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专家:感染武汉肺炎人数或已达10万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1月27日讯】一名英国百年名校的教授警告说,全球约有十万人可能已经感染新的冠状病毒(俗称武汉肺炎)。

据英国《卫报》1月26日报导,帝国理工学院公共卫生专家尼尔·弗格森(Neil Ferguson)教授说,他的猜测是,尽管到目前为止只有2,000多例确诊病例,但可能已经有100,000人感染了武汉肺炎。目前大部分感染者都在武汉市。

周日,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特德罗斯·阿达诺姆·盖布里亚苏斯(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在推特上说,他将前往北京与中方人士会面,以提供支持并更多地了解这次疫情

两份研究均表示病例大大高出目前数据

弗格森的演讲团队曾为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sation)对武汉肺炎进行建模实验,他说,他们估计该病毒的繁殖率为2.5—3,这意味着每个受感染的人都可能将病毒传播给另外三个人。

弗格森说:“我现在的猜测是目前可能有100,000个病例”,病例也可能在30,000至200,000之间。 “几乎可以肯定,有成千上万的人被感染” 。

另一方面,英国兰卡斯特大学、英国格拉斯哥大学病毒研究中心(University of Glasgow Centre for Virus Research)和美国佛罗里达大学的四位传染病生物学家对疫情进行了密切追踪,并利用专业模型和现有数据对疫情及蔓延情况进行了分析,在1月23日公布了《2019新冠状病毒:流行病学参数的早期估计和疫情预估》的研究报告。

报告指出,新型冠状病毒的基本繁殖数要显著大于1,目前在3.6和4.0之间。

报告预计,“如果(病毒)控制或传播没有发生改变,我们的模型预计未来14天内(2020年2月4日),武汉病毒传染人口将超过25万人。

针对英国的情况,弗格森表示英国迟早会出现病例。他说:“目前,欧洲有大量中国游客。除非中方设法控制这一点(控制病毒),但我对此是否可行持怀疑态度,所以我们将在这里发现病例。”

新病毒传播和SARS有不同

弗格森还表示,从中国出口到其它国家的大多数病例都是温和的。这可能意味着轻度患病病例比重度威胁生命的病例更容易传播病毒,这听起来像是个好消息。但是,另一方面,这意味着中国可能存在一种轻度疾病的病原体,它没有被人们注意到,并且可以传播,直到病毒致使那些健康状况不佳的脆弱人群患病,才会被注意到。

他解释说,关于病毒还有很多未知数。 “我们目前尚无儿童感染程度的报告。”

医学杂志《柳叶刀》(The Lancet)上周五发表一项研究也提出类似担忧,即没有流感症状,感染冠状病毒的人也可能能够传播。

研究人员在中国深圳市研究了一个家庭,其中五个人去了武汉,两人与那里一家医院被感染亲戚接触。一家人飞回深圳后进行的测试发现,有六名成员患有冠状病毒,其中一名没有去武汉。

研究发现,一个被感染的家庭成员是一个孩子,没有任何症状,这表明携带这种病毒的人可能在不自知的情况下传播病毒。

弗格森说,SARS病毒会导致每个感染者罹患重病,这种新型冠状病毒似乎能够在监测“雷达”下溜走。首先,有许多轻度携带者,他们会在不被人识别情况下感染他人。其次,来自中国的报导表明,有人在没有任何症状之前就已经将病毒传播给他人。

另一方面,弗格森也说,事实可能并非如此。可能是中共当局并未真正识别出这种病例(感染一群人的人),使这些后来感染者看上去好像从没有症状的人那里感染了病毒。

美CDC:正在调查病患在出现症状之前是否具传染性

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国家免疫与呼吸疾病中心主任南希·梅森尼尔(Nancy Messonnier)医生周日回应了中共卫生部长马晓伟的声明,即人们在出现武汉冠状病毒症状之前就具有传染性。梅森尼尔说:“在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我们没有明确证据表明患者在症状发作之前就具有传染性,但我们正在积极调查这种可能性。”

梅森尼尔说,美国公众感染这种病毒的风险仍然很低。她说:“我们需要做好准备,好像这是一种大流行病,但我仍然希望这不是大流行。”

虽然只有出现病症的SARS病患才能传播病毒,但科学家也表示,其它疾病,例如流感和感冒可以由表现“良好”的人传播。英国伦敦帝国理工学院传染病学系温迪·巴克莱(Wendy Barclay)教授说,这些病毒“在正常呼吸和被感染者讲话时就被带入空气中”。

“如果新的冠状病毒也是如此,也就不足为奇了。如果确实如此,那么控制扩散确实将成为更大挑战,而诸如机场检查之类的措施也不太可能有效遏制病毒。” 弗格森说。

专家:武汉肺炎或给医疗机构带来巨大挑战

多伦多的传染病专家艾里森·麦克吉尔(Allison McGeer)医生说:“我们正面临一种新型人类病毒,我们将确定它是否会在全球传播。” 麦克吉尔警告说,因为爆发的真正严重程度尚未确定,但她知道这可能会给医疗机构带来巨大挑战,众所周知,无法预测这种蔓延造成的影响。

麦克吉尔曾参与遏制SARS传播,以及帮助沙特阿拉伯对抗MERS爆发。

麦克吉尔说,似乎潜伏期(从感染到发病的时间)可能比SARS要短一些。她说,大多数人会在感染SARS后四到五天出现症状。

短暂的潜伏期使卫生当局有更少时间来追踪和隔离感染病毒且正在传染他人的人。

专家说,中方采取的行动(包括封锁部分受影响城市的航班和火车,并将数千万人隔离),可能不足以阻止这种病毒传播。

迄今为止,中国大陆以外至少有14个国家和地区报告了近60例病例。尚无关于从这些进口病例向其他人扩散未经检查的报告。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