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菁:「動態清零」付出的代價是什麼

4月10日,上海連續三日新增感染者突破2萬例,數字達24943,來自社區排查的感染者保持在300例以上,表明上海的社區傳播仍在爆發當中。

4月8日,上海浦東3名區級幹部因防疫不力被免職,9日的微博熱搜中就出現了「上海副市長哽咽發言」,在這條熱搜之下即便開通了精選評論,仍出現大面積翻車,大家幾乎一邊倒地不買帳。「上海市民不需要領導的眼淚,我們需要的是科學的解決方案和有效的落地執行。政策一天一個變化,百姓拿不到物資,急症病人得不到救治,小微企業及低收入人群瀕臨破產,這些問題得不到解決,哭有什麼用。」

可見,上海市民對這種糟糕的「動態清零」式防疫已經到了無法容忍的地步。上海自疫情出現以來,從「九宮格」式精準封,到「鴛鴦火鍋」式的沿黃浦江而封,再到最後的「一鍋端」全城封,疫情卻越來越嚴重,市民們的生活、工作都受到影響,每天都在焦慮和恐慌中度日。

從4月1日浦西封城正式進入全城封鎖開始,最短的也已經被封10天了,長的已經一個多月,很多家庭的吃、用物資告急,網上發出的各種求助呼聲中,很多人已經到了吃了上頓沒下頓的地步;無數人定時在平台搶菜卻怎麼也搶不到;菜價貴的讓一個月不工作的人已經吃不起了;沒菜可吃的家庭只好吃大米飯,有些家庭連米都沒了。

在這個現代化都市中,另外一些現象也讓人大跌眼鏡,有將捐贈蔬菜用來倒賣的,有能辦出通行證而出行無阻的,特權、腐敗亂象叢生。

一個自稱互聯網博主的大V,stormzhang在網上發出題為「求救!」的帖子,說上海人現在絕大部分靠「自救,要麼小區團購,要麼叮咚、盒馬、美團自己搶菜」,可是買菜「完全靠運氣,拼手速,能搶到幾顆大白菜都能高興一整天」。但居委會因擔心外部感染不讓團購了,他身邊的很多人「每天靠喝粥,吃泡麵度日很久了」。至於發放物資,他說被封22天,他只收到小區的3次發放物資,每次只能解決2天的溫飽,只是杯水車薪。

從網友們的爆料看,確實如此。有人說自己住在長寧區虹南小區的朋友已經兩天沒有食物了,餓了一直在喝水,喝了兩天水了,網上也買不到吃的。

很多住在公寓的市民根本得不到物資,居委會說「公寓屬於文旅局管」,文旅局又說是「政策漏洞,正在想辦法」,但至今仍沒有一個答覆,也得不到物資。

還有臨時來上海出差而「落難」在酒店的人,居委會讓他們「自己克服克服」,無法做飯,只能買即食或微波加熱的食品,但跟大多數上海市民一樣,在網上搶不到東西。

而那些無法上網的殘障人士更是慘到無以言表,網友在朋友圈希望能有人找到居委會幫助一位住在控江街道的70多歲獨居老人,他雙目失明,已經好幾天沒有飯吃了,一直在鐵門裡叫救命。寶山區大場鎮一個盲人按摩店,三位盲人馬上就要斷糧了,網友呼籲「希望好心人能幫助買一些食品」。

很難相信這竟然是2022年發生在金融之都上海的現狀,「動態清零」卻不考慮民生,把人關在家裡,發放物資落不到實處,網上買菜買米都很困難,完全靠之前的囤貨活著。照這樣下去,沒飯吃真的有人會餓死!

而作為特殊群體的老人、兒童、孕婦、重症病人,由於他們身體較弱,有病必須就醫,對醫療資源的依賴程度較高。在疫情之下,活得就更艱難了,封城後出現的各種亂象,由於不合理的隔離政策而導致的醫療資源不足、120運力不足等,落在他們頭上,很可能成為滅頂之災。

​​​網上有很多替90多歲老人求助的消息。好幾位生活無法自理的高齡老人檢測出核酸陽性後,都出現無法及時就醫的情況。虹口區大連西路一位98歲高齡的老人,新冠檢測陽性,目前高燒不退生命垂危。想儘快進醫院治療,幾天前就聯繫過居委會、110、120和防疫部門,但沒有一個部門來解決問題。

前幾天爆出將2歲以下陽性幼兒集中隔離,不允許父母陪護,導致孩子出現窒息危險和尿褲更換不及時屁股潰爛,在國際社會影響很大。近日又傳出多例兒童高燒多日,卻無法送醫,命在旦夕的消息。滬東新村一個3歲寶寶,高燒40度,有短暫驚厥症狀,4月6日早上5點被120救護車拉走,輾轉多家醫院及方艙,均被告知人員已滿,拒絕接受,無奈被原路送回。

面對疫情,本就心情緊張的准媽媽們也出現了很多問題,多位臨產孕婦面臨找不到醫院接收的問題。家住閔行古美公寓的38週孕婦,因胎兒臀位病臍帶繞頸,原定下週初進行剖腹產手術。雖她本人是陰性,但她家整棟樓被標黃碼,這將導致她會被所有婦產醫院拒收。她已申述並求助12345,卻未得到解決。還有一位核酸呈陽性的孕婦,她丈夫作為密接被拉走隔離,但她因為是孕婦,轉運了兩次竟無人接收,又給送回家來,在家裡她沒人照顧,食物也只夠吃兩天了,只好在家裡嚎啕大哭。

還有外地癌症晚期病人,因突然封城來不及住院,被困酒店十幾天;上海的癌症晚期病人需做化療,卻因無車出行無法到醫院。

中共的「動態清零」搞成了一場政治運動,上海也不例外,為了完成這場運動的既定目標,即使運動帶來的次生災害已經導致民眾出現困難,甚至出現死亡的後果,運動者卻依然無動於衷。這與當年的大躍進運動、文革運動何其相似,大躍進後繼發的大饑荒造成4000萬人餓死,文革造成700多萬人非正常死亡,每一次運動的最終承受者都是中國民眾,每一次運動所付出的最終代價就是民眾的生命。

中共的鬥爭理念之下,看不見的病毒也成了潛在敵人,必欲戰勝、必欲清零,為了戰勝病毒、清零病毒,中共不惜動用軍警力量將所有人圈在家中,即使吃不上飯被餓死也在所不惜;將整個社會經濟停止下來,即使造成經濟損失、民不聊生也毫不在乎;中共只在乎它的政權,黨魁看重的是他今年的連任,中國民眾在疫情中死亡,最終連一個數字都算不上。在疫情中呼救的人們,難道還認不清中共才是造成這一切的禍根嗎?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