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赵洪祝突然被聚焦 中南海是否酿风暴?

近日,前中央书记处书记、中纪委副书记赵洪祝,突然成为媒体聚焦的对象,引发对中共高层动向的热议。

赵洪祝在2017年10月中共十九大后退休。此后,媒体上极少有关于赵洪祝的报道。到2020年的今天,正值美国总统大选惊心动魄的大戏连轴上演的敏感时刻,赵洪祝突然被关注,是一个值得重视的现象。

我所了解的赵洪祝

赵洪祝是我的老领导。我在中纪委监察部工作时,赵洪祝任中纪委常委、副秘书长、中纪委办公厅主任。

记得有一年,因参与中组部副部长武连元在中纪委监察部一个会议上讲话的起草,我在赵洪祝直接领导下工作过一段时间。在中纪委监察部工作期间,我几乎每年参加中纪委全会的有关文字工作,赵洪祝任中纪委副秘书长时,是中纪委全会文字工作的负责人之一。每次上会前,他都要召集相关人员开会,提出具体要求。当时,赵洪祝给我的印象是:低调,内敛,谦虚,谨慎,认真,细心,没有架子。

最近,媒体报道对赵洪祝与习近平的关系着墨比较多。其实,据我所知,赵洪祝是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一手提拔重用的。尉健行当过中央组织部部长,他到地方调研时,非常留意考察干部,从地方上提拔了一批干部。赵洪祝就是尉健行到内蒙古考察时发现的人才。1992年,尉健行将时任内蒙古兴安盟盟委副书记赵洪祝,调任中纪委研究室副主任。从此,在尉健行关照下,赵洪祝一路被提拔重用。

2000年,身为中纪委常委的赵洪祝,调任中央组织部副部长,这也是尉健行安排的。在中央组织部工作的7年里,赵洪祝一直兼任中纪委常委。直到2007年,接替习近平任浙江省委书记时,赵洪祝仍兼著中纪委常委。浙江是尉健行的家乡。赵洪祝去浙江,也应该是尉健行幕后运作的结果。当时,我就预见到,赵洪祝很可能重回中纪委,任中纪委常务副书记。果然,2012年中共十八后,赵洪祝任中纪委常务副书记。

2002年,尉健行和朱镕基都只担任了一届中共政治局常委,就被江泽民逼迫退休。在退休前后,尉健行就在为未来中纪委的人事安排布局。2002年中共十六大后,由尉健行长期的副手何勇任中纪委常务副书记。何勇连任两届中纪委常务副书记。这样,尉健行退休后的10年内,对中纪委的影响力依然存在。2012年,尉健行最信任的赵洪祝接任中纪委常务副书记,其对中纪委的影响力仍然存在。

2013年至2017年,习近平发动旨在向江泽民、曾庆红夺权的反腐打虎战役,得益于两个人的全力支持,一是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王岐山,二是时任中央书记处书记、中纪委副书记赵洪祝。尉健行在台上反腐时阻力重重,最大的阻力就是江泽民。因为一些事得罪江泽民,尉健行退休前一段时间,一直受到江泽民的强力压制。作为尉健行的老部下,赵洪祝对此非常清楚。正因为此,赵洪祝成为习、王反腐打虎的总操盘手。

有报道说,王岐山“打虎”过程中,大案要案,特别是退位和在位的副国级以上官员的重案处理,无论是周永康案,还是令计划案,无论是孙政才案,还是王岷案,差不多每件都是赵洪祝亲任专案组组长。这个说法大体上是正确的。

习近平在2012年11月中共十八大上成为中共中央总书记前,一直比较低调。那时,习想到的最重要的事,是能否顺利接胡锦涛的班。对于中共元老,对于红二代,习都是最大限度地争取他们的支持。当时的重大人事安排,仍是江泽民、曾庆红、宋平、尉健行等中共元老说了算。赵洪祝在中共十八大后回中纪委工作,起主要作用的是尉健行。

中共高层一系列新动向

赵洪祝现在突然被聚焦,重点在赵洪祝与习近平的人事布局上。说到底,与目前中共高层的一系列新动向有关。

(1)新一轮政法大清洗

1999年以来,4任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周永康、孟建柱、郭声琨,都是江泽民、曾庆红的亲信。今年4月,习近平抓捕江、曾最重要的“政治打手”、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以来,发动新一轮政法大清洗,目的是从江、曾手中将政法大权(刀把子)夺到手。

到目前为止,全国已有一批公、检、法、司、政法委官员落马。10月24日,江、曾的又一“政治打手”、省(部)级高官、江苏省政法委书记王立科被查。

(2)蚂蚁集团上市被紧急叫停

中共民营企业家马云实际控制的蚂蚁集团,原定11月5日在上海、香港同步上市,上演全球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IPO盛宴(首次公开发行)。10月24日,马云在上海金融峰会上发表与习近平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针锋相对的讲话。11月3日,习近平紧急叫停蚂蚁集团上市。马云与江泽民、曾庆红家族的关系非同一般。马云公开与习叫板,背后可能是江、曾在撑腰。

(3)孟祥锋任中央办公厅常务副主任

中央办公厅是中共中央的“神经中枢”。中办主任被称为中共中央总书记的“大内总管”。自从实际上是江、曾亲信的前中央办公厅主任令计划被查后,习近平对中办进行了大清洗,关键岗位全部换人。两任中办主任栗战书、丁薛祥都是习的亲信。

今年10月,孟祥锋出任中办常务副主任。这是中南海权力中枢的重要人事变动。

孟祥锋曾长期在中纪委监察部工作,是赵洪祝的老部下,曾任第四纪检监察室副主任,中国纪检监察报社总编辑。赵洪祝任浙江省委书记后,孟祥锋到浙江挂职锻炼,任杭州市委常委。之后,调任辽宁省纪委副书记、监察厅长。2012年中共十八大后,赵洪祝奉调回京。孟祥锋也调回北京,任国家保密局局长、中办调研室主任、中央办公厅副主任。

栗战书接替令计划任中办主任前,曾短暂任中办常务副主任;丁薛祥接替栗战书任中办主任前,也一度任中办常务副主任。依循栗、丁的惯例,孟祥锋可能成为中办主任的预备人选。

(4)江金权任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

中央政策研究室是中共中央的最高智囊机构,长期被江泽民、曾庆红的亲信王沪宁把持。王沪宁从2002年起任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直到今年10月,长达18年。

今年10月,江金权接替王沪宁,出任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这也是中南海的一个重要人事变动。江金权也有一段在中纪委监察部工作的经历。在王岐山、赵洪祝协助习近平反腐打虎的关键时刻,2016年4月,江金权调任中纪委驻国资委纪检组长;中共十九大后,成为中纪委委员。2018年2月,调任中央政策研究室常务副主任。

(5)四省省委书记同时变动

11月20日,中共党媒发布消息称,吉林、湖南、贵州、云南4省省委书记同时换人,景俊海任吉林省委书记,许达哲任湖南省委书记,谌贻琴任贵州省委书记,阮成发任云南省委书记。4个省的第一把手同时变动,无疑也是重大人事变动。

(6)15个中央巡视组开展第六轮巡视

至10月14日,中共十九大以来的第六轮巡视全面展开,15个中央巡视组已完成对32个地方、单位的进驻。

这32个地方、单位分别是:北京、天津、内蒙、吉林、上海、浙江、安徽、江西、湖北、广西、重庆、云南、西藏、陕西、甘肃、青海、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全国人大常委会机关、全国政协机关、公安部、财政部、水利部、农业部、国家卫健委、审计署、国家医疗保障局、国家移民管理局、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国农业科学院、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中国残疾人联合会。长春、杭州、宁波、武汉、西安等5个副省级城市党委和人大、政府、政协,一并纳入巡视范围。其中,上海、江苏是江泽民的老巢。

(7)6个政法督查组分赴6省

10月30日,习近平的亲信、中央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主持召开《政法工作条例》贯彻落实情况督查工作动员部署会。由中央政法委牵头,中组部、中央政法各单位等参加,组成6个中央督察组,分赴山西、辽宁、江苏、湖南、贵州、甘肃6省开展督察工作。江泽民的老巢江苏也在督察之列。

(8)8个中央法治督查组分赴各地

11月3日,习近平的亲信、司法部长、中央依法治国办公室副主任唐一军,主持召开“法治督察动员培训会议”。11月6日,8个督查组分赴上海、江苏、山东、内蒙、青海、海南、黑龙江、广西,开展督察工作。江泽民的老巢江苏、上海,也在督查之列。

(9)朱镕基、宋平公开露面

10月24日,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在医院庆祝92岁生日的照片曝光。有关报道称,10多名戴上口罩的医生及护士准备了大蛋糕,还合唱生日快乐歌,送上祝福。坐着的朱镕基看起来精神状态还不错,夫人劳安陪伴在侧。

10月28日,微信公众号“区块链专委会”发布一则有关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宋平的消息:10月月24日上午,103岁的宋平在家里会见了中国物链芯技术研究院副院长刘海林。宋平是目前仍在世的中共党内资格最老、退休时间最久的政治局常委。

自从习反腐打虎以来,中共元老露面与政治气候密切相关。朱镕基、宋平都是江泽民、曾庆红的“死对头”。近期,没有一个江、曾派系的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公开露面。

中南海是否酿风暴?

从尉健行对赵洪祝的安排看,他很早就在为赵洪祝重回中纪委工作布局。接替尉健行任中纪委书记的是吴官正,接替吴官正的是贺国强,吴官正、贺国强都是江泽民的亲信。当时的反腐就是做做样子。

到了2012年中共十八大后,习近平开始反腐打虎,王岐山、赵洪祝两个关键人物到位,天时、地利、人和,一场反腐风暴迅速刮起。因顺天而行,而得天助。5年查处440个副省(部)级及以上高官。其中大多数都是江泽民、曾庆红提拔重用的。已经接近抓捕中共党政军最高层严重腐败分子的总后台——江泽民、曾庆红。

当时,一些大贪官“宁见阎王,不见老王(岐山)”,跳楼的、服毒的、上吊的、投河的,有一批。所有这些被查的大贪官,没有一个是被冤枉的。

到2020年的今天,习近平遭遇当政8年来最大的危机。骂习、反习、倒习、“政变”的阴云一直笼罩在习的头上。

今年的美国总统大选,将美国的“暗黑势力”来了一个大曝光。2016年川普上台以来,这股“暗黑势力”就一直千方百计想把川普赶下台,但都失败了。2020年的美国总统大选,是它们扳倒川普的最后一个机会。为此,它们将所有歪招、邪招都使出来了,舞弊的严重程度,为美国建国244年来之最。有人直接讲,这“不是舞弊,是政变”。

在中国,以江泽民、曾庆红为首的中共“暗黑势力”,也一直想把习近平赶下台。与川普跟“暗黑势力”斗争有所不同的是,习与江、曾之间的斗争,更多的是中共内斗。但是,由于习查办的大贪官,如周永康等,很多都是以江、曾为首的“血债帮”成员,习与江、曾的斗争,也带有正邪较量的性质。

到今天,习不得不把防“政变”放在头等重要的位置。习派中央巡视组、“政法条例”落实督查组、法治督查组到各地巡视和督查,也是他防“政变”措施的一部分。网已经撒下去了,到今年年底,也到了快收网的时候了。

美国正在发生的川普与“暗黑势力”的较量,是一场正邪大战,关系美国乃至全人类的未来。对于全体美国人来说,甚至对于全人类来说,都是一次选择的机会:在正邪较量中如何选择。

到目前为止,已有一些政要向自己宣布自己胜选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表示祝贺。11月22日,俄罗斯总统普京表示:不承认拜登已经获胜,等待选举结果得到合法确认后,与得到美国人民信任的人合作。这无疑是正确的选择

美国正在发生的正邪大战,必将在中南海政局产生重大影响。这也是习近平在正邪之间选择的最后一次机会。

赵洪祝职业生涯的最后5年,是与抓捕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等“大老虎”联系在一起的。现在,媒体突然曝出赵洪祝的消息,可能也不是偶然的。

2020年还剩最后1个多月,中南海是否会有震惊世界的大事发生?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