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菁:“动态清零”付出的代价是什么

4月10日,上海连续三日新增感染者突破2万例,数字达24943,来自社区排查的感染者保持在300例以上,表明上海的社区传播仍在爆发当中。

4月8日,上海浦东3名区级干部因防疫不力被免职,9日的微博热搜中就出现了“上海副市长哽咽发言”,在这条热搜之下即便开通了精选评论,仍出现大面积翻车,大家几乎一边倒地不买账。“上海市民不需要领导的眼泪,我们需要的是科学的解决方案和有效的落地执行。政策一天一个变化,百姓拿不到物资,急症病人得不到救治,小微企业及低收入人群濒临破产,这些问题得不到解决,哭有什么用。”

可见,上海市民对这种糟糕的“动态清零”式防疫已经到了无法容忍的地步。上海自疫情出现以来,从“九宫格”式精准封,到“鸳鸯火锅”式的沿黄浦江而封,再到最后的“一锅端”全城封,疫情却越来越严重,市民们的生活、工作都受到影响,每天都在焦虑和恐慌中度日。

从4月1日浦西封城正式进入全城封锁开始,最短的也已经被封10天了,长的已经一个多月,很多家庭的吃、用物资告急,网上发出的各种求助呼声中,很多人已经到了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地步;无数人定时在平台抢菜却怎么也抢不到;菜价贵的让一个月不工作的人已经吃不起了;没菜可吃的家庭只好吃大米饭,有些家庭连米都没了。

在这个现代化都市中,另外一些现象也让人大跌眼镜,有将捐赠蔬菜用来倒卖的,有能办出通行证而出行无阻的,特权、腐败乱象丛生。

一个自称互联网博主的大V,stormzhang在网上发出题为“求救!”的帖子,说上海人现在绝大部分靠“自救,要么小区团购,要么叮咚、盒马、美团自己抢菜”,可是买菜“完全靠运气,拼手速,能抢到几颗大白菜都能高兴一整天”。但居委会因担心外部感染不让团购了,他身边的很多人“每天靠喝粥,吃泡面度日很久了”。至于发放物资,他说被封22天,他只收到小区的3次发放物资,每次只能解决2天的温饱,只是杯水车薪。

从网友们的爆料看,确实如此。有人说自己住在长宁区虹南小区的朋友已经两天没有食物了,饿了一直在喝水,喝了两天水了,网上也买不到吃的。

很多住在公寓的市民根本得不到物资,居委会说“公寓属于文旅局管”,文旅局又说是“政策漏洞,正在想办法”,但至今仍没有一个答复,也得不到物资。

还有临时来上海出差而“落难”在酒店的人,居委会让他们“自己克服克服”,无法做饭,只能买即食或微波加热的食品,但跟大多数上海市民一样,在网上抢不到东西。

而那些无法上网的残障人士更是惨到无以言表,网友在朋友圈希望能有人找到居委会帮助一位住在控江街道的70多岁独居老人,他双目失明,已经好几天没有饭吃了,一直在铁门里叫救命。宝山区大场镇一个盲人按摩店,三位盲人马上就要断粮了,网友呼吁“希望好心人能帮助买一些食品”。

很难相信这竟然是2022年发生在金融之都上海的现状,“动态清零”却不考虑民生,把人关在家里,发放物资落不到实处,网上买菜买米都很困难,完全靠之前的囤货活着。照这样下去,没饭吃真的有人会饿死!

而作为特殊群体的老人、儿童、孕妇、重症病人,由于他们身体较弱,有病必须就医,对医疗资源的依赖程度较高。在疫情之下,活得就更艰难了,封城后出现的各种乱象,由于不合理的隔离政策而导致的医疗资源不足、120运力不足等,落在他们头上,很可能成为灭顶之灾。

​​​网上有很多替90多岁老人求助的消息。好几位生活无法自理的高龄老人检测出核酸阳性后,都出现无法及时就医的情况。虹口区大连西路一位98岁高龄的老人,新冠检测阳性,目前高烧不退生命垂危。想尽快进医院治疗,几天前就联系过居委会、110、120和防疫部门,但没有一个部门来解决问题。

前几天爆出将2岁以下阳性幼儿集中隔离,不允许父母陪护,导致孩子出现窒息危险和尿裤更换不及时屁股溃烂,在国际社会影响很大。近日又传出多例儿童高烧多日,却无法送医,命在旦夕的消息。沪东新村一个3岁宝宝,高烧40度,有短暂惊厥症状,4月6日早上5点被120救护车拉走,辗转多家医院及方舱,均被告知人员已满,拒绝接受,无奈被原路送回。

面对疫情,本就心情紧张的准妈妈们也出现了很多问题,多位临产孕妇面临找不到医院接收的问题。家住闵行古美公寓的38周孕妇,因胎儿臀位病脐带绕颈,原定下周初进行剖腹产手术。虽她本人是阴性,但她家整栋楼被标黄码,这将导致她会被所有妇产医院拒收。她已申述并求助12345,却未得到解决。还有一位核酸呈阳性的孕妇,她丈夫作为密接被拉走隔离,但她因为是孕妇,转运了两次竟无人接收,又给送回家来,在家里她没人照顾,食物也只够吃两天了,只好在家里嚎啕大哭。

还有外地癌症晚期病人,因突然封城来不及住院,被困酒店十几天;上海的癌症晚期病人需做化疗,却因无车出行无法到医院。

中共的“动态清零”搞成了一场政治运动,上海也不例外,为了完成这场运动的既定目标,即使运动带来的次生灾害已经导致民众出现困难,甚至出现死亡的后果,运动者却依然无动于衷。这与当年的大跃进运动、文革运动何其相似,大跃进后继发的大饥荒造成4000万人饿死,文革造成700多万人非正常死亡,每一次运动的最终承受者都是中国民众,每一次运动所付出的最终代价就是民众的生命。

中共的斗争理念之下,看不见的病毒也成了潜在敌人,必欲战胜、必欲清零,为了战胜病毒、清零病毒,中共不惜动用军警力量将所有人圈在家中,即使吃不上饭被饿死也在所不惜;将整个社会经济停止下来,即使造成经济损失、民不聊生也毫不在乎;中共只在乎它的政权,党魁看重的是他今年的连任,中国民众在疫情中死亡,最终连一个数字都算不上。在疫情中呼救的人们,难道还认不清中共才是造成这一切的祸根吗?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