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正茂陷冤狱 哈医大原主治医生再遭绑架

文字整理:李洁思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16日讯】2002年冬天,零下20摄氏度,在大庆监狱里四五个被狱警授意的犯人把李力壮拖到厕所里,扒光他的衣服,打开窗户,再把一个大塑料桶(高1.2米、直径0.9米)里灌满冷水,把他扔进水桶里,一冻半个小时;同时用水管子持续往他头上浇冷水,还把他的头按到水里浸泡;再用力往下拽他的小便,用狠劲捏睾丸,把脏抹布塞进他的嘴里……

这只是李力壮在那次冻刑中遭受迫害的一部分经历。

如今47岁的李力壮,曾是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骨外科主治医生,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坚持至今。

明慧网报导,李力壮于2020年4月8日下午再度被大庆警察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大庆肇州看守所。他曾在风华正茂时在冤狱中度过了6年半,遭受过多种酷刑,身心受到巨大的伤害,出狱时头发已花白。

灾难降临

李力壮温文尔雅、朴实善良、业务好、人品好。曾有一位家境贫困的农村患者,没钱配血做手术。为不耽误治疗,当年每月只有三百多元工资的李力壮无偿拿出一千多元为患者配血做手术,此事在医院里传为佳话。

他27岁那年通过了硕士学位的考试,准备继续攻读在职骨外科硕士学位时,不幸的事发生了。

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学员发动了残酷的迫害。单位领导多次找他谈话,要他放弃信仰;父亲被迫来到他的工作单位整天看着他。

当时中共的宣传机器铺天盖地地诬蔑法轮功,大力宣传由中共一手导演的“天安门自焚案”,毒害广大民众。

2001年1月23日,在天安门广场上有5人“自焚”。仅两个小时后,中共新华社就向全世界发布英语消息,称自焚者是法轮功学员。一周后,央视电台播放恐怖的自焚镜头,诬蔑、诋毁法轮功。

作为一名外科医生,李力壮一眼就看穿了所谓“天安门自焚”的骗人把戏。

他曾做过气管切开手术,当然知道切开气管以后,因为漏气,没有气流冲击,声带是不能正常发音的,更不可能唱歌。

中央电视台制作的《焦点访谈》节目中,“自焚”的小姑娘刘思影,全身裹着纱布,做完气管切开手术接受采访时,竟然能说话唱歌,且声音清脆。

这不符合医学常识啊!可是这天大的谎言却毒害了无数众生,这不是把人往地狱里推吗?李力壮开始向人们讲清真相,遭来的却是无情的打压。

大庆监狱里的恐怖

2001年5月,李力壮被哈尔滨市香坊分局警察绑架,先后被关在派出所、看守所,被非法劳教,送到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

2002年9月28日,李力壮被哈尔滨市太平区法院非法判刑4年,随后又被非法投入哈尔滨新建监狱。

李力壮被关在集训队,监狱指使犯人头儿用直径约二三厘米、一米多长的白色硬塑料管子(他们叫“小白龙”)抽打他的头部和身体,使他剧痛无比。折磨数月后,因为他没有“转化”(放弃修炼),新建监狱怕影响“政绩”,把他转到了大庆监狱。

在大庆监狱,他遭受了文章开头描述的那一幕冻刑折磨。

中共酷刑演示:溺水。(明慧网)

当时,他嘴里被塞进脏抹布后,他差点背过气去。犯人见他不行了,就把他拖出水桶,由两名犯人架著赤身裸体在大厅里溜达,然后再一次把他扔到凉水桶里。

一名犯人竟用冒着水的黑色胶皮粗水管子(直径有三四厘米)插入李力壮的肛门里放水,紧接着再用牙刷插入,同时口出污言秽语。

犯人们还用过去监狱中用的“推”、“掰”等残忍手段折磨李力壮,目的是让他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逼迫他写谩骂法轮功创始人的话。

摆摊卖衣服

从冤狱被释放回来后,李力壮失去了工作。从2001年初起,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停发他的工资达15年之久,拖欠工资合计约四十一万元。他多次去找院方,院领导都拒绝给他恢复工作和补发工资。

2000年被迫害前,他已晋级骨外科主治医师,但主治医生证一直没发到他手中,执业医师证也没给注册。

因没有了经济来源,李力壮到早市摆摊卖衣服维生。他虽然没有做过生意,但因人品好,交易公平,许多顾客都爱买他的衣服,批发商也愿意和他合作。

那段日子虽清苦,但他心态平和、无怨无恨。

再遭劫持

2008年3月1日,李力壮在公共汽车上向一位年轻人讲述央视所谓“天安门自焚”伪案和法轮功真相,再次被绑架、非法判劳教1年,被劫持到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

狱警把他铐到铁椅子上,然后把他连铁椅子一起抬到一个小黑屋里,用一种细绳子(警察说是“约束带”),专门找痛苦的姿势将他捆绑起来,长时间不松开,令他痛不欲生。

晚上,只要他一闭上眼睛就会被毒打,八天的时间,分分秒秒他都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中度过。

不仅如此,到了晚上,两个值班的狱警还把李力壮的嘴缠上胶带,套上塑料袋,令他窒息,再用烟熏他……

他们找阴毒的手段轮番地折磨他,以他的痛苦来取乐。目的是不许他炼功,不许他拒绝超时奴役劳动。

中共酷刑演示:塑料袋套头。(明慧网)

家人承受巨大压力

那些年,李力壮的家人也痛彻心扉。年迈的父母顶着来自各方的压力,几乎每月往返于劳教所或监狱,为儿子背送食物、生活用品,怕儿子挨饿、挨打。

他父亲精神压力承受到了极限,得了抑郁症,很长时间才治好。

他母亲不知为他流过多少泪,原来一百五十多斤的体重,数月之内降了四十多斤,夜不安寝,要吃四片安眠药才能勉强入睡;头发迅速变白,还患了高血压。

当李力壮从冤狱回家时,他父母伤心不已,原本英俊潇洒的儿子已判若两人,头发花白。儿子的工作被剥夺了,经济窘迫,当父母的一筹莫展、整天唉声叹气。

李力壮不愿花父母的钱,自己做起了生意,自食其力;尽自己所能孝敬父母、陪伴父母,给父母带来了些安慰。然而迫害的阴影一直笼罩着老人家,母亲常常为儿子担心受怕,不知什么时候迫害能结束。

2020年4月8日下午,李力壮在街上被警察绑架。迫害再一次降临到这个不幸的家庭里。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