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美對台軍售 中共嗆反制 一代史學大師謝世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06日訊】 大家好,現在是美東時間8月5日晚上6:30,北京時間8月6日。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賀);我是秦鵬。

今天焦點:美對台軍售最先進自走炮,「一車可打出一個炮兵連效果」,中共嗆反制;一代史學大師余英時辭世,終生反共,卻獲全球華人紀念,「最大粉絲,其實在大陸」。

Sydney:4日是拜登政府上任以來,首度宣布對台軍售,總額約7億5,000萬美元。其中的M109A6自走炮,具有強大的遠程精準火力,據稱「一車可打出一個炮兵連效果」。對此,台灣方面表示歡迎,中共則稱「提出嚴正交涉」,並嗆聲將「反制」。

秦鵬:一代史學泰斗余英時先生,週日辭世。他曾被耶魯、哈佛、普林斯頓三所大學聘任教授,被公認是胡適之後華人世界最有影響力的知識分子。他終生反共,在中國大陸、台灣和海外均有很高影響,更被指「最大粉絲,其實在大陸」。那麼,他對中國的政治、思想和文化,以及中共是如何認識的呢?我們今天來回顧一下。

美對台軍售最先進自走炮 中共嗆反制

Sydney:美國國防安全合作局(DSCA)4日發表聲明,說國務院已批准,並向國會發出通知,擬向台灣軍售,總額約7億5,000萬美元。這是拜登政府上任以來,首度宣布對台軍售。其中包括40輛新型M109自走炮、近1,700套火炮精確制導套件、一套先進野戰炮兵戰術數據系統(AFATDS)等等。

台灣國防部5日也發布新聞稿,證實該軍售消息,指可望在一個月後正式簽約。

秦鵬,這批軍售最受矚目的,是新型M109自走炮,也就是M109A6自走炮,是台灣向美國爭取多年的武器,現在美國終於宣布,核准販售給台灣。

秦鵬:這種陸地火炮是美國炮兵部隊的主力火炮。M109A6自走炮車,具備自動射擊管制系統,可在60秒內打出1發炮彈,連續射擊的最大射速可達1分鐘8發。最大射程可達3萬米。軍方形容,威力可達到「一輛車能打出一個炮兵連的效果」。

台灣國防院國防資源與產業研究所長蘇紫雲說:「它最重要是所謂的自動擊發的一個功能,藉由GPS定位還有其它彈道計算等等,反應速度會很快。萬一如果共軍就是要登陸台灣的時候,它可以在泊地或者是說淺灘,或是灘岸的位置,就可以實施多重火力打擊。」

Sydney:不過,台灣中正大學戰略暨國際事務研究所「林穎佑」博士向BBC中文表示,M109A6屬於防禦功能性武器,而非主動攻擊型,因此「並沒有跨過(中共)紅線」。

秦鵬:從射程來說,這種火炮的距離是3萬公尺,也就是30公里。而台灣海峽最窄的地方也有130公里,當然這是防禦性武器。但是,很顯然,這是對中共武力侵台的非常有利的威嚇。

法新社報導稱,自走炮使得台灣可以直接向來襲部隊的運輸船和落向海灘的炮彈開火,在阻止入侵的行動中可以起關鍵作用。

而且,台灣現有火炮無法與美國軍事系統或一些台灣新型武器連接,這款火炮可以用於填補台灣火炮在數字化方面的障礙。

Sydney:外界指出,此軍售案金額不算特別大,出售的武器也沒有特別具威脅性,但在美中關係持續緊張下,仍深具意義。

中共外交部5日對此表示堅決反對,向美方提出嚴正交涉。敦促美方停止售台武器和美台軍事聯繫,立即撤銷有關對台軍售計劃。還嗆聲說將據形勢發展「採取必要反制措施」,不過沒有提及反制細節。

秦鵬,您覺得這是中共一如往常地叫囂一下,還是真的會提出什麼反制?

秦鵬:我覺得中共不會真的會做出什麼有力的反制來的。打現在不能打,中共也不敢打。而制裁美國軍方或者公司?這些公司本來也不賣給中國大陸產品,所以,更多是一種虛張聲勢,雷聲大雨點小罷了。

Sydney:總統府發言人感謝美國政府履行《台灣關係法》及「六項保證」的承諾,協助台灣強化自我防衛能力。

博明警告:北京對武統台灣「非常認真」

不過,近年來,北京對台灣的軍事壓力與日俱增,習近平在講話中更把統一台灣叫做「歷史任務」。

日前,前白宮副國安顧問博明(Matt Pottinger)甚至警告,北京對以武力統一台灣一事「非常認真」。他提到美國前後兩位印太司令皆對此發出警告。

包括前美國印太司令戴維森(Philip Davidson)在3月卸任前,曾在國會聽證會上表示,他擔心中共可能在未來6年內對台灣採取軍事行動。隨後繼任的印太司令阿奎利諾(John Aquilino)也說,中共攻打台灣的時間可能更為緊迫。

秦鵬:博明表示,「北京政府在2020年間對印度邊界發動攻擊,摧毀了香港的自治、積極破壞那裡的法治,看得出北京(對它的目標)是非常認真的。」而中共近期投入軍事設備的開支大幅增加,目的就是為了進犯台灣。

對中共現任領導人來說,他要給自己終身制提供合法理由,最重要的一個就是要統一台灣。當然,名義是祖國不能分割,但本質上是台灣的自由和民主,讓中國共產黨如芒在背,如鯁在喉,所以拚命地想拔掉這個眼中釘。

其實,如果想讓世界接受,讓台灣接受,和平統一是最好的方案,也就是說,中國大陸只要也實行民主和自由就行了。但是我們都知道,中共不可能改良,不可能給中國民眾自由。特別是,在中共把香港的自由剝奪之後,在民調顯示台灣人70%-80%不接受共產黨的統治之後,中共也只能撕下過去的和平統一的偽善面具,直接喊打喊殺的,要實行武力統一了。

Sydney:博明強調,作為民主社會的公民,台灣人民必須正視中共的脅迫,並為可能發生的情況做出最好的準備,才能降低實際發生戰爭的可能。他呼籲台灣提高國防開支占GDP的比例,加大防衛能力。

他也提到,現在美國已把台灣單獨看待,台灣不僅是一個重要貿易夥伴,也是美國印太戰略下的關鍵夥伴,華府認為台灣人民應該有權利決定自己的命運,而不是在受到脅迫的情況下,接受他們不想要的未來。

日本一再釋出挺台信號 盟軍南海軍演

與此同時,日本也一再釋出挺台信號。週二,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在東京一場記者會上表示,將在距離台灣300公里的石垣島,部署「地對空」及「地對艦」導彈部隊。日本防衛省也在探討在石垣島附近的與那國島部署電子戰部隊。日本媒體表示,這都是為了應對日益增加的中共威脅。

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上月初也曾公開表示,如果中共侵犯台灣,日本會視為對其「立即存在的威脅」,行使自衛權,與美國一起防衛台灣。

不過秦鵬,現在中共2027年建軍百年,標定了國防和軍隊現代化的目標,可以看出解放軍正針對自身弱點加快布建,這是台灣前參謀總長李喜明近日接受採訪時說的。他說中共不斷建造071型的綜合登陸艦和075型兩棲登陸艦,以及陸續建立民用軍規、可以兩棲運兵的滾裝貨輪。到了2027年,解放軍可能有跨海運輸的攻台能力。

您覺得在解放軍不斷加快布建的同時,美國對印太的關注還有日本現在挺台等等,能有效對中共起到威懾作用嗎?

秦鵬:現在,美國、日本、英國、印度、澳大利亞等等在南中國海軍事演習,這些都有利地阻嚇了中共的武力侵台,所以意義還是非常大的。

從川普(特朗普)政府時期到現在,美國不斷調整全球軍力部署,在戰略方面,美國已經將戰略重心從中東轉移到了亞太地區,從反恐戰爭轉移到了美中對抗。而在戰術方面,就是要在亞太地區加強反導彈能力。最近,美國還悄悄地升級了韓國星州的薩德導彈基地,有可能未來在韓國、日本、關島甚至其它國家部署更多的愛國者和薩德導彈系統。

「薩德」系統進駐韓國以後,中國和俄羅斯遠東地區部署的彈道導彈的發射將被看得清清楚楚。由於射程限制,中國的「東風」-31系列洲際導彈可攻擊美國本土的發射陣地僅有東北、華北等有限國土,均距韓國不遠。而「薩德」系統配套的X波段雷達可探測起飛階段的洲際導彈,為後續攔截提供預警和情報支持。

在未來,亞太地區的愛國者和薩德數量將會增加,中美雙方的角力還將繼續。所以,美中台這邊還是有很多值得觀察的。

余英時謝世  引發華人世界追思潮

Sydney:8月5日,台灣的中央研究院證實,著名歷史學家余英時先生在週日(8月1日)去世,引發了華人世界的追思潮。美國、台灣和中國大陸的媒體在報導中,都給予他很高的評價。部分中國大陸民眾在得知消息後,也紛紛表達對他的哀思並追憶他的著作,並一致給予了正面評價。

秦鵬:在今天,兩岸三地和美國之間,處於意識形態的高度分裂,但是余英時先生卻能夠都獲得如此之高的待遇,應該說是很罕見的。

具有上海官方特色的澎湃網在報導中,提到余英時為「全球極具影響力的史學大師。他深入研究中國思想、政治與文化史,貫通古今,在當今學界十分罕見」。這篇報導,獲得了中國多數網絡平台轉載。部分學術性質的微信公眾號也先後發表文章,講述余英時生前的著作及觀點,並推崇他「在中國歷史、尤其是思想史和文化史方面有開創性研究」。

Sydney:我們今天就來談一下,這位在全球極具影響力的史學大師。

余英時1930年生於天津,祖籍安徽潛山。他以《歷史與思想》一書奠定史學大師地位,先後被哈佛、耶魯和普林斯頓三所名校延聘為教授,在獲得有人文學諾貝爾獎之稱的「克魯格獎」之後,更是登上學術巔峰。1974年,他當選中央研究院院士,2001年6月榮退普林斯頓大學講座教授。

秦鵬:余英時深入研究中國思想、政治與文化史,貫通古今,在當今學界十分罕見。尤其是思想史和文化史方面的研究,皆扮演開創性的角色,更提出許多發人深思的議題。有人說,學中國史的人必須要讀兩本書,一本是錢穆先生的《國史大綱》,一本是余英時的《歷史與思想》。

Sydney:余英時一生捍衛人權,堅持「任何人不能欺負任何人」信念。更關注中國文化、香港和台灣的命運,出於良知堅決反共,畢生一以貫之。

秦鵬:不過,余英時在大陸是一個獨特的文化現象。中共統治中國大陸之後,對文化的摧殘、人權的打壓,使得余英時非常痛苦。他反共,畢生一以貫之,對中國文化的命運非常關注。2006年獲頒「克魯格獎」,主辦方對他的褒詞中提到,余先生大量著作是文革之後,刺激年輕學者重新發現中國歷史文化豐富性多樣性的源頭。

余英時最大的粉絲 其實在大陸

而因為反共,余英時名列中共黑名單,他的書籍不能在書店上架,卻在大陸的知識界享有極高聲望。

上世紀八十年代,余英時寫的《士與中國文化》,對剛打開改革大門的中國大陸影響深遠。而其它的很多書,包括《歷史與思想》、《余英時回憶錄》等等在大陸黑市,也往往以天價賣出,不僅在知識界,而且對中國的年輕人也產生了深遠影響力。

Sydney:余英時的弟子包括中研院院士王泛森丶黃建興。黃建興在接受台灣《聯合報》採訪時表示,余英時終身堅持自由民主的價值,淡泊名利,晚年鮮少公開露面,但訪客仍絡繹不絕,其中更不乏中國大陸人士登門拜訪,並說:「余英時最大的粉絲,其實在大陸。」

不過他表示,不能透露這些人的名字。

余英時一直關注著中國大陸、台灣和香港人的自由。

中共在「六四」天安門屠殺之後,余英時在美國學術界發起聲援活動,還籌款四萬美金,在《紐約時報》刊登全版廣告支持中國大陸的民主運動。之後,余英時夫婦幫忙大批中國的知識分子與學運領袖逃到美國,在普林斯頓大學的「中國學社」安頓。

秦鵬:余英時也從一開始,就支持港人抗爭。

2019年,他在台灣政治大學以錄影方式演講時表示,香港中學生和大學生是反抗共產黨最強烈的一群,也得到台灣社會的支持;同時他指出中共對台統戰無所不在,他看到部分台灣媒體已幾乎變成《人民日報》的台灣版,如果沒有相當的人文修養,根本看不出共產黨的手法和背後用意。

2018年,在接受台灣媒體《今週刊》專訪時,余英時表示台灣決不能因威嚇利誘,向中共屈服,必須全力保衛民主自由的體制。他認為,在中美貿易戰下,「中國內部矛盾越來越厲害,不要把它(中共)看成千秋萬世不會動搖的,它(中共)一直在為自己掘墳墓」。

「我到哪裡,哪裡就是中國」

Sydney:余英時有一句名言,「我到哪裡,哪裡就是中國」,廣為流傳。

年輕時,他曾經認為「只有中國本土才能安身立命」,但是此後,因為偶然漂泊香港和美國。「六四」事件之後,他堅持反共,終生不再踏入大陸一步。在接受專訪時,他曾說,為什麼非要到某一塊土地才叫中國?「我到哪裡,哪裡就是中國。」

這句話激發了很多人從思想和文化層面,更本質的層面去認識文化的中國,而避免了被中共宣傳中的中國誤導。

那麼,余英時先生自己,是如何闡述這一段話的呢?我們來看一下自由亞洲電台的「觀點」欄目2019年對他的採訪。

Sydney:給我的感覺,他秉承了中國傳統的文化優秀的一面,來作為指導自己的思想和行為,也進一步地認識世界。而學貫中西,則讓他對中國的認識更加深刻,從而也帶來了他對傳統的中國和中共統治下的中國的鮮明差距的本質認識。

秦鵬:是的。一個國家是由領土、政府和人民構成的,這三者不是一回事兒。

剖析自己認識共產主義的過程

在「余英時回憶錄」一書中,他以一章「共產主義與抗日戰爭」,剖析了自己認識共產主義的過程。

童年時期,余英時家鄉安徽潛山發生了中共軍隊「新四軍」綁架三百鄉民,勒索不成,全部屠殺的「二一五事件」。十四歲時,他又親眼目睹族兄遭新四軍殺害的屍體,在心中埋下恐懼的陰影。1949年,他在瀋陽,又耳聞目睹蘇聯紅軍在當地姦淫擄掠,在整個東北激起人民的普遍憤怒。

余英時寫道,「當時左傾的知識人眾口一詞地說:蘇聯已進入共產主義的天堂,它的今天便是中國的明天。蘇軍是從共產主義天堂中來的,但他們的行為竟然如此,這就使我無法對共產主義發生真正的信仰。」他還指出,信仰共產主義者常是出於誤會,而拿共產主義救亡,中國將付出可怕代價。

Sydney:這樣的認識,也和他對中國傳統文化和西方現代價值的認識有關。

他說,「我一開始便認定,『自由』是現代社會和個人所不能或缺的中心價值。」

余英時相信中國既然是一個古老的文明大國,其中必有合情、合理與合乎人性的文化因子,經過調整後,可以與普世價值合流、帶動現代化。他說:「我不能接受一種極端的觀點,認為中國傳統文化只有專制、不平等、壓迫等負面東西。」

秦鵬:嗯,從他的談話和書中,我們都可以看到,他對中國的認識,是客觀、全面和公正的。也因此能夠深刻影響很多人。

余英時還多次到台灣,他認為台灣是保留中國文化最好的地方之一,卻不必以「維持中國正統文化」自居、也不須因怕失去中國正統文化地位而憂心。對於台灣出現的「去中國化」的口號,余英時說,建議政治人物不要在政治領域中談文化,讓它在老百姓的生活中自由滋長創造。

提醒台灣跟中共打交道要有原則 不要怕

他還多次提醒,中華民國政府跟中共打交道要有原則,不要怕中共,要保持民主自由價值觀。

Sydney:他也非常敢言。2013年中國流亡維權人士陳光誠訪台,時任總統馬英九、文化部長龍應台沒有和陳光誠會面,余英時就曾批評這是「畏共、沒出息到極點、很丟臉」。

他還談到,「台灣有很大的心理問題,包括國民黨在內,就是畏共怕共,怕得不得了……;另外一種就是怕台獨,於是就想用對岸來控制台獨。」「這種想法是很自私的想法,說老實話,如果繼續這樣顧忌下去,那最後只有向共產黨投降。如果這樣子,那當初何必跑到台灣來,在南京簽字投降不就完了嗎?」

他指出,中國有歷史以來,哪有朝代像中華民國在台灣一樣,可以依選舉產生自己的總統、國會議員,「這是很了不起的成就」,絕對要加以珍惜。中國共產黨做得到嗎?

秦鵬:愛之深責之切,看得出來,他這才是對台灣真正的愛。而且,他對中共的認識,也是非常地透徹。

香港時事評論員陶傑就說,他的影響不應該只是在學術界,美國的政界、智庫,至少二十年前就應該請他。陶傑認為,和美國很多知識界、智庫所謂「中國通」、「漢學家」相比,余英時最不一樣的是他看得透。

Sydney:不過,值得欣慰的是現在美國、台灣和世界在面對中共的時候,已經醒來了。雖然有一些晚。而余英時先生,不僅為我們留下了著作,還用自己的言行,展現了什麼是真正的「士大夫」氣質、寬厚的胸襟和對年輕一輩的包容,這都是非常寶貴的財富。

秦鵬:是。這也是到今天,包括中國大陸在內的華人,都緬懷余英時先生的原因吧。祝余英時安息,先生千古。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