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羽看世间】习近平南巡谈改革 走入死胡同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0月20日讯】大家好,这里是《薇羽看世间》我是陈薇羽。

最近我们一直在谈美国大选,错过了一些中国大陆的新闻。今天想补补课。说说习近平南巡广东的事。10月14日,习近平在深圳经济特区成立40周年庆祝会上做了长篇发言,然后匆匆赶回北京,好像是缩短了行程。

习近平回京“隐身”了?

这次会上最大的亮点,大家都知道,就是他在发言最后几分钟的时候,接连咳嗽,喝水,还停顿了几次,才能继续说话,所以,习总加速师的健康状况一下子成了焦点,外界都在猜测他是不是中招了,尤其是他匆匆赶回北京,更加让人怀疑中招。刚好那几天广东省也发现几例无症状感染者,习近平也全程没有戴口罩,估计吓都吓坏了。

这两天党媒新华网报导习的活动,都只有文字,没图像没声音。新华网首页滚动的12张大图片,今天几乎都清一色变成了文字标题滚动。习近平不现身,是否身体有恙,我们再多观察几天,情况可能就明朗啦。

还有人说,央视画面没有来得及掐断,把习近平咳嗽的画面都播出来了,而事实上,央视画面都是延迟10秒播出,不存在来不及掐断的现象,这绝对是有人故意而为。宣传口一直是被江派把守,故意播出习近平咳嗽画面,是不是他们在公开反习呢?习近平匆忙赶回去,有人猜测是后院起火了。

13日下午,四川绵阳居民欧由福家的院子里,有一口水井突然变成温泉。水井水温有30多度,井水还烫手,还冒白烟。有人结合习近平南巡解读,这不是好兆头。据唐代星象学著作《开元占经》引述《地镜》说:“井中气直上叩天,而王走民间,国大衰损,兵起。”意思就是,水井冒气,而国君出访民间,意味着国家政治动荡、经济萧条、社会不安、人心不稳,将有兵变。

形势反转?北京要搞地摊经济了

从这一系列情况来看,习近平的境况都不会好。16日北京发生了一件事,也能看出些端倪。

大家还记得吧,今年中共两会以后,李克强鼓励地摊经济,结果被北京市委书记蔡奇高调叫停。现在情况反转,北京也要搞地摊经济了。北京市六个政府部门在16日,推出了有关摆摊设点的规定,已经选取瞭望京小街、前门大街等六十多个点位。

《北京日报》还特别解释,这个摆摊跟之前备受关注的地摊经济不是一回事。这个不是乱摆乱设的地摊经济。明明就是摆摊,换蔡奇搞,就不是地摊经济了。其实,李克强说的地摊经济也是有统一规划的,划出专门的街道,不收摊位费。一模一样的做法,《北京日报》偏要说不一样,这就是贬李捧习。蔡奇是习近平的人,《北京日报》在蔡奇掌握下。

再过一周,五中全会就要在北京召开。蔡奇在这个时候发布摆摊新规,应该是北京的经济和失业情况都很不乐观了,否则,这不是给习主席丢脸吗。习近平三天南巡在深圳的讲话,有点学邓小平的意思,但是骨子里,他要的还是社会主义。

习近平打右灯 继续向左行进

四十年前开始的改革开放,是在计划经济和国营企业为经济基础的情况下做的,那时的国际环境也有利于中国,中美刚刚建交。四十年后,现在不论在深圳还是全国,私营企业已经成为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但习总加速师带领全国左转,短短几年时间,中共国内方方面面已经是在党的绝对领导之下,军队、媒体、企业、宗教、学校都得姓党,私企在“国进民退”中,大量被国企吞并,中产阶层被一茬一茬割韭菜,体制内外怨声载道,反习情绪很大。在国际上中共正在被美国领导的反共新联盟围堵。

在这种形势下,习近平大讲深化改革开放,还要有更高水平的自力更生。这个听起来有些矛盾,那么,他究竟想要什么?我认为,习总加速师打着令人眼花的右灯,在继续向左行进;绑架14亿人内循环,以他所谓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对抗美国领导的改变共产中国灭共行动。

邓小平给深圳放权 经济才发展

习近平在发言中,首先赞扬深圳改革开放40年来取得的成就,创造了“伟大奇迹”,深圳从一个小渔村成了现代化大都市。那么功劳属于谁?习近平说是因为坚持了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是“党中央坚强领导的结果”。

我相信很多人都不赞同他这个说法。事实上,1978年开始改革的时候,正是在之前的20年中共实行计划经济,管了许多不该管也管不了的,把全国经济折腾到要崩溃了,连基本的食品都严重短缺,要通过发行粮票、肉票加以控制,才不得不进行改革。两年后设立深圳经济特区,就是放权、松绑、让利,勤劳的中国人被中共窒息的活力得到一些释放,一批又一批各种各样的“拓荒者”,到深圳去拼搏奋斗,才有了后来高速发展的深圳。

大家想一下,过去40年,不论深圳,还是中国内地,是不是都是在中共的领导下?深圳被中共松绑,放开手脚后才从一个小渔村发展成大都市,而内地没有这样的机遇和政策,还是被中共牢牢控制,所以经济远远落后,这不是刚好证明,中共在内地管得太多,抓权太紧,抢利太多,才制约了内地民众的创造力和活力,制约了内地经济的发展。

习近平的讲话其实也证明了这点。他说,1979年,广东省委负责人提出兴办出口经贸区、推进改革开放的建议,邓小平就说,“还是叫特区好,中央可以给些政策,你们自己去搞”。这个广东省委负责人就是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他当时是广东省委书记。习近平不点名地说明了,他父亲对深圳的发展也是有贡献的。这个是事实。习仲勋在党内受到打压,他对深圳的贡献鲜少被提及。

按照邓小平的说法,只是给一些“政策”,特区“自己去搞”,结果深圳就搞成功了。中央给的这些政策,只不过是减少党的领导和中共政权对企业的控制,允许私营企业发展。

所以,习近平说深圳的改革开放是因为党的领导,这完全是错误的。深圳的成功,也不是像习近平所说的是坚持了社会主义制度。同样恰恰相反,是因为深圳有一大批私营企业主,在市场竞争中打拼,他们部分与西方成熟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接轨。《深圳特区报》2019年9月公布,在深圳全市的企业总数中,私营企业的占比高达96.3%。这是深圳发展的真正诀窍。

香港对改革开放的贡献

当然深圳的发展,比其它沿海特区城市要快,少不了香港的贡献,因为深圳紧邻香港,近水楼台先得月。中共官方数据显示,1988年,就是深圳经济特区成立后第八个年头,港资占深圳外资的比例高达70%,而在深圳的外资企业中,香港企业占85%。

2009年到2019年,每年香港占中国的外资投资比重都超过60%,2014年以后,这个比例达到70%,其中大量资金投资到深圳、广东。但是习近平的发言,只字没提香港的巨大贡献。

习加强党领导 深圳能有更多自主权?

在讲话中,习近平还给深圳定下了新的发展目标,要建设好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率先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但他没有说现代化的标准是什么,如何衡量。

他还说,深圳要坚持供给侧改革,要深化改革,中央将给予深圳更多自主权;要扩大开放,新发展格局是开放的国内国际双循环,要优化升级生产、分配、流通、消费体系,更多依托国内市场,供给满足国内市场需求,加强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合作等等。

所有这些举措都必须是在党的领导下。所以说习近平谈的改革开放没有新意,是新瓶装旧酒。确实是这样的,他一点都没有提及解决权力来源的问题,对政治体制改革是零容忍。只要深圳的领导班子仍然是由上级任命,权力来自于上级,那么他必然会对上级负责,“人治”的情况就会一直存在。在经济领域或其它领域,释放再多的自主权,都存在不稳定性。中共既然能给你权力,那将来情况变了,它也能随时收回去。习近平向左转,令改革开放停顿,任意收割韭菜,就是一个明证。

他说中国要走“更高水平的自力更生之路”,因为国际环境完全变了,变成了围堵中共国,那就要解决出口转内销的问题,解决外贸企业的失业问题。所以习提出要通过科技创新,拉动经济增长,生产出高质量的产品,内销,满足高收入阶层的需求,形成高质量内循环。

但是,现在中共国面临技术封锁,而且美国、英国都在排查渗透到境内各行业的中共间谍或学者学生,以后中方要偷窃技术就很难了,要在中共控制下创新,谈何容易。

在这种情况下,深圳将深化改革开放,将推出一揽子措施“放权”,目的就是希望吸引国际高科技人才到深圳落户,以此能够引导港澳台商投资,带去技术和资金。这是习近平所说的改革开放的用意所在。但是,中共这些做法都不新鲜,过去不止一次做过,最后还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习近平忽视香港

针对习的讲话,还有一点值得说的,他忽视香港,确定了深圳是未来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重要引擎”。习的这种表述,跟去年中共中央和国务院两办公布的大湾区发展规划不一样,那时说的是“以香港、澳门、广州、深圳四大中心城市作为区域发展的核心引擎”,香港的角色是“巩固和提升国际金融、航运、贸易中心和国际航空枢纽地位”;深圳的角色,是“发挥作为经济特区、全国性经济中心城市和创新型城市的引领作用”。

而现在新的大湾区发展规划,也只突出了深圳的引擎作用。看起来,香港日后的规划发展,正在被纳入内地,既要听命于北京,还要依附于深圳。香港会不会倒退回小渔村时代?我们前面说了,深圳的成功离不开香港的贡献,现在香港已经扼杀,深圳又还能吸引多少港资?

习近平现在铁了心,跟美国对抗。他用港版国安法摧毁了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未来可能在深圳,发展以人民币为主导的深圳金融中心,数字人民币在双循环中也将扮演重要角色。

深圳启动数字人民币 操控消费

本月深圳市府和人行联合启动了数字人民币在深圳的落地测试,市政府拿出了1000万元,平均分成5万个数字人民币红包,派发给摇奖中签的深圳居民,并指定在10月12日到18日期间,必须在指定的商户消费。这就是中共做的数字人民币的测试和推广。

这也预示著,习中央不仅实现了高科技监控人民的言行,未来还将在一定程度上操控人们的生活消费。数字人民币未来也将在中共国与周边国家和“一带一路”国家的国际循环中,发挥作用。

总而言之,习近平大谈特谈的深圳改革开放,还是在党的领导下谈改革。这是最致命的,因为制约深圳发展的,除了国际环境变化,也有内部政治因素的约束。现在不论自由派、改革派,还是国际社会对中国所期待的,并不是这种分权改革,而是期待在深圳试行政治体制变革,成为一个真正的特区。

而这对于中共而言,是绝对不可能的,因为这就意味着,中共会彻底被抛弃,它要敢在深圳做政治改革,就不会毁掉香港的民主自由了。

所以,习近平谈改革,只是在死胡同里绕,永远没有出路。中共解体,才是唯一出路。

好,今天说这些了,薇羽看世间,我们明天见。

《薇羽看世间》节目组

本视频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王晓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