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念“法轮大法好” 女儿大难获新生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1月05日讯】女儿在念大一的时候,一次食物中毒,打吊瓶快一个星期,也没见好多少,身体比较虚弱,只好停课,一个人在校舍躺着。中间女儿去厕所,将要到的时候,突然感到发昏。就在她倒下的那一瞬间,她想起来我告诉她的“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马上开始念。不知念了几遍,就昏过去了。

当时女儿身边一个人都没有,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醒来后一看,正好躺在厕所门台阶下面。要是摔在台阶处,那肯定要重的多,甚至不可想像。

神奇的是,经过这一劫后,女儿竟完全康复。她高兴的打电话给我:妈妈,等我暑假回家,说一件神奇的事给你听。女儿一九九九年前,跟着我带修不修的,也算在修炼上打了一点基础。

因女儿七岁那年夏天,喝酸奶中毒,昏在厕所里。我们夫妻在看电视,还不知道。孩子自己醒过来后,踉踉跄跄出来,告诉我们才知道的。这时,发现孩子脸色特别不好,左右脸蛋处还有血斑点,就以为是昏倒后,被卫生间的两个水泥脚踏板硌的痕迹。我说:拉肚子了吗?她点头说是。我们赶紧叫来医生。当晚,女儿吃完医生给的药后,就睡下了。第二天,我不放心,就又领孩子到当地地区医院肠道科看医生。医生还没等我开口,就说:你这孩子捡条命,孩子的血里都是毒,看,都表现在脸上了,命太大了。那时我还不知道有大法,听大夫这么一说,从此以后,我就格外的担心和小心。

所以,从小到大,一看女儿上厕所时间长了,我就警觉起来。加上她念大一时,经历过的生死关,我更警醒。

女儿甲中毒 听《转法轮》康复

二零零九年的一天晚上,大约九点四十分左右,我见女儿如厕二十多分钟没出来,有点不放心。我急匆匆的去了卫生间。

一看孩子瘫软在座便上,眼睛半睁半闭的,看到我来,一边竭力喊我,一边两手一把把我搂住,头顶在我心口处,没了声音。

按过去老人说的:人在死前,两手搂抱别人,那叫入环了,不可能再放开了。我当时就这感觉。但我没害怕,急的顾不上多想,就一心求师父帮我。

我喊著女儿的名字:娇娇,和妈一起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边喊边在心里否定:旧势力,你听好,大法师父不会这么安排的,你们想通过毁掉众生的命作为代价,来考验大法弟子,我不承认;想耽误我救度更多的众生,如此邪恶的安排,我更不承认,收起这一套吧。我只承认大法师父的安排。大约七、八分钟吧,女儿醒过来了。

这时,和我一起住的同修也听到我的喊声过来,帮忙把孩子扶到床上。她的儿子小宝赶紧把自己脖子上带的护身符戴在我女儿脖子上了。这两个孩子是在我们最难时期认识的,我女儿比小宝大三岁。

我看女儿没大事了,考虑她在中共打压后离开修炼了,我就到最近的医院问医生,并拿了点急救药。医生让我快领孩子去医院,说孩子是甲中毒,很危险。

当我急返到家后一看:同修娘俩在给女儿读《转法轮》,女儿像没这回事似的,完全恢复正常。顷刻间,内心那份对同修娘俩的感激啊……因为是在难中,这份恩德,只能默默铭刻在我和孩子的心理,更感恩师父的浩荡洪恩,救了女儿。

女儿:“我就信师父”

二零一二年夏秋的一天,我和同修张丹(化名),共同照顾一个老年同修。为了有更多的时间做好三件事,本来一个人就干的过来的工作,我们俩个人干,只挣一份工资。

女儿从毕业之前的三年,就随我在打工同修家住,每月扣五百块钱工资,作为女儿的居住费用。

当时女儿一毕业,经济上我还得考虑帮助她,不难想像,生活上,就得精打细算了,高档水果自然就几乎不买。说也巧了,张丹有一天出去买菜的时候,就碰上一份卖荔枝的,既便宜又比较新鲜。关键是我长这么大,也没听说过新鲜水果能中毒。结果女儿吃完的当天晚上十点左右,也是因为过去不舍得买,孩子吃得有点多,据医生说:荔枝不可以多吃,吃多能导致血糖急速变化。

当我发现的时候,女儿还是在卫生间。女儿见到我的那一瞬间,还有意识向我点点头。就在我扑抱住她的霎那间,她给我的感觉是已经没有意识了。我当时没怕,也没慌,就是动作和思维反应急快,立即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师父帮我!”连喊了几声后,女儿苏醒过来了。她慢慢抬起头,看着我,表示想要站,又无力一下站起来,

边站边软弱无力“喃喃”的,一句话还没说完的时候:妈妈,要不上医……,院字还没说完的瞬间,她反应极快,既清醒又坚定,发出不可置疑的一念:“不,我--就--信--师父。”说完,女儿就开始翻白眼了,我就在心里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过不一会,张丹被我喊过来了,我们俩边叫她的名字,边一起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约六、七分钟左右,女儿就彻底醒过来了。

等她未婚夫过来时,女儿已经完全正常了,就是脸色不好看。她未婚夫非要领她去医院,我心里断定肯定没事,可他执意要去医院,那就陪同一起去吧。

到了医院后,我在外面等他们的时候,还给一个有缘人做了“三退”。从医院回到家后,女儿还开玩笑说:妈妈,你真能见缝插针,又救了个人。我急忙说:快谢谢师父吧,今天是师父救了你的命了。谢谢你张姨,白天累了她一天,晚上又被你折腾个大半夜的。当天晚上,女儿睡的特别好,第二天,照常上班去了。

女儿遭难 路遇“神医”

二零一九年中国新年刚过不长时间,我和女儿一家三口正走在地下车库楼梯一拐弯二十米处,外孙让妈妈抱抱他。女儿半蹲半站,将要把孩子抱起来的一瞬间,突然一声尖叫:疼死我了。右腿从腰到脚聚筋,看她的表情,不是一般的疼。把我们吓了一跳,这时我还有点没反应过来,也被她这一声惊叫吓得没想起来让她念法轮大法好。女儿自己就大声念起来了“法轮大法好”,一声比一声高的念,后来疼的她干脆就躺在地下车库人来往的通道上,让我们打120救护车。

女儿自己本身是个口腔医生,对待疼痛,那比我们要懂的多。我一看疼成这样,想必又是旧势力的招数,就在心里边念大法好,边在心里求师父帮帮女儿,否定变相迫害,女儿也求师父救她。

大约有十五分钟,突然从通往地下车库必经之路一台阶上,下来一个看上去三十岁左右的小伙子,急匆匆的(过年期间人特少,几乎见不到人)。他连走带跑的过来了,急问了一句:怎么躺地下了呢?我急忙告诉他怎么回事。他二话没说,就把我女儿右脚穿的鞋脱下来了,手法非常娴熟的抓起右脚,一手把着脚后跟,一手把着脚前尖和腿成九十度夹角,比较缓慢的用力往后推,边推边问:还疼吗?好点了没有?前后不到五分钟,女儿就好了。还没感谢完这位先生,等女儿站起来的功夫,就找不到他了。

回家后,女儿说,她悟到是师父在帮她。她说:一下通往车库那个台阶的时候,就感觉到一股阴风扑在她右腿上。这些年,我一直希望女儿能回到大法修炼中来,就顺势开导她:对呀,你几次生死大难,都是师父无条件帮你给化解开了。说实在的,前几次食物中毒,没有师父的帮助,到医院抢救,还来得及吗?咱娘俩何德何能,得了师父这起死回生的浩荡洪恩?妈妈别说还没有钱,就是有钱,倾家荡产,再心疼你,掏心掏肝,搭上老命,也无这回天之力呀?!神佛再现,威力无边。

(转自明慧网/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