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病毒攻入北京?天津或更严厉封城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1月11日讯】大家好,欢迎大家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今天是美东时间1月10日(星期一),亚洲时间是1月11日(星期二)。

今天焦点:天津早有隐瞒病例,病毒已传播超5代?居民门口敲锣,或更严厉封城;病毒已经进入北京,冬奥会将受冲击;5年备孕怀胎,39周胎儿没了心跳。

60秒新闻

习近平近日签署命令,任命武警部队副参谋长彭京堂为新任驻港部队司令员。彭京堂曾任济南军区司令部军训部部长、武警新疆总队参谋长,2018年7月晋升少将警衔。以往驻港部队司令员都是由中共军方少将或中将出任,这次派武警少将接任还是第一次。台湾媒体认为,香港可能将成为第二个新疆。

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10日警告,俄罗斯如果对乌克兰发动进一步攻击,将“付出重大代价”,他希望开启与俄罗斯紧要会谈并迈向外交解决的道路。

纽约9日爆发了近年来最严重的火灾,造成布朗士区公寓楼中19人死亡,死者中有9名儿童。另有63人因严重吸入浓烟受伤,其中32人被送往医院。纽约消防专员表示,引发火灾的“罪魁祸首”是一个居民卧室内的电暖气。

10日凌晨,维权人士郭飞雄的夫人张青突然昏迷,紧急送医抢救无效后,在马里兰州去世。郭飞雄去年12月5日试图赴美看望病危的妻子,但被中共抓走,至今与外界失联。

路透社10日援引知情人透露,为了节省成本,恒大已搬出深圳卓越后海中心。总部大部分职能人员,去年12月份已搬回广州办公。

截止到美东时间1月10日下午2点,全球新增确诊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人数224万132人,总确诊人数达到了3亿823万2,917人;单日死亡5,465人,累积死亡总数是550万7,721人。

下面进入今天的话题。天津的疫情爆发,似乎更为人瞩目,关键原因有多个方面。一方面是天津第一个证实奥密克戎在传播,很可能传播已经超过5代;第二方面是天津与北京接壤,病毒可能已经进入了北京,帝都通报可能只是时间问题;第三方面是疫情可能对北京处心积虑举办的冬奥会形成冲击。

我们就从这三个方面,重点谈谈天津的疫情。其中有一些天津当地网友发给我的独家视频,尤其是在住户门口敲锣的场景,看起来让人心惊。

天津隐瞒真相 西青区曾出现病例

截止到今天(10日)晚上6点,天津本轮疫情共通报本土确诊病例31例,无症状感染10例。当局通报表示,天津市津南区、南开区、东丽区和西青区已经做完了全员核酸检测,剩下的12个区也将在24小时之内完成。

对于官方通报的数字是否真实,我一直跟大家说只作为参考,不可当真。昨天(9日)中午,也就是当地时间9日夜间,一位天津的网友第二次给我发邮件,介绍了一些天津的情况。

邮件中表示,“截止到我发送邮件为止,天津这边已经通报40例确诊了,实际上可能会更多,主要集中在津南区”。

大家注意,网友说9日当地已经有40例确诊。一天过去了,当局通报的数字仅仅是31例确诊和10例无症状感染,大家想想可能吗?

事实上我今天(10日)得到确实可靠的消息,距离津南区并不远的宁河区昨天(9日)也有确诊病例,其中某个村子已经被拉走至少50多名接触者。

我希望天津的朋友多多向我们爆料,让需要了解事实真相的人们,能够看到真实的消息。我们的爆料邮箱是xwkd2017@gmail.com,大家在爆料的时候,尽量将情况介绍详细完整。

我接着来说那位网友的爆料邮件。网友说,“大约十几天前,在西青区还出现过本土病例,后来封锁了一段时间平息了,结果在解封的第二天,津南就又出现了病例。”

网友在这里已经证实了当地在隐瞒疫情。大家再请注意,十几天前西青区曾出现过“本土病例”。出现本土病例,就意味着病毒可能已经在社区传播。但是在此之前,并没有看到天津有病例通报。也就是说,西青区当时的疫情被捂下去了。

但是数字被隐藏了,并不意味着病毒就消失了。这次津南区爆出的疫情,会不会是从西青区传过去的呢?在地理位置上,西青区与津南区搭界,所以这种可能性是非常高的。

病毒传播超5代?天津病例有多少?

大家再请注意网友提到的时间点“十几天前”,这个时间与当局流调判断的时间基本是吻合的。

根据流行病学调查,当局认为奥密克戎在天津“隐匿传播”的时间是“上个月28日,至今已有14天”。这个时间与河南安阳通报的2例病例情况是相同的。

当局的流调如何进行的,我们并不清楚,但河南安阳市2名阳性病例情况证实,天津的奥密克戎传播最迟是在2021年12月28日。

昨天(9日),河南安阳发现2名阳性患者,这两人与天津津南区的疫情属于同一传播链,感染的都是奥密克戎。其中1人是12月28日从天津津南区返回安阳汤阴县的在校大学生。从这里我们可以推断,天津津南区的疫情传播肯定要早于12月28日。

事实上,河南郑州疫情防控指挥部昨天(9日)已经发布了紧急提醒,从去年12月25日以来,有天津市或安阳市旅居史的人员,要立即向居住地所属的社区报告。

也就是说,郑州当局判断,天津的疫情可能在去年圣诞节期间已经传播了。可能是天津当局没有发现,也可能发现了,但不想通报,想继续隐瞒捂盖子。

根据这个时间点,我们可以做一道算数题。英国帝国理工学院的研究表明,奥密克戎的传染性相当强,传播速度超级快。人类的医疗防护手段在奥密克戎面前,几乎是形容虚设。

这家权威学院的研究数据指出,奥密克戎感染病例2-3天翻一倍。大家注意,病毒传播并不是简单的一传一,它是几何数字传播的。

天津市的常住人口大约是1,400万。那么半个月之内,这个病毒会传播多少人?我无法得出准确数字,只能提供给大家参考分析。

大家再想一下,病毒传播已经最少有半个月的时间。即便是按照3天翻倍来计算,病毒传播很可能已经超过了5代,甚至有可能超过了6代传播。

另外有一点不能不说,去年12月13日,我在节目中提到了天津发现了一例奥密克戎感染患者。不过当局说是境外输入病例,声称在定点医院隔离治疗。

当时我在质疑,天津当局说是境外输入,向欧洲国家波兰甩锅。但是波兰政府第二天就声明表示,本国内没有发现奥密克戎病例。这就让我们不能不怀疑,天津的那例病患真的是境外输入吗?

因为事后天津当局没有再通报,我们也没有相关消息,所以当时的情况并未引起人们重视。

现在天津在全国最先爆出发现感染奥密克戎本土病例,这些新增病例与去年12月13日的病例之间是否有关联呢?如果没有,这一波奥密克戎病毒从哪里来的呢?是不是本地病毒变异产生的呢?如果与之前那例病患有关,那就说明病毒已经传播了近一个月,甚至更长时间。

我们就以一个月来推,大家想一想,这一个月当中,有多少人可能被传染了呢?我对数字不是很敏感,大家自己计算一下。

天津当局今天(10日)给全市居民发信,表示奥密克戎“传播速度、隐匿性、穿透力都不同以往”。声称48小时内“全面摸清疫情风险低书,消除病毒传播的潜在风险”。

我们要看看当局摸清底数的情况,看看天津还将如何隐瞒。不过我这里要提醒天津百姓,一定做好各种准备,包括可能被拉走隔离的所需相关物品。

天津交警喊话失效 中心菜市场卖空

昨天(9日)微博上有一段视频,天津一名交警在对街边抢菜的民众喊话。他声称“国家会准备好物资,不需要大家在这抬高物价,不至于!”

这名警察还说,“不传谣、不信谣、不造谣,你们可以完全相信国家,不需要在这排队在这抢!”中共官媒评论称“交警的一番话振聋发聩,言语中,是底气!”

但是旁边的百姓并没有听他的,仍然在抢购。说明天津的百姓对中共的宣传已经有了一些免疫力,前车之鉴已经很多了,谁还听你的宣传呢?《新闻看点

武汉、广州、哈尔滨、瑞丽等等这些地方就不说了,就说封城已经19天的西安,就摆在眼前。爆发疫情后,当局先是告诉人们“物资充足”,要人们不要抢购。很多人听信了当局的宣传,可是封城后,当局立刻强令“足不出户”。

结果那些没做准备的人惨了,我们报了很多这样的情况。比如饥饿小伙下楼买馒头,被防疫人员群殴;再比如一位女士准备到小区内买东西,结果被防疫人员抓走;还有那位被拉走隔离的女士,忘记带卫生巾等等。最令人心惊的是,西安已经出现了2例被封禁的居民跳楼事件。

过一会我们会谈到西安的一些内部消息,这里继续谈天津的情况。

西安的悲剧还在上演,教训那么惨痛,天津人当然不会再相信这种宣传。谁还相信,那不太愚蠢了吗?不仅是愚蠢的问题,其实是害自己、害全家的问题。

昨天(9日),还有一位在美国留学的天津朋友给我发邮件,希望我提醒天津的百姓不要重蹈西安的覆辙。网友在邮件中表示,前些日子听我讲述了西安的真实情况,于是就让在天津的家人们储备了大量的食物、饮用水和各种生活必需物品,生怕病毒会蔓延到天津。

网友表示,现在天津正处在“软封城”,“请天津的人们在中共宣布‘硬封城’前,一定要大量地储备饮用水、食物等生活必需品。”

感谢这位朋友的提醒,事实上天津的百姓在听闻有疫情后,已经开始争抢储备物资了。前面提到的第一位天津网友,他昨天(9日)出去囤物资了,结果发现大部分蔬菜都涨价了,“买了四五根黄瓜竟然花了将近16块钱”。

这位网友还发来一段视频,是他亲自在天津市区拍下的。为了保护这位朋友,我们对他的声音做了一些处理。

【原声视频】这是(天津市)和平区,算是比较市中心的一个菜市场。小区都是很老的那种,然后都没有什么菜了。人还很多,平时这菜都卖不完,垛起来的那种。今天(9日)上午,基本上就卖得很干净了。

和平区是天津市的市中心,天津市委市政府所在地。现在这里已经把菜都抢购一空了,足见人们的恐慌心理。人们的恐慌其实并不是来自病毒的可怕,而是当局制造的气氛太紧张、太恐怖。

居民门口敲锣 天津或更严厉封城

昨天(9日)在天津出现了这样的一幕。网友发给我一段独家视频。视频中显示,身穿白色隔离服的人进入了居民楼内,拿着铜锣对着住户使劲敲。

【原声视频】当~做核酸,下楼做核酸。当~~~~

网友没有透露这是哪里,但喊话人的口音就是天津口音。说真的,我看到这段视频,也被吓到了。第一次看到用敲锣的方式,叫人们下楼做核酸的。

在我的记忆中,敲锣是比较谨慎的。只有在出现了紧急情况,比如发大水或者火灾等等,需要人们立即转移,人们才会敲锣。否则,这种铜锣都是很少用的。因为这样做可能会引起极度恐慌,尤其心脏不好的人可能会突发意外。

但是天津为了叫人们下楼做核酸,竟然使用敲锣的方式,对着楼洞里的居民门口使劲敲。不知道当地百姓是什么感受,远在美国的我心里真有些发紧。

昨天(9日),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要求,全市组织开展全员核酸筛检,采取迅速果断措施阻断传播,声称“坚决筑牢首都疫情防控‘护城河’”。

如果了解中共的话术,那么从李鸿忠的话中就可以读懂,其实天津现在已经是处于“封城”了。

昨天(9日)开始,天津暂停了省际班线,各景点暂停营业,并要求民众“非必要不离津”。市内学校暂停一切教学活动,居民居家隔离。这些做法,实际就是“封城”的做法,只不过是当局没有正式宣布。

另外有2点特别需要大家注意,一个是李鸿忠这个人,另一个是天津与北京的地理位置。

李鸿忠这个人,曾经江派色彩很明显。早前他在湖北等地执政时,外界曾一度猜测李鸿忠可能会在习近平的“打虎”运动中落马。但在习近平上位后,李鸿忠迅速转舵、似乎投向了习近平阵营。而且为了向习近平表忠心,他曾经喊出了“忠诚不绝对、绝对不忠诚”这样的口号。

而现在天津爆发了疫情,李鸿忠的压力应该不会小。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为了向习近平表忠心,同时表现他的“执政能力”,他极有可能采取比西安更严厉、更恐怖的封控政策。

众所周知,北京冬奥会2月4日就要开幕了。这是北京当局处心积虑要举办的一个活动,试图通过这样的一个大型活动,来改变它的丑恶形象。所以为了让这个活动举办成功,中南海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采取一切手段,其中就包括向天津施压。

昨天(9日)北京疾控中心已经对天津提出了要求,“严格限制”天津津南区、南开区等地的人进京,“天津人员非必要不来京”。

可想而知,这个时候的李鸿忠压力比山大。为了让北京领导人高兴,他非常有可能采取更极端的封控手段。正所谓控制不住病毒,那就控制人。不让人前往北京,不能把病毒带入北京。

但是我不得不说,李鸿忠即使采取更邪恶、更极端的封控,北京方面控制得再严格,恐怕现在已经晚了。病毒很可能已经进入了北京,只看北京当局采取什么对策,同时也要关注北京冬奥将受到什么样的冲击。

病毒已入北京 冬奥将受到冲击

今天(10日),大陆门户网站网易有一篇文章,《天津疫情,比你想像的凶猛》。其中表示“天津面临的这场考试,之前没有遇到过”,“敌人来势汹汹,天津压力山大”。

文章直接点明,“这场疫情,事关京津两地”。“这场凶险的疫情,恰好爆发在冬奥会前夕”,“京津两地距离甚近,且互动来往频繁”。

从这篇文章的基调来看,似乎是要为天津“加油打气”。但仔细看,却透露出一种消极的情绪。在暗示病毒很可能已经进入了北京,而且冬奥会可能将受到冲击。

大陆《健康时报》发布的百度迁徙地图显示,1月1日到7日,也就是天津疫情爆发的前一周,天津人迁出的主要集中地有3个,分别是北京、河北的廊坊市和唐山市。

以前跟大家提到过,我曾经在北京、天津两地主持婚礼,所以对这一带的交通还是比较熟悉的。从地缘来说,天津有两个区与北京接壤。不过这并不是令人担心的,真正令人担心的是两座大城市之间的密集交通。

首先天津与北京之间有城际快车“和谐号”,也就是通常说的高铁。它的最高时速达到333公里,所以把两座大城市的距离拉得非常近。

从天津东站到北京南站,“和谐号”全程只需要37分钟。经常乘坐地铁的人应该知道,在北京坐地铁,全程需要的时间都比这个长。正因为“和谐号”的乘车时间短,所以许多在北京工作的天津人都选择通勤。早晨坐“和谐号”进京,晚上再原路返回。

在高峰时段,“和谐号”一般是12-15分钟一班车,每趟列车乘客标准数是400人,但常常有超员现象。官方数字显示,平常日子乘坐京津城际列车的人数平均是4万人往返。那么在新年阶段,人数是否会有变化,我想是不言自明的。

除了“和谐号”,还有京津之间的公路交通也非常繁密。不仅有省际巴士,还有很多人自驾车的情况,所以这个部分无法统计。

仅仅就是“和谐号”,对北京的威胁就已经非常大了。根据天津这边的疫情情况,病毒传播最晚是在12月28日,而我们分析的病毒传播时间可能更早。

《第一财经》报导,过去十多天中,17.8%的人去了北京。大家想一个问题,从天津前往安阳的人比去北京的人少非常多,但是安阳却发现了感染病例。那么北京会没有吗?

即便是以官方流调通报的时间来推,病毒也很可能早就进入了北京。只要有一例感染了奥密克戎的患者乘坐京津城际列车,那么经过这些天的发酵,在北京是一种什么情况呢?

所以我说即使李鸿忠采取更邪恶、极端的封控手段,北京再怎么高喊严防死守也已经晚了,病毒很可能已经攻入了北京。现在的情况,很可能北京当局正在发愁,是否承认病毒进入了北京。

如果北京继续这样沉默下去,也就是让病毒继续蔓延扩散,那么北京用不了多久,感染的面积可能就会非常大,甚至可能会全城沦陷。如果是这样,北京领导人会牺牲全北京市民而强开奥运会吗?

如果承认北京已经有了病毒,那么接下来北京市就要做全员核酸检测。如果做全员核酸检测,会不会把要来参加奥运会的外国人吓住?他们还敢来吗?

现在距离北京冬奥还有20多天,也是北京当局难受的20多天。看来北京想露个脸,这个难度还不小。

另外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不知道大家是否注意到了,这个中共病毒从西安经过河南郑州,现在在天津爆发。这一路下来,好像病毒在一路直奔北京、杀向中南海。

5年备孕怀胎 39周胎儿没了心跳

还是来关注一下西安的情况。西安今天(10日)通报了15例确诊病例,从12月9日疫情爆发到现在,西安累计本土确诊病例2,139例。

虽然确诊病例数字在缩小,但随着封城时间的延长,西安的次生灾害越来越深重了。昨天(9日)有网友传出视频,有人从25楼跳了下去。这是已知的西安第2例跳楼情况,其它情况更多。

前天(8日)有一名西安孕妇在微博控诉,因为建档医院不接收封控区孕妇,联系多家医院做产检被来回踢皮球,结果造成39周大的孩子胎死腹中。

这位网友在微博上表示,1月3日需要产检,因为没有核酸报告,不能出门做产检,当天下午下楼排队做了核酸。晚上感觉胎动异常,也有了核酸结果,就联系社区,被送到了二附院大明宫院区,但医院以各种理由拒诊。

孕妇给二附院北大街院区打电话,对方表示也不接诊。最终联系到大兴医院,对方表示可以接诊。孕妇联系到社区,半个小时后被送到了大兴医院。

尽管孕妇有核酸阴性证明,但大兴医院还是要求先做隔离检查,后做核酸。孕妇写道:“做完检查,孩子已经没有了心跳。我最近几天经过救治也才捡回了一条命。现在的我真的好绝望,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了。承受不了这种打击,生活已经无法继续下去。”“去医院的时候是三个人,回到家的是两个行尸走肉。”

有知情网友披露,这位准妈妈大概五年前开始备孕,喝了无数药,治疗无数次,最后成功用试管婴儿要了这个孩子。

******************
以十首《梅花诗》预测后世千年大事的邵雍,是北宋时期的一个奇才,也是一位“神”人。关于他的神奇之事流传下来不少,在今天的历史看点,我们就来看看他从出生到死亡,甚至死亡后,都发生了哪些令人啧啧称奇的事情。

在今天的历史看点,我们来回顾一下中国疫苗之父汤飞凡那不非凡的一生。欢迎大家到优乐客会员区了解更多。我们的会员网站网址是http://muyangshow.com,还有一个是http://youlucky.biz

以上就是今天的节目内容。如果您喜欢《新闻看点》,请别忘记点赞并订阅。也希望您在视频下方留言,与我们进行互动。更希望您能够帮我们把这个频道转发出去,让更多有缘人接触到我们。感谢您的收看,也感谢您的支持和帮助,再会。

优乐客会员新年优惠方案:
2022年费通票大优惠,每个月只要不到$2美金
https://www.youlucky.biz/post/2022-youhui
(优惠只到2/22喔!马上行动)

加入会员观察独家:https://ept.ms/3wsLpkk
沐阳会员网站:http://muyangshow.com
支持沐阳:https://www.youlucky.biz/mu-yang-about
欢迎订阅+按小铃铛:bit.ly/SubscribeNewsInsight

【免费下载电子书】:https://www.youlucky.biz/ebook

《新闻看点》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