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习近平行踪不定?政治局有人摔杯?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4月05日讯】大家好,欢迎大家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今天是美东时间4月4日(星期一),亚太时间是4月5日(星期二)。

今天焦点:习近平行踪不定?政治局有人摔杯?上海已被军管?运20现身机场;染疫才可陪孩子;老人“走”得很不体面,套黄袋写上名拉走;不是工作是要命,居委也哭了。

60秒新闻

一名美国五角大厦高级官员4日向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透露,大约三分之二的俄军已经离开以基辅为中心的地区。目前俄军正向北前进,并在白俄罗斯集结,之后可能会部属在乌东顿巴斯地区。

泽连斯基4日前往基辅附近的布查,他希望全世界看到俄军大规模屠杀平民的事情,并誓言找到责任人。欧盟外交事务负责人何塞普‧博雷利声明表示,欧盟将紧急处理,并将对俄国实施进一步制裁。但俄军否认屠杀布查平民。

历届民意最差的香港特首林郑月娥4日宣布不竞选连任,外界分析她已经失去了北京的信任。有香港媒体表示,前保安局局长、去年升任政务司司长的李家超将宣布参加5月8日的选举。如果李家超得到北京支持出任特首,香港将进一步变成警察城市。

4日申报文件显示,特斯拉执行长马斯克持有推特9.2%股权,成为最大股东,推特股价一度涨超26%。马斯克上月透露有意创一个新社群媒体平台。

截止到美东时间4月4日下午1点,包括中共等几个不透明国家的通报数字,全球新增确诊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人数107万3,331人,总确诊人数达到了4亿9,180万4,914人;单日死亡2,277人,累积死亡总数是617万6,195人。

下面进入今天的话题。昨天有人在虹桥机场拍到了运20飞机,加重了上海被军管的色彩。有内幕传出,政治局会议上有人摔了杯子,上海爆疫之后,出现了太多的诡异。而上海疫情加重,有人目击老人院的老人去世后,被直接套上黄袋子,写上名字就拉走了。

习近平行踪不定?政治局有人摔杯?

今天(4日),一个叫“戴维”的推特账号晒出的一份“笔记”,内容很惊人。其中显示“中共中央决定”,李强不再担任上海市委书记、常委、委员,由广东省委常委、深圳市委书记王伟中接替;重庆副市长陈金山任上海市委常委、委员,代理上海市长,替换上海市长龚正。

“笔记”中有“中央领导”的讲话,表示上海“探索新的防疫方法”值得“肯定和鼓励”,但是“没有底线思维,没有划清底线,没有为底线突破以后做足够的准备。结果就是破防了不愿承认,爆发了没有准备,各种资源被刺穿,应检尽检应收尽收做不到了还在硬杠。总之一句话,丢掉了实事求是的原则”。

“戴维”在推文中表示,“政治局会议多人对习近平防疫政策发难,争吵不断,据说有人摔茶杯。习近平目前行踪不定。”

我查了一下习近平的最新动态,最近的消息就是他在1日参加中欧峰会。我不知道这里说的政治局会议是什么时候开的,“有人摔茶杯”的消息更无法确定。

不过如果上海更换市委书记和市长,中共媒体应该很快会有报导,但到今天截稿,还没有看到大陆媒体有相关报导。

但是昨天(3日)有知情人透露,上海控疫将“参照武汉模式”,“持久战”。“一个省负责一个区,上海领导全面退出”,2日的会议,“上海的领导专家一律不让参加,被接管了”。知情人表示,“没人可以被放出来,决战5月1日”。

这个消息中也提到了“上海领导全面退出”,或许可以对那份“笔记”做一个佐证,但仍然有待核实验证。如果这些消息属实,那说明中共内部互掐非常激烈,有人向习近平发起了猛烈的挑战。但最终可能还是习近平占上风,并没有完全否定李强、龚正的防疫模式,只是说他们没有“实事求是”。

一位浦西学者今天(4日)对自由亚洲表示,最近几次的核酸检测显示,上海几乎无处没有阳性。他感叹当局“一切都是政治化,一切都是行政命令。上海原来想搞一个防疫特区,试一下,没想到现在这样。据说2会期间就有感染者,不让上报”。

一位省级防疫指挥部的内部人士匿名对自由亚洲表示,上海的人口基数太庞大,曾经被大肆炒作的上海防控模式,“实际可能只是文字上的政绩宣传”。现在的情况显示,无论是对儿童的单独隔离,还是社会的基本救济和保障难以为继,都证明所谓的上海样本已经失败了。

不过从中共的动向来看,即使政治局真的有人摔杯,习近平似乎仍然占据上风。因为他3月17日制订的清零政策还在被强力执行,“清零姐”孙春兰2日仍然要求上海“动态清零”。

孙春兰表示,坚持“动态清零”总方针“不犹豫不动摇”。要“坚决果断”和“尽锐出战”,用最短时间“打赢这场大仗硬仗”。

上海已被军管?运20现身机场

一位网友转给我一份自称“绝对真实”的上海内部“特急”文件。其中显示,上海将向杭州、宁波、湖州、绍兴、金华和台州6个城市转运3万人进行集中隔离。

通知中表示,根据中共的最高“部署”,将向杭州和宁波各转运1万人,向湖州和台州各转运2,000人,向绍兴和金华各转运3,000人。

也就是说,上海在医疗体系崩溃后,不得不向外分流了,在大规模地向外转运隔离人员。这也可以佐证孙春兰对上海的“清零”要求,上海的确可能要在5月1日前实现“社会面清零”。那也就意味着,上海的封控措施一定会更严厉,手段更极端。

中共国家卫健委今天(4日)表示,包括北京在内的全国15个省区市,已经向上海调派了3万8,000多名医务人员。中共军队也从陆军、海军、联勤保障部队所属的7家医疗单位抽调了2,000多名“医疗兵”前往上海。

这是当局第一次公开通报军援上海,不过究竟派驻上海的是不是“医疗兵”,我们无法确定。前面刚提到的那位浦西学者表示,他所居住的社区门口已经有武警站岗了,防止居民翻墙或随意外出。

这位学者表示,部队进驻上海是“双刃剑,特别是小区的老头老太太们管不住了。一个小区门口派驻一个持枪特警,怕上海出事,现在就要管起来,(上海)出事就不是小事。现在就像一个破灯笼,这里糊上,那里破了”。

一位住在机场附近的冯女士透露,昨晚(3日)不断有大型飞机起降的轰鸣声。“之前(武警)是悄悄进来,因为副总理孙春兰来过了,就正大光明地进来了。昨天晚上,机场附近的居民都是一夜没睡,都说轰隆隆的军用运输,很吵。另外还有直升机飞过来,飞过去,昨天一晚上都是。”

有网民昨晚(3日)在上海虹桥机场拍到了中共的运-20运输机。如果大家有印象,中共动用运-20运输,还是在2020年武汉疫情的高发阶段。

武汉1月23日(腊月二十九)封城,然后1月25日(大年初一),中共军队就接管了武汉,当时中共也动用了运-20。而如今同样的情况出现在上海,的确让人怀疑,已经全面封城的上海可能被军管了。

但浦东居民高玲(化名)认为,民兵、军队进来也没用,现在上海最需要的是“医疗救护”。她说,“要那么多民兵、保安干嘛?还要供应他们吃饭、发工资。领导现在口口声声在电视上说‘物资充足,不要着急’,我们这儿三天没蔬菜了,要我们不着急,可能吗?不可能的,肚子饿才会反弹。我们配药也不方便,老年人基础病多。”

高玲表示,“搞到现在,从上到下都很累,老百姓为了生存只想能吃上饭,但是没有供应上来,老百姓肯定是有怨言。”

染疫才可陪孩子 网络哀鸿遍野

今天(4日)上海卫健委表示,“除非家长同样阳性,可以同住在儿童区域陪护照顾。”如果家属不符合陪同条件,“低于7岁的儿童将安置在公卫中心接收治疗”。

也就是说,上海仍然坚持必须是家属阳性,才可以陪护儿童。否则,感染的婴幼儿仍然被单独隔离。前天的节目中,我们已经曝光了上海将感染的婴幼儿强行单独隔离,不允许家属陪护,最小的孩子只有58天。

但是婴幼儿隔离点护士太少,10个护士需要照顾200个隔离孩子。所以出现了很多问题,视频、图片被曝光后,许多人怒骂这个隔离政策“没人性”。但是今天上海卫健委似乎“不为所动”,仍坚持家属不感染就不能陪护。

前面提到的那位省级防疫指挥部内部人士说,“小孩一二岁,大人也不跟着,就在那儿哭,哎呀……菜也不够,有的光给本地人,不给外地人。他们那个机制,好多事情都败露出来了,确实没法弄。”

整个的上海防疫,现在给人的感觉像一团乱麻,到处都是问题,到处都是杂乱无章。而所有的问题,最后都要基层和百姓去承负。

事实上,当局防疫“没人性”的地方非常多。社交媒体上有大量的上海市民紧急求助的帖子,他们都留下了手机号码,请求外界关注。

一位网友整理了一份仅仅发布在微博上需要救助的名单,上面既有上海的求助者,也有长春的求助者。名单上有求助者的电话和住址,也有求助的原因。

虽然仅仅统计了微博上的求助帖子,而且是不完全的统计,但已经是一份长长的名单了。我没来得及去考证每一个求助者的情况,但我相信,如果不是非常紧急,没有人愿意把自己的电话和住址公布在社交平台。

一位求助者在帖子中表示,他的父亲已经年近70了,在仁济医院ICU急救40多天,刚转到浦东杨思康复中心。但这里很快被封控,病人早午餐都是吃白粥,晚餐是烂面,连榨菜都没有。目前病人严重缺钾,危在旦夕。

这位求助者告诉大纪元,他的父亲得了心梗,导致肺部感染,“假如再染上新冠就很恐怖了”。他表示现在什么都做不了,而且投诉无门。“打过12345,投诉过国家系统,甚至110都打过,完全不能联系到任何人”,他说,“我们只能躺平了,生死由命了。”

确诊却通报阴性 半小时转走十几位老人

前面的节目中,我们曾两次提到过上海东海养老院的情况。老人是高危人群,东海医院自然也是人们重点关注的对象。但是从这波疫情开始,东海就谢绝了家属探视,老人们和家属之间被切断了联系。虽然有一些消息流出,但是外界仍然无法窥探究竟。

昨天(3日)财新网多名记者联合做了报导,不过文章很快被删除了。但是文章内容在被删除前,已经被网友截图了下来。

采访中财新得知,当局正在东海医院南部的空地建造临时隔离点,已经建完200多间。有现场工作人员表示,这个隔离点主要收治东海医院的老人和周边地区的轻症患者。

这家医院到底什么时候开始传染,目前感染了多少人,病人家属们都不清楚。刘雪家的老人患有脑梗,说不清话,但能写字。刘雪希望老人安心,别害怕,别乱发脾气。

据东海一位工作人员表示,3月11日,院内的核酸检测发现一名护工阳性,被立即隔离。但事后分析,这名护工可能在3月8日就已经在小区封闭管理中感染了。3月12日,医院宣布封闭。

3月24日晚上开始,陆续有老人被分批拉走,有家属得到通知,老人被确诊为阳性。但是查看网上最近的核酸记录,显示仍为阳性。

3月29日,9病区患者王刚所在病区的主任医生告知,他本人在4天前核酸检测中呈现阳性。不过在这段时间中,他仍然与部分核酸阴性的6位病人和3位陪护家属住在一起。到4月1日,王刚的核酸信息终于在网络上出现了,不过显示的结果仍然是阴性。

一位88岁老人的家属对财新网表示,与他母亲同住的4个人中,已经有2位老人确诊为阳性。其中一位患者就在母亲的隔壁床,中间没有任何遮挡。

一位已经确诊阳性的耄耋老人对记者表示,工作人员告知自己,“是轻症,先不用转走”。但每天都看到阳性病例拉走,老人心里惶恐不安。

王刚表示,他时常在晚上10点后,看到几十辆救护车在医院门口转移病人。19病区的张静也看到了这一景象,3月中旬的两天深夜,透过窗户看见部分老人被送上救护车,30分钟内,至少有十几名老人被送走。

“走”得很不体面 套黄袋写上名拉走

同时医院内的医护人员也很多出现了问题,在相继隔离后,院内的人力资源严重短缺。于是“每天工作6小时,工资300元”的高薪招聘广告,吸引了40多人。他们被简单培训后,很快被安排到了不同的岗位。

晓洁也是其中的一个。进入病区前,医院并没有交代照护老人有什么注意事项,老人身上也没有医嘱卡。最初晓洁被安排在21病区,这里起码还“像个病区”,有多位医护人员在港,还时不时做环境消杀。不过第二天,她被分到了6病区。

6病区有10多个房间,每个房间五六个病人,平均年龄在70岁往上,绝大多数是瘫痪在床的老人。晓洁说,“这个病区很少见到医护,很多老人处于无人照顾的状态。有老人向护工‘要饭吃’,也有老人“屎尿都干在屁股上”。

3月31日是晓洁到病区的第三天,当时病区走廊的垃圾已经堆了很多。财新记者从晓洁提供的视频中看到,黄色垃圾袋堆满了走廊的一侧。房间内的空地上,也堆放着三四袋垃圾,里面装有尿垫、纸巾和病人病服等废弃物。

也是这天早晨,晓洁所在病区的一位老人去世了。晓洁说,“走得很不体面,直接黄袋子一套,写上名字就拉走了。”

一名9病区的护工表示,她在一天凌晨3点,曾将一位87岁老人的遗体抬出病区。同时她注意到,在停尸房还存放着近十具尸体。

老人的遗体被分散到浦东不同的殡仪馆。4月1日上午,浦东殡仪馆表示,他们已经接收到十几具来自东海养老院的遗体,另外还有遗体放在南汇殡仪馆。

不是工作是要命 居委也哭了

上海封城之下,百姓生活的艰难我们聊过很多了。人们在遇到问题时,最先要找的就是居委会,这也是当局安排下来的,由居委会统一协调。这样一来,当局把居委会这个最基层的人员推到了第一前沿。

一位网友转来一份电话录音,是上海某小区的居民与居委会的通话。和一些强硬的居委会相比,这个居委会倒出了一肚子的委屈。

【原声】居委:喂,你好,请讲。

居民:你好,是那个南新四村的那个书记,对吧?(你请讲)唉,你那个区委电话打不通,然后我们楼道现在很严重,那你们怎么处理呢?

居委:什么叫很严重?有确诊阳性的吗?

居民:有确诊两个阳性,然后昨天自测,十四条杠。这个只是目前公开的消息,还有几户人家没有公开。那现在已经等于涉及到五六七家人家都属于有阳性,一栋楼一共才十家人家,那你让我们这种、这种,我怎么敢开门啊?然后你们又不来消毒,又不来封楼,又不来那个,就是那个大白。然后我们东西也没法弄,然后还继续让我们有确诊的那个楼组长密接,来发东西。那你这个是让我们全部楼都变成阳性是吧。

那你们的工作要做到位呀,就是你们首先确保有阳性的,你要把他们门封掉或是怎么,或是消毒呀,或是什么的,你要做这个工作呀!

居委:消毒,我们小区是整个面上的。前天晚上已经全部消毒过了。

居民:那前天晚上,昨天人家确诊的,你昨天消过毒吗?你们消过毒吗?

居委:我跟你讲,居委没有这个消毒能力。这个消毒是专业的。

居民:那我要汇报给你,那我能汇报给谁呢?那我这边能汇报给谁呢?

居委:我给你防疫办的,给一下防疫办的电话。

居民:不是啊,你是我居委,然后我先要找你,防疫办的话,你们汇报给防疫办,是这样子的吗?

居委:我们会汇报给的,我们也是每天不停地在汇报的。你以为我们不急吗?我们也很急呀。我们一直催着上面把阳性人员接走、接走、接走。

居民:这样子一栋楼里面有六七户人家都是有阳性的,你说这个,怎么办啊?

居委:我跟你说,我们也很急啊。我跟你讲啊,一模一样的。你是楼道内接触,我是居委会,也每天有几百号人到居委会,里面有很多人都是阳性的。一模一样的,我跟你的心、你的想法是一模一样的:把这些人搞走。

居民:你们还有那个。大家都是无辜的,我跟你说。都是不停地检测、检测,你传我我传你传过来的,大家都是受害者,我跟你说。但是,你要作为的呀,你或是政策改变,你说让人家居家隔离,把人家门封好了,怎么样处理。你要有政策处理呀!你或是把人家阳性接走,怎么样封掉,然后杀毒,那个什么什么的。现在你不管不问,阳性的人那个自由进出,那你这样子就是让我们全部变阳性了。

居委:小姑娘,我刚刚早上用一个多小时,在跟上级领导反映的,就是你现在跟我讲的这些所有的问题。我们穿大白是因为我们每天还得跟这些未知的、确诊的人员在接触。所以我不得不穿大白。我这个衣服我也不想穿,我最好也把自己关在家里,我也不想上班。我今天早上也跟领导讲了,我没有能力也没有实力来处理这些问题。我能力不足,不要再让我工作了。真的,我不是对着你发牢骚。我真的早上就是跟领导在这么说。上海的防疫政策完全就是混乱!

我们居委就是把抗原册子给你们,你们楼道里如果发现有确诊的,先跟我们讲,我们会往上汇报。你知道吧?

小姑娘,我跟你处的危险环境是一模一样的,只不过我比你多了一套大白,确实是比你们多了一条大白,但是我每天跟他们在接触的,对吧?如果我没有这一套衣服防护,你觉得我……

居民:那我可以两三天我不开门,那我后面呢?五六七八九天呢?我不开门我吃什么呢?我孩子啊!我吃什么呢?我怎么办?我家里垃圾怎么办?那我该怎么办哪?

居委:真的,这个只有上海市政府出政策了,不是我一个居委能解决的。我知道你们也很难,我也很难,我也很急,这真的不是……我每天就跟领导在……我现在全部是直接找一线领导的,现在他们电话都不接我了。知道吧,这个是上海市防疫政策的错误!真的。

你发现两条杠的,全部报来我这个电话上,我们会汇总,然后直接上报。上报了后面,如果上面说转运,我们就转运,全部转运走,我们配合上面给他转走。

你知道现实情况吗?现实情况是上海所有的方舱医院,不管造好的、没造好的,所有人已经爆满!

居民:那我知道的呀,那你可以改变政策,或是怎么样。

居委:这个政策不是我居委会的事情啊!是上面,是政府的政策。如果上海市政府再没有好的措施出来,真的是要乱了!我在这边,虽然是居民区的书记,我也就是这句话,真的,我也承受这么大的精神压力。

小姑娘,我家里也小孩一个人在家,也没人管他。我就是扔掉了家庭来这里工作,我也需要上面有好的政策来给我,我可以对居民有交代。现实是没有!知道吗?没有!这个工作让我身心疲累,心跳一百多,叫我真的做不下去了。我告诉你们大家,我无能为力……我现在的工作都是帮居民买菜,买什么东西,我个人垫资,垫了几万块我自己都搞不清楚了……我刚刚早上一个多小时,在做领大家的话,我就是现在贴钱还在卖命。这已经不是我工作了,知道吗?我也无能为力,我每天面对你们的电话,我也心里承受很大的压力。我无能为力,知道吗?不是我不想做,不是我居委会不想干,我现在要财没财,要人没人,要啥没啥。现在你还好,你是给我打电话的,很多人是跑到居委会跟我闹的,阳性也在跟我闹,你说我这个工作要做不下去了……

我的电话是打爆的状态,我私人电话也被他们放出去了,我私人电话也是被打爆的,好嘛?我现在的工作已经不是工作了,是在要我的命了。

*************

大家看到了吗?中共的折腾,不仅使普通百姓无法活下去,不得不选择“躺平”,实际上它把居委会等等这些最基层的人,也给折腾得人仰马翻。中共只要还没解体,它就会一直折腾下去。

**************************************

请计算一下﹕树上的枣子有多少个﹖梧桐的叶子有多少片﹖这种问题真的不是在耍人玩吗﹖中国古代“数学”与易学关系密切,不仅可以算“数”,还可以算“命”,甚至推算自然、宇宙、社会的一切。相较之下,现代数学只是初级学问了。欢迎大家到优乐客会员区了解更多。我们的会员网站网址是http://muyangshow.com,还有一个是http://youlucky.biz

以上就是今天的节目内容。如果您喜欢《新闻看点》,请别忘记点赞并订阅。也希望您在视频下方留言,与我们进行互动。更希望您能够帮我们把这个频道转发出去,让更多有缘人接触到我们。感谢您的收看,也感谢您的支持和帮助,再会。

订阅传送门:https://www.youlucky.biz/member-plans
加入会员观察独家:https://ept.ms/3wsLpkk
沐阳会员网站:http://muyangshow.com
支持沐阳:https://www.youlucky.biz/mu-yang-about
欢迎订阅+按小铃铛:bit.ly/SubscribeNewsInsight
【免费下载电子书】:https://www.youlucky.biz/ebook

《新闻看点》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