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为何强行火化他们的遗体(5)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8月07日讯】2008年8月,辽宁沈阳。郑守君的遗体被冷冻了一星期,东陵监狱逼迫郑妻签字,郑的遗体被强行火化

2002年12月11日,吴元的妻子一摸丈夫的遗体,胸口还是热的,整个小腹部位青紫,后背有成片的红点,鼻子和耳朵都塞著棉花。梁秀玉问警察:为什么要塞棉花,警察说:火化时就这规矩。梁秀玉12月10日上午才去监狱医院看望了丈夫,下午即接到丈夫死亡的电话。

2002年7月,刘丽云的父亲被带到一个黑暗的房间里,他看到了女儿的遗体,只见其头部肿大。很快,旁边的警察把他带走了;女儿的遗体被强行火化

郑守君、刘丽云、吴元是被中共迫害致死的辽宁省三位法轮功学员,中共为何强行火化他们的遗体?

郑守君生前遭受多种酷刑

2008年8月20日大清早,辽宁省监狱管理局总医院。郑守君的女儿看到了爸爸的遗体: 头部肿胀变形,面部淤青,腹部肿起,双手呈用力挣扎、弯曲状,上身赤裸,下身只穿一条短裤。

郑守君,男,45岁,家在沈阳市辽中县牛心坨乡,1998年修炼法轮功,有个幸福的三口之家。妻子和女儿没有修炼法轮功,但她们从郑守君身心变化,看到了大法的美好。

郑守君曾在沈阳市和平区“八一”市场等地做生意,周围顾客都知道有个炼法轮功的个体业户,人们称赞他“热心、实在,爱帮助人”、“做买卖从不缺斤少两,还多给”,有顾客说:“还得是人家学‘真善忍’的,真正的好人哪!”

郑守君在北京奥运期间被迫害致死。(明慧网)

1999年7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郑守君坚持信仰“真、善、忍”,屡遭迫害。2000年底,被非法劳教3年;2006年2月,再次被绑架,被秘密判刑4年。被关押期间,他遭受多种酷刑:

2001年9月27日早上七点半,沈阳市张士教养院对郑守君施行酷刑——“烧鸡大窝脖”。以下是郑守君的生前自述:

郑守君生前亲身演示酷刑———“烧鸡大窝脖”。(明慧网)

“七八人对我大打出手,他们把我扑倒在地,在挣扎中我的脚被铁器划伤,袜子撕破,脚上鲜血直流。”

“最后我被按到了铁桌下,他们先把我的腿水平固定在地面上,大约四个人勉强按住我的脚(双腿成30度角),使我不能动。剩下的几个人把我的脖子绑在两个小腿肚上,然后开始往下压我后背。把我的上身压平与下身成0度角,脖子与脚踝骨(平行)成一条直线。”

“他们不断踢我的腿,问我‘还炼不?若炼就一直绑着你’。”

“我说‘把骨头碾成渣也炼!’。”

“当时我感觉全身的筋骨都抻断了,痛苦到了极点,如万刀刺身一般,身上的衣服被汗水浸透,在地上留下一滩水。”

2006年,郑守君再次被绑架后,遭受刑讯,头部受重伤,缝了八针;2008年8月18日,被东陵监狱被迫害致死。

刘丽云被关小号 折磨致死

刘丽云,葫芦岛市杨家杖子经济开发区的法轮功学员。2001年12月,被绑架;2001年12月6日,被非法判刑4年,关押在辽宁女子监狱。

刘丽云生前照片。(明慧网)

2002年,刘丽云被关入监狱第七大队小号。

狱警安排八名犯人分两班轮流迫害。他们将刘丽云放在墙根边,坐在水泥地上,双手横向吊起,两腿分开后固定,人被固定成“大”字形,刘丽云身体非常虚弱,连抬头都十分困难,只要闭眼或低头就被毒打,口、鼻等处被打出血。

被折磨得奄奄一息之际,刘丽云表示希望喝口水。监狱人员把水送到刘丽云嘴边,问她还喊不喊“师父好、大法好”,刘丽云点头说“喊”。对方当即把水拿走。

7月23日,刘丽云被迫害致死。狱警发现刘丽云死亡后,马上制造假相,把她抬进医院,散布谎言,说其绝食而死。

自1999年来,至少45位法轮功学员被辽宁女子监狱酷刑迫害致死;仅2017年底至今,在这里被迫害致死的至少有9人。

迄今仍有近百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那里。辽宁女子监狱现有的马三家监区,就是原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教所。当局宣布解体劳教后,马三家劳教所于2013年7月至10月对旧墙、大门、监舍、岗楼、电网进行改造,改装成沈阳女子监狱的一个分监区。警察基本上是马三家劳教所的原班人马。

中学数学教师吴元被虐杀

吴元,辽宁省凌源市北炉乡中学数学教师。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热心帮助贫困学生,替其交学杂费,是学生和家长公认的好人、好老师。

吴元(明慧网)

2002年临近暑期,他教导毕业班学生要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人,遭北炉乡党委书记王福来举报,被非法判刑4年,关押在沈阳大北监狱。

2003年12月8日,吴元的儿子突然收到从沈阳大北第二监狱十一监区寄来的一封没有署名的信,信中称吴元已患食道癌。

12月10日,吴元妻子梁秀玉到监狱医院看望丈夫,只见吴元蜷缩在病床上,骨瘦如柴,人已脱相。吴元好像有什么话要说,但被在场的警察打断。见面仅半个小时,妻子就被赶走。

12月10日下午6时,妻子梁秀玉在沈阳火车站突然接到监狱电话,称吴元已死亡。

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辽宁省官员频遭恶运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持续19年至今。与此同时,参与迫害的中共各级官员纷纷遭受恶运,令人深思。现仅举数例:

李文喜,辽宁省公安厅长,主管迫害法轮功,2014年被中纪委“双规” 。

刘和,原辽宁沈阳市公安局局长,主管迫害法轮功,2010年,被判刑20年。

王庆国,辽宁省公安厅副厅长,卖力迫害法轮功,后患胰腺癌,2014年9月30日在痛苦中死去,终年51岁。

张东阳,辽宁沈阳市检察院原检察长,卖力迫害法轮功,2015年1月19日,被判无期徒刑。

胡家耿,原辽宁大连市中山区政法委书记,直接参与、策划大连市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2014年7月25日,胡家耿突发暴病而死,时年52岁。

王戈,原辽宁大连市甘井子区政法委书记,任职期间疯狂迫害法轮功。王戈作恶殃及家人,他在甘井子区检察院工作的儿子,28岁时因癌症死亡。

吴枫林,原辽宁沈阳市法库县政法委书记,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吴枫林任法库县政法委书记兼综治办主任,是法库县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最主要责任人。吴枫林后疾病缠身:糖尿病、冠心病加重,双目近于失明。2011年,坐在家中轮椅里死亡。

余振海,原辽宁抚顺市政法委副书,亲自去北京把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劫持回来,一律非法劳教,连他的姑姑也不例外。2005年,余振海患肝癌;2006年5月10日死亡,时年57岁。

李素清,原辽宁抚顺市清原镇政法委书记,她在大会上谩骂法轮功,指挥绑架、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后因脑出血暴亡。#

资料来源:明慧网

文字整理:叶枫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