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江青墓开放 菲律宾强硬呛中共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4月06日讯】大家好,欢迎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今天是美东时间4月5日,星期一;亚洲时间是4月6日,星期二。

今日焦点:江青墓对外开放,禁祭拜赵紫阳;菲国呛擦枪走火,美中现新对抗点;杜特尔特借力打力,习近平将大撒币?未核实打错疫苗,港府称事主同意;强打疫苗六大疑问,独立记者原来是央视主播?

60秒看世界

4月5日,联邦最高法院撤销了第二巡回上诉法院对川普(特朗普)的有罪判决。川普任总统期间,曾将在推特上谩骂他的7个人拉黑。这7人后来把川普告上法院,控诉川普违反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

日本外相茂木敏充5日打电话给王毅,表达了罕见的“强烈担忧”。他要求中共停止入侵争议海域,呼吁改善维吾尔人的人权条件,停止对香港的镇压。

4月5日,普京为自己连任扫清了障碍。他签署法令,赋予现任国家元首再次寻求连任两届的权利。按照刚通过的法律,普京在2024年任期结束时,可以继续参加总统选举。如果连续获胜,则有可能连任至2036年。

热带风暴“塞罗哈”侵袭印尼和周边地区,掀起6米高的海浪。当地官员4月5日表示,塞罗哈引发的洪灾已造成印尼东南部、东帝汶一系列岛屿至少160人丧命,许多人下落不明,还有数千人流离失所。

云南瑞丽确诊病例在持续增加。4月5日,瑞丽三个地区被调整为高风险区,另有6个中风险区。当局宣布,从6日上午8点开始,瑞丽市城区进行第二轮全员核酸检测。

截止到美东时间4月5日下午2点,全球新增确诊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人数56万4,810人,总确诊人数达到了1亿3,228万4,949人,死亡总数是287万1,146人。

下面进入今天的话题。

中共再出怪事,江青墓对外开放,却禁止人们祭拜赵紫阳;菲律宾针对中共先发出“擦枪走火”的警告,随后口风又表示不会引发战争,中菲之间会发生什么呢?中共强制百姓接种国产疫苗,而香港却出现打错疫苗的怪现象。

江青墓开放 禁拜赵紫阳

昨天(4日)是清明节,很多人都趁著周末去扫墓。但是人们却发现一个怪现象,习近平当局开放了江青墓地,却封锁了赵紫阳的墓地。

大陆作家高伐林在昨天(4日)的推文中表示,收到了一个帖子,说京城出现“怪事”。官方现在放任人们去祭奠江青,而祭奠赵紫阳却被重重设卡,严禁任何人靠近。

今天(5日),前中共党校教授蔡霞转推了一位大陆网友的帖子,也表示赵紫阳墓不许人们祭奠,江青墓祭奠却对人们开放。

帖子中表示,去北京昌平天寿陵园扫墓,顺便去拜望赵紫阳。没想到许多绿植堆满了台阶,下边还拦上了挡板,看不出有上去的路。想从侧面迂回绕过去,却遭到警察和便衣的拦截,说是“前边修工程不得入内”。

当说明是去给赵紫阳献花时,防护人员却态度蛮横,“除非他家人来或他们打电话来,否则任何人不准进入”。而且“完全没有理由”。

赵紫阳是中共的前领导人,是中国改革开放的主要推手之一。他主持了八十年代后期的政治体制改革,平息了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左倾运动。因为1989年反对中共武力镇压学生和市民,被邓小平罢黜下台。随后一直处于软禁状态,直到病逝。

江青是毛泽东的第四任妻子,毛泽东是她的第三任丈夫。在毛泽东发动的文化大革命期间,江青被认为是忠实执行毛泽东旨意的“四人帮”之首。在毛泽东死后不久,她与张春桥、王洪文、姚文元一同被抓,并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后来又减刑、改判无期徒刑。1991年,江青自杀身亡。

网民“余心所善”引用了一句文革时期的话,“亲不亲,阶级分。习总学得很到位,江青及毛左是他的朋友,紫阳及政改则是他的敌人。”

另一位叫希尔人的网民说,“是因为习泽东想搞文革,所以放任五毛去纪念江青。习泽东要铁了心开倒车,所以反对赵紫阳这类改良派,更不可能让人去纪念赵紫阳和胡耀邦。”

当局不仅不允许人们祭奠赵紫阳,而且当局已经通知赵紫阳的家属,必须限期之前搬离富强胡同6号。据了解,这个赵紫阳生前居住了16年的四合院,目前主要是赵紫阳的女儿王雁南一家的居所。

独立媒体人高瑜引述消息表示,目前赵家每个房间都在装箱和打包。但估计在7月1日之前搬走的可能性不大。高瑜对自由亚洲表示,中共100周年之前“把一个前党总书记弄得扫地出门,也不是一件脸上有光的事”。

八九学运领袖季风认为,习近平当局让赵紫阳家属搬离富强胡同,是在免除他的后顾之忧。因为富强胡同已经成了人们祭奠赵紫阳的地点。中共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就逼着赵紫阳家人搬走,就跟林昭墓是一个道理。

蔡霞在推文中写道:中共当局怕谁、推崇谁一目了然。

可能“擦枪走火” 菲国强硬呛中共

今天(5日)上午,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的法律顾问帕内若向中共发出了最强硬的警告。南海有数以百计的中国船只“入侵”菲律宾海域,已经使中菲两国的关系紧绷,可能会造成“擦枪走火”。

帕内若表示,中共违反国际法并侵犯菲律宾的主权,菲国不会被中共“捐赠中共病毒疫苗”的行动蒙蔽。中国船只长期出现在菲律宾专属经济海域,“可能引发两国都不愿发生的擦枪走火”。双方“可以就共同关切的议题和双边利益进行协商,但别搞错,我们的主权不容谈判。”

随后不久,杜特尔特的发言人罗奎在一场记者会上呼应了帕内若的强硬。他说“对于我国领土或专属经济海域,我们一吋也不会让。”

同一天,菲律宾外交部也表示,只要中国船只停留在牛轭礁附近海域一天,菲国就会向北京提出外交抗议。因为这些船只“公然侵犯”菲律宾的管辖范围。

无论是帕内若、罗奎还是菲律宾外交部,他们的语气都很强硬,这在杜特尔特上任以来是极为罕见的。所以菲律宾抛出这些强硬的说法后,立刻引起了外界侧目。

不过当天(5日)下午,罗奎又发出了一份声明,语气上有了一些变化。罗奎在声明中表示,杜特尔特希望两国的友好关系可以化解纷争。中国船只出现在南沙群岛牛轭礁附近,不会引发两国的战争。但他也指出,杜特尔特支持国防部长罗伦沙纳的说法。

罗伦沙纳在3日和4日连续发表声明,指出中共的海上民兵继续驻扎菲律宾海域,表明中共“打算进一步占领西菲律宾海”。

罗伦沙纳提到的西菲律宾海,指的就是南中国海。菲律兵称牛轭礁为朱利安‧费利佩礁,位于其200海里专属经济区。但中方称牛轭礁是中国南沙群岛的一部分。

杜特尔特借力打力 习近平将大撒币?

比较菲律宾上下午的说法,变化是挺明显的,下午更像是软中带硬。这背后显然有故事,只是外界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或许可以从一些现象来做一点分析,可能有两方面因素。

对于菲律宾的表态,中共官方还没有做出回应,这是一个比较奇怪的现象。如果是美国这边有什么针对中共的言论或动作,中共都会在第一时间做出一点回应。这是因为中共很紧张美国怎么说、怎么做。

但是菲律宾强硬也好,软中带硬也好,中共外交部门好像反应迟钝了。只是中共官媒《环球时报》在今天(5日)有一个评论,表示菲律宾外长洛钦刚访华。中菲外长“进行了卓有成效的会晤”,双方强调要共同维护南海和平稳定。

胡锡进还表示,围绕牛轭礁的事情,菲律宾“喊几嗓子做做戏也就罢了,但切莫采取过激的冒险行动,因为那样的话,菲方一定会吃亏的”。

胡编的这些话,带有对菲律宾的不屑,又好像告诉菲律宾一些什么。他说洛钦访华的时候,双方进行了“卓有成效的会晤”。卓有成效的会晤会是什么呢?

大家知道,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这个人,给外界的印象一直不太稳定。他一会表现强硬,一会表现软弱;一会亲美,一会亲共,似乎不容易摸准他的脉络。

但实际并非如此。虽然他的表现有些飘忽,总体还是比较亲共的。原因不言自明,中共会对菲律宾撒钱。比如2016年,中共在菲律宾撒了160亿美元,帮助菲律宾优先发展教育。

杜特尔特似乎吃准了中共的撒币外交,只要一对中共表现强硬,中共就会撒钱。就像中国民间的说法,“会哭的孩子有糖吃”。

这是一方面,杜特尔特可能是在向中共要钱,所以藉中共的民兵船只停泊在牛轭礁,然后表现出一点强硬,目的是让中共注意到。

另一方面,其实杜特尔特在国内是有一定压力的。同在今天(5日),菲律宾反对派参议员汉迪夫洛斯表示,中共“顽固”势力立即离开菲律宾经济海域。她说“我们正面临疫情,中国(中共)却又来制造麻烦。”

汉迪夫洛斯这个说法,显然是一下抛出了中共的两大问题。这意思是说,中共在全世界传播病毒这笔账还没清算,现在中共又来入侵。她的这个说法就是在嘲讽杜特尔特政府,对中共太怂了。

有反对派的批评,杜特尔特正好借力打力。表现出对中共的一点强硬,既可以让反对派无话可说,又可以迫使中共拿钱。似乎也只有这样,才更容易理解胡编说的中菲外长有“卓有成效的会晤”。那意思像是说,“不就是要钱吗?已经都谈好了”。

那么如果中共撒钱,菲律宾会真的软吗?未必。

菲律宾不会真软 美中出现新对抗点?

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亚洲海事透明度倡议”负责人伯林认为,中共的手段“很阴险”。伯林对《纽约时报》表示,中共想通过长时间的胁迫和压力,把东南亚人给挤出去。

伯林表示,中共先前的做法,就是在有争议的南海海域建造人工岛,然后宣誓主权。它现在的新策略是把大量的渔船停在争议海域,“有效地无视他国的驱逐令”。

中共进一步侵蚀中菲两国的争议海域,反映出习近平在借此试探拜登政府和南海周边国家。而这也引发了菲律宾国内反对杜特尔特人士的强烈批评。批评认为中共对菲律宾主权声索的漠视,反映出“杜特尔特讨好北京的努力是失败的”。

时事评论员蓝述表示,国土安全涉及到国家的安危存亡,这是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能忽视的问题。虽然杜特尔特亲共,但他的反对派和菲律宾民众是不可能答应的,美国也不可能对中共的“入侵”坐视不理的。

白宫国安顾问苏利文2日表示,他已经和菲律宾国安顾问艾斯毕伦达成了共识,美菲将“继续密切合作,因应南海的各项挑战”。苏利文强调,美国与盟邦菲律宾站在一起,共同维持基于法规的国际海事秩序。

蓝述指出,人们都知道“夺地夺田,视死如眠”的说法。一个人会把自己的土地看得很重,而一个国家不论它大小与否,它也都会非常看重自己的领土。所以中共的民兵船如果长期停泊在争议海域,很容易造成区域紧张。有可能南中国海会变成台海一样,成为美中的对抗点。

打错疫苗!港府推责任

今天(5日),香港传出一桩奇葩事件,一名英国籍的男子竟然被打错针,被接种了科兴克尔来福疫苗。香港政府已经向媒体证实确有其事,并为此道歉了。

55岁的苏格兰人大卫‧阿拉迪斯患有白血病,两周前他预约在观塘晓光街体育馆接种德国的复必泰疫苗,但是却去了九龙湾体育馆,被稀里糊涂地注射了问题百出的科兴疫苗。

这个奇葩的事件,简直让人无法理解。因为市民在抵达接种中心后,需要过几关,才能接种疫苗。

官涌疫苗接种中心医务总监郭宝贤在商台节目中表示,市民抵达接种中心后,要在接待处展示手机短讯,职员要检查讯息是否吻合,包括接种地点、事件和疫苗款式等。等职员确认后,会将一个A5大小的资料夹交给接种者,里面有所属的疫苗资料。

等接种者进入注射区前,有人会向接种者单独询问,有没有其它疾病等。并且要指明将要接种的疫苗款式,还要再次询问是不是同意打这种疫苗。而且负责接种的职员也会再重复这些问话,得到确认后才会接种。

经过这层层把关,都确认没有问题后,才会给接种者接种。而现在竟然出现这种问题,郭宝贤认为这是“相当地不小心,相当大意”。

不过港府强调,是经过事主同意才注射的。港府发言人声称,注射前医护人员再次征求了接种者的同意。随后表示,“虽然疫苗是经接种者同意才注射,但对事件感到抱歉。”

我想问一下林郑当局,如果你们预约的是德国生产的复必泰疫苗,到注射的时候会不会临时同意注射大陆生产的克尔来福疫苗?推责任几乎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了。这不是到菜市场买青菜,随便接受商家的推荐,想换就换的。

那位阿拉迪斯对《南华早报》表示,本来是盼望接种疫苗能替他从血癌手中夺回一点点生命自主权,等恢复国际旅游后尽快返乡。事前跟主治医生详谈后才决定选择复必泰,因为复必泰比克尔来福有效率高一点。他表示接受化疗会使疫苗有效率降低,再加上白血病也会导致效用降低。双重减效下,自己不会受到多少保障。

阿拉迪斯介绍,当天他与友人出示了香港身份证之后,就获准进入了接种中心。没有任何人核查过有没有预约,一点都不明显。要是他们有核查的话,就会知道他们是没有预约来九龙湾的。

阿拉迪斯说:“从头到尾都没有一个人跟我说‘你来错地方了’或者是‘你打错疫苗了’。就像是该有的(防错)系统没有存在似的。”

这种不负责任、草菅人命的事,最可能出现的地方应该是中国大陆。没想到在中共全面接管香港后,香港蜕变得如此之快,现在几乎分不出港府与中共的区别了。

中共强制接种 事出反常疑点多

疫苗的问题,目前已经成了中国大陆让很多人头疼的问题。今天(5日),中共卫健委公布数据,截止到3日,各地累积报告接种了1亿3,667万多人。

为了让百姓尽快接种,当局的强制手段可谓是花样百出。如果拒绝接种,那将是后患无穷。比如海南省万宁市万城镇明确规定,拒绝疫苗的民众将没车坐,不能进入市场、超市和酒店,而且今后子女上学、工作甚至住房都会受到影响。

中共怎么突然大发慈悲了?此前在疫情严重的时候,中共连个口罩都舍不得给百姓,而现在注射疫苗不仅给鸡蛋、给面粉,还车接车送。

事出反常必有妖,它越这么强硬推动,越引起人们的怀疑。因为中共是不可能做赔本生意的。而不打疫苗就失业、停学、拒绝进公共场所等非人性的措施,究竟是什么主意?为什么要采取这些方法?

有一位网友对中国疫苗提出了六大疑问。其中第一个问题表示,据外电报导,中国进口了一亿只辉瑞疫苗,这些都用在什么人身上,为什么不公开?

据法新社、路透社报导,上海复星医药集团在去年12月16日表示,他们已经预定了不少于1亿只美国辉瑞与德国生技公司联合推出的疫苗。

网友接下来继续问:中国疫苗出口量远大于中国人自己接种量,为什么?中国疫苗在墨西哥、匈牙利两国接种后,疫情不降反升,是不是疫苗质量问题?叙利亚和巴基斯坦领导人公开接种中国疫苗后都相继感染病毒,全世界都知道,国内为何封锁?各国接种疫苗都是国家领导人带头,电视公开,为什么中共领导人没见带头?国际通用做法是,大面积接种的疫苗必须有三期临床试验数据,但中国至今没向世卫组织提交,为什么?

这六大疑问,中共能给出合理解释吗?

北京丰台区的李女士说,“生命是自己的,谁也主宰不了,生命只有一次。你强迫或物质诱惑,你当官的为什么不打?这些事谁都能看到。”

中共病毒受害者家属、武汉居民张海对自由亚洲表示,“打疫苗和子女上学工作等等捆绑在一起,这是特别恶心的行为。”“大家都知道有进口疫苗,进口疫苗什么人在打,老百姓都清楚。”

法国“独立记者”?原是央视主播

最近这段时间,欧美国家就中共在新疆实施种族灭绝政策,对中共进行制裁。而中共为了洗白,自称有一位法国“独立记者”博梦,在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发文,《我的新疆:停止假新闻专横》。

但法国《世界报》查询法国职业记者证委员会的数据库,根本没有这个人的名字。然后中共声称这个人使用的是笔名。随后《费加罗报》真的找到了这个人,不过她曾经是中共央视法语台的主播,2011到2017年住在北京。为了保护身份,《费加罗报》使用了化名。

博梦是一位40岁出头的法国女性,住在法国西部萨特省。在《费加罗报》专访中,她暗示CGTN“编造”记者身份,为的是传播北京论调。博梦坦言,她现在对文章标题《我的新疆:停止假新闻专横》感到后悔。

在博梦的笔下,新疆是“一片和谐”。不过有意思的是,她承认自己没有进行新闻调查,只是描写自己的“所见所闻”。而她的“所见所闻”,是来自于她当时的乌鲁木齐丈夫。而这篇文章却被中共拿来,当作回应西方指控的报导。

博梦坦承自己的文章“立场站不住脚”,怕被人看作是“被中共收买的可怜女孩”。而且担心家人的安危,所以坚持必须用化名发表文章。

博梦表示,引发争议的文章是她主动写的,3月24日投稿,在3月29日刊登。《费加罗报》表示,“很凑巧,刚好就是欧盟、美国等西方国家制裁中共侵犯新疆人权的官员这一天。”

与网友互动

昨天(4日)有一位网友向我讲了一件事,希望听听我对这件事的看法。他说趁著清明小长假,约了一些朋友出去玩。在一个景点,其中一个小伙伴买了一瓶饮料,只喝了一口,大家就离开了。

到了景区门口,一位老奶奶弯著腰,上来就抓住了那个同学手里的饮料,老奶奶眼神里充满了无奈,显然是想要那个饮料。网友介绍,那位老奶奶可能是一位乞丐,手上拿着一堆吃剩的羊肉串扦子。

这个突然变故,让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办了。僵持了一会,同学还是把饮料给老奶奶了。事后那位同学说自己被道德绑架了,“给也不是,不给也不是。但是我就是很同情那位老奶奶。”网友问我,在国外人们对无家可归的人是什么态度。

一分为二的说,那位老奶奶“抢”同学的饮料,这种做法欠妥。但可能是老奶奶太口渴了?或许什么原因。因为网友没有太说明白,所以也不太好说。

但我觉得这位同学同情那位老奶奶,把饮料留给她,这是对的。对于同学有“被道德绑架”的感觉,我想这可能是因为处在大陆那样的环境,可能是怕被人说闲话。我分析可能有这种因素。

其实在美国,如果帮助一些乞丐或流浪汉,人们不会有这种思想压力,都认为这是很正常的,而且这种事情经常会遇到。如果人们不去帮助,反而可能受到人们批评。

我遇到过这么一件事。前年冬天一个晚上,在地铁口的背风处,有一个流浪汉身上裹着一个破旧的毯子,蜷缩在那里。恰好在我出地铁站的时候,看到一位白人,夹着一床被子给了那个流浪汉。

这就是人们的道德差异。其实在以前的中国,人们也愿意帮助别人。很多中国百姓都有同情弱者、帮助穷人的心,人们都很善良,现在一些老人还保持着这种淳朴。

但是中共为了让人们不注意它做的坏事,使劲把人们的视线往金钱方面引导,让人们一切都以金钱为前提。慢慢地,人们不再愿意帮助穷人了,甚至瞧不起穷苦的人,多数人都想自己怎么过得好、过得舒服一些,甚至有人还为富不仁。

为什么我们一再说中共败坏人伦纲常、败坏人类道德,就是这个原因。中共把人们变得对这种事情已经麻木不仁了,往往会视而不见。

我们在最近经常会谈“人性中的善”,讲一些人性中闪光的故事,就是希望能唤醒人们的善念良知。因为每个人的先天本性中都有善,只不过有人被后天的东西已经掩埋了。

每个人都有需要别人帮助的时候。假如我们在最需要别人帮助的时候,恰好有人对我们施以援手,是不是很开心?如果是别人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我们施以援手,是不是很有爱?如果每个人都这样做,这个社会该有多好?

以上就是今天的节目内容。如果您喜欢《新闻看点》,请别忘记点赞订阅,并尽可能帮我们把这个频道转发出去。真相,对每一个人都至关重要。

中国人都知道一句话:远亲不如近邻。因为邻里之间低头不见抬头见,打交道的机会很多。如果关系相处融洽,在生活中会有很多的帮助。有一个单亲家庭的孩子,他的成长过程中,好心的邻居倾注了无私的呵护关爱,像父亲一样对他鼓励和教育。

在今天的会员区,我讲为您讲述科迪和琼斯先生的故事。欢迎大家到优乐客会员区了解更多。

好的,感谢您的收看,再会。

支持沐阳:https://bit.ly/supportmy
加入会员:http://bit.ly/InsightPlans
关注推特:@MuYangLee_XWKD

(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