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点击】中共秋后算账 港府大抓捕泛民人士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4月19日讯】【今日点击】(3751-1)

提要
中共秋后算账 港府大抓捕泛民人士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今日点击节目,我是石涛。在昨天前天乃至大前天,在川普有关新闻发布会,疫情的每天的新闻发布会上,其实大家都很麻木了,就我个人来讲我觉得很麻木了,因为就这么看的话,死人都成了一个数,死人就是一个数啦。就像中共国武汉它一天突然说,连这个公祭都做完了,就连祭典那些死人在怀仁堂都做完了,全国都降旗,降旗都降完了。说有1290个没算了,一共它才报死了3200人 3300人,它一个地方就往上加它1290人。你说那是人的地方吗?你说死的人是不是人?

大家面对这件事情,其实包括一些新闻、包括媒体,都已经无力报导,其实你看到在有关报导当中,显现出相当疲劳的感觉。疲劳的意思就是,大家对这些东西已经没有,怀疑它怎么回事,没有新闻价值了,说又死了,死了又死了,说你明天拖了一天突然死了10万人,它会觉得有新闻价值。所以当从死人成为了一种这个数字,失去了这一些在过程中,它对人们的警示的那种刺激性,在相当程度上表明疫情走到了一种状态,而人们环境其实也就走到了一种状态。

有朋友提到说,涛哥你注意到世界卫生组织的图标啊,是一个权杖和一条蛇,哎呀!真是那么回事,一个权杖和一条蛇。那一个权杖一条蛇你放在习近平身上,就一点不找钱,所以他为什么走到,今天走到这一份上,给全世界带来的伤害。我觉得我看过之后,觉得哎呀无话可说,真的是无话可说。因为标志性的东西就是这个,权杖的东西在全世界通行,从历史上到现在大家都是通行的。特别是权杖的东西现在留在了一种,以宗教相关的成分中就显得更特别。你看教宗在进行比较重大的仪式当中,包括复活节也好、星期五的耶稣受难日也好,他拿着那个东西就是权杖喽。那权杖的东西是一种礼仪、是一种象征、是一种授权。在宗教当中,他的授权就是似乎来自于神,神的概念,因为在人间的结构是这样。

世界卫生组织就是救死扶伤,它的宗旨就一句话,在整个地球上任何一个环境,任何一件事情发生,将出现大规模伤害人类的时候,它起著一种作用,就是最大可能的减少人的生命被伤害。结果这一次它完全是反的对吧,完全是反的。所以 有时候你就很难言,就我个人来讲我觉得,当你看到这东西的时候,你就知道这是一种标志,这是一种命运,这是一种标志。在相当程度上,不要期盼人去改变,我觉得不要期盼。不要期盼的意思呢就是,这么讲吧,云中子对纣王的做法只是过程中展现一个修行的人的慈悲,和他自己自然经历过的过程,自然经历过的过程。

这种命运在其中的成分,是指真正从生命上,去惠顾那些心存善念的人,惠顾那些心存善念,是一种选择的机会,在一定程度上是一种机会。而这个机会谁能珍惜却取决于个体者,不是妲己,不是这个狐狸诱惑了纣王,是纣王因色欲贪婪妲己的肉体,而选择了狐狸。所以表面上是诱惑,这个诱惑的本身,里面带有不公平的涵义。如果这个东西成立的话,强奸者就有理由为自己申诉。所以主体是一个在过程中的,每一个个体人,你选择善?还是选择恶?他选择了色欲。所以他选择了狐狸,是狐狸被动选择的,而不是狐狸主动去搭上他的。没有人去陈述这么个道理,但这是真的。所以在今天恶的环境中,在这种大的瘟疫的环境中,人们自己的选择,是有道理是有机会的,但这样的选择就一次。

中共秋后算账 港府大抓捕泛民人士

网上有篇报导文章题目这么说的:4月18日香港政府大逮捕,抓了15个人,罪名是从去年的8月分,在反送中大游行过程中,那些组织者、带头者。那些就是它是对去年的反送中的,一种直接的报复,有点类似当初709事件,在中国发生的709事件,很类似,都是以法律之名。现在是大瘟疫的时间,大瘟疫相应人们都会躲开,没有任何整体的活动,那这是一种靠着民众力量,来保卫香港时呢,这个民众力量的本身在客观的环境中,是最难成合、最难组合的时期。

类似的事件在当初非典的时候,是类似的,非典发生之后中共就进行二十三条,也是借助了当时的环境。人们非典死了299人在香港,人们对这种大瘟疫产生了恐惧,那客观环境从政府的管理来讲,那当然它是不允许更多的人,进行这个聚集在一起。每一个国家、每一个社会、每一个正常的一个管制的环境,都是这样的。所以它借助了这个时间,去抓捕了这些人,给整个社会,给整个氛围社会带来一种恐吓的环境,它是以法律的名义。

我跟大家解释过,权力者当以法律名义,去行使自己权力的时候,他就是邪恶的象征。就像我刚才说的,那世界卫生组织的标志,是一个权杖和一条蛇,这是完美的代表了习近平的个人。所以林郑月娥干这样的事情,是为了满足习近平要推23条。这是我们看到了,她讲说中联办首先自行释法,然后警方随后大追捕。所以在我个人角度,我以为这是中共控制下的相关的人,包括香港警察、包括香港政府的人,他以这样的方式去恐吓香港人时,他去丧失掉他身上作为人的,唯一的仅存的那些人的道德德行,和人的人性的一面。而对于被抓捕的人,没有什么太多作用的。

台湾一个作家这个人叫颜择雅,他说他们自身选择了,等待香港警察上门来抓人。我觉得这话说得满到位的,就是说他很懂得这些人的概念,这些人在香港政府的控制之下,年年累月的被遭受到人身的迫害。而被抓捕的人绝大多数,有着他们的身份、有着他们的条件、有着他们自身的完全可以做到,无论是移民或者拿着钱,就是他们自己的生活、他们自己的事业、他们自己要有着逃避这种抓捕的可能,是100%可以做到对吧。

那黎智英完全可以不住在香港就行了,他有这条件;那其他的人被抓捕的七、八个人,都是著名的大律师。那在过程中,他们不是第一次被香港迫害,被香港政府迫害,所以他为什么不离开香港?这位作家讲的,他希望的是中国人回归。就是香港作为返回中国大陆的,尚存人性的一个人性的唯一的基础,尚存的地方,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政国家的所谓的控制之下。也就讲说人性在中国大陆,从来没有被完全扼杀过,他也不可能。

这就是中华民国作为国体,永远存在在台湾,中共无力销毁是一样,我觉得这样比喻是相当有趣,而且相当成立。才会看到今天的场面,他们不会逃跑,他们等待着香港警察来抓,所以对他们来讲只是一个过程。而就我个人来讲,这是中共在最终灭亡时,以后人们再回归这件事情,回看这件事情的时候,你看到他们作为人的外身,他的德性的上进的过程,仅此而已。

那好这期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