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李宇轩聆讯三疑点 美国加州男囚送女监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4月08日讯】大家好,欢迎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今天是美东时间4月7日,星期三;亚洲时间是4月8日,星期四。

今天焦点:李宇轩聆讯,三疑点一怪异;831案开审,黎智英等认罪;岑子杰神采飞扬,监房锁不住价值;战狼令人厌,惠恕仁不受霸凌;男囚被送入女监,美左怎收场?亨特发布回忆录,私生子消失。

60秒看世界

中共7日加大了骚扰台湾的力度,一天内7度闯入台湾防空区。与此同时,美军针对中共也有动作,导逐舰麦凯恩号例行通过台湾海峡。台湾外长吴钊燮表示,如果中共发动袭击,台湾将会奋战到底。台湾国防部宣布,将进行“汉光演习”,模拟敌方攻击。

《福布斯》6日发布最新的全球富豪榜。川普(特朗普)名列第1,299位,他现在的净资产大约是24亿美元,比就任总统第一年时的资产少了近32%。

缅甸政变军方7日再次对群众开枪,至少造成13人死亡,多人受伤。缅甸援助政治犯协会统计,军方发动政变至今,已经有581人被军警击毙,其中包括几十名孩童。

北纬38度指出,6日拍到了朝鲜咸镜南道新浦造船厂的卫星照片,其中显示原本用于协助试射的驳船出现异动迹象。此举可能是准备日后的试射或设置某种装备。

力量没有年龄限制,美国一位78岁的老奶奶曾经胖到上楼梯都会上气不接下气,现在却成为一名举重冠军。她拥有不同年龄段19项力量举的世界纪录,而且这个数字可能还会增长。

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肆虐,南美巴西大国6日单日死亡人数飙高到4,195人。专家形容巴西现在的状况已经是“核灾”等级,可能最快在下周,就会超越美国的平均单日死亡人数,而且死亡总数也可能很快超越美国。

截止到美东时间4月7日下午2点,全球新增确诊中共病毒人数61万0852人,总确诊人数达到了1亿3,343万8,115人,死亡总数是289万3,399人。

下面进入今天的话题。

香港今天审理了两宗案子,疑点不少,也都很怪异。官派律师被记者追问的张嘴结舌,不敢回答问题。尽管面对中共和港府的疯狂打压,香港人的精神没有垮,他们在勇敢地面对着未来的一切。中共搞不定香港,更搞不定帕劳总统惠恕仁,他说尤其不接受中共的霸凌。

美国民主党左派被囚犯狠狠地抽脸了,男囚犯要求被转到女监,跟女性犯人生活在一起。在二百五十多名提出要求的犯人中,已经有4人被送去了女监。下一步需要关注民主党左派怎么吞下自己吐出的东西。

李宇轩聆讯 三大疑点无解

今天(7日)是12港人之一、“香港故事”成员李宇轩被聆讯的日子。今年30岁的李宇轩被指控“串谋勾结外国或境外势力、串谋协助罪犯和无牌管有弹药”三宗罪名,林郑当局指定的法官、总裁判官苏惠德负责在西九龙法院审理这桩案子。

今天的聆讯,出现三个大的疑点。三大疑点是律师的身份令人质疑,李宇轩为何被关在精神病院和她的妹妹为何突然关闭关注哥哥的推特专页。

先说第一个疑点,就是律师的身份。今天李宇轩的律师是陈天立,他是受大律师罗达雄的指示来代表李宇轩辩护。不过大律师罗达雄并不是李宇轩家属委托的,而是官方指定的律师。

开庭前,记者询问陈天立的姓名,陈天立表示聆讯结束后,会跟记者交换名片。但是散庭后,陈天立又拒绝透露姓名,只表示自己来自欧阳陈何律师事务楼。有记者直接问他是不是陈天立,他点头承认。

记者连番追问,他是如何接手这桩案子的,陈天立拒绝回应。记者问他有没有和李宇轩的家属沟通,他声称“当事人不想透露任何讯息”。记者问他怎么看待自己“官派律师”的身份,陈天立则表示自己“绝对不是官派律师,因为自己知道”。

有记者问他是受谁的委托,怎么接触到的李宇轩,如何收律师费,陈天立不断说“我都好难做,不要逼我,逼我也没有用”。

从陈天立的表现和回应记者提问来看,相信大家能判断出他是不是官方指定的律师。

第二个疑点就是李宇轩为何被关在精神病院。今天是李宇轩从中国大陆遣返香港后的第一次露面,早前他已经在大陆服刑期满。回到香港后,他一直被关押在小榄精神病治疗中心。

李宇轩今天穿了一件白色T恤衫,带着黑框眼镜,手里拿着文件步入被告席,腰杆挺得很直。旁听席有人向他挥手,跟他打招呼,他也不时地望向旁听席。当司法人员读出案情时,李宇轩多次点头。在被问到是否明白三项控罪时,他逐一地表示“明白”。看上去,精神状态不错。

在聆讯结束,陈天立和另一名律师从法庭出来后,大批记者包围他追问。记者问他,李宇轩看起来精神很好,为什么还要被关在小榄精神病治疗中心,作为代表律师有没有提出过抗议,陈天立一概没有回答。

随后在警察和保安的干预下,两人乘坐私家车匆匆离开了,车头上印有“香港律师会”的标志。

第三个疑点是出现在李宇轩的妹妹身上。同样在今天(7日),李宇轩开庭前大约2个小时,他的妹妹Beatrice在推特专页“安迪失踪了”发文,感激大众7个月来的支持。

Beatrice同时表示,由于案件已经进入了司法程序,已经接触到兄长,将不再回答任何有关李宇轩的问题,关闭这个推特专页。

“安迪失踪了”是Beatrice早前为关注李宇轩,专门开设的推特专页。在香港十二人被抓,并被关押在中国大陆后,李宇轩一直是处于失联状态,外界无法得知他的任何情况。

为此,Beatrice在推特上开设专页,希望大众都来关注哥哥的情况。Beatrice现在突然关闭这个专页,这个举动是很奇怪的。因为李宇轩并没有恢复自由,仍然被关押在精神病院。这不能不让人怀疑,李宇轩的家属是不是受到了当局的威胁呢?

聆讯普通市民 当局如此怪异

其实今天(7日)李宇轩的聆讯,还有一个相当怪异的地方,就是当局戒备森严,如临大敌。

在法庭外,警方完全是处于高度戒备状态。当局派出了大量的冲锋队员在法院一带巡逻,这些人当中,部分警察还穿上了防弹衣,端著MP5冲锋枪或者是雷明登霰弹枪。

在中午时分,至少16辆摩托车和多辆警车在押解李宇轩的警车前面开路,现场还拉起了封锁线。

聆讯结束后,押解李宇轩的惩教署警车更是一反以往的做法。没有按照正常行驶向左转,而是向右转、逆行经过法院门口,然后上了高速公路。前后都有冲锋队警车护送,车上的警察都是全副武装。

这种场面其实并不多见,通常只有习近平等中共巨头出现,当局才会这么兴师动众。而李宇轩只是一个普通的香港市民,当局对一个普通市民聆讯,竟然安排了这么大的排场,实在令人有些不解。

中共和港府的神经绷得这么紧,究竟是在怕什么?还是另有其它目的?是不是在藉李宇轩的案子,做给香港市民看呢?试图让香港市民产生寒蝉效应呢?习总不是有“四个自信”吗?如果真的有一丁点自信,至于怕得要死吗?

黎智英等人认罪 李卓人:没做错

今天(7日)香港还有一件事,香港法院对参与8.31反送中游行的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支联会主席李卓人和民主党前主席杨森一同开庭。法官还是前几天审理“香港七老”的官方指定法官胡雅文。

对当局指控的“明知而参与非法集结罪”,三人都当庭表示认罪。不过李卓人虽然承认控罪,但是他说“我认罪,但我没做错,历史将判我们无罪”。随后李卓人和杨森继续被保释,黎智英则继续被关押。

李卓人的这句话,听起来相当令人感动,也道明一个道理。中共和港府为了统治,不允许人们上街游行。但是历史的责任,促使著这些有公义、有担当的民主人士仍然要继续抗争。这就是“认罪、但没做错”,错的是中共和林郑当局。

2019年的8月31日,民间人权阵线原本申请在当天举办“人大8.31落闸五周年游行”。计划是从中环遮打道举行集会后,一路游行到位于西环的中联办。不过申请遭到警方反对,民阵随即取消了行动。

但有网民在当天发起了另一场活动,“十万基督徒为香港罪人祈祷大游行”。警方表示宗教活动不需要批准,但30人以上的游行仍需要警方发出“不反对通知书”。换句话说,警方还是在变相反对这个活动。

但这项活动仍然如期举办,并且演变成了港岛北部上环地铁站到天后站的环回游行。警方指控三人明知违反“公安条例”,仍参加游行,并且“严重阻塞”交通。

不过警方却不敢承认另一件事,就是在当天,警方在太子地铁站打死人。大家应该没有忘记“7.21不见人,8.31打死人”。

7.21不见人,是说2019年7月21日晚上,一群白衣人在元朗地铁站残暴攻击殴打回家的香港市民,几十人被严重打伤。本来只有5分钟的路程,警察却在市民报警半个多小时后才到场,而且态度相当傲慢。市民怀疑警黑勾结,雇凶打人。

如果7.21是警察雇凶打人,那么一个多月后的8月31日,就是警察直接上手了。当天香港市民游行后,警察再次攻击和平民众,引发了警民冲突。

警方发射了241枚催泪弹、92发橡胶子弹、10发海绵弹和1枚布袋弹。后来警察封闭了太子地铁站,冲入车箱内暴打市民和乘客。有传闻指控警察打死了几个人。这就是“8.31打死人”的由来。

今天开庭的这桩案子,是当局指控反送中运动四宗“非法游行”的第二桩。第一桩是4月1日对“香港七老”的审判,指控香港最资深大律师李柱铭、资深大律师吴霭仪、何俊仁等民主人士参加8.18维园“流水式集会”。这两桩案子都将在4月16日宣判。

此外还有两桩案子,都牵涉到黎智英、李卓人和杨森三人。一个是将在5月审讯的2019年10月1日游行案,另一个是6月11日将要审讯的2020年“六四”维园集会。

我们无法预测这些民主人士将要面对的情况,但在中共暴政和林郑当局打压之下,实在不容乐观。

岑子杰:监房能锁身体 锁不住价值

在“香港七老”被庭审当天,我在节目中引用了大律师何俊仁的话,“当社会越来越不公义的时候,公义的人就会在狱中。”今天(7日),正在被关押中的前民阵召集人岑子杰,也说出了类似的话。

今天一早,前立法会议员邵家臻和社民连的吴文远去探望了岑子杰。邵家臻随后在Facebook上PO文表示,岑子杰显得“神采飞扬”,对下星期一的庭审充满了期待。不过邵家臻指出,岑子杰“不一定是对司法公正有期待,而是对自己没有做错有信心”。

在短暂的15分钟探监中,岑子杰说得最多的就是“价值”两个字。他表示去和留都不是问题,参选不参选也不是问题,问题是如何实践自身的价值。他说“政权可以消灭身体,但不能消灭价值”;“监房锁得住身体,但锁不住价值。”

价值,这就是香港人不屈不挠的精神所在。为了实现价值,即使面对中共的红色恐怖,香港人也永远不会屈服。

战狼外交讨厌 惠恕仁不满意

大家还记得前几天访问台湾的帕劳总统惠恕仁吧?本月初他结束了台湾之行,昨天(6日)接受了法新社的专访。帕劳,台湾称这个国家叫帛琉,是台湾的15个邦交国之一。这个太平洋岛国的人口只有2万1,000人左右,面积还不及中国大陆的一个乡镇大。

但大家不要小看这个小国,他们的总统惠恕仁却相当有骨气。他表示哪怕台湾只剩下帕劳一个邦交国,帕劳也会“力挺台湾,因为台湾从一开始就站在我们这一边”。

今年52岁的惠恕仁,去年击败了亲共的对手,成功当选帕劳总统,是太平洋岛国中最直言不讳反共的领导人。他的这种态度,是在与中共官员互动,以及中共领导人习近平今年采取的更具有威胁性、侵略性的立场给造成的。

他透露,在去年大选期间,大概接到了中共的16通电话。还有一次与中共官员开会,中共官员劈头就说,“你们现在所作所为是非法的,必须停止。”对中共官员的语气,惠恕仁相当不满意。

中共官员的语气,其实就是我们经常说的中共咄咄逼人的战狼外交。但惠恕仁作为一国总统,他的说法并没有那么尖锐。但谁都能听得出来,这实际就是在暗指中共的战狼外交。而战狼外交,是习近平近些年给中共外交人员的要求。我们在以前的节目中曾提到过,这里不赘述。

惠恕仁告诉法新社,帕劳不会被任何人决定未来,不接受任何国家的霸凌,“尤其是中共”。“就算最后只剩我们和台湾站在一起,我们也不会改变立场。”“我们要和谁做朋友,由不得别人命令我们。”“台湾是个自由的国家。他们是民主政体,应该予以尊重。身为外交盟国,绝不能将他们抛弃门外。”

惠恕仁说,台湾1999年和帕劳建立关系,双方不仅仅是友邦而已。两国的原住民同属南岛语系,“我们有相同文化和历史。”中共企图打压孤立台湾,只会让国际社会更同情台湾。

中共总是对外自吹大国,现在让一个小国狠狠地抽了一下脸。接下来我们把目光转向美国,这边民主党左派被监狱囚犯给抽脸了。

255名男囚“要去女监” 4人已经转走

加州惩教与康复部昨天(6日)告诉《每日电讯新闻基金会》,从一月份以来,有261名加州监狱的囚犯提出要求,要转移到符合其性别身份监狱,其中255名囚犯要求转移到女子监狱。

今年1月,民主党加州州长纽森签署了S.B.132法案。这项法案要求加州惩教与康复部,明确每一个被监管人的代名词、他们的性别认同,以及他们是否被认定为变性人、非二元人或双性人。

纽森生效的这个法律规定,如果个人拒绝提供这些信息,惩教与康复部不能对他进行纪律处分,允许以后更新信息。并且还要求工作人员,要使用个人要求的性别代词。同时还要求惩教与康复部,要“根据个人喜好,指定为男性或女性的惩戒设施”,然后进行安置。

也就是说,纽森要求惩教与康复部,要根据犯人自己的要求,给他们送到不同的监狱。犯人说自己是男人,那就送到男子监狱;犯人如果说自己是女人,那就要送到女子监狱。

任何一个有一点正常人伦观念的人都知道,这纯粹是民主党左派在败坏人伦道德,狗戴嚼子——胡勒。但就这种东西,不仅是加州有,康尼狄格州和马萨诸塞州也通过了类似的立法。

惩教与康复部表示,自从纽森生效了这部法律,已经有261名囚犯要求转到“基于性别的住房”。其中绝大多数是要求转到女性监狱,只有6名囚犯没有要求去女子监狱。

副新闻秘书特里告诉《每日电讯新闻基金会》,对这些奇葩怪异的要求,惩教与康复部都没有拒绝。而且批准了其中21项请求,甚至已经将4名囚犯转移到了乔其利亚中部的女子监狱。

只要不是脑子进水了,都能想到后面会发生什么。民主党左派们也是一样,他们会知道后面将要发生什么,但他们就是执意这么干。

乔其利亚监狱的囚犯告诉《洛杉矶时报》,“男人来了”,囚犯们应该预料到会有性暴力。

41岁的托米凯‧约翰逊说,“如果我们认为现在很糟糕,那请为最坏的情况做好准备。这是脱缰的野马,它将是跳跃的。”“他们说,我们需要一个类似于产房的设施。他们说,我们将建立一个囚犯计划,使囚犯成为保姆”。

昨天在说到拜登准备重新启动美墨边境墙建设时,我举了一个例子。因为这给我的感觉,就像是小猫在咳出吃下去的东西后,又有滋有味地吃下去。

我们倒是要看看,民主党左派下面怎么做,他们会不会把自己咳出的东西再美滋滋地吞下去?如果不吞下去,他们继续这么胡作非为,会不会真的在监狱里设置产房?会不会安排一些囚犯成为保姆?会不会在监狱里开设幼儿园?

亨特推回忆录 私生子消失了

昨天(6日),亨特推出了他的回忆录《美丽的事务》。不过《每日电讯报》指出,其中有几个争议性的话题被隐藏了。特别是他说自己有四个孩子,没有提到与脱衣舞娘生的那个孩子。

亨特在回忆录的开头写道,“我是一个51岁的父亲,有三个漂亮的女儿,两个在读大学,一个去年从法学院毕业,现在还有一个一岁的儿子。”

亨特提到的三个女儿,都是他与前妻凯瑟琳生的。这个一岁的儿子,是他与现任妻子梅丽莎‧科恩生的。

但是《每日电讯报》指出,在这期间,亨特还与阿肯色州的脱衣舞女伦登‧罗伯茨生了一个孩子。罗伯茨在2019年曾起诉亨特,说他是孩子的父亲。

有意思的是,去年3月,经过DNA检测后,确实证实了亨特就是孩子的父亲。过了几个月,亨特与罗伯茨达成了和解。当时处理这个案件的法官曾斥责亨特,多次试图拖延诉讼。

在亨特的272页回忆录中,只在第231页间接地提到了罗伯茨,但也没有称呼她的名字。亨特写道,“这就是为什么,我后来会在法庭上挑战阿肯色州的那个女人。她在2018年生了一个孩子,声称孩子是我的,我对我们的相遇没有印象。我和任何人的联系就是这么少。我真是一团糟,但我已经对这个事负责了。”

不过这个孩子并不是亨特忽略的唯一一个丑闻。在书中,亨特没有提司法部对他悬而未决的调查,也没有提到他与中共军方有关系的华信能源公司工作的事情。

亨特简单地提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也就是2019年他丢在维修店的笔记本电脑。他在结尾部分写道,包括朱利安尼在内的几名川普支持者“声称拥有一台笔记本电脑,记录了过去三年我陷入毒瘾的害人细节”。

这个亨特,简直是要拜登命来的。他爹越不希望丑闻曝光,亨特越是折腾没完,可劲儿地抖搂自己那点事。其实有很多事,就算是隐瞒,人们迟早也会知道真相。

中共搜集民众资讯 新疆模式要铺开

最后再跟大家分享一位网友的来信。在中午吃饭的时候,大陆的这位网友在邮件中告诉我,“新疆治理模式恐向内地大城市铺开”,希望我尽快把这个消息传播出去。

这位朋友是在深圳打工的底层人士,他发现中共频频强行收集民众个人信息。他有2个小孩在深圳读书。一个小学,一个幼儿园。交个伙食费不像以前那样直接打款了,而是要通过老师提供的一款软件交费,注册时要求填写真实姓名和电话号码。

更让网友不放心的是,从今年开始,公安局向老师们提出要求,让家长们下载一个App,是政府安排的学习内容。

网友表示,学校强迫家长要下载安装,天天在群里催促家长们晒截图。还威逼学生催促家长尽快完成,不然学生就会很麻烦。如果不配合,就惩罚学生抄写作业,恐吓学生不给放清明假,用这些来要挟家长们就范。

最近又来了个“国家反诈App”,要求全员下载学习。但网友指出,这个App实质上根本不是为了增强民众防骗知识,而是借这个之名,收集每一位公民的个人隐私。注册过程需要登记身份证信息和手机号码,“最恐怖的是还有扫脸收集”。

网友质问,学习防诈骗知识有这么强逼的吗?还要登记所有公民信息加扫脸?

就在那几天后,网友打工的工厂也开始要求员工安装“国家反诈App”。工厂负责人按照公安的要求,在车间里放了一张纸,上面有二维码,要求每个人扫码安装注册,第二天还要清点注册人数。

网友分析认为,中共这么强行收集个人信息,是要把新疆模式推广到内地,对每个民众进行全方位的实时监控。他说“习包子越来越疯狂,简直想把地球都管起来”!但自己“是个普通人,不想自己生活在裸奔的环境中”。

那是,谁愿意在别人的监视下生活呢?别说是裸奔,简直是透明的。中共的控制欲就这么强,它就要把每一个人都牢牢地抓在手心,方便它的强权统治。这就是魔鬼的思维,这怎么可能呢?就像前面岑子杰说的,你控制得住人们的身体,你还能控制住人们的思想吗?中共就是这么神经错乱。

我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调一个问题,现在需要每一个人都赶紧醒悟,认清中共的魔鬼本质。从内心深处与这个魔鬼划清界线,真正地唾弃它、远离它,退出曾经加入过的任何中共组织。

其实,现在的整个世界都是处在共产魔鬼的统治之下了,美国和其它西方国家也是一样,就像前面提到的美国民主党左派搞得那些东西,都是共产邪恶在作祟。

只不过有人认识到了这一点,有人意识不到,还以为这种社会潮流是好的,但实际已经非常可怕了,神佛不会允许人类这么胡折腾下去的,人不治天治。当全球都清除了共产邪恶因素,这个世界才会真正地好起来。

现在东西方的共产邪恶因素都非常猖獗,但这也许就是它们的回光返照,否极泰来的时间可能不远了。

以上就是今天的节目内容。如果您喜欢《新闻看点》,请别忘记点赞订阅,并尽可能帮我们把这个频道转发出去。真相,对每一个人都至关重要。

大家是否注意过,凡是搞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地方,都伴随着战乱、饥荒、大规模的侵犯人权,人们的生活都非常艰难困苦。无论是在中共统治区、越共统治区还是柬共统治区,都有很多人冒死逃离。期间的惊险令人唏嘘。

在今天的优乐客会员区,跟您分享一位从越共统治下逃亡的男子的经历。欢迎大家到优乐客会员区了解更多。

好的,感谢您的收看,再会。

新闻看点》制作组

(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