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点击】丑闻再发酵 传拜登是电邮所指的“大人物”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0月18日讯】【今日点击】(3907-2)

提要
丑闻再发酵 传拜登是电邮所指的“大人物”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今日点击节目,我是石涛。在有关拜登家族的腐败,美国大选,在我眼睛里,它实际是牵动着整个这地球上,人类社会未来的走向。可是在美国社会的媒体当中,社交媒体当中,在中文媒体当中,应该是被这件事情打击得措手不及,不知道该怎么办。另外一个可以看到中共的大外宣系统,对整个全人类的这种中、英文的渗透极深。他们知道这件事情对拜登,对美国的极左势力,共产党的代表的极左势力,是致命的打击,一种神迹的打击,他们无以应对,所以大多都默不作声。可是在美国人的环境中,大家知道这事就是天平倒向了川普,天平倒向了川普的意思是天意来的。跟大家分享这期节目的下半部分。

推特、Facebook在10月14日中午的时候,竞相把这篇报导,原始的报导全给封杀了。所有报导该内容的,转贴该内容的账号全给封掉了,他们就封了。封了两天之后,在星期五的时候推特老板一大早敬了个礼,我错了,认错了,认错了,他真正认错了,他说这么做是不对的。在美国参议院的议员的压力之下,要传唤他和这个Facebook老板,到参议院国家安全委员会听证,你们为什么这么干。推特跟Facebook以自己所谓的安全理由,基本做法一样。习近平说为人民服务,实际是把人民当成猪狗不如的,共产党就这样。他们也是为了保护人民的概念,说不让免受黑客的攻击,从而他们却成为真正的黑客,因为他们要蒙住所有人的眼睛,一样,完全一样。

但是呢利益的东西在天意的背景之下,会被撕裂的,所以推特两天之后老板自己认输,说我错了。一认输这个东西就完了,他承认认错,但是呢那个,就是这家媒体的在推特上的账号还没有解封,所以你可以看到中间的那种挂钩,这篇报导就是这个意思。在被披露的与中共国相关的内容当中,主要是华信集团有两条消息能够验证的。第一个华信出面成立新公司,做能源的,请他做CEO,年薪850万,那里面的董事会,他们已经挑好人了。现在的意思就是,他的做法跟他爹之间的故事是什么。在星期五福克斯新闻网,就接触了一个跟他一块儿参与做生意的人,包括跟华信集团谈买卖的人,这是一个人。

丑闻再发酵 传拜登是电邮所指的“大人物”

那爷们作证说:他赚的钱有相当于50%要给他爹。在他的这个email上谈论呢说叫big guy,有个大人物,这是那个大人物,大人物要分钱的,我们的成功的一切要靠这个大人物,这就是讲的新证据。那现在的故事就是如果有很确凿的证据,拜登自己在儿子的生意中去拿到钱了,拿到钱了对不对,有这样的证据标出来之后,他就有可能失去了,因为当时他是副总统来的,他就有可能失去了总统竞选者的身份。因为这东西不容易喽,那全美国,笼统上说,全美国的一半选民要选他呀,他代表着民主党的利益啊对不对,所以没有完全准确的证据,那你也推翻不了他,但这样的事情会左右选民们投票时的决定。

FBI介入调查。这个社会是个大分裂的社会,FBI介入调查,调查什么呢,调查说父子跟中共国之间关系很紧密。FBI介入调查,说这东西是不是栽赃,这FBI把自己给卖了。那块硬盘在去年的12月17日交给了FBI,FBI没了下文。一年之后 9月份,那个店主才找到了朱利安尼。美国共和党已经向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提出质疑,FBI在当初拿到这块硬盘的时候,民主党正在弹劾川普总统。那弹劾的内容,却跟这个硬盘披露出来的内容讲的是一件事情,它却反著走。那共和党提出质疑就是说,FBI当初有没有这东西,如果有这东西,他们不向白宫汇报那是渎职罪。如果有这东西,民主党应该有条件知道是这么回事,因为FBI把这件事情压下来,里面一定有民主党的黑手。

那在这个背景之下,拜登是国家的敌人,就是国家的出卖者。作为联邦选举委员会,你是否能够再批准他的竞选资格?结果我们看到的这篇报导,是台湾媒体转载了ABC跟美联社的。它不提之前的故事,它却提FBI在调查这样的指控是不是栽赃。今天的世界就是完全正邪大颠倒的过程。这是福克斯新闻网,它从它的渠道拿到最新的证据,谈到了有关亨特拜登,在email上在电子邮件上,去讨论跟中共国之间的生意往来,就是成立那家新公司。第一,成立新公司,第二,叶简明,华信的老板。叶简明请他,拜登的儿子,做这个华信集团的顾问,年薪1千万美元,原因的条件就是背后有个大人物指他爹。

丑闻再发酵 传拜登是电邮所指的“大人物”

亨特在他跟自己的女儿之间的对话的时候,他的女儿是哥伦比亚大学法学系的,法律系的,人都是名校,跟他女儿对话的时候,就直接讲说,因为他女儿管他要钱,说你爹赚钱不容易,你爹赚的钱有一半要给老爷子,就是给你的爷爷。这个东西,因为它有一万一千多份电子邮件,他得花时间看,一篇一篇看。在里面如果要有个蛛丝马迹,讲出了拜登就是亨特,什么样的钱给了他爹,他爹又接谢谢他儿子,说儿子不错,你给了我钱了,他们就完了。星期五的晚上,拜登在参加一个活动之后,在他登飞机之前,就在机场,有个记者问他,有关纽约邮报的这篇报导,他当场就把记者给骂了,他当场把记者给骂了,那个是视频就流出来了。

那个我以为这个道理很简单,就像这一集节目一开始我们讲的,对这个问题他基本是失控的。在我眼睛里拜登,今天拜登基本上就拜登了,就跟那个拉登一样,拉登就是关灯,拜登也就没了亮了,拜登了,他确实就是拜登了,他知道已经没戏了。在明明懂得没戏的背景之下,在大媒体的这种阻挠的,就是阻碍传播的这种被动的局面下,走完大选的路,他现在不敢撤选了。那如果他是一个正常的人,这么讲,在美国的政坛三级政府,无论你是联邦的、州的,还是市议级的,如果这种事情出来之后,你做为现任的市长、州长,或者你是议会的这个议员,通常遇到这种事情都会辞职的,更何况你只是个竞选者。

所以我以为拜登,在今天真正北美的文化中,他在非常艰难的走完最后这十几天,是什么样无所谓的。那美国的大媒体在这件事情的打击下,失去了方向,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它透显出在人的环境中,出现了正邪的大对垒,而这一部分显示出来的是天意。

那好这一集节目到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