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死病鼠疫 人类无法忘却的历史警示

文 _ 白桦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1月30日讯】瘟疫,让人谈虎色变。它带给人类的大量死亡比战争更恐怖。14世纪造成欧洲大瘟疫黑死病来自中国,由蒙古军队带到欧洲。如今北京出现的首例黑死病人也是来自内蒙。

上帝之鞭--欧洲黑死病

700年前、公元14世纪,一场持续七年,导致欧洲人口总数三分之一、2500万人死亡的瘟疫--欧洲黑死病,在历史上又称为“上帝之鞭”,它是历史上迄今为止最惨烈的一次瘟疫,对人类社会的发展产生了一系列重大影响,成为欧洲历史的转折点。

“受害者发病那一天,水泡和疖子出现在胳膊、大腿和脖子上。他们非常虚弱,备受折磨,只能倚靠在床上。不久,疖子变成核桃那么大,然后变成鸡蛋或鹅蛋大小,那种感觉痛彻心肺。病症会持续三天,到了第四天,又是一个孤魂 。”

1347年,在意大利南端、地中海西西里岛的墨西拿城(Messina),一位名为迈可的牧师写下了上述一段话。在他的周围,瘟疫正肆虐于整个城市,每天有成百上千人死去,人们开始悲叹是否世界末日降临了。

这场瘟疫爆发前发生了什么?

中世纪的欧洲有两大社会主流。一是基督教会的绝对权威,二是占星术盛行。据说,曾有一些占星学家先前预言了黑死病的流行。

名叫杰弗里的占星学家,曾宣称自己根据1315年和1337年先后出现的陨石火流,以及1325年出现的木星与土星之合,对黑死病做出了预言。

他还说,由于黄道十二宫中宝瓶宫界内亮星较少,所以死于黑死病的下层民众较多而贵族较少。

2019年10月11日凌晨大约0时16分,新疆与吉林两地,离奇出现百倍于原子弹能量的火流星,约一个月后的11月12日,北京公布发现肺鼠疫,又称黑死病,它们之间是否相关?

10月11日凌晨,新疆与吉林(图)两地离奇出现百倍于原子弹能量的火流星,约一个月后北京公布发现肺鼠疫,它们之间是否相关?(视频撷图)

14世纪占星学家根据欧洲两次出现的火流星,不但预言了欧洲黑死病的出现,还预言了死亡人群的类型。

加法城的战争

公元1338年左右,在中亚草原地区发生了一场天灾、大旱。很快,在黑海之滨的克里米亚半岛上,一个很不起眼的小城市——加法(Kaffa),传出了瘟疫。

这是一座被意大利商人控制的城市,隶属于东罗马帝国的版图,附近则是蒙古人建立的金帐汗国。当时,蒙古军队一路向西进军,欲征服整个克里米亚半岛,逼近加法。

1345年,加法城里的穆斯林居民与意大利商人发生了一起看似偶然的冲突事件,穆斯林向同盟的蒙古人求援,蒙古军队发兵将意大利商人和东罗马帝国的守军围困在城内。整整持续了一年。

这时,瘟疫开始在加法城外的蒙古大军中蔓延,造成大批士兵死亡。蒙古人急于攻占加法城,采用超出人类想像的“新武器”:用巨大的抛石机将无数染病身亡的蒙古士兵尸体发射到城内。很快,加法城内到处堆满了死尸。

1345年,蒙古大军用巨大的抛石机将无数死于黑死病的蒙古士兵尸体发射到加法城内,使瘟疫迅速在城内爆发。加法城已改名为费奥多西亚。图为费奥多西亚的热内亚要塞。(Qypchak/维基百科)

面对这些已被瘟疫感染、正在腐烂的尸体,意大利人不知所措,更不了解传说中的瘟疫到底有何威力。几天后,进一步腐烂的尸体污染了空气,毒化了水源,而恐怖的瘟疫也随之爆发。

加法城很快就出现了许多被瘟疫感染的人,患者开始时出现寒颤、头痛等症状,继而发热、谵妄(一种急性专注力及认知功能的病态改变)、昏迷,皮肤广泛出血,身长恶疮,呼吸衰竭;快则两三天,多则四五天,就纷纷死亡。加法城里街道边上到处是身上长满恶疮、黑斑的死尸。由于患者死后皮肤常呈黑紫色,因此人们将这种可怕的瘟疫称为“黑死病”。

一座曾经繁华的商业城市,转瞬间变成了一座人间地狱,侥幸活下来的人也一个个蒙着黑纱,仓皇逃向城外。

在城外,蒙古人同样饱受瘟疫的折磨,大量人员死亡,只能悄然撤退。

加法城里尚未发病的意大利人登上几艘帆船,踏上了返回意大利的航程。

中世纪黑死病景象

与此同时,有关加法城被黑死病笼罩的消息已经传遍欧洲。因此当船队回到欧洲时,没有一个国家敢于接待他们,所有的港口都拒绝他们登陆。

船上的人不断死亡,大部分船只都是全船无人幸免,满是尸体的船只孤零零地漂泊于地中海,一度被称作“鬼船”。

直到1347年10月,一艘幸存船只航行至意大利西西里岛的墨西拿港(Port of Messina),船上的商人用大量财宝买通了当地的总督,声明他们并没有感染瘟疫,才最终获准靠岸。

幽灵来了

当地人立即对入港船只和人员进行隔离,尽管如此,不到一个星期,黑死病还是在整个西西里岛快速传开。又从西西里向内陆扩散,横扫整个意大利。瘟疫所到之处,到处都是死亡的人。牧师迈可的记录呈现了当时瘟疫传染的速度是如此之快,“如果有人染上瘟疫而死,那么所有拜访过他、和他做过生意,甚至把他抬到坟墓里的人,很快都会步其后尘。”

据另一位修士的记载,在1347年的威尼斯城,情景同样恐怖,“所有患者皆感觉剧痛难忍,有的人浑身颤抖;臂部及股部皆呈现豆核状脓疱,它们感染并贯穿至体内,致使患者猛烈吐血。此种恐怖症状医治无效,持续三日后即告死亡。不仅与患者交谈可招来死神,就是从患者那里买到、接触到、拿到任何东西,都能受传染而死。”

1348年佛罗伦斯的瘟疫绘图。(维基百科)

为了阻止瘟疫的扩散,死者的房子被封闭,没有人敢踏入一步。然而瘟疫却仍如洪水猛兽,又扭头向周围的乡村扩散,没有人能够躲过此劫。

装满尸体的车子像洪水般涌向教堂,以进行最后的基督教仪式。死者越来越多,人们日夜不停地掩埋著送来的死者,仪式变得非常简短。

很快,许多牧师也命丧黄泉。人们再无心将死者送入教堂。每天黄昏,都有人推著独轮车,手里摇铃到处喊“收死尸,收死尸了”,于是家家户户就把死者的尸体抬出来,搬上车,推到城外焚烧。

面对突如其来的瘟疫,人们无法解释,更无法治疗。牧师迈可开始相信,这场瘟疫是上帝的惩罚,人类无力与之抗争。

来自上帝的惩罚?

人们开始思考,这种神秘的瘟疫到底是从哪里来?它为什么会有如此的威力?灾难将在什么时候结束?

有宗教信仰的人们相信这是人类的堕落引来神明的惩罚。一种宗教的解释流行起来,即黑死病是上帝对人类的惩罚。人类罪恶深重,不采取特殊方式,人们的原罪不能救赎,新罪更会继续增加。一时间,向上帝坦白罪恶、祈求宽恕成为主要的治疗方法。

欧洲历史的转折点

在蹂躏意大利的同时,黑死病没有放过欧洲的任何一个角落,甚至袭击了欧洲近邻——中东和北非地区。到1348年,它又兵分三路,扫荡了西班牙、希腊、意大利、法国、叙利亚、埃及和巴勒斯坦等地区。

西路:由一位从巴勒斯坦返回圣地亚哥的朝圣者带入伊比利亚半岛,在西班牙西南部为祸尤烈,仅在马洛卡,就死了三万多人。而威名显赫的西班牙国王阿方索十一世,也在战场上死于瘟疫。

西北路:经波尔多北上,进入法兰西北部平原区,弗兰德城邦人口为之下降了五分之一,就连此时刚刚被英格兰占领的加莱也包括在内。

东北路:经奥地利传入神圣罗马帝国境内,埃尔福特死了1.2万人,明斯特死了1.1万人,美因兹死了6000人,都相当于它们当时总市民数的三分之一以上。

更可怕的是,可能是由于人口密度逐步上升的缘故,瘟疫在欧洲的传播速度竟越来越快。到1348年底时,整个欧洲大陆无一幸免。这时,只有被英吉利海峡阻挡的不列颠群岛和斯堪地纳维亚半岛能够暂时苟且偷安。

不过,到1349年春天,黑死病又突然从法国加莱地区进入英吉利海峡群岛。听到报告后,惊恐万状的英格兰国王爱德华三世听从御医的建议,下令禁止全国人民捕鱼。但即便如此,仍无法阻挡瘟疫的入侵。很快,黑死病以空前的速度长驱直入大不列颠,并迅速蔓延到英国全境,甚至连最小的村落也不能幸免。

由历史画家丽塔格里尔(Rita Greer)所绘大瘟疫时期伦敦街头的凄惨情况。(维基百科)

在英国农村,劳动力大量减少,有的庄园里的佃农甚至全部死光。而城市里因人口稠密情况更加恶劣。到5月分,伦敦原有的五万居民只剩下三万,直到16世纪才恢复原先的数目;英格兰当时的第二大城诺维奇的常住人口从1.2万人锐减到7000人,从此不见往日的辉煌。而在著名的牛津大学,有三分之二的学生都死了!三万名教职员和学生,死的死,逃的逃,一年之后只剩下6000人。当1351年疫情得到控制之时,英伦三岛和爱尔兰已经损失了它们总人口的40%左右,远远高于它们在英法百年战争中的总损失。

──转自《新纪元周刊》

责任编辑:文汇

相关文章
评论