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星变奇验:科场舞弊案与英法入侵

文/宋宝蓝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2月15日讯】清朝大臣兼外交官薛福成博学多才,对兵法、战阵、天文、阴阳、地理等多有研究。有一年,他看了几眼星星,顺口说了一些事,推断了人事的去向,事后全都应验。

清文宗咸丰八年(1858年)九月,天空的西北方出现了彗星。它的光芒扫过了星空的三台星宿,以及文昌星和四辅星,持续了一个多月才渐渐消失。

彗星扫三台 大臣应灾殃

当时,大臣薛福成(1838年-1894年)看到这样的天象,对人们说:“三公之中,一定会有人遭灾。”就在这一年爆发了科场舞弊案,即戊午科场案

咸丰八年,在首都顺天府(今北京)举行乡试。主考官是协办大学士(从一品)、军机大臣柏葰(?—1859年)。柏葰为人素来持正、宽谨。因其年老力衰,宠信家仆靳祥,家中的很多事情交由他处理。靳祥收受罗生的贿赂后,偷偷地将列入“副榜”的卷子,调换到“正榜”。对于此事《清史稿》记载,柏葰听信了靳祥的话,取中罗鸿绎的卷子。

主持考试后,柏葰官拜文渊阁大学士,成为正一品,位于三公[注]之列。柏葰位高权重,但与载垣、端华、肃顺等大臣一直不和。

在复审环节,罗鸿绎的考卷通篇错字超过三百个,却能列入“正榜”,即拟定录用的举人,引起了磨勘官的怀疑。于是这件事就这样传开了。监察御史孟传金上奏弹劾科场舞弊一事。科场舞弊案由此爆发。

咸丰皇帝派人取来罗生的试卷,一看卷子当场大怒。下令端华、肃顺监考,命罗生在南书房重考,文题是“不亦乐乎”,诗题为“鹦鹉前头不敢言”。由于罗生文才拙劣,重考结果一塌糊涂。

咸丰命怡亲王载垣、郑亲王端华等大臣会审此案。经彻查后,相关人员受到处分。其中,罗鸿绎因为贿赂主考官,被判处死刑。监考官浦安收受贿赂,按律处决;副主考程庭桂被革职充军,其子因代人打通舞弊关节,最后也被斩。柏葰家仆靳祥畏罪自杀。

文渊阁大学士柏葰官居一品,咸丰皇帝想只罢免他的官职,有意放他一条生路。大臣肃顺(1816年-1861年)按律力争,坚持严格执法、明正典刑。柏葰被判死刑。正一品大臣被公开处决,这在清朝极为少见。戊午科场案,涉案人数众多,成为史上最大科场舞弊案之一。

三台星,又名“科名”,两两排列,共有六颗,主文墨,主贵,掌管清贵之星宿,对应到人间三公职位。文昌星是主持文运功名的星宿。《左传‧昭公十七年》认为彗星“除旧布新”。当彗星扫过三台和文昌星后,对应到地上的人事,真的“扫掉”了一批官员。

星星垂像 应兆咸丰行止

咸丰十年(1860年)七月,荧惑星(火星)进入了斗宿。时逢英法联军的兵船正侵犯大沽、北塘,攻陷了炮台,侵入了天津,直逼通州。咸丰皇帝不得不在秋天时,前往避暑山庄热河避难。

次年五月,彗星再次出现在西北方,芒尾长达数十丈,侵犯紫微垣以及四辅星。薛福成看到彗星芒焰熊熊,几乎侵入帝座一星,为此心里感到极其忧虑。到了八月,他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咸丰皇帝驾崩了。

光绪八年(1882年),法国开始觊觎越南,而且入侵的野心越来越明显。时年八月,彗星忽然出现在张宿和翼宿之间。同年,法国大败越军,夺取了越南的西贡。

星象垂兆 法国侵越南

那时,薛福成对人们说:“越南是翼宿和轸宿的分野,彗星有除旧布新的意思。这预示着越南将要被法国侵占吧。”不到三年,法国侵占了越南全境。

张、翼、轸三宿均属于南方朱雀(天空四象之一)星宿。按照《史记‧天官书》所说,张宿位于南方朱雀“嗉子”的位置,“主天厨食饮赏赉觞客”,负责安排美食美酒,款待远道而来的宾朋。翼宿位于朱雀翅膀的位置,“主远客”,即来自远方的宾客,也主管皇家音乐。当翼宿的星星变明亮时,汉地君主就会重视礼乐,四方蛮夷就来朝贡。轸宿意为天上的战车,它的星占与战车、战争相关。当轸星特别明亮时,代表战车准备待命;如果闪动,亦或四星距离比平时相近,表示战车汇集,发动战争。轸有悲伤哀痛的意思,所以轸宿多凶。

薛福成看到了星星的变化,天象在上,当它发生了变化,下方的人事也会随之而动,跟着发生改变。天象与人事遥相呼应,又岂是偶然?@*

注释:
清朝三公为:太师、太傅、太保,官阶正一品。

参考资料:
《清稗类钞》卷26
《庸庵笔记‧星变奇验》
《清史稿》卷387/卷389/卷527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