒無論如何都會傳播。正如維奈‧普拉薩德(Vinay Prasad)不斷提醒我們的那樣,每個人都會感染COVID。通過群體感染和群體免疫,我們終於超越了疫情大流行。

中國現在發生的事情與澳大利亞和新西蘭「清零」的失敗一樣可以預測。

這意味著中國的疫情遠未停止。它們將蔓延到每個城市,每個城鎮,每個鄉村,直到14億人中的許多人都感染為止。這可能意味著未來幾年的連續封鎖,以及必然帶來的所有損害和政治不穩定。這肯定會對經濟增長產生深遠的影響,甚至可能對中共本身的信譽產生深遠的影響。

中共犯了一個極大的錯誤。世界上大多數地方都犯過類似的錯誤。美國的封鎖不像上海那樣可怕,但這只是一個程度的問題,因為美國也嘗試了封鎖理論。在政治民主國家,政客和官僚們大多試圖淡化他們的嚴重錯誤,同時製造藉口,不道歉地重新開放。許多人希望每個人都能忘記這整個災難。

這在中國會發生嗎?問題在於,對中共過去兩年自我吹噓的成就來說,封鎖措施占有不可思議的中心地位。只要北京有權勢的人真正相信封鎖是前進的道路,而且沒有反對黨採取不同的觀點,這種情況就可能會繼續下去,從而引發關於這個國家政治和經濟前景的有趣質疑。

事實證明,政治和經濟自由的神奇結合並不是歷史的終結。但中共式的獨裁也不是終點,這是因為它沒有糾正嚴重錯誤的運作機制。將美國從封鎖恐怖中拯救出來的是政治多元化和聯邦制。在中國,這兩者都不存在。因此,智力錯誤導致了令人震驚的不道德結果。

封鎖絕不是解決致病傳播的方法,這與世界衛生組織或英國或美國名人科學家的保證背道而馳。當世界各國政府試圖通過向細胞生物學宣戰來證明自己的能力時,他們終於遇到了他們的對手。無論一個國家多麼強大,總有一些自然力量會勝過它。

轉自布朗斯通研究所(Brownstone Institute)

作者簡介:

傑弗里‧塔克(Jeffrey Tucker)是布朗斯通研究所(Brownstone Institute)的創始人兼總裁。他是五本書的作者,包括《右翼集體主義:對自由的其它威脅》(Right-Wing Collectivism: The Other Threat to Liberty)。

原文「The China Model Unravels in Shanghai」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