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攻金初战告捷 喜获汉人猛将

天之骄子成吉思汗系列之九

在获得部众和盟友的支持以及长生天的庇佑后,成吉思汗发动征讨金国的战争已经是箭在弦上。不过,那时没有人想到,在针对女真人的战争开始后,蒙古大军不仅将冲出草原,还将驰骋在从印度河流域到多瑙河流域、从太平洋到地中海东岸的广大地区。在未来的三十年间,蒙古人将击败他们碰到的任何军队、夺取所有的要塞、攻陷所有的城池。

蒙古人能够冲出草原,甚至抵达离自己的故土那么远的地方,除了全民皆兵制、他们自幼就擅长骑射,还有两个不可忽视的原因,一个是他们非常适合长距离远行,他们随身仅携带对自身有用的东西,比如在恶劣天气中必需的衣服、打火石、装水和牛奶的革囊、锉刀、套索、缝衣针、小刀和短柄斧等,每十个人还带有一顶小帐篷。

另一个是他们在吃的方面十分简单,以肉、肉干、奶、奶酪为主,他们可以连续十天行军而不必停下来生火做饭,渴了他们可以喝马血。这使得他们不必有粮草随行或庞大的后勤补给线,只需要有足够的马匹跟随着他们。这远较传统军队更易于快速行军,更具有机动性。

蒙古军队的机动性还体现在其都是由骑兵组成,没有一个步兵,而蒙古人面对的其它军队的主力都是步兵。除了在草原上积累的快速消灭敌人的运动战等作战方法外,如前所述,与西夏的交战,也让成吉思汗拥有了更多的汉族工匠,掌握了一种针对坚固城墙的战法。

蒙古军队的特性和成吉思汗卓越的统帅才能,在随后的对金战争中进一步彰显。

蒙古骑兵 (shutterstock)

战前周密准备

有人曾说“金朝如海,蒙古如一掬细沙”,所以金国人不害怕蒙古人的进攻。但最终的结果却是“细沙”填平了“大海”,之所以如此,不仅在于成吉思汗和蒙古人的骁勇善战和他们的独特性,更在于他们战前做好了充分准备,做到知己知彼。

金国在灭辽国后,疆域辽阔,南抵秦岭淮河,西靠陇西秦安六盘山以东,北至大兴安岭东坡向北到黑龙江上游,东至松花江而下至今天俄罗斯远东的阿穆尔河口滨临鞑靼海峡,国土面积有361万平方公里。换言之,其国土面积涵盖今天的东北三省、河北、河南、山东、山西以及安徽、湖北的部分地区。在北方,为了防范蒙古人的袭扰,金国在金蒙交界处修筑了一条长达3000余里的长城,而这是成吉思汗所要面对的挑战。

为了攻打金国,成吉思汗对内广纳和任用贤才,勤修军事,对外除了征服西夏、收服蒙古国周边势力、翦除金国的外援并同时保障后方的安全、打开金长城西部的缺口外,还招纳为金守卫界壕的汪古惕部,与之联姻,使阴山以北地区成为攻金的基地。

此外,亦招纳金戍边将领作为内应,利用各种渠道,搜集金朝的政治、军事情报,同时封锁蒙古内部的情报,掩盖出兵意图等。在出兵前,成吉思汗还派小股部队先行深入探查水源、安营之处和周边环境等。

不过,成吉思汗做的最漂亮的一步是分化契丹与金人,他公开宣称伐金也是为契丹人报仇。被看作与蒙古说同样语言的亲戚契丹被女真灭国后,自是不甘臣服。因此,成吉思汗征金之举获得了契丹人的支持,不少契丹人投奔蒙古人。此后,契丹人更成为蒙古伐金的助力。

成吉思汗攻金前降伏西夏,割断金的臂膀,又招降汪古惕部,使之成为南下的向导,再联络契丹人,使其从金国内部生变,种种举措,无不彰显出成吉思汗是位伟大的战略家。

与此相对的是,金国无能的卫绍王虽知晓成吉思汗有不臣之心,但却仰仗自己远超蒙古的力量以及长城的存在,而未将蒙古人放在眼中,对成吉思汗疏于防备,对提醒自己的大臣则予以囚禁,武备退化和经济衰退、财政困难却不自知,而其主要兵力均布置在金宋边界。因为就在1206年,宋朝派兵攻打金国,但战败,双方在1208年签署了《嘉定和议》。

根据《金史》记载,卫绍王即位后,境内频出异象,有地震、流星、出现黑气、大旱、日食等,这似乎在预示著金国政权正在被上天抛弃。

女真族男子狩猎图。15世纪绘画作品。(公有领域)

首战乌沙堡 初败金国

1211年春,成吉思汗率术赤、察合台、窝阔台、拖雷四个儿子,领兵十几万出兵伐金。金国的卫绍王得知成吉思汗率军进攻金国,大为吃惊,立即派西北路招讨使粘合合商量议和,但被成吉思汗拒绝。卫绍王不得不紧急召集大臣们商讨对策。此时在西北守卫的是平章政事独吉思忠(本名千家奴)和参知政事完颜承裕。这两人的地位都等同于宰相。

与此同时,成吉思汗及蒙古大军在据守在居庸关外边堡的汪古惕部的带领下,绕道长城西端,转向东南,直奔位于今天内蒙古乌兰察布盟兴和县的乌沙堡,这座堡垒是由金国的平章政事独吉思忠为了防止蒙古人突破长城,于1210年修筑的,并集结兵力于乌沙堡后的乌月营。当时,成吉思汗曾命令哲别突袭歼灭修筑乌沙堡的金军。

蒙古军撤离后,金人重建乌沙堡。乌沙堡易守难攻,并附有暗道与乌月营相通,加上独吉思忠亲自率兵守卫,蒙古军攻打了一百余天都没有攻下来。焦虑中的成吉思汗登上旁边的小山,向上天祈祷道:“长生天,金杀我宗亲,若天许我报仇,请神助我。”祈祷完后,他隐约看到了乌月营的炊烟,遂知晓其所在。

成吉思汗马上派大将哲别迂回于乌沙堡之后,直取乌月营。此时是七月。不久乌月营被哲别攻破。因乌月营失守,乌沙堡失去了防御的作用,金统帅独吉思忠只好率兵向东撤走。成吉思汗占领乌沙堡之后,将其摧毁。首战乌沙堡的胜利,让蒙古人士气大振,他们修整一个月后继续向前挺进。

自此,蒙古军分兵两路:东路由成吉思汗亲率,趋中都;西路由成吉思汗之子术赤、察合台、窝阔台率领,趋金西京(今山西大同)。彼时金国沿袭辽国的五京制,即东京辽阳府(今辽宁辽阳)、西京大同府(今山西大同)、北京大定府(今内蒙古宁城)、南京汴京府(今河南开封)和中京大兴府(今北京)。

再战会河堡 大败金兵

独吉思忠因乌沙堡与乌月营失守,被解职,由完颜承裕来主持西北军事。完颜承裕当时屯兵在野狐岭(今河北万全西北)。当时,县城中的土豪请求以当地的土兵为前锋,以行省兵为声援,与蒙古人交战,但完颜承裕担心缺少援助,不敢用这个办法,只是询问去宣德(今宣化)的道路。土豪嗤之道:“溪涧曲折,我辈谙知之。行省(指完颜承裕)不知用地利力战,但谋走耳,今败矣。”

当晚,完颜承裕率兵南行前往宣平(今张家口,宣德下辖的县),蒙古军队随即而至。蒙古军在此遇到了前来增援的西京守将胡沙虎的七千精兵,这七千人在野狐岭与蒙古近十万大军激战一日后,傍晚才溃散。蒙古人攻占了野狐岭,劫掠财物后离去。随后,蒙古军又夺取了大水泺、丰利等县。

完颜承裕集结了30万大军(号称40万)在宣平的会河川(今河北万全西)一带,以抵御蒙古人的进攻。在战役打响前,金国派石抹明安去与成吉思汗谈判。石抹明安是契丹人,他在成吉思汗的劝说下,向其投降,并提供了金军的布防情报。

在分析敌情后,成吉思汗决定采取集中突破战术,他亲率中军进攻会河堡(今河北怀安)各寨,命木华黎率左军从獾儿嘴(今得胜口北之山嘴一带)通道发起突袭。从早到晚打了一整天,金军战力顽强,蒙古军没有任何进展。

翌日攻击前,木华黎在众军前向成吉思汗立誓:“彼众我寡,不致死,不能克也!”士气高昂的蒙古敢死队在木华黎带头冲锋下,一路杀向完颜承裕的中军大营。成吉思汗随之指挥大军冲入敌阵。金兵由于指挥调度不利,人心涣散,四处奔逃,将军完颜九军战死。

完颜承裕逃到会河堡,还没来得及喘息,就被蒙古军队包围。激战后,金军几乎全军覆亡,完颜承裕只身逃走。此役蒙古人以10万兵马战胜了至少30万的金军精兵,其强悍的战斗力震惊了金国。完颜承裕被免去宰相之职,换上了以多谋著称的徒单镒负责蒙金战事。与独吉思忠兵败被免官不同的是,完颜承裕败得如此惨烈,却只被降职为咸平路兵马总管。金主的赏罚不明,也让军队内部士气低落。

1211年蒙金战争,蒙古军于野狐岭战役消灭金军40万。图片出自《史集》。(公有领域)

攻克西京和东京

八月取得会河堡胜利后,九月,东路蒙古人又攻占德兴府(今河北涿鹿),居庸关守将遁去,哲别遂率军进入居庸关,进抵金中都(今北京)城下。中都戒严。徒单镒派来的援军有来自东北的两万以及河北术虎高琪的3000兵马,金国黄河以北的空虚可见一斑。因中都城垒坚固,有重兵防守,蒙古军攻城失利撤围,遂攻掠京畿地区而去。

《金史》上说,“是时,德兴府、弘州、昌平、怀来、缙山、丰润、密云、抚宁、集宁,东过平、滦,南至清、沧,由临潢过辽河,西南至忻、代,皆归大元。”成吉思汗所率领的蒙古大军之勇猛如此。

而蒙古西路军在成吉思汗的几个儿子的带领下先后攻掠云内(今内蒙古土默特左旗东南)、东胜(今托克托)、朔州(今属山西)等地,并在十一月攻克西京大同,金国西京守将胡沙虎闻蒙古军至,弃城而逃入中都。

其后,两路蒙古军在今河北、山西北部地区掳掠了大批人、畜和财物后撤到金国北部边境,被掳掠的人中就包括蒙古急需的各方面的汉族人才。

此时,有在霸州的契丹人舒穆鲁额森为报金灭辽之仇,率百余人投降成吉思汗,并献计攻打金国的根本东京(今辽宁辽阳)。成吉思汗从其计,派左军统帅哲别进攻东京。十二月,哲别进攻东京,首攻不克,遂佯退500里,后乘守军疏于戒备,以轻骑昼夜兼程驰还,一举袭克,大掠一月回师。

成吉思汗1211年针对金国的攻势以蒙古军队的胜利结束。不过,彼时蒙古人伐金仍侧重于将敌歼灭、毁坏城池,然后劫掠财物、人员而还,是以,蒙古人走后,破败的城池重新被金人占领、重建。至于被蒙古俘虏的金军官兵,则被重新整编、保留其职务,负责押运财物等工作。能忠心者,则分配到蒙古军的战斗部队。

由于蒙古缺乏技术工匠,俘虏中凡是有一技之长的,蒙古人都允许其带上家眷,予以安置。如此,加上此前攻打西夏时俘获的汉族匠人,蒙古军中为其打造各种生活及战斗用具的匠人日益增多,进一步增强了蒙古军队的战斗力。

喜获擅兵法的猛将郭宝玉

在成吉思汗发动针对金国的第一年的攻势中,还喜获一员汉人猛将。他就是通天文、兵法、善骑射的郭宝玉。他是唐代名将郭子仪的后代,金朝末年,他被封为“汾阳郡公”兼猛安(猛安:金初期女真族军队组织名称,辖3000户。金军南下中原时,有些猛安迁移于河北、山东一带,授田定居,相当于地方组织),领兵驻扎于定州(今河北定县)。1211年,木华黎打败金将独吉思忠后,郭宝玉率其所辖部投降了蒙古军。

木华黎将通兵法又了解中原情况的郭宝玉引荐给了成吉思汗,成吉思汗就向他询问攻取中原的策略。郭宝玉说,中原地区金国的势力仍很大,不可轻视。应先征服西南地区的吐蕃、南诏国等,然后利用这些力量攻击金国,一定可以统一中原。

他还向太祖献策说:“建国之初,宜颁新令。”成吉思汗听从了他的建议,颁布了五条新的命令,如行军作战,不得枉杀无辜;除对有重罪的囚犯可处死刑外,其他犯人可量情处以杖责;军户,蒙古、色目人每丁起一军,汉人有田四顷、人三丁者签一军;年十五以上成丁,六十破老,站户与军户同,民匠限地一顷;僧道无益于国、有损于民者悉行禁止之类。

因为郭宝玉足智多谋,是以颇受成吉思汗的器重,被视为心腹。其后,他随木华黎领兵南下,又随成吉思汗西征,为其出谋划策。因为屡立战功,被任命为断事官。1226年在蒙古军队东还途中,因病卒于贺兰山军营中。(未完待续)

参考资料:

《蒙古秘史》
《元史》
《成吉思汗与今日世界之形成》
《中国历代战争史》(元朝) 台湾出版
《金史》

点阅【成吉思汗】系列文章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