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晋:中共亡党的时间和方式

中共正在大肆庆祝其党胆战心惊中挨过百年的关口,似乎松了一口气。但跑得了今天跑不了明天,其气数已尽,能残喘到何时呢?一个很有意思的对照是,中共建党日“七一”也是全球退党日,这个日子埋下了亡党在即的最大天机。

确实,如果回顾历史,人类社会再没有一个如此残暴又狡猾的政党,这不是一般的政党,共产党是西来邪灵,乱我中华。它是黑帮加邪教,有史以来尤以侵犯中国人权为最。

百年红祸罄竹难书

部分引用一下美国国会众议员在中共建党百年之际推出的决议中,强调的中共百年人权罪行。

包括:1940年代有2百万到3百万人被中共杀死的“大规模的土地改革运动”。1951年和1952年针对“资本家”和被推翻的中华民国的效忠者所发动的并导致成千上万人被处死或自杀的“三反五反运动”。

毛泽东在1950年代末到1960年代初发动的“大跃进”,“导致有史以来最恶劣的人为灾难之一,毛的农业集体化导致灾难性的饥荒,致使多达2千万到4千万公民饿死”。

毛泽东1966年发起并持续到1976年的十年“文化大革命”,文革期间“任意逮捕、酷刑折磨和处决千百万公民,人数据估计在1百万到3千5百万之间”。

1979年到2015年实行的禁止千百万家庭多生育的“独生子女政策”。

中共军队在1989年6月4日对天安门广场民主抗议运动的镇压和屠杀。

六四镇压后的侵权事件,则包括:从1999年开始,中共在中国及全世界范围对法轮功修炼者发动了大规模镇压。其使用的镇压方法包括:任意拘留、强迫劳动、身体酷刑、未经同意的器官摘取、甚至在某些情况下屠杀。

中共镇压藏人以及中共在新疆地区犯下的反人类罪和种族灭绝罪。

还有对基督教的打压和迫害,以及伸长臂打击异己的海外“猎狐”行动。

中共最近在香港展开打压行动。

当然,中共的百年罪行罄竹难书,不限于此。

历年巨大的上访维权群体,为民维权的维权律师、为民请命敢于发声的公知受打压。去年中共病毒(新冠)大疫从武汉开始爆发后,中共野蛮封城制造人道灾难,还借疫情打压人权,迫害寻求真相者。

如果说文革及之前的历次运动摧毁了中国人民的传统文化和道德根基,六四屠杀就是灭掉了人们希望透过政治清明回复正常社会的星火,自始全民向钱看,党国大员引领全社会腐烂。90年代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的出现,客观上是重建中华正统文化和重塑国民道德的回归,但惨被中共持续镇压逾20年,以致中国社会正气不彰,戾气急升,人人互害。

中共当权者以维稳政权为重,与民为敌,挑动“群众斗群众”。如今全民受监控,新闻媒体姓党,思想言论自由受限,其实就是全民受迫害,轻重程度不同而已。

就如参与提出中共百年罪恶议案的美国议员说:从最开始,残暴对待本国民众就被牢牢嵌入了中共的核心DNA。“期盼著中共不再存在的那一天。”

中共一边是腐败入骨,打压人权,制造天怒人怨,积累重重败亡因素,一边近年却在国际上空前扩张,透过“一带一路”染指和浸透沿线国家,大撒币拉拢穷国,扩大在国际组织中的话语权,同时掀起南海争端,打压台湾,大搞疫苗外交,主动出击的中共“恶狼外交”臭名远播,引发国际社会强烈反弹。因为隐瞒疫情中共也正受国际追责,它则继续封堵真相。

许多人问,这样一个党,这样一个红朝恶政,为什么还不倒台呢?天理何在?

是的,但如今它的劫数已近。套用一句宣示与物极必反同理的“上天欲其灭亡,必先令其疯狂。”如是这般。

以下我们重点谈下中共倒台的预言,亡党的时间和方式。

关于亡党的时间

在中共灭亡的事实到来之前,如果找回中国人传统中对天理的笃信,人们就会心安,相信一切自有安排。预言,其实是自古以来探究未来的基本办法。

从中国朝代更替的历史看,对于政权灭亡的预言,当时人们多不以为然。古已有之的一些教训,或可提供启示。

《史记・秦始皇本纪》中记载:秦始皇得神秘预言“亡秦者胡”,以为“胡”即胡人,于是大举修筑长城以绝亡秦之患,但结果秦始皇想不到,在其子胡亥继位后,反秦起义四起,秦朝灭亡。“亡秦者胡”,胡者胡亥也,预言成真。

《秦始皇本纪》记述的另一则涉及变天的预言是:秦始皇死前,天降大陨石,上书“始皇死而地分”。这句话就是谶语,结果秦始皇死了后,被他灭亡的六国就纷纷复国,割据自己的土地。

《元史》中记述:在元朝至正年间,黄河洪水泛滥。民间有童谣说“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后官方在修河道的时候,挖出一个独眼石人,上书的就是“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随后农民起义全面爆发。

关于一个政权灭亡的时间,历史上还有很多有名的预言,如《马前课》、《推背图》、《梅花诗》,无一不是婉言曲语示之,个中内涵虽历经千年推敲而不衰。但这些预言触及的时间,或到近代嘎然而止,或似乎不再准确,这当中有更深的天机:时间的延展是上天的安排,给予世间政权兴亡的理仍然是共通的,不在此时,就在彼时,相差无几。

对于中共的倒台,有识之士时常会引用苏共的败亡。有中共高官最近则宣称,中共“不是又一个苏共”。但无可辩驳的事实是,在苏共解体发生一刻,众多研究苏共的东西方学者都没能反应过来。这里要证实的并非指中共和苏共是同一样的东西,而是世间常理:人算不如天算。中共说的不算。

到今天,中共解体前的迹象显现已久,对照历史上每一个王朝灭亡前的腐败无极和天怒人怨,那空有强大的假象下暗流汹涌、民心思变的实质,正和今天相类似。

红不过三代。最近中共建党百年的官方宣传中,俨然定位习近平是继毛泽东、邓小平之后的第三代领导人,中间卡位者并非红二代,当是无足轻重的过渡。如今习近平被民间称为“总加速师”,其作为将会引中共进入张牙舞爪最狂妄的巅峰状态重重摔下。彼时,红潮尤如上到浪高的最顶,一瞬间消退。

新一轮的政权更替,天象其实在本世纪一开始就已显现。2002年6月,贵州省平塘县惊现“亡共石”(“藏字石”):在距今2.7亿年左右的二叠统栖霞组深灰色岩中,天然形成的“中国共产党亡”六个横排大字浮雕般突出于石面。中共官媒也纷纷报导此事,只是不敢提最后一个“亡”字。

被视为世界地质奇观的“藏字石”也叫“亡党石”,“中国共产党亡”六个横排大字浮雕般突出于石面。(网络截图)

这一惊天大新闻一直在网络和坊间流传,不少人坚信冥冥中自有天意,只待时日揭晓。

“亡共石”是迄今为止展示中共灭亡的最精确、无可辩驳的预言。这个时间很可能前后随时,但不到亡党之日,不信者仍会视之为玩笑。

关于亡党的方式

拥有强大的国家机器,又精于维稳的中共,将会以何方式倒台?

有些长期受中共打压的同胞,或许希望拿枪干掉当权者。但上天选择以何种方式消灭中共,不以人的意愿为转移。世界文明发展至近代,暴力革命这种中共起家用过的方式,已难以成为解决中国问题的好办法。即使因腐败生起民众起义或军阀混战,暴力产生的政权也不会成为理想国。况且,如今长年党文化奴性教育加上高压维稳之下,民间革命难以成形并撼动中共。

由中共体制内推动的政治改良已证实是不可行的,因为真要改革就是要中共的命。

让中共领导人自己和平转型的希望也已经破灭,而这本来是最佳方式。已故中共太子党罗宇,生前就多次呼吁当政者结束中共的一党专制,建立民主政体,当中包括解除报禁、党禁和解决造成“文革”、“六四”、“法轮功”等遗留问题的宪政缺失,以及开放选举等等。

北京的掌权者压根没听罗宇的,走了另一条路,向左转并且还一路狂奔。

另外,仍然有些海外民运人士寄望于中共高层有人搞政变,以这一派整倒那一派。当然,中共内斗加剧必然会是败坏的政权倒台的催化剂。但由于多年党文化浸淫,以及逆淘汰的上位机制,能够高升到中央高层的都是成妖成精者,品性难有良善,阴暗小人为主,以致如今官场一片颂习声,毫无清明之气。这样的官场,还要期望有人有心有胆搞政变?况且,不解体中共,哪一派上台也是换汤不换药。

过去我们曾对中共高层中谁去亡党的人物比较看重,现在不应去抱想像。

然而人们时常容易浮于表面看世界变局,忽视了精神的力量。

中共的灭亡,必须有天时、地利、人和。天时就是天象,天象带动世间变化,但需要人心的呼应和行动。

说到人心,连共产党的党魁也知道人心向背,但其是靠强制、欺骗的方式收买人心,而真正的人心所向,来自神性觉醒,来自对共产邪灵的唾弃,并实质上带来海啸般的威力。

留意到过去近17年间,一场席卷中国乃至全球的精神觉醒运动,起到了任何其它办法都无法办到的、摧枯拉朽地解体中共的作用,客观上为推动中国巨变创造了条件,这就是已经无处不在的“退出共产党”运动,或称“三退”(退出党、团、队)。

自2004年底《九评共产党》一书发行后,引发强烈的退出中共效应。无论是中国大陆乡村田间、城市街头、亲友聚会,还是海外旅游景点,还有越洋无界的网络,直抵偏僻山区的电话,全球的“三退”义工们,不辞劳苦,为入过党、团、队的中国人办理真名或化名“三退”,退出者上至高官,下至普通百姓。即便这两年中共病毒大疫横行,也无阻义工们以灵活方式继续推动“三退”浪潮。大纪元退党网站显示,至2021年6月30日,已有超过三亿七千九百万人声明“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而7月1日,就是“全球退党日”,这很对中共的胃口。

在很早的时候,有人对“三退”运动不以为然,更有人质疑化名退党有何实际意义?但如今不可轻视,因为人们越来越相信,共产党很快就要灭亡,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谁先醒觉谁得平安。

中共党国大员亲属移民海外,众多官商各界有能力的人,纷纷在海外留有后路,这已不是秘密。笔者相信,因为越是处于顶层的官员掌握的资讯越多、越快、越全,他们早已做好多手保险和准备,比如,他们或透过可信的亲友,也可能接过“三退”义工的电话,以安全的方式参与了蕴含天意的“三退”运动。他们为自己留后路的同时,也会在恰当的时机起解体中共的关键作用。

海外法轮功学员声援三退大潮。(大纪元)

回顾明慧网和各海外独立中文媒体的“三退”一线报导,中国社会各阶层,包括中共体制内高官,确有大批人已化名“三退”,身在曹营心在汉。中共宣称到今年6月已有9514.8万名党员,这当中有多少事实上已“三退”保命?中共要了数字,但要不了人心。除却寥寥无几的死守中共之徒,那些为了利益加入并继续卖命者,一旦有事,也会四散而去。近年原来被洗脑的小粉红们,也有越来越多的人能够清醒过来。这也是为什么中共现在不断要求加强对年轻人的红色洗脑,强化灌输中共假历史。但于事无补,世界潮流是开放而不是封锁,中共堵不住真相的传播,年轻人最终会识破红朝谎言。

故此,别看有些人现在还在党务的各个岗位,表面上还在做着共产党的工作,讲著党话,实际上人心已变,已不再是其党的人,换言之,这个党已非其党,一旦时局有合适的触点,人们顷刻会现身正义阵营。中共历来将意识形态洗脑放在极端重要位置,但却会溃败于此。而最后令中共倒台的直接事件,很可能只是国内一件看似非常小的事,由此引发的大波澜。

当然,中共的倒台也会与国际大环境的变化有关。与国际社会真正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同步,世界反共战线正在建立、扩大和延伸。中共对世界各国的政治、经济、军事、科技的威胁和扩张正面临狙击,中共迫害本国人权也正受到前所未有的世界性谴责和制裁,特别是中共病毒溯源和追责对中共是巨大危险,一旦证实病毒来自中共的实验室,将成为中共垮台的外部肇因。

而本文前边提及的美国国会众议院两党议员在中共建党百年之际推出的决议,不但谴责中共百年来不断践踏人权,同时期盼中共不再存在的那一天。这是世界反共力量逼近解体中共的最新动向。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