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百种酷刑】性摧残(下)

罗琼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1月11日讯】尹丽萍和另外8名女性法轮功学员被马三家劳教所秘密转押到沈阳张士教养院,在那里她被一群男犯人轮奸。

大连刘俊鹭于2013年7月27日结束了12年冤狱回家,在辽宁女子监狱,她曾被扒光衣服吊起来遭到性虐待

成都市祝霞被劫持到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后,又相继被关押在三个洗脑班里,遭到恶人强奸,被放回家后哭笑无常、生活不能自理。

被誉为“中国良心”的人权律师高智晟于2005年致信当时的中共领导人,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他在信中写道:

“几乎是百分百的女同胞的女性性生殖器、乳房及男性性生殖器,在被迫害过程中都遭到了极其下流的攻击,几乎所有的被迫害者,无论你是男性还是女性,行刑前的第一道程序那就是扒光你的所有衣服,任何语言、文字的功能都无法复述清或者再现我们的政府在这方面的下流和不道德!”

中共自1999年迫害法轮功以来,为了达到让法轮功学员“转化”(强迫放弃修炼)的目的,极尽邪恶之能事对女性法轮功学员进行性迫害,给他们身心带来极大的摧残。

接上文:【中共百种酷刑】性摧残(上)

那极度恐惧痛苦的一夜

“他们四五个男犯人把我扔到了床上,有摁胳膊、摁腿的,其中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骑在了我身上猛砸我的脸和头,我被打得记忆就停留在这里……等我醒来时,我的身旁已经躺了三个男人。我被他们群体性侵害的时候,还被录了像。”

2016年4月14日,从中国辽宁逃亡到美国的法轮功学员尹丽萍,在美国国会大厦里举行的题为“中国广泛使用酷刑”的听证会上,曝光了中共监狱对她实施轮奸的犯罪事实。

尹丽萍在听证会上讲述她在沈阳“黑监狱”遭受群体性侵害的恐怖经历。(李莎/大纪元)

2001年4月19日,9名女法轮功学员被送到关押男犯人的沈阳张士教养院的小白楼。尹丽萍被分到第一房间,里面有一张大双人床,四个男人早已候在那里。

她上厕所时看到一个大房间里至少躺着三十多个不同年龄的男人在睡觉。

她被四五个男人扔到床上,后来被打昏,再后来⋯⋯被轮奸。

等她醒来时,发现身边躺着三个男人。紧挨着她右边的男孩不到20岁,在她身上一阵乱摸。其他两个男的手脚都不闲着,其中一个挠她的脸,用腿来回顶她的下身。

她的头部旁还坐着一个男的,手不停地摸她的脸和头。她腿的间隙处还站着两个,一个在录像,另一个在看,嘴里说着不堪入耳的脏话。

她的脚下不知还有几个男的,有人挠她的脚心,有人说着脏话并狂笑。

“我无法相信眼前这一幕,一口鲜血涌到嗓子眼。我的思维又一次静止下来,床上、床下、床左、床右的一切喧嚣,好像离我是那么的远、那么的遥远⋯⋯那个声称‘伟大、光荣、正确’的党它原来如此的流氓。”许多年后,她在曝光这段血泪史时写道。

受迫害前,尹丽萍和孩子。(大纪元)

她被扒光衣服吊起来

刘俊鹭于2001年7月26日在大连租住的房子里复印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西岗分局非法抄家、绑架,次年被非法判刑12年。

2003年她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在那里遭受了种种非人的酷刑折磨:扒光衣服浇凉水;头朝下,腿半吊在淋浴头上;四肢绑在光板床上,开窗户冻著;打大背铐,左胳膊致残;用胶皮带毒打等等。

白天,她被戴着后背铐站在办公室门口,晚上被弄到没人住的房间,门玻璃用报纸挡上,恶人用流氓似的邪恶手段迫害她,逼她转化(放弃修炼);把她衣服扒下来,只穿一个裤头,身体呈大字形绑在床上,开着窗户,当时正值严冬3月;每天换着花样来迫害她。

“有一天把我衣服扒光,弄到淋浴室,把脚用绳子绑上,搭到淋浴头上把我一条腿吊起,头朝下,被半吊着,一盆盆凉水浇我,开着窗户,摆弄我的乳房及下身,说着低级下流的话⋯⋯ ”刘俊鹭说。

1998年中秋节,王洪斌和刘俊鹭(后排)在家乡举行了婚礼。(明慧网)

2013年7月28日,刘俊鹭结束冤狱回到家中;2016年7月1日,被劫持到大连洗脑班。后来为为了避免进一步的迫害,她被迫离开大连,流离失所。

出劳教所时她已经疯了

祝霞习惯性地频频点头,微笑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那么明亮透彻,那种慈悲和善使整个环境那样和谐,与平常吵闹说怪话的环境大相径庭。”曾和祝霞一同被捕、关押的女法轮功学员回忆祝霞在监室里给犯人们讲修炼故事时的神情。

被迫害致疯前后的祝霞。(大纪元)

祝霞是成都市金牛区光荣小区法轮功学员,2001年,她的孩子才1岁,她就被“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头目何元富等非法劳教1年半。

在楠木寺女子劳教所,七中队队长张小芳经常抓住祝霞的头发往墙上碰,边碰边骂:“碰死你,碰死你,甩在山沟里无人知道,把你碰成脑震荡、碰成疯子!”

祝霞还遭受“24人轮流拖跑”的酷刑。劳教所选24个毒贩,每4人一组,组成6组。六组轮流接力,把法轮功学员放在在凹凸不平的烂石砖瓦颗粒的地上拚命地拖跑,直到这6组再也没有力气往下跑。

祝霞当时身穿单薄的衣服,后背、腰、腿、足多处被拖掉了皮、肉,地上一片血色。

2002年10月27日,非法劳教期满,祝霞又被劫持至郫县洗脑班继续拘禁,遭洗脑摧残近半年。在那里她被恶人多次强奸。

到2003年3月中旬,祝霞回到家中,原本120斤重的她已成皮包骨,不成人形。

在家里,她不分昼夜地哭、笑、骂人,大小便弄得到处都是。她不愿洗澡,嚷着洗澡就会被强奸。她经常用手捂住头部惊恐地大声喊叫:“你们要强奸我吗?”

“残酷迫害都会被人们知晓”

在尹丽萍参加的听证会上,CECC主席、美国国会资深众议员克里斯‧史密斯(Rep. Chris Smith)说:“最终,那些人发动和参与的残酷迫害都会被人们知晓。以纳粹为例,直到今天他们还在被追查。”

出席听证会的美国国会宪法和民事司法小组委员会(Subcommittee on the Constitution and Civil Justice)主席、联邦众议员特兰特‧弗兰克斯(Rep. Trent Franks)说:“你们(证人)的努力不会白费,只有神知道你们今天在这里作证的成果,你们担当起了责任,让你们的善和对人类的承诺在这次听证会上占了上风。”

美国国务院国际宗教自由大使山姆﹒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于2020年7月20日说:

“感谢你们(法轮功学员)的坚持。感谢你们在非常困难的情况下,为宗教自由而奋斗。”

“上帝祝福你们!我们将继续与你们站在一起。”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