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百种酷刑】性摧残(上)

罗琼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1月06日讯】2017年7月11日,天津武清区法轮功学员杨玉永被武清看守所迫害致死。在狱中,他曾被13名犯人捏生殖器、咬乳头。

2014年2月21日,历经13年的卧床及与伤痛的抗争,曲辉离开了人世,时年45岁。他的生殖器曾被警察用电棍电击溃烂。

在河北唐山冀东监狱,在警察的怂恿下,六名犯人一拥而上,七手八脚强行把刘永旺按倒,强行给他手淫……

美国国务院国际宗教自由大使山姆﹒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今年7月20日为法轮功学员发表视频演讲,说:“我们与你们站在一起。7月20日。21年了,在这期间发生了可怕的事情和无法形容的痛苦。”

中共江泽民集团自1999年7月迫害法轮功以来,实行“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的迫害政策,为达到“转化”(逼迫放弃修炼)法轮功学员的目的,对法轮功群体实施绑架,非法拘禁、劳教、批捕、判刑、酷刑折磨、开除公职、抢夺钱财、扣发养老金等等各种迫害。

其中,中共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手段达上百种,主要的有:电刑、火刑、水刑、冻刑、铐刑、坐刑、饿刑、抻刑、毒打、性虐待、药物迫害、堕胎、活摘器官,使用动物摧残等等。

中共酷刑的实施场所,主要在劳教所、看守所、监狱、精神病院、戒毒所和洗脑班等地。

本文仅列举几例,中共对男性法轮功学员进行惨无人道的性摧残,使他们身心遭到极大的伤害,甚至失去生命。

13人侮辱他的下身

2016年12月7日,杨玉永与妻子孟宪珍在家中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天津市武清区看守所。

杨玉永(明慧网)

2017年6月28日,律师会见杨玉永时,杨玉永亲口讲述了监号里的13个犯人在狱警刘兆刚唆使下,对他施暴。大纪元获得了杨玉永的录音。

在录音中,杨玉永说,“首先就是管教扇嘴巴,后来就是,还撸生殖器。还有我光着脚,他用他穿着鞋的脚,给我碾一块儿,使劲踩。”

杨玉永离世后,家人看到他的遗体上有大面积瘀伤,背部伤痕累累,左乳头焦黑,从腰部往下到裤裆、再到大腿根全是血痕⋯⋯

天津法轮功学员杨玉永在看守所离奇死亡,浑身伤痕累累。(受访者提供)

武清公安局、看守所没有向杨玉永家人交代他的死因,却出动百名警察和特警抢夺尸体。

生殖器被电烂 惨不忍睹

曲辉曾是原大连港理货员,因坚持信仰,2000年4月13日,被非法投进大连教养院惨遭折磨。当时他31岁。

左图:被迫害前的法轮功学员曲辉;右图:被迫害致高位截瘫的曲辉。(明慧网)
曲辉的全家福照。(明慧网)

2001年3月19日下午,大批警察带着刑具进入大连教养院,救护车载着氧气袋也开进了教养院。

法轮功学员被逐个带到一个房间里,被逼迫在“转化书”上签字。警察们强迫法轮功学员用污秽的语言骂法轮功。如果谁不从,就被用灭绝人性地酷刑折磨。惨叫声和警察的咒骂声充满了整个楼,被摧残的学员横七竖八地倒在走廊里,有的口吐白沫,有的痛苦地呻吟,那种景象惨不忍睹。

曲辉因坚持不“转化”,而遭到惨烈的迫害。

他生前写下了自己那次的遭遇:“我晚上9点也被拖到那个阴森恐怖的房间里,恶警对我的折磨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早上8点。电棍不知换了多少根,橡皮棍把我身上多处打伤,臀部肌肉被打烂,膝盖被打肿,颈椎被打断,口吐鲜血,并多次昏迷……”

在这此疯狂的迫害中,曲辉的生殖器被警察用电棍电击溃烂,他的颈椎骨折,高位截瘫,最后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用担架抬出了教养院。

在教养院期间,曲辉被折磨得多次昏迷。一次醒来,他听一个名叫韩琼的医生在检查了他的身体情况后说:“没事,还可以打。”此人后来是大连教养院医院的院长。

一个名叫乔威的警察极其狠毒,一边打曲辉一边狞笑着对旁边的人说:“多少年没这么过瘾了。”

曲辉说:“只有地狱的魔鬼才会把折磨人当成乐趣。”

自那次迫害后,从31岁起,风华正茂的曲辉不能坐、不能站,直挺挺躺在那里。双手手指蜷缩,只有右胳膊能略微活动。

曲辉被酷刑折磨迫害。(明慧网)

长期全身伤痛的折磨,经常使他精神处于癫狂的状态。他的妻子刘新颖全天精心照顾曲辉的起居生活。

经过13年的折磨、煎熬,曲辉最于离开了人世。

他遭六犯人性虐待

刘永旺,1972年3月2日生,河北省曲阳县人,毕业于天津大学,曾是北京某外企公司的部门经理、总工程师。

刘永旺(明慧网)

2006年,刘永旺因为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判刑8年,在河北唐山冀东监狱里,狱警郑亚军把他关入旁人不得入内的楼顶空房间8个月之久,先后指使14名在押犯人,每天变着花样肆意虐待、侮辱他。

北方的冬天异常寒冷,为了强制刘永旺“转化”,大冬天他们把监舍窗户打开、让寒冷刺骨的穿堂风直接吹进来,把马桶放到门缝穿堂风的风口上。夜里,监护穿着棉衣棉裤躲在门后,逼刘永旺只穿秋衣秋裤站到风口里,小便还必须拿出来露著,一冻就是半个小时。

在郑亚军的长期袒护下,犯人的行为更下流到正常人难以启齿的程度。一次,六个犯人强行给他手淫三次。

面对如此不堪的侮辱与折磨,刘永旺为维护起码的权利和尊严,于2009年1月17日向监狱纪检部门检举,强烈要求有关部门追究郑亚军等15名犯罪嫌疑人的刑事责任,换来的却是郑亚军更加嚣张的虐待报复。

不久犯人姜鸿彬就在大厅再一次把刘永旺打到休克,狱警看见根本不予理睬。

犯人张冬红公开对刘永旺说:“家家都酿酒,不露是好手,我就玩儿你,玩死你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受家属委托,2010年8月,北京律师程海、河北律师李纶等人在狱中见到刘永旺。他智慧地将检举材料交给了律师。狱警阻挡不及,对刘永旺和家属实施报复行为,停止家属会见一年之久。

由于律师和家属不懈地向有关部门投诉,刘永旺也在狱中不惧报复,不停地向有关方面反映郑亚军的问题,终于迫使狱方做出处分郑亚军的决定。之后郑被调离原岗位。

极其恶劣的人权记录

杨玉永被迫害致死案例被收录在美国国务院于2018年5月29日发布的《国际宗教自由报告》中,其中写道:“天津当局在2016年12月逮捕了杨玉永。据报告,他在押期间遭严重虐待,包括性虐待,13名犯人捏他的生殖器,并咬他的乳头。当被送医时,杨的器官完全衰竭。他的家人报告说,他的遗体浑身瘀青,脚指甲下有竹签的痕迹。”

自1999年至今,中共一直被美国国务院被列为侵犯宗教自由的“特别关注国”。美国国务院发布2019年度国际宗教自由报告,详细地收录了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案例,以及国际学术界对中共强摘人体器官的调查。

2020年7月20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周一发表官方声明,指出:“我们呼吁中国(中共)政府立即停止其对法轮功学员的非人虐待和不当行为,释放那些因为信仰而被监禁的人,例如马振宇,并公布失踪法轮功学员的下落。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21年迫害已经太长太久,必须停止。”

2020年7月份,来自32个国家643位政要连署了一份联合声明,声明敦促中共当局尊重其签署的国际规范及《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并无条件释放所有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