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鹏直播】美对台军售 中共呛反制 一代史学大师谢世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8月06日讯】 大家好,现在是美东时间8月5日晚上6:30,北京时间8月6日。欢迎收看时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贺);我是秦鹏。

今天焦点:美对台军售最先进自走炮,“一车可打出一个炮兵连效果”,中共呛反制;一代史学大师余英时辞世,终生反共,却获全球华人纪念,“最大粉丝,其实在大陆”。

Sydney:4日是拜登政府上任以来,首度宣布对台军售,总额约7亿5,000万美元。其中的M109A6自走炮,具有强大的远程精准火力,据称“一车可打出一个炮兵连效果”。对此,台湾方面表示欢迎,中共则称“提出严正交涉”,并呛声将“反制”。

秦鹏:一代史学泰斗余英时先生,周日辞世。他曾被耶鲁、哈佛、普林斯顿三所大学聘任教授,被公认是胡适之后华人世界最有影响力的知识分子。他终生反共,在中国大陆、台湾和海外均有很高影响,更被指“最大粉丝,其实在大陆”。那么,他对中国的政治、思想和文化,以及中共是如何认识的呢?我们今天来回顾一下。

美对台军售最先进自走炮 中共呛反制

Sydney:美国国防安全合作局(DSCA)4日发表声明,说国务院已批准,并向国会发出通知,拟向台湾军售,总额约7亿5,000万美元。这是拜登政府上任以来,首度宣布对台军售。其中包括40辆新型M109自走炮、近1,700套火炮精确制导套件、一套先进野战炮兵战术数据系统(AFATDS)等等。

台湾国防部5日也发布新闻稿,证实该军售消息,指可望在一个月后正式签约。

秦鹏,这批军售最受瞩目的,是新型M109自走炮,也就是M109A6自走炮,是台湾向美国争取多年的武器,现在美国终于宣布,核准贩售给台湾。

秦鹏:这种陆地火炮是美国炮兵部队的主力火炮。M109A6自走炮车,具备自动射击管制系统,可在60秒内打出1发炮弹,连续射击的最大射速可达1分钟8发。最大射程可达3万米。军方形容,威力可达到“一辆车能打出一个炮兵连的效果”。

台湾国防院国防资源与产业研究所长苏紫云说:“它最重要是所谓的自动击发的一个功能,藉由GPS定位还有其它弹道计算等等,反应速度会很快。万一如果共军就是要登陆台湾的时候,它可以在泊地或者是说浅滩,或是滩岸的位置,就可以实施多重火力打击。”

Sydney:不过,台湾中正大学战略暨国际事务研究所“林颖佑”博士向BBC中文表示,M109A6属于防御功能性武器,而非主动攻击型,因此“并没有跨过(中共)红线”。

秦鹏:从射程来说,这种火炮的距离是3万公尺,也就是30公里。而台湾海峡最窄的地方也有130公里,当然这是防御性武器。但是,很显然,这是对中共武力侵台的非常有利的威吓。

法新社报导称,自走炮使得台湾可以直接向来袭部队的运输船和落向海滩的炮弹开火,在阻止入侵的行动中可以起关键作用。

而且,台湾现有火炮无法与美国军事系统或一些台湾新型武器连接,这款火炮可以用于填补台湾火炮在数字化方面的障碍。

Sydney:外界指出,此军售案金额不算特别大,出售的武器也没有特别具威胁性,但在美中关系持续紧张下,仍深具意义。

中共外交部5日对此表示坚决反对,向美方提出严正交涉。敦促美方停止售台武器和美台军事联系,立即撤销有关对台军售计划。还呛声说将据形势发展“采取必要反制措施”,不过没有提及反制细节。

秦鹏,您觉得这是中共一如往常地叫嚣一下,还是真的会提出什么反制?

秦鹏:我觉得中共不会真的会做出什么有力的反制来的。打现在不能打,中共也不敢打。而制裁美国军方或者公司?这些公司本来也不卖给中国大陆产品,所以,更多是一种虚张声势,雷声大雨点小罢了。

Sydney:总统府发言人感谢美国政府履行《台湾关系法》及“六项保证”的承诺,协助台湾强化自我防卫能力。

博明警告:北京对武统台湾“非常认真”

不过,近年来,北京对台湾的军事压力与日俱增,习近平在讲话中更把统一台湾叫做“历史任务”。

日前,前白宫副国安顾问博明(Matt Pottinger)甚至警告,北京对以武力统一台湾一事“非常认真”。他提到美国前后两位印太司令皆对此发出警告。

包括前美国印太司令戴维森(Philip Davidson)在3月卸任前,曾在国会听证会上表示,他担心中共可能在未来6年内对台湾采取军事行动。随后继任的印太司令阿奎利诺(John Aquilino)也说,中共攻打台湾的时间可能更为紧迫。

秦鹏:博明表示,“北京政府在2020年间对印度边界发动攻击,摧毁了香港的自治、积极破坏那里的法治,看得出北京(对它的目标)是非常认真的。”而中共近期投入军事设备的开支大幅增加,目的就是为了进犯台湾。

对中共现任领导人来说,他要给自己终身制提供合法理由,最重要的一个就是要统一台湾。当然,名义是祖国不能分割,但本质上是台湾的自由和民主,让中国共产党如芒在背,如鲠在喉,所以拚命地想拔掉这个眼中钉。

其实,如果想让世界接受,让台湾接受,和平统一是最好的方案,也就是说,中国大陆只要也实行民主和自由就行了。但是我们都知道,中共不可能改良,不可能给中国民众自由。特别是,在中共把香港的自由剥夺之后,在民调显示台湾人70%-80%不接受共产党的统治之后,中共也只能撕下过去的和平统一的伪善面具,直接喊打喊杀的,要实行武力统一了。

Sydney:博明强调,作为民主社会的公民,台湾人民必须正视中共的胁迫,并为可能发生的情况做出最好的准备,才能降低实际发生战争的可能。他呼吁台湾提高国防开支占GDP的比例,加大防卫能力。

他也提到,现在美国已把台湾单独看待,台湾不仅是一个重要贸易伙伴,也是美国印太战略下的关键伙伴,华府认为台湾人民应该有权利决定自己的命运,而不是在受到胁迫的情况下,接受他们不想要的未来。

日本一再释出挺台信号 盟军南海军演

与此同时,日本也一再释出挺台信号。周二,日本防卫大臣岸信夫在东京一场记者会上表示,将在距离台湾300公里的石垣岛,部署“地对空”及“地对舰”导弹部队。日本防卫省也在探讨在石垣岛附近的与那国岛部署电子战部队。日本媒体表示,这都是为了应对日益增加的中共威胁。

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上月初也曾公开表示,如果中共侵犯台湾,日本会视为对其“立即存在的威胁”,行使自卫权,与美国一起防卫台湾。

不过秦鹏,现在中共2027年建军百年,标定了国防和军队现代化的目标,可以看出解放军正针对自身弱点加快布建,这是台湾前参谋总长李喜明近日接受采访时说的。他说中共不断建造071型的综合登陆舰和075型两栖登陆舰,以及陆续建立民用军规、可以两栖运兵的滚装货轮。到了2027年,解放军可能有跨海运输的攻台能力。

您觉得在解放军不断加快布建的同时,美国对印太的关注还有日本现在挺台等等,能有效对中共起到威慑作用吗?

秦鹏:现在,美国、日本、英国、印度、澳大利亚等等在南中国海军事演习,这些都有利地阻吓了中共的武力侵台,所以意义还是非常大的。

从川普(特朗普)政府时期到现在,美国不断调整全球军力部署,在战略方面,美国已经将战略重心从中东转移到了亚太地区,从反恐战争转移到了美中对抗。而在战术方面,就是要在亚太地区加强反导弹能力。最近,美国还悄悄地升级了韩国星州的萨德导弹基地,有可能未来在韩国、日本、关岛甚至其它国家部署更多的爱国者和萨德导弹系统。

“萨德”系统进驻韩国以后,中国和俄罗斯远东地区部署的弹道导弹的发射将被看得清清楚楚。由于射程限制,中国的“东风”-31系列洲际导弹可攻击美国本土的发射阵地仅有东北、华北等有限国土,均距韩国不远。而“萨德”系统配套的X波段雷达可探测起飞阶段的洲际导弹,为后续拦截提供预警和情报支持。

在未来,亚太地区的爱国者和萨德数量将会增加,中美双方的角力还将继续。所以,美中台这边还是有很多值得观察的。

余英时谢世  引发华人世界追思潮

Sydney:8月5日,台湾的中央研究院证实,著名历史学家余英时先生在周日(8月1日)去世,引发了华人世界的追思潮。美国、台湾和中国大陆的媒体在报导中,都给予他很高的评价。部分中国大陆民众在得知消息后,也纷纷表达对他的哀思并追忆他的著作,并一致给予了正面评价。

秦鹏:在今天,两岸三地和美国之间,处于意识形态的高度分裂,但是余英时先生却能够都获得如此之高的待遇,应该说是很罕见的。

具有上海官方特色的澎湃网在报导中,提到余英时为“全球极具影响力的史学大师。他深入研究中国思想、政治与文化史,贯通古今,在当今学界十分罕见”。这篇报导,获得了中国多数网络平台转载。部分学术性质的微信公众号也先后发表文章,讲述余英时生前的著作及观点,并推崇他“在中国历史、尤其是思想史和文化史方面有开创性研究”。

Sydney:我们今天就来谈一下,这位在全球极具影响力的史学大师。

余英时1930年生于天津,祖籍安徽潜山。他以《历史与思想》一书奠定史学大师地位,先后被哈佛、耶鲁和普林斯顿三所名校延聘为教授,在获得有人文学诺贝尔奖之称的“克鲁格奖”之后,更是登上学术巅峰。1974年,他当选中央研究院院士,2001年6月荣退普林斯顿大学讲座教授。

秦鹏:余英时深入研究中国思想、政治与文化史,贯通古今,在当今学界十分罕见。尤其是思想史和文化史方面的研究,皆扮演开创性的角色,更提出许多发人深思的议题。有人说,学中国史的人必须要读两本书,一本是钱穆先生的《国史大纲》,一本是余英时的《历史与思想》。

Sydney:余英时一生捍卫人权,坚持“任何人不能欺负任何人”信念。更关注中国文化、香港和台湾的命运,出于良知坚决反共,毕生一以贯之。

秦鹏:不过,余英时在大陆是一个独特的文化现象。中共统治中国大陆之后,对文化的摧残、人权的打压,使得余英时非常痛苦。他反共,毕生一以贯之,对中国文化的命运非常关注。2006年获颁“克鲁格奖”,主办方对他的褒词中提到,余先生大量著作是文革之后,刺激年轻学者重新发现中国历史文化丰富性多样性的源头。

余英时最大的粉丝 其实在大陆

而因为反共,余英时名列中共黑名单,他的书籍不能在书店上架,却在大陆的知识界享有极高声望。

上世纪八十年代,余英时写的《士与中国文化》,对刚打开改革大门的中国大陆影响深远。而其它的很多书,包括《历史与思想》、《余英时回忆录》等等在大陆黑市,也往往以天价卖出,不仅在知识界,而且对中国的年轻人也产生了深远影响力。

Sydney:余英时的弟子包括中研院院士王泛森丶黄建兴。黄建兴在接受台湾《联合报》采访时表示,余英时终身坚持自由民主的价值,淡泊名利,晚年鲜少公开露面,但访客仍络绎不绝,其中更不乏中国大陆人士登门拜访,并说:“余英时最大的粉丝,其实在大陆。”

不过他表示,不能透露这些人的名字。

余英时一直关注著中国大陆、台湾和香港人的自由。

中共在“六四”天安门屠杀之后,余英时在美国学术界发起声援活动,还筹款四万美金,在《纽约时报》刊登全版广告支持中国大陆的民主运动。之后,余英时夫妇帮忙大批中国的知识分子与学运领袖逃到美国,在普林斯顿大学的“中国学社”安顿。

秦鹏:余英时也从一开始,就支持港人抗争。

2019年,他在台湾政治大学以录影方式演讲时表示,香港中学生和大学生是反抗共产党最强烈的一群,也得到台湾社会的支持;同时他指出中共对台统战无所不在,他看到部分台湾媒体已几乎变成《人民日报》的台湾版,如果没有相当的人文修养,根本看不出共产党的手法和背后用意。

2018年,在接受台湾媒体《今周刊》专访时,余英时表示台湾决不能因威吓利诱,向中共屈服,必须全力保卫民主自由的体制。他认为,在中美贸易战下,“中国内部矛盾越来越厉害,不要把它(中共)看成千秋万世不会动摇的,它(中共)一直在为自己掘坟墓”。

“我到哪里,哪里就是中国”

Sydney:余英时有一句名言,“我到哪里,哪里就是中国”,广为流传。

年轻时,他曾经认为“只有中国本土才能安身立命”,但是此后,因为偶然漂泊香港和美国。“六四”事件之后,他坚持反共,终生不再踏入大陆一步。在接受专访时,他曾说,为什么非要到某一块土地才叫中国?“我到哪里,哪里就是中国。”

这句话激发了很多人从思想和文化层面,更本质的层面去认识文化的中国,而避免了被中共宣传中的中国误导。

那么,余英时先生自己,是如何阐述这一段话的呢?我们来看一下自由亚洲电台的“观点”栏目2019年对他的采访。

Sydney:给我的感觉,他秉承了中国传统的文化优秀的一面,来作为指导自己的思想和行为,也进一步地认识世界。而学贯中西,则让他对中国的认识更加深刻,从而也带来了他对传统的中国和中共统治下的中国的鲜明差距的本质认识。

秦鹏:是的。一个国家是由领土、政府和人民构成的,这三者不是一回事儿。

剖析自己认识共产主义的过程

在“余英时回忆录”一书中,他以一章“共产主义与抗日战争”,剖析了自己认识共产主义的过程。

童年时期,余英时家乡安徽潜山发生了中共军队“新四军”绑架三百乡民,勒索不成,全部屠杀的“二一五事件”。十四岁时,他又亲眼目睹族兄遭新四军杀害的尸体,在心中埋下恐惧的阴影。1949年,他在沈阳,又耳闻目睹苏联红军在当地奸淫掳掠,在整个东北激起人民的普遍愤怒。

余英时写道,“当时左倾的知识人众口一词地说:苏联已进入共产主义的天堂,它的今天便是中国的明天。苏军是从共产主义天堂中来的,但他们的行为竟然如此,这就使我无法对共产主义发生真正的信仰。”他还指出,信仰共产主义者常是出于误会,而拿共产主义救亡,中国将付出可怕代价。

Sydney:这样的认识,也和他对中国传统文化和西方现代价值的认识有关。

他说,“我一开始便认定,‘自由’是现代社会和个人所不能或缺的中心价值。”

余英时相信中国既然是一个古老的文明大国,其中必有合情、合理与合乎人性的文化因子,经过调整后,可以与普世价值合流、带动现代化。他说:“我不能接受一种极端的观点,认为中国传统文化只有专制、不平等、压迫等负面东西。”

秦鹏:嗯,从他的谈话和书中,我们都可以看到,他对中国的认识,是客观、全面和公正的。也因此能够深刻影响很多人。

余英时还多次到台湾,他认为台湾是保留中国文化最好的地方之一,却不必以“维持中国正统文化”自居、也不须因怕失去中国正统文化地位而忧心。对于台湾出现的“去中国化”的口号,余英时说,建议政治人物不要在政治领域中谈文化,让它在老百姓的生活中自由滋长创造。

提醒台湾跟中共打交道要有原则 不要怕

他还多次提醒,中华民国政府跟中共打交道要有原则,不要怕中共,要保持民主自由价值观。

Sydney:他也非常敢言。2013年中国流亡维权人士陈光诚访台,时任总统马英九、文化部长龙应台没有和陈光诚会面,余英时就曾批评这是“畏共、没出息到极点、很丢脸”。

他还谈到,“台湾有很大的心理问题,包括国民党在内,就是畏共怕共,怕得不得了……;另外一种就是怕台独,于是就想用对岸来控制台独。”“这种想法是很自私的想法,说老实话,如果继续这样顾忌下去,那最后只有向共产党投降。如果这样子,那当初何必跑到台湾来,在南京签字投降不就完了吗?”

他指出,中国有历史以来,哪有朝代像中华民国在台湾一样,可以依选举产生自己的总统、国会议员,“这是很了不起的成就”,绝对要加以珍惜。中国共产党做得到吗?

秦鹏:爱之深责之切,看得出来,他这才是对台湾真正的爱。而且,他对中共的认识,也是非常地透彻。

香港时事评论员陶杰就说,他的影响不应该只是在学术界,美国的政界、智库,至少二十年前就应该请他。陶杰认为,和美国很多知识界、智库所谓“中国通”、“汉学家”相比,余英时最不一样的是他看得透。

Sydney:不过,值得欣慰的是现在美国、台湾和世界在面对中共的时候,已经醒来了。虽然有一些晚。而余英时先生,不仅为我们留下了著作,还用自己的言行,展现了什么是真正的“士大夫”气质、宽厚的胸襟和对年轻一辈的包容,这都是非常宝贵的财富。

秦鹏:是。这也是到今天,包括中国大陆在内的华人,都缅怀余英时先生的原因吧。祝余英时安息,先生千古。

《秦鹏直播》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