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匕首”袭乌军火库?俄三大失策中将阵亡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3月20日讯】大家好,欢迎大家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今天是美东时间3月19日星期六,亚太时间是3月20日星期日。

今天焦点:“匕首”袭乌军火库?俄三大失策,中将阵亡;抗俄中流砥柱,凶猛彪悍“亚速营”;空袭地雷检查站,摄影师生死逃亡;防空洞惊恐度日,人性闪光的一幕幕;网友投稿:也谈“铁链女”。

60秒新闻

中共国家卫健委19日通报,有2人被中共病毒夺走生命。这是时隔一年多,中国再次通报中共病毒死亡病例。另外在山东淄博一位罹患癌症的老人需要就医治疗,家属多方协调,救护车终被获准开进社区。但离开时在社区门口,疫情空管人员拦住救护车,要求出示“待死证明”。

泽伦斯基19日在视频讲话中宣布,乌克兰正在制定一项长期计划,向流离失所的乌克兰人提供援助,帮助他们在目前所在地找到工作。这个计划还将为无家可归者提供住房,并在战后重建被毁的房屋。

乌克兰首都基辅军事行政负责人日尔诺夫19日指出,俄罗斯入侵以来,已拘押127名破坏分子,查获所属渗透组织14个。内政部长莫纳斯提尔斯基表示,大多数被拘留的破坏分子都是乌克兰公民,曾获得过一段时间的居留和公民身份证明。

大陆异议人士郭飞雄因要求赴美探望患癌的妻子张青,去年12月被中共广州当局抓捕关押后,一直绝食抗议。最新消息,郭飞雄在给姐姐的一封回信中交代了身后事。郭飞雄的姐姐表示,“不希望家里再死一个人”。今年1月,张青已在美国病逝。

近日,中国工商银行南京分行一位高管因转走储户2.5亿元存款,被判无期徒刑。其中,最引发争议的是被转走2.5亿这件事发生在银行,但法院判决银行不承担任何责任。这个判决将使受害人陷入难以追责、血本无归的境地。

截止到美东时间3月9日下午1点,包括中共等几个不透明国家的通报数字,全球新增确诊中共病毒人数280万7811人,总确诊人数达到了4亿6842万4614人;单日死亡6954人,累积死亡总数是609万3827人。

下面进入今天的话题。消耗战打了多天依然没有进展,今天俄罗斯自称发射了“匕首”,摧毁了乌克兰一座军火库。但俄罗斯远程轰炸却没有降低他们的损失,俄军一名中将司令被击毙了。俄军侵略遭遇顽强抵抗,其中亚速营功不可没。这是一只凶猛彪悍的部队,让我们来认识一下这个特殊部队。

在俄军侵略的日子,很多人不得不躲进了低矮狭窄的防空洞,也有很多人冒险逃离。不管在哪,人们的经历都充满恐怖,但不管在哪,也都可以看到人性中的光辉。

“匕首”轰炸军火库? 乌军营遭袭击

今天(19日)是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第24天,双方的消耗战依然在继续。俄罗斯国防部表示,俄军昨天发射了高超音速导弹“匕首”,摧毁了乌克兰西部城市伊凡诺‧法兰科夫斯克的一处军用仓库。

俄新社报导,这是俄军在乌克兰执行“特殊军事行动”以来,“第一次使用‘匕首’高超音速导弹”。被摧毁的军用仓库中,据称装有导弹和航空弹药等。

普京在2018年国情咨文当中最早提到了“匕首”。他认为“匕首”是“理想的武器”,飞行速度是音速的10倍,可以克服防空系统。

此前福布斯军事记者艾克塞曾警告,“匕首”飞得又高又快,如果俄罗斯使用“匕首”,乌克兰将无法拦截。美国核专家克里斯登森也曾警告,“匕首”可能被专门用于对付指挥部、空军基地和大型军舰等高价值目标。

对于俄方的说法,目前还没有得到乌克兰方面的证实。法新社联系到了俄国国防部发言人,这位发言人拒绝发表评论。CNN也表示无法独立证实俄方的消息。

俄罗国防部今天(19日)还表示,俄军袭击了乌克兰的69个军事设施,并摧毁了在敖德萨地区的无线电和电子情报中心。但CNN仍然表示,无法核实俄罗斯的说法。

不过俄军的远程轰炸一直在持续进行,多个城市都遭到了袭击。美国国防部高官表示,截止到昨天(18日),俄罗斯已经发射了超过1080枚导弹。

据CNN在现场的战地记者报导,早上6点左右,两架俄军飞机向南部城市米科拉夫地区的一处军营投下了大约5枚炸弹。军营的几座建筑被摧毁,“有几十名士兵在袭击中丧生”。

南部城市米科拉夫地区负责人维塔利‧金证实,一个士兵居住的营房的确遭到了轰炸,但救援正在进行,还不能提供伤亡数据。

不过一名幸存士兵、54岁的塞尔希勒告诉《快报》,袭击的时候,人们正在睡觉。他说“在那里有大约200人,估计90%的人都遇难了”。

传中将司令阵亡 俄军三大失策

在俄军的轰炸下,乌克兰军队这次的伤亡很严重,不过乌克兰的反攻对俄军的打击也很大。

今天(19日)下午,乌克兰国防部在脸书公布了一组数字,显示战争爆发以来,俄军的损伤情况相当严重。截止到今天早上6点,共计俄罗斯军阵亡大约1万4400人。

据“自由欧洲”报导,在与乌克兰接壤的白俄罗斯地区,有非常多的俄军士兵伤兵或尸体被运出乌克兰,送往其它地方治疗或安葬。

报导引述白俄罗斯戈梅利地区临床医院职员表示,医院堆满了俄军尸体,走廊和病房里都是俄军伤兵,到处都是他们的伤痛呻吟声。另一名员工表示,截止到3月13日,已经有超过2500具俄兵尸体从戈梅利地区转运回俄罗斯。

乌克兰国防部在脸书贴文中还表示,目前俄军还损失了466辆坦克、1470辆装甲车、213套火炮系统、72辆多管火箭车、44组防空系统、95架军机、115架直升机、914辆各式汽车、3艘舰艇、60辆油罐车、17架无人机和11个特殊设备。

乌克兰方面今天(19日)表示,在昨天的一次袭击中,摧毁了俄军南部军区第8军团指挥部,并击毙了指挥官安德烈‧莫尔德维乔夫中将。

泽伦斯基顾问阿列斯托维奇表示 ,初步情报显示,乌军空袭赫尔松机场后,摧毁了俄军第8军团指挥部及指挥官莫尔德维乔夫本人,而或许不只有他一个人,“还有其他几位将军”。

阿列斯托维奇指出,俄军第8军团主要负责俄军的临时占领区。据了解,从2014年开始,这支部队就屯驻在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两个乌克兰分离地区。

乌克兰总参谋部随后发文,确认了莫尔德维乔夫已经阵亡。那到目前为止,俄军已经至少折损了5名将军。而莫尔德维乔夫是级别最高的,他是第8军团司令,中将军衔。

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今天(19日)对俄军的行动做一个评估。他认为在这场战争中俄军有三大“失策”,所以战事才不如他们所愿。

奥斯汀在CNN采访中指出,“后勤补给跟不上”,这是俄军的第一大失策;“没有善加利用战术情报”是第二大失策;那么第三大失策是“没有整合空中战力和地面作战”。-

英国广播公司BBC引述乌克兰总参谋部的消息,乌克兰防空系统已经成功摧毁了俄军的12个“空中目标”,使俄军的机队损失很大。尽管频频发动空袭,但是俄军却拿不到制空权。

抗俄中流砥柱 凶猛彪悍“亚速营”

英国国防部在今天(19日)的最新情报中也表示,乌克兰抵抗的“规模和凶猛”令俄罗斯感到“惊讶”。

比如昨天在马里乌波尔市,围绕着一座大型钢铁厂的控制权,乌俄双方进行了激烈的交火。最终在乌克兰海军、“亚速营”和警察的顽强狙击下,成功击退了俄军,把这座主要工业设施的控制权留在了自己手里。

很多人都是第一次听说“亚速营”,不知道这是一支什么样的部队。亚速营并不是乌克兰的正规部队,只是一个民兵组织。因为它的成员当中有很多乌克兰民族主义者,甚至有一些极右翼势力,所以人们对这支武装力量是众说纷纭。

但是后来,亚速营被并入了乌克兰武装部队,并且成了马里乌波尔抵抗俄军的主力,隶属乌克兰内政部。

早在2014年5月,亚速营以志愿军团的形势,在别尔江斯克组建成立。创建人是当时只有34岁、毕业于哈尔科夫国立大学历史系的安德烈·比列茨基,他也自然成了亚速营的领导人。

创建亚速营的目的,就是协助政府军打击乌克兰东部分裂势力。在2014年的夏天,一部分亚速营的确参与了从亲俄分裂势力手中夺回马里乌波尔的战斗。当年秋天,亚速营以军团建制出现,并且拥有了自己的炮兵和坦克。于是当时的乌克兰政府将亚速营纳入了武装部队。

亚速营的核心力量都是来自乌东地区,使用的语言是俄语。这些人主张,实现包括俄罗斯、白俄罗斯和乌克兰等各斯拉夫民族的团结统一。

亚速营使用的徽章和旗帜是“狼之钩”,这带有“右翼极端主义”的内涵,所以人们才议论纷纷。亚速营自己解释,这个标识是由N和I两个花体字母组成,寓意是“民族理念”。

我们不去讨论人们对亚速营的议论纷纷,也不去管它是不是什么“右翼极端主义”。这里需要说的是,亚速营在抵抗入侵俄军的战斗中,确实是中流砥柱,是一支非常重要的力量。

本周早些时候,亚速营在telegram上发布了一则视频。其中显示在马里乌波尔附近的一个村庄,行驶着一辆乌克兰军队的车辆。在路旁停着一辆俄军的坦克车,上面有俄军的标志“Z”。但是随着一声炮响,这辆俄军坦克立刻爆炸起火了。

亚速营在声明中表示,他们在一天之内,摧毁了俄军4辆坦克和3辆军车,“并且歼灭了大批俄罗斯步兵”。随后他们还发布了一张阵亡军人的照片,并表示是他们击毙的一名俄罗斯将军。

对亚速营发布的这些消息,外界无法确认真伪。但是昨天(18日)在马里乌波尔的战斗中,他们的确表现除了凶猛、彪悍和顽强的特点,让俄军没占到一点便宜。那假如马里乌波尔没有亚速营,这座已经被围困多天的城市,很可能早就沦陷了。

不过,虽然有凶猛、彪悍、顽强的亚速营,也有乌克兰海军和警察的抵抗,但是马里乌波尔一直都是俄军猛烈攻击的地点。乌克兰官员估计,这座城市中有超过2500位平民已经在炮火中丧生。

空袭地雷检查站 摄影师生死逃亡

极度的危险性,迫使许多人选择逃离这里。摄影师谢尔盖‧马卡罗夫和家人在感觉到危险越来越逼近的情况下,也不得不选择了撤离。但是逃离的过程,一样是危险的,相当可怕。昨天(18日),马卡罗夫向CNN讲述了他和家人的逃离经历。

战争爆发的第一天2月24日,马卡罗夫接到朋友的电话,建议他和家人撤离马里乌波尔。当时马卡罗夫认为,马里乌波尔还是安全的,所以拒绝了朋友的好意。

26日,郊区遭到了袭击后,马里乌波尔拉响了空袭警报,不过市区仍然相对是安静的。当时已经有很多人离开了,但是马卡罗夫仍然认为,战争可能还像2014年一样,用不了几天就结束了。

不过后来他发现,战斗每天都在升温,状况变得是越来越糟糕。3月1日,俄军开始控制马里乌波尔的道路了。这时候再想撤离,已经相当困难了,只能钻到防空洞里,躲避炸弹和空袭。

3月3日,水和电都停了,从那时开始,洗澡已经不可能了。手机也失去了信号,人们无法再进行联系沟通。只能步行走到对方那里,用这种原始的方式相互送信。

5日,天然气也被切断了,人们又失去了唯一可以用来照明和取暖的东西。白天室外的温度是-2ºC到-3ºC,晚上会低到-9ºC。

起初,马卡罗夫所在的避难所里,只有他们一家人。但是很快,越来越多的人来到这里。在这个没有光线、也不能通风的150平方米空间,挤了100人,其中包括年幼的孩子。

8日开始,更糟糕的情况来了,俄罗斯开始空袭了。开始是间隔几个小时,后来隔几分钟就有一次。有几次甚至来不及跑进避难所,只能趴在地上自救。马卡罗夫意识到一定要带着家人逃离,但机会只有一次,因为汽油非常有限了。

13日,他听朋友介绍,或许可以从通往别尔江斯克的老路逃离,但是那里有一个埋着地雷的雷区,必须开车绕过去。马卡罗夫决定,宁可冒这个险,也不能留在城里等死。

14日中午12点45分,他们一行6人没有带任何行李,上了一辆8人座汽车。在路上,他们真的看到了地雷,小心翼翼的避开了它们。

当晚他们赶到并留在了处于宵禁状态的别尔江斯克,第二天又赶往扎波罗热。一路上遇到了大约20个俄罗斯检查站,对他们手机、电脑等都进行了检查。终于在几个小时之后,他们到了乌克兰的检查站,这才长舒一口气。

其实很多身在乌克兰的中国留学生,都有着马卡罗夫相似的经历。回想躲在防空洞的那段日子,很多人都觉得时间像是静止了。人们拥挤在低矮的防空洞,在黑暗中不停地刷手机,查看着交火地点、实时战报、避险警告和逃生攻略,制定着逃亡路线。

抵乌3月遭遇战争 防空洞惊恐度日

22岁的何熙语刚到乌克兰才3个月,还不太会讲俄语。她就在离战火最近的城市哈尔科夫,在这里读大学。

战争一开始,大家都躲到了防空洞。大学宿舍楼的地下室是土坯房,没有电。装甲车在头顶上开过,沙土就扑簌簌地往下掉。四五十名学生躲在里面,没有人说话。彼此只能靠着手机屏幕的一点光线来辨认,为了省电,很多人玩一会就关掉了手机。

每过一天,洞里的手机光亮就少一些,学生们都在陆续地离开,渐渐只剩下十几个人。一天,何熙语要上街去买食物和水,但是连续的炮声和空袭警报又把她吓了回来。犹豫到中午,她才去了超市。

人群一片静默,战斗机不时的从头顶飞过。排了3个小时的队,何熙语抢到了一些意大利面、几袋米和一颗白菜。囤好物资,她就开始了“两点一线”生活,每天就是在宿舍和地下一层的“防空洞”之间垂直移动。

刚到乌克兰3个月,举目无亲、言语不通,可以想到何熙语的不安与恐惧,可以想到她那种内心的煎熬。

跟她相比,孙柏然算是比较有经验的。开战第一天,孙柏然带着“撤离书包”,和几百名同学一起躲进了宿舍门口的地铁站避险。“撤离书包”里有证件、药品、衣服、现金和水,还有6个即开即食的肉罐头,足够生存3~5天。

地下有5~8米深,近千人席地而坐,一个不小心就可能踩到别人头。因为害怕在混乱中遭遇袭击,所以2月25日,他又转移到宿舍楼的地下室。这里是学校的储物间,存了很多厚床垫和枕头,正好用这些可以堵住窗户,防止炸碎的玻璃伤人。

地下室大约有10平方米,里面有一盏约15瓦的小灯,光线昏暗,空气中弥漫着潮湿发霉的味道。就在这个环境里面,挤着十几个人,伸腿都困难。

每天快入睡的时候,孙柏然就用去一楼吃东西或者去寝室充电等理由,溜回宿舍去睡觉。在他之前,已经有十几个学生溜回去了。但是一个学生干部模样的乌克兰小女生怕留学生出危险,就不再允许人离开。

孙柏然坚持回寝室拿衣服,这个小女生就冒着风险陪同上楼,之后再把他带回地下室。

感动的一幕幕 他想写首歌

距离哈尔科夫大约200公里的苏梅,也是炮火集中的战区。在苏梅国立农业大学读书的杨彬,在这里看到了一些令他难忘的事情。

开战后,他和中国同学有一次出去采购物资。路上见到了几个乌克兰士兵,有的年龄很小,有的看上去很老。他们穿着防弹衣,背着枪,身上都是土和血,其中一个人脸上还带着伤。

看到这个场景,杨彬和大家一样都很心酸。因为开战后中共和国内一些网民的表现,使不少乌克兰人很讨厌中国人。但杨彬鼓起勇气,上前给他们送上了一包烟。这件事让杨彬的记忆相当深刻。

平静的日子很快消失了,学校附近炸响了一颗炮弹。五十多岁管理宿舍的乌克兰阿姨没有自己逃生,她立刻跑上楼,喊留学生们躲进防空洞。

学校有几个防空洞,杨彬所在的防空洞有几百平米,里面摆满了简陋的弹簧床,銹迹斑斑的暖气管道裸露在外面。防空洞里只有一个插座,大家于是找来很多插排,插排连着插排,电线堆了一地。

学校每天免费提供午餐和晚餐,但是储备的粮食越来越少。食堂的阿姨于是杀了平时留作生蛋的500只鸡,来补充伙食。

像他这样被困在防空洞里的中国留学生,在苏梅地区大约有130人,黄大河也是其中之一。他就读的学校座落在一个只有7万人左右的小城。

撤离前的一天晚上,黄大河和印度留学生阿米尔走出防空洞,上楼回宿舍去拿东西。突然听到传来哭声,原来是宿管阿姨在边哭边打电话。因为一个本校的学生,开战后回到了家乡哈尔科夫,不幸被炸死了。

这位宿管阿姨平时给人的感觉凶巴巴的,黄大河没想到她会为学生的罹难哭泣。宿管阿姨看到了黄大河和阿米尔,硬是流着眼泪挤出了一个笑容送给他们,并且比了一个大拇指。

黄大河马上冲了过去,拥抱了这位宿管阿姨,默默的记下了她的名字。他决定要为阿姨写一首歌,歌名可能就叫《不要哭泣》。

在火车站,黄大河和所有人一样,终于等来了一辆开往西部城市利沃夫的车。黄大河的身边是一位乌克兰老人,他一边亲吻妻子和女儿,一边哭着把行李交给她们,然后自己退到了后面。老人嘴里喊着,“只准妇女和小孩上车”。

我无意渲染什么,这些都是中国留学生们的亲身经历和感受。有理由相信,这将成为他们一生中永远忘不掉的记忆。我也相信,曾经嘲讽、言语侮辱过乌克兰人的大陆网民,看到或听到这一切的时候,人性中的善应该会泛出一份光辉。

网友投稿:也谈“铁链女”

接下来我们还要继续关注铁链女。有一位网友,写了一篇文章《也谈“铁链女”》。本来想在昨天跟大家分享,因为某种原因,我们拿在今天来跟大家分享。

有一种现象叫做“被时间遗忘”,很多的看似轰轰烈烈的人、轰轰烈烈的事,或者惨绝人寰的事件,不知不觉间就会“被时间遗忘”。如同耳边散去的风,了无痕迹;或者如同滴落在大海里的水滴,瞬间消失得无踪无际。人们都只顾着埋头奔跑,根本来不及关心被时间抛到身后的事情。我们的心早就被红尘俗事塞得满满,哪里还容得下时代的奇葩怪闻。

随着年龄的流逝,我也在不知不觉间逐渐地适应了这样的“被时间遗忘”,而让自己也变得“健忘”。我甚至恍惚间觉得健忘是一种“能力”,一种“本事”,更是一种生存的“技能”。人类为了可以苟且地活着,不得不学习的这种“能力、本事、技能”,不见得光荣,但是很实用。我不过天地之间的微渺寄居者,同样苟且得可以,并且同样地为了苟且而学会了这样的“能力、本事、技能”。如果这也算是“能力、本事、技能”的话,我也算是有点“能力、本事、技能”的。虽然,我常常在夜深人静时,大梦惊醒后,也每每为了这样的“能力、本事、技能”而惭愧和羞耻。但是,当日光再次照亮人间,当我不得不应付人世间的所见所闻,我依旧不得不机械、麻木而熟练地去运用这样的“能力、本事和技能”,就如同条件反射一般。

然而,这次不行!我是无论如何都“反射”不出来,我深愧自己的无能,连“反射”都学得不到家,“反射”得不够干净利落,不够决绝。所谓的生存法器——“能力、本事、技能”这次偏是不能奏效,偏是时不时地冲击我本已十分脆弱的神经,让我不得安睡,搅得我悲伤窒息。于是,打开灯,面对孤独的夜和寂静的空间,很是彻底地反省一下自己的“能力、本事、技能”的修为,不觉汗颜。我终究是功力太浅!尚是面对这样悲哀、悲惨、悲痛、悲苦、悲愤、悲情到不忍直视的人间罪恶,我都可以做到无视和健忘的“能力、本事、技能”,我也实在是看不出——活着还有什么样的意义。

于是披衣起床,来到电脑前,写几个文字,与其说是做给别人看,不如说是只给自己一个交代。我明明知道我的“也谈”不过是“也谈”而已,但是,还是要“也谈”一下,以示这次的“被时间遗忘”并未凑效,哪怕是微弱地闪一下,也聊以慰藉自己还不算很坚冷的心,证明我的心还在跳动。

“铁链女”,虽不是囚徒,却状如囚徒!终年被囚禁,铁链加颈,活动受限,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相对于铁链女,囚徒何其幸运?!囚徒是有刑期的,总有个盼头,有个期限;总可以参加劳动,有足够的食物,可以自由地活动肢体,还有囚友们互相交流,有牢房躲避风寒,有张像样的床可以安睡,虽被法律制裁,但是也受到法律保护。铁链女呢?!没有盼头,没有期限,没有房屋躲避风寒,没有像样的床铺可以安睡,没有伙伴可以交流,没有自由可以活动肢体,没有受到法律保护,有的只是被嘲笑、被蔑视、被歧视、被虐待、被欺凌,“这个世界不要俺啦!”——这是怎样的无望和绝望!关键是铁链女何罪至深?!遭此凌虐荼毒?!

铁链女不是猪狗,但是,却状如猪狗,甚至不如猪狗。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牙齿尽落,舌尖被割、破屋圈禁、居处污浊,还要被肆意凌虐。猪狗有知,应感恩人类豢养的厚待。因为,很有些人的同类尚不如猪狗的待遇。“人”之凌虐同类,何至于如此恶毒?!“这个世界不要俺啦!”——这是怎样的无望和绝望!但是,铁链女何恶至深?!遭此凌虐荼毒?!

铁链女不是奴隶,却状如奴隶,实则不如奴隶。奴隶还有那么一点点的性配偶选择权利,还可以生活在阳光下。铁链女却沦为“性奴”,被轮奸羞辱,甚至父子兄弟竞相奸淫,地痞无赖、衣冠禽兽以资泄欲。虽畜生,亦不至于如此下作!“人”何至于如此下作?!铁链女深陷人间地狱,苦挨着暗无天日的时间。“这个世界不要俺啦!”——这是怎样的无望和绝望!但是,铁链女何不幸至深,遭此凌虐荼毒?!

铁链女不是生育机器,却状如生育机器,累生八子,不知其父是谁。子女亦不哀怜母之悲惨痛苦,以母为耻,厌母为蚊蝇,弃母为垃圾。铁链女终生不知为母之尊荣,为爱之甘贻,为生之乐趣。“这个世界不要俺啦!”——这是怎样的无望和绝望!铁链女何过至深,遭此凌虐荼毒?!

光天化日,一个曾经的花季女孩,竟然被明目张胆、肆无忌惮地凌虐荼毒竟然至于二十年之久!同类如此残害同类,恐怕连野兽都自愧不如,罪恶都不屑再遮掩隐蔽!还能够公然领低保,晒抖音,做代言,如此耸人听闻的人间惨剧,恐怕就是翻遍古今中外正史、野史、传闻、小说、剧本都未见比其更加恶劣的罪恶。居然能够发生在科技、文明如此高的现代,一度让我以文明古国骄傲的国度!不得不令人匪夷所思,细思极恐。阳光下的罪恶,尤为罪恶!

我不想谈什么“董某某”,也不想谈什么二十三岁的长子“董香港”,更不想谈什么让董某某代言的婚庆公司,更不想谈什么五份不能自圆其说的公告。

我只谈我们是人,我们都有至亲子女,尚是我们的女儿遭受如此荼毒,我们还能够苟活于人世吗?!人世间如此美好,怎么能够容忍如此的罪恶,如此的人间惨剧?!

古之君子讲究:“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我尚不能“独善其身”,也就更谈不上“兼济天下”。然而,我尚能够写几个文字,虽然不能惩罚阳光下的罪恶,亦希望能够让看到我的文字的人记得人世间还有一个铁链女。记住这句“这个世界不要俺啦!”希望这次不至于被时间遗忘得太快。有些痛,是要时不时地被翻出来刺激刺激我们麻木的神经,以警醒我们这个世界需要更多的勇气和爱心。

为那些关注、关爱、关心铁链女的人点赞。更为那些到处奔走,竭尽全力要为铁链女讨回公道的勇士们点赞。

**************************************
会议精神、路线、单位、组织、领导、档案、宣传、贯彻、执行、上级、斗争……在中国大陆生活的人,对这些词汇习以为常,张口就来,还以为所有的正常人都是如此讲话的。这些,就是典型的党八股词。在正常社会的人来看,其实是非常可笑的。欢迎大家到优乐客会员区了解更多。我们的会员网站网址是http://muyangshow.com,还有一个是http://youlucky.biz

以上就是今天的节目内容。如果您喜欢新闻看点,请别忘记点赞并订阅。也希望您在视频下方留言,与我们进行互动。更希望您能够帮我们把这个频道转发出去,让更多有缘人接触到我们。感谢您的收看,也感谢您的支持和帮助,再会。

【他是神仙从云中送来的孩子,12岁立志当圣贤,13岁单枪匹马到居庸关“考查”;17岁成亲,洞房花烛夜却跟道士打坐了一宿;对着竹子坐了七天,没得道反得病;36岁在石头棺材中豁然开悟;50岁见到自己的前世……看中国五千年历史上罕见的奇才,一生传奇!】

最爱主持人气王投票:https://www.youlucky.biz/valentinesdayspecial
订阅传送门:https://www.youlucky.biz/member-plans

加入会员观察独家:https://ept.ms/3wsLpkk
沐阳会员网站:http://muyangshow.com
支持沐阳:https://www.youlucky.biz/mu-yang-about
欢迎订阅+按小铃铛:bit.ly/SubscribeNewsInsight
【免费下载电子书】:https://www.youlucky.biz/ebook

《新闻看点》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